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86節

  “參見王妃!”兩人朝著雲幹夢福了福身,卻惹得雲千夢秀眉微皺,趕緊上前攙扶起她們二人,絆怒道“舅母和表姐也打趣夢兒了?”

  “王妃說的哪裏話!這相府門口,咱們總不能失了禮數!”看著即便成為王妃卻依舊親切待人的雲千夢,季舒雨溫和的笑道!

  “舅母與表姐快裏麵請!”雲千夢自然是知道季舒雨的用心,便笑著領著二人走向大門!

  “樂瑤,你也幫著瑭姆們,把車上的東西拿下來吧!”而曲妃卿卻低聲交代著自己的貼身丫鬟,這才扶著自己的母親,與雲千夢一同走進楚相府!

  “那是?”看著輔國公府的丫頭婆子從馬車內椎出許多的包袱食盒,雲千夢不解的看向季舒雨與曲妃卿!

  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季舒雨笑道“王妃與王爺即將遠行,老太君擔心王妃身子,便讓我們準備了些吃食藥材,免得到時候抓瞎!”

  看著那一盒盒被裝好的食材,雲千夢心頭百感交集,雲玄之尚不知道替女兒準備這些,可輔國公府卻是麵麵俱到的替她想到了!

  “多謝外祖母,舅母、表姐!”斂下眼簾,以蝶翼般的睫毛掩住眼中閃動的波光,雲千夢低聲道謝!

  “與我們還客氣什麽?若不是王妃,咱們侯府如今還不知是怎樣的光景呢!”想著曲淩傲的九死一生、想到曲長卿的死裏逃生,若不是雲千夢與楚飛揚暗中出力,隻怕今日的輔國公府早已是一攤廢墟!

  看著如今雲千夢能夠嫁給疼她的楚飛揚,季舒雨當真是發自內心的為她高興!

  “祖母本也想過來,隻是這幾日偶感了風寒,一來怕加重病情,二來也怕傳染給王妃,便隻托我與母親過來!”不知怎的,曲妃卿突然說起穀老太君!

  惹得季舒雨眼帶貴備的看向她,而雲千夢更是擔心道“外祖母病了?可要緊?表姐怎不早說?我本應該前去探望外祖母的!”

  被自己母親瞪視一眼,曲妃卿微微吐了吐舌頭不再言語!

  而此是季舒雨卻是笑道“母親已經好多了,隻是大夫謹慎,便不讓母親出門罷了,王妃不用太過擔憂!”

  隻是這時馬車邊卻傳來樂瑤的貴備聲“你們怎就這樣粗心大意?竟把老太君去風寒的藥也放進了食盒中?”

  三人聞言,神色頓時凝重了起來,季舒雨更是轉身走出大門,讓樂瑤打開那食盒,定睛一看,果不是穀老太君的湯藥嗎?

  “都是怎麽辦事的?”一聲低喝,嚇得原本忙碌的丫頭婆子們紛紛停下手中的活計跪了下來!盡管季舒雨平日裏溫和仁慈,可她依舊是輔國公府的侯夫人,應有的威嚴絲毫不少,而她少有的嚴厲更是讓丫頭婆子們心頭微顫,不敢發出一絲聲響!

  通共講湘導購(比4~燦48。胚E)購物即可免費“樂瑤,你快把這湯藥送回去,莫要耽擱了祖母用藥的時辰!”這時,曲妃卿則當機立斷的開口!

  卻被季舒雨給製止“算了,此事回府再說!還是我親自回去較為放心!

  說著,季舒雨眼中帶著一絲遺憾的看向雲千夢,行禮道“今日不能陪王妃敘舊了,望王爺與王妃一帆風順,待回京之日咱們再細聊!”

  雲千夢看眼曲妃卿,隨即走上前拉過季舒雨的手撤嬌道“多謝舅母吉言!待夢兒回來之日,定當親自去拜見外祖母與舅母!”

  季舒雨點了點頭,留下曲妃卿陪著雲千夢,自己則是立即登上馬車趕回輔國公府!

  “表姐為何這般做?”雲千夢可不認為曲妃卿會心血來潮的讓樂瑤前去幫忙,又恰巧的看到裝錯藥材的事情!

  見雲幹夢早已識破自己的小伎倆,曲妃卿調皮一笑,兩人並肩走在相府的花園之中,半餉才聽到她淺聲的問話“夢兒,我想知道那謠言是如何平息的?”

  曲妃卿不傻,昨日出席端王府的晚宴,並未從他人口中聽到對自己的詆毀,便已知定是有人替她平息了宮中的謠言,而為了不讓母親擔心,這才使詐支開了季舒雨!

  而聽到她這番話的雲千夢卻是微微詫異,心想經過了這樣的事情,曲妃卿也終究是變得比以往更加的成熟了,不會再如以前那般隻看到結果而忽略了過程,這樣的成長,對於曲妃卿這樣的貴族少女而言是彌足珍貴的,也會讓她受益良多!

  回頭掃了眼身後跟著的盡是自己與曲妃卿的心腹,雲千夢便壓低聲音,把那夜宮中所發生的事情給細細的說了一遍,隻不過其中卻省略了容貴妃與寒澈二人!

  “想不到竟是這般的複雜!”聽著雲千夢說了半日,曲妃卿麵帶詫異,心中卻又驚歎雲千夢的計謀,忍不住便出聲讚歎道!

  而雲千夢卻始終注視著曲妃卿,見她並未向以前那般因為不公而暴跳如雷,眼底不由得浮現一絲笑意,試探性的開。”如今表姐心中可還是想著他。”

  不知雲千夢為何突然提到聶懷遠,曲妃卿卻是舒雅一笑,美麗的臉龐上雖有落寂卻少了執著,繼而淡淡的搖了搖頭,堅定的回道“既然無緣,自然也不能強求!強扭的瓜不甜,這點道理我還是明白的!更何況,身份太過懸殊,即便他娶了我,對他而言也並非好事!且如果太後執意想要掌控我的婚事,若讓她知道了我的心思,豈不是害了他嗎?”

  而此時曲妃卿卻是突然看向雲千夢,微眯著雙眼笑道“夢兒今日怎就提起這事了?”

  雲千夢見被她發現自己的意圄,便莞爾一笑,隱晦的暗示“不知這滿朝文武百官之中,又有誰能入得了表姐的法眼!”

  曲妃卿卻是掩嘴一笑,反問道“敢情王妃已是選好了?”

  “那也得表姐相中才行!我倒是覺得金科考試中脫穎而出的幾位考生不錯,且前途光明,不失為好夫君的人選!”雲千夢慢慢的引導著曲妃卿!並未突然提及寒澈,免得讓曲妃卿的心中產生逆反的心理!

  “韓少勉與寒澈自然是前途光明!一個有端王府作為後盾,一個是皇上親封的庶吉士,將來定會有所作為!”而曲妃卿卻是一本正經的給予那二人中肯的評價!

  卻惹得雲千夢暗自搖頭,拉著曲妃卿走向夢馨小築!

  二月初五,辰時!

  楚王與王妃在宮中禁衛軍的護衛下,自京都出發,前往幽州!

  此次護衛楚飛揚與雲千夢的除了楚飛揚自身的護衛軍外,亦有玉乾帝專門撥給楚飛揚的禁衛軍!

  而率領禁衛軍的則是烏大人的副手夏大人,他是烏大人一手帶出來的禁衛軍雷統領,對於玉乾帝的忠誠,絲毫不亞於烏大人!

  隻見這位夏大人麵色肅穆的騎在馬背上,帶領著車隊往幽州的方向前去,雲千夢與楚飛揚共坐一輛馬車,彰顯王爺尊貴的馬車內,所有物件一應俱全,即便是奔跑著的馬車,那擱置在小桌上的茶水亦是紋絲不動,絲毫沒有潑出一滴半點,可見古代貴族之奢華!

  “此次護送的禁衛軍有多少人?”雲千夢挑開車簾往外看去,隻見自己與楚飛揚的馬車旁放眼盡是穿著禁衛軍服飾的士兵,便感歎的開口!

  “三千!”而楚飛揚即便是認真閱讀著手中的書卷,對於雲千夢的問題卻又極其精準的回道!

  “禁衛軍一共才八萬人,皇上竟如此大方的撥了三千,可見皇上當真是十分的‘關心’王爺呀!”可惡的人頭擋住了原本郊外美好的風景,讓雲千夢放下車簾,帶著促狹的口氣調侃著楚飛揚!

  而楚飛揚的黑眸卻始終盯著書頁上的文字,隻是在聽到雲千夢的話後,那緊抿的唇角不由得微微揚起,隨即翻過一頁,緩緩開。”皇上眷顧,本王自然是要領情的!”

  見楚飛揚說話時那感恩戴德的口氣,可眉宇間卻閃過一絲戾氣,雲千夢不由得淺笑出聲,隨手拿過小桌上的一本紀事翻看了起來“夏大人是奉旨一路跟隨我們返京嗎?”

  “真是辛苦他了!”閑散的端起桌上的熱茶喝了一口,楚飛揚口氣極淡的開口,卻讓雲幹夢心頭一緊,頓時奪下楚飛揚手中的書卷,湊近他身旁小聲問道“難道?”

  “難道什麽?”看著雲千夢主動的靠近自己,楚飛揚大方的原諒她抽走自己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書本,長臂一伸便把雲千夢樓進自己的懷中,低頭含笑的反問著!

  盡管這馬車十分的寬敞,但畢竟不是家中,尤其此時麵前還擺放著一張小桌,更讓兩人相處的空間變小,讓雲千夢有些不適的動了動身子,方要抬頭,卻見楚飛揚那雙黑眸早已是盯住了她,臉頰不由得微紅,腦子卻清醒的問道“難道王爺已想好對策?”

  畢竟,讓這夏大人一路跟著,有很多事情的確不易辦妥,而玉乾帝恐怕也是擔心楚飛揚會私下有小動作,便派了自己的親信一路監視!

  而楚飛揚卻並未立即回答雲千夢,含笑的眸光中染上點點的思念,直盯著雲千夢那飽滿紅潤的菱唇誘感的開。”娘子若是親為夫一下,為夫倒是可以考慮告知娘子!”

  “我若是不答應呢?”雲千夢怒中帶俏,眼底泛著嬌羞,別有的一番風情讓楚飛揚瞬間刻進了心中!

  “那便隻能為夫來親娘子!”話音尚未落地,楚飛揚的薄唇便已是壓上了雲千夢欲將開口的紅唇,趁著她微微張口的空隙瞬間攻入其中,與之在城堡之內翩翩起舞!

  雲千夢往後退去,而楚飛揚卻是節節跟進,攬住她後背的手微微收緊,雲千夢好不容易拉開的那點距離瞬間便被拉近,雙手隻能象征性的抵在楚飛揚的胸前捶兩下,示意他適可而止!

  “怎麽了?難道夢兒還悲…”得到雲千夢的提示,楚飛揚微微鬆開她的唇,雙目裹著笑意的盯著麵前的人兒,極力的壓抑著心中對她的渴望,誰又知這幾日忙碌的他有多久沒有與她好好的耳鬢廝磨一番,今日好不容易逮到了機會,他豈會這般輕易的便放過!

  而雲千夢卻是眼明手快的在他第二輪的攻勢發起前,便聰明的用雙手捂住楚飛揚的唇,眼中藏有懊惱的快速問道“咱們隻有五百人,如何從那三千人手中奪得優勢又不會引起皇上的疑心,還請王爺示下!”

  可話音還未完全消失,手心中卻傳來酥麻之感!

  雲千夢抬頭看去,卻見楚飛揚正斂眉認真的撅嘴親著她的手中,頓時讓雲千夢瞪向他那一副沉迷其中的模樣,卻又知此時若鬆手,楚飛揚定會得寸進尺,幹脆便忍著心頭被他撩撥起的異樣情愫,麵色微紅的瞪視著他!

  “唉!”幾不可聞的一聲歎息從楚飛揚的唇間溢出,隨之便見他微微放鬆了手上的力道,亦是把自己的唇撤離雲千夢的手心,有些埋怨的看了雲千夢一眼,這才拿過小桌上的一張羊皮地圖展開來,正色道“方才出發前,夏吉便告知我,幽州距離京城甚遠,但此次事情緊迫,我們必須在十日內到達幽州,便采用直線的路程,一共需經過二十三座大大小小的城池!”

  聞言,雲千夢眉頭頓時緊皺,麵色中帶著一絲不悅,冷笑開。”想不到夏大人一個禁衛軍副統領,竟有命令王爺的權利!”

  “唉,所以為夫方才是真的傷心了,卻不想夫人不解風情!”孰不知楚飛揚見縫插針的述說著自己的悲苦!

  雲千夢冷睨他擠眉弄眼的模樣,嘲諷的問道“王爺就這麽聽之任之?”

  原本楚飛揚早已是選好路線,卻不想這夏吉竟在臨行前改變了路線,更是規定在十日內到達幽州,可見玉乾帝防人之心之強,竟是連這樣的細節亦是考慮了進去!

  “既然是他們選的線路,且又是臨行前才告知本王,那路上若是出現什麽意外,自然是怪不得本王!”把雲千夢拉進懷中輕輕的抱著,楚飛揚口氣清淡,眼中卻射出冷冽的光芒!

  “夢兒還記得為夫說過的有關和親路上所發生的事情嗎?”側著臉微微親吻了下雲千夢的額頭,楚飛揚開口問著!

  聽著楚飛揚的提示,雲千夢腦中頓時翻出以往的記憶,原本含著薄怒的眼底漸漸染上笑意“你不會把消息透露給了他吧!”

  見雲千夢會意,楚飛揚與她對視而笑,隨即無辜道“他豈會坐等我的消息?隻怕宮中發生點雞毛蒜皮的事情,也是逃不過他的眼睛,更何況是如今宮中變化的風向,根本不用我的提醒,他早已是掌握的一清二楚!”

  “隻是,即便他知道我們前去幽州,又豈會冒險前來?更何況,他想要的,也不見得能夠得到!”雲千夢微蹙眉頭,以這段時日對玉乾帝所作所為的分析判斷,那個男人看似在群雄環伺中處於最弱,隻怕這一切不過是一片假象,沒有一定的實力,玉乾帝是絕對不會接二連三的打擊海王、辰王與楚飛揚的!因此,在防備玉乾帝時,便更要用心小心,一丁點的錯處便可能粉身碎骨!

  “夢兒,並非所有男子的心均是三心二意的!他已經做出那麽多,又豈會在意這一次?”一如江沐辰在發現雲千夢的美好後,總是想從自己的身邊奪走夢兒,又為何頂著元德太妃的壓力而執意不娶正妃!

  “看來,夫君是打算出手了?”看著楚飛揚眼中露出一抹危險的光芒,雲千夢便知這次不管是夏吉還是玉乾帝,均是惹到了他,隻怕不給這兩人點1啞巴虧吃,楚飛揚心頭的怒氣是難以平複!

  “為夫如今可是籠中鳥,即便拚命的撲騰,也是於事無補!”可他卻是椎得一幹二淨,一張俊顏瞬間埋進雲幹夢的脖頸間,努力的嗅著她身上清新的馨香!

  一整日的狂奔,莫說騎馬的人累了,即便是坐著馬車的人也有些吃不消,看著外麵的天色已是黯淡了下來,楚飛揚在馬車內點亮一盞燈,免得雲千夢不小心撞到!

  “王爺、王妃,驛館已到!”馬車外則是傳來習涼的稟報聲!

  慕春幾個丫頭更是早已從後麵的馬車跑下來,侯在馬車前扶著雲千夢走下來!

  “王爺、王妃,晚膳已備好送入客房中!”兩人的腳剛落地,那原本在四周視察的夏吉便走了過來,立即便讓侍衛把楚飛揚與雲千夢送入客房中!

  可夏吉卻因為鮮少與楚飛揚打交道,又因他肩負皇命,便擅自做主管起了楚飛揚的事情!

  殊不知他這一開口,頓時引得王府侍衛的怒意!

  而楚飛揚卻是不甚在意,亦或者他根本就沒有把夏吉放在眼中,隻見他雙目平視著前方,嘴角始終含著榮辱不驚的淺笑,對麵前的習凜開。”夏大人真是盡職!既如此,習凜,你讓王府的侍衛以後如夜後便如房好生的歇息,相信以夏大人的能力,定能夠護得本王與王妃的周全,你們就不用參合在裏麵礙手礙腳了!”

  “是,王爺!”而習凜能夠跟在楚飛揚身邊這麽多年,自然也不是笨蛋,既然王爺已是開口讓他們休息,那他們自然不能違背主子的命令,休息的好,第二日才有體力支撐一整天的奔波!

  隻是不知這夏大人的禁衛軍到達幽州前會是怎樣的模樣!

  滿意的看著自己屬下的答複,楚飛揚牽過雲千夢的手,兩人帶著幾個丫頭走進驛館之中!

  而夏吉卻也是沉穩之人,並未因為楚飛揚的話而動怒,而是領著自己的屬下走到一旁布置著晚上的巡邏!

  “看樣子,皇上選夏吉前來護送,的確是有原因的!”站在後院的閣樓上,雲千夢隱隱看到夏吉麵色冷靜的帶著侍衛巡邏驛館四周,淺笑著開口!

  “這是自然,夏吉雖不及烏大人有名,但能夠在烏大人手下這麽多年,又讓烏大人欣賞提拔起來的,他可是第一人!沒有幾把刷子,烏大人又豈會用他?更何況,皇宮重地更是馬虎不得,性情急躁,丟三落四之人是萬萬不可用的!這夏吉心情平穩,也算是心細如發,自然是能堪大用!夢兒,快過來用膳,你這一日可沒吃多少!”麵對自己此時的敵人,楚飛揚亦是毫不吝嗇的誇讚,也算是奇葩一枚!

  雲千夢半合上木窗轉身,卻見楚飛揚既是給自己盛湯、又是給自己夾菜,麵前的小碟中已是堆滿了自己愛吃的菜色,嬌顏微微舒展,隨即邁動雙腳走到圓桌旁坐下,執起麵前的竹筷為他夾了塊魚肉“你也多吃些!”

  一夜無事,驛館夜間寂靜的聽不到半分的響聲,就連那巡邏的隊伍,亦是不曾發出聲響!

  雲千夢梳洗完畢後再次推開窗棱,見那些禁衛軍已是整裝待發,心中不禁有些詫異!

  “烏大人與夏吉倒是把這群禁衛軍訓練的不錯!”不知何時,楚飛揚已是走到了雲千夢的身後,一手攬住她的腰,一麵低低的開口,雙目更是與雲千夢一同看向樓下等待出發的隊列!

  “走吧!”雲幹夢則是關上窗棱,與楚飛揚一同轉身走出客房!

  一連五日竟均是這般平靜的渡過,夏吉除去公事公辦限製楚飛揚等人的行動之外,並未在吃食住行上苛待所有人!

  一連趕路五日,即便夏吉安排的合理,那三千的禁衛軍已是已經麵現疲憊之態!

  隻是在走過平原之後,隊伍在第五日進入了丘陵一帶,四處的山坡雖不高聳,卻也極易能夠躲藏起來讓人察覺不到!

  即便明知自已屬下的疲倦,夏吉卻還是命所有人提起精神,小心為上!

  畢竟,楚飛揚並不是普通的人,若他受到絲毫的傷害,隻怕老楚王定不會放過自己,而楚南山即便沒有了楚王的封號,他的手中依舊握著常人所不能及的權利!

  加上此次幽州出事均是虎威將軍之錯,若楚王與楚王妃在此時又遇險,隻怕所有的矛頭均會指向皇上,屆時君臣不合,便會有人坐收漁翁之利!

  雲千夢看著夏吉騎馬的背影挺直緊硼,便知這樣的地帶最是需要小心應對,一個不小心隻怕便會全軍覆沒,而那些禁衛軍的臉上盡管含著疲倦之色,卻依舊強打起精神注視著四周的動靜!

  而今日一早,楚飛揚便下命撤掉原本守在馬車旁的禁衛軍,改由王府的侍衛守護,以防萬一的夏吉則是沒有提出異議的默認!

  “他會在此地出現?”雙目環顧四周環境,雲千夢隻覺這山穀之中寂靜的讓人心驚,空曠的山穀中徒留侍衛的腳步聲與馬蹄聲,讓人隻覺毛骨悚然,而楚飛揚卻是神情淡定自若的坐在馬車內閱讀詩篇!

  隻是,還不等雲千夢放下車簾,敏銳的直覺卻讓雲千夢感受到了一絲危險,隻覺有人正緊盯著自己,仿若她輕舉妄動便會令那人出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