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84節

  而那泛紅的膚色以及不怕冷的休質,隻怕是長期鑄鐵的原因,因為高溫的原因,他們休內熱氣較重,在這麽寒冷的天氣中,亦是隻穿著一件短衫!

  “你們可知王爺找你們來有何要事?”有些滿意楚飛揚找來的兩人,雲千夢淡淡的問著!

  聽到雲幹夢的問話,那兩人則是相視一眼,隨即便見一人微微上前,恭敬的回道“請王妃明示!”

  雲千夢則是把宣紙交給慕春,讓她拿過去給兩人細看,同時開。”這是本妃閑來無事所畫,你們二人看能不能造出這樣的兵器!”

  那二人小心的接過慕春手中的宣紙,隨即便認真的看起手上的宣紙,眼中的驚訝與震驚卻是隨著宣紙的翻動而越發的明顯,當看完最後一頁,兩人已是有些說不出話來,隻見他們不由得再次低頭翻閱了一遍,有些不確定的開。”王妃難道就不怕這些從草民的手中泄漏出去?”

  他們當真是無法相信,一名養在深閨的女子,竟有這樣的才華,隻怕連朝廷的兵器庫也無法想出這樣的兵器吧!

  而雲千夢卻是舒雅一笑,一手端起身側茶幾上的茶盞,緩緩開。”我更相信王爺看人的眼光!”

  一一一一一一題外話一一一一一一這是補的昨日的,其實我是夜裏一點十四分上傳的,可是編編睡覺了,隻能等早上審核通過!

  稍晚會有今日的萬更,謝謝大家今日對我的照顧,不過,乃們踴躍的發言啊,一個個都潛水,傷心中!

  【159】

  雲千夢的回答,再一次的讓那兩人心頭一震,這般的爽朗自信,若不是萬般的信賴楚王,隻怕當真是做不到!

  而雲千夢絲毫不似大家閨秀扭捏的作態,更是贏得了兩人的好感,隻見兩人亦不再懷疑什麽,拿著宣紙再次的細看了起來,時不時的提出一些不解,“梅葉參見王妃,請問王妃,是如何想到這種兵器的?”兩人之中,身材較之修長的年輕男子把目光暫時從宣紙上轉向雲千夢,滿眼激動的開口,對於麵前的女子更是多了一抹敬重!

  越是看這些草圄,他的內心越是澎湃,這些年西楚、北齊、南尋、東羽四國均沒有研製出新的兵器,讓他們這些酷愛兵器製造的人亦是意誌有些消沉!

  可是如今看到楚王妃交給他們的這些草圄,怎能不讓人心情激昂呢?

  雖說前所未聞過這草圄上的兵器,但憑著多年的經驗與眼光,梅葉可以肯定這定能讓所有人刮目相看,也能讓西楚的軍隊雄霸天下!

  雲千夢放下茶盞,看著麵前梅葉那雙年輕的眸子中蕩漾著激動的神情,便知這定是個真心喜愛兵器之人,隻是至於自己為何想出火槍,雲千夢隻是籠統的說道“隻是突發奇想,也不知到底能不能夠派上用場!”

  畢竟,理論是一方麵,實踐又是另一方麵,即便她的草圄畫的多麽的完美無缺,若是西楚此時的工業水平不能夠跟上,隻怕也是製造不出火槍,屆時隻怕是空歡喜一場!

  “定能派上用場!”梅葉雙手微微顫抖的捧著麵前的宣紙,泛紅的臉上揚起開心的笑容,雙目珍惜的盯著宣紙上的草圖,已是興奮的不知該說什麽,“左封參見王妃,請問王妃,這火槍之中所用的火藥可是需要另行配製?”而此時,另一名偏瘦的男子則是在報上姓名之後開口提出自己的疑問!

  但從他的表情中,亦是不難察覺其心中的激動,尤其雲幹夢的草圄解釋的十分的詳細,不但畫著火槍整體的外觀,更是詳細的一步步分解開,每一個零部件均是用一張宣紙細細的畫好,旁邊更是添加了文字說明,讓看的人國文並茂,更是淺顯易懂,絲毫不費力!

  雲千夢聽著他的提問,微微點了下頭,緩緩開。”的確是需要另行配製!隻是這配製的比例與尋常的煙花炮竹不同,本妃手中暫時沒有配方,待本妃研製出,自會著人送去給你們!”

  “不可!”卻不知,一道帶著嚴厲的聲音卻在此時從外麵的走廊上傳了進來!

  聽到那略帶霸道的聲音,雲幹夢心頭微歎一口氣,不禁暗道,這楚飛揚當真是無孔不入,為何總是在關鍵的時刻出現?

  原本自己算準了他此時正在皇宮,便想把製造火槍的分工明確化,既然昨晚楚飛揚禁止自己製造槍身,那自己退而求其次配製火藥總可以吧!

  殊不知,許劃被扼殺在搖籃中,剛說出口便被否決,讓雲千夢有些氣餒有些懊惱,趁著眾人的目光均放在偏房的門口時,美目圓瞪著入口處!

  門簾被掀起,一身絳紫朝服的楚飛揚一身肅穆的踏了進來,帶著楚王獨有的尊貴與多年楚相的威嚴,讓偏房中的人紛紛跪下行禮“見過王爺!”

  “都起來吧!”而楚飛揚的雙目卻是含笑著看著站起身向他微微福身的雲千夢,從那纖細的身影不難看出,此時的雲千夢心中正含著不服的倔強!

  “梅葉、左封,這火槍可否製造?”大步的走向雲千夢,楚飛揚伸手扶起她,帶著她一同落座,目光隨即放在麵前的兩名男子身上,朗聲開口!

  “回王爺,可以!若是成功,咱們西楚的軍隊便能橫掃戰場!”梅葉滿臉難掩興奮的開口,隻是回答楚飛揚的語氣中卻帶著一絲尊重與崇拜,讓雲千夢略微不解,不禁轉目看向楚飛揚,卻見他隻是拍了拍她的手,臉上泛起一抹淺笑,表情輕鬆的開。”既如此,你們二人便回去好好研製,希望本王與王妃回來時,能夠看到結果!”

  這般的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給麵前的兩人,而楚飛揚的表情中亦是充滿了信任,更是讓雲千夢心頭不解,不知這梅葉左封二人與楚飛揚有怎樣的交集,竟能夠讓楚飛揚放下心防!

  “是!梅葉(左封)告退!”而那兩人則在聽到楚飛揚的話後,臉上的激動興奮頓時隱去,換上一抹肅穆之色,仿若士兵對待將軍一般的崇拜!

  “梅葉與工部尚書有何關係?”看著兩人在習凜的帶領下離開,雲千夢親自為楚飛揚例了杯熱茶,腦中一閃而過工部尚書的千金似乎也姓梅,便好奇的問著!

  “他是工部尚書的遠親!我曾經隨著爺爺征戰時,他與左封負責運輸箭矢,後又隨軍一段時日,我發現他們二人對兵器的營造十分的有天賦,便舉薦他們二人進了工部!”接過雲千夢遞過來的茶盞,楚飛揚舒心的喝了一。

  ,這才重新開。”他們二人十分能夠吃苦耐勞,且為人耿直,隨軍那段時日相當艱辛,卻不曾見他們抱怨一句,相信憑著他們這股韌勁,定能夠做出你的火槍!”

  見楚飛揚如此解釋,雲千夢心頭微微釋然!

  每朝每代對於兵器的管理與監造,都是相當的嚴格的!民間是不被允許私自製造兵器,否則將處以重刑,一般的百姓之家亦是沒有這個財力與能力,更沒有這個膽子!

  如今玉乾帝正盯著楚家,楚飛揚自然是不會讓他抓到把柄,更不會這個時候私自製造兵器!

  而梅葉與左封雖是工部的人,但對楚飛揚卻始終保留著最初的尊重,找他們過來既能夠混淆玉乾帝的視線,不易讓人產生懷疑!

  且方才梅葉與左封最初見到雲千夢時自稱‘草民’,相信對於那些草圖,那二人定不會泄漏!

  不得不說,楚飛揚當真是眼光精準十分會揣測人心啟用人才,往往對於高位者而言的舉手之勞,對於那些底層之人卻是天大的恩賜!

  可楚飛揚卻是總不會吝嗇的給予這種舉手之勞,讓人發揮所長,雖沒有想過讓旁人知恩圖報,但很多的事情卻在偶然間因為自己曾經種下的善因,而得到了善果!

  這也是比起那些總想著打壓新人或者能力卓絕的大臣們,楚家總被人讚譽的原因!

  “啟稟王爺,王妃,二小姐派人來請王妃過府一敘!”而此時,上官毋嫉再次來到偏房,躬身稟報著方才發生的事情!

  “是嗎?那讓他稍等片刻!”楚潔竟會派人請自己過去,隻怕是謝氏的囑咐吧!

  而楚飛揚卻是揮手讓偏房中的丫頭姆瑭盡數的退下,自己則是快速的拉過剛站起身的雲幹夢,讓她跌坐在自己的腿上,雙臂不由得環上她的腰身,不肯放手道“我陪你!”

  看著楚飛揚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雲千夢清亮的美目中浮現一抹深笑,卻是撥開他禁錮她的雙手,淺聲道“二弟此時隻怕還在文府學習,爺爺又在相府中,那邊盡是女眷,你若過去,豈不是不妥?我帶著元冬,不會有事!

  說完,雲千夢踏下踏板,喚過元冬與慕春二人,在習凜的護送下,坐進馬車前往楚王府!

  在謝氏貼身丫頭的帶領下,眾人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謝氏居住的院落,踏進溫暖如春的內室,隻見此時的謝氏已是坐起了身,經過這段時日湯藥膳食的調理,謝氏的臉色明顯紅潤了起來,眼中的神采已是漸漸放光,想必過不了多久,她定會痊愈!

  看著這樣的謝氏,雲幹夢腦中不禁想起宮中的容貴妃!

  玉乾帝那樣精明多疑的人,不知是否有懷疑容貴妃,自己從小聶大夫那拿來的藥丸對身子雖無損傷,隻是,若容貴妃因為躲避侍寢而長期服用,隻怕身子亦會受不住!

  那樣一個高貴舒雅擁有一顆七竅玲瓏心的女子,她的真心隻怕是早已遺落了某個霸道的男子身上,奈何身不由己,一入宮門深似海,她的身上有著她無法推卸的貴任和義務,讓她在家族與自身兩難的選擇下,利用這樣的手段來維持著兩者的平衡,卻讓旁觀的雲千夢不禁產生了一絲心疼,一聲歎息、一句唏噓,道盡容貴妃的艱辛!

  “參見王妃!”原本坐在床邊的楚潔等人見雲千夢前來,立即起身行禮!

  就連那坐在床上的謝氏,亦是掙紮著要起身行禮,畢竟如今雲千夢身份不同往日,自然是先君臣再父母!

  雲千夢淺淺的收回自己的思緒,微微勾唇,臉上的笑容端莊嫻美,大氣沉穩的氣質完全能夠撐起王妃的頭銜!

  隻不過看著謝氏的模樣,雲幹夢還是立即對身旁的米嫉姆開。”嫉嫉,快扶起二娘!”

  聽到雲千夢的吩咐,米嫁瑭則是微微朝著她福了福身,隨後才走到床邊,扶起正要下床的謝氏,伺候著她重新躺會床上!

  “二娘客氣了,都是一家人,何必這麽拘齊。三位妹妹也請起吧!”見米姆嫉扶好謝氏,雲千夢緩緩開口,自己則是走到床邊,在丫頭們端來圓凳後優雅的坐下,詳端著二娘的臉色,眼中關切的笑意更甚“二娘氣色可比之前好多了,看樣子過不了多久便能夠痊愈!”

  如今雲千夢成了楚王妃,身份上便壓謝氏一頭,謝氏自然是等雲千夢說完後才能開口,隻見她吩咐著丫頭們奉茶,之後才臉帶和善笑容開。”本應該是妾身前去看望王妃,可妾身身子不爭氣,還請王妃見諒!王妃請用茶!

  雲千夢點頭接過丫頭奉上的茶,手指碰觸茶盞邊緣溫熱的觸感,心頭卻是冷笑,若謝氏真有心思前去恭喜自己,又豈會隻是讓楚潔派人前去相府請她?

  隻是如今楚飛揚與自己被封為王爺王妃,已是站在了風口浪尖上,雲千夢豈能讓那些心懷詭異的人揪著楚家的家事不放,既然要做戲,那便看看誰的演技更好!

  一手輕輕的掀開碗蓋,雲千夢雙目凝視著茶盞中碧綠清澈的茶水,隻覺茶香撲鼻,唇角揚起淺淡的笑意誇讚道“真是好茶,讓二娘費心了!二娘身子不便,自然是不能丹車勞頓的,否則傷口破裂,豈不是本妃的過錯?況且,咱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自然不必這麽客氣,昨兒個潔兒與兩位表妹已是在晚宴上向本妃道過喜,二娘實在是不必介懷!”

  一番話,被雲千夢說的真真假假,讓人分不清她是真情還是假意!

  聽到她說傷口破裂之時,總覺著有絲幸災樂禍之意,但前後句聯係起來,卻又是那般的真摯,讓人隻覺她當真是真心的關心謝氏的身子,一時間莫說楚潔三人,就連謝氏也微微一怔,有些看不清雲千夢淺笑麵容下的心思!

  而雲千夢說完這番話,卻是微垂首輕吹手中的茶水,待那嫋嫋升起的熱氣微微散去些,這才淺淺的抿了一口,隨即把茶盞交給身旁的慕春!

  “王妃覺得這茶如何?”而謝氏卻並沒有深究方才雲千夢話中的意思,反倒是閑話家常的問起那被綠茶來!

  “清香撲鼻,香醇可口,當真是好茶!”即便是已經咽下了口中的茶水,雲千夢亦能感受到茶香滿齒,便毫不吝嗇的讚美道!

  殊不知,謝氏在聽到她的話後,原本淺笑的眼眸頓時黯淡了下來,臉上浮現一絲焦急哀愁,帶著一抹心慌的開。”這是夫君最愛的茶!可昨日妾身聽聞夫君在南尋受傷,不知此事是真是假,還請王妃如實告知!”

  雲千夢注視著謝氏的表情,隻覺她周身沉浸在一股不安之中,眼底透著一絲焦灼與擔憂,神情真切,看似的確是在擔心著楚培,雲千夢微點了下頭,表情微斂轉而變得有些嚴肅,緩緩開。”傳令官的確是如此稟報的!父親似乎身受毒箭,但具休的情況,還得等我與王爺前去幽州才能清楚!如今二娘身子不好,切莫為了父親的事情擔憂,或許幽州的情況,不似咱們想的那般糟糕!”

  而此時謝氏卻突然苦笑一聲,隨即看向楚潔三人,聲音微低的開。”潔兒,與你表姐先回房休息吧!”

  看著突然轉移話題的謝氏,雲千夢目光不由得看向始終立於床前的楚潔三人,隻見楚潔眼底亦是盛滿了對自己父親的擔心,而謝婉婉謝媛媛姐妹卻是微微皺了下眉頭,一道淩冽的視線從身後射來,雲幹夢本能的轉頭,卻隻見謝氏麵色盡是擔憂,卻讓雲千夢心中泛起疑惑!

  床內坐著的隻有謝氏一人,方才那視線顯然是謝氏的,隻是卻不是針對自己,而她之前竟又想支開楚潔三人,隻怕謝氏岡剛所看的便是楚潔三人!

  其中又以謝婉婉與謝媛媛給人的感覺最為怪異!

  “是!潔兒告退!”聽到謝氏的叮囑,楚潔與謝家姐妹同時則朝著雲幹夢微微福了福身,便退出了內室!

  “王妃此去幽州,不必帶太過的冬日的衣衫,幽州氣候溫暖,四季如春,帶的多反而是累贅!”而就在那三人退出內室後,謝氏的話題再次轉移,此次反而是關心起雲千夢的行程,把自己的經驗告知雲千夢!

  雲千夢更是關心道“二娘可有何話想要本妃帶給幽州的親人?若是二娘不方便說,也可寫下來,本妃定會替二娘送去!”

  聞言,謝氏目光瞬間看向雲千夢,隻是卻隻從她眼中看出善意與笑意,隻見謝氏淡笑著搖了搖頭,帶著一絲感歎道“我們出來的日子也不長,況且如今夫君病著,想必族人們也會去看望他,倒也沒有什麽特別要交代的!讓妾身放心不下的還是王妃,本就是千金小姐,怎能吃得了這長途跋涉的苦!

  不如請王爺回了皇上,還是讓王妃呆在京都吧!”

  見謝氏如此的謹慎,竟連口信也不讓自己帶,又見她積極的出謀劃策為自己謀福利的模樣,雲千夢輕笑淺語“那豈不是抗旨了?二娘的心意,本妃心領了,可卻不能為了貪圄自己的享樂,而讓王爺置身於危險之中!”

  “王妃說的極是!倒是妾身思慮不周了!”見雲千夢如此坦白的拒絕,謝氏竟是有些接不上話,表情帶著一絲訕訕然的閉了口!

  “聽聞二娘的娘家,謝家掌控著南尋與幽州通商的要徑,而謝家更是幽州有名的富商,不知此次南尋發生內亂,可有影響謝家的生計?”漠視謝氏表情的尷尬,雲千夢反守為攻的開口,半垂的眼底散發出一絲絲精光,雖不明顯卻帶著威懾之力,讓謝氏心頭頓時一震,原本閑散的表情頓時微微嚴肅謹慎了起來!

  似乎雲幹夢這個問題十分的棘手,內室安靜了半盞茶的時光,才見她換緩緩開。”王妃也知妾身嫁給夫君二十年之久,出了大哥大嫂去世時把婉婉媛媛姐妹接到楚府,與娘家的來往也隻僅限於逢年過節的客套!若問起妾身娘家的生計,妾身當真是有些模糊了!且王妃亦知,夫君為官,妾身娘家從商,自然是少接觸為好,因此這個問題當真不知該如何回答王妃!還望王妃見諒!”

  聽著謝氏深思熟慮後的回答,雲千夢淡笑著點頭,卻不解的提出疑惑”

  方才二娘可是提到謝家的族人會前去探望父親,又怎能說兩家平日裏沒有走動呢?”

  此言一出,雲千夢便見謝氏眼神一緊,亟待開口解釋,卻不想雲千夢卻不給她解釋的機會,隨即又緊接著往下說道“其實,親戚之間相互走動也是正常的,二娘又何必這般小心翼翼!本妃今日之所以問起此事,也並沒有其他的意思!隻是,父親如今伸手重傷,皇上命本妃與王爺前去幽州,便是希望與南尋化幹戈為玉帛!若謝家真是掌控著通往南尋的途徑,我與王爺自然也要前去拜訪謝家此時的族長,還請二娘提點一二!”

  雲千夢口氣真誠、麵色坦然,卻讓謝氏產生了一瞬間的迷惑,當真是有些看不透麵前這僅有十六歲的女子,躺在錦被中的身子也隨著雲千夢問題的深入而微微緊硼,半餉才見她淡笑著開。”原來王妃是在擔心此事!隻不過此事極其的簡單,多年來隻要有朝廷的批文與幽州邊疆大吏的印章,均可進入南尋,王妃倒是不必為這事憂心!且到了幽州,自然有地方官員為王爺王妃準備好一切!謝家隻是商賈之家,在南尋與幽州的途徑上往返最多,因此才會讓外人以為謝家掌控了通商往來的途徑,王妃可萬萬不能被道聽途說的傳言給蒙蔽了!”

  看著謝氏誠惶誠恐的又要下地跪拜的模樣,雲千夢微微掃了眼米嫉嫉,隻見始終立於床邊的米瑭嫉立即伸手扶了謝氏一把,順勢把謝氏重新按坐在床上!

  而雲千夢卻在此時淺笑著站起身,關心道“既如此,本妃便不打擾二娘歇息了!”

  語畢,便帶著身後的丫頭們轉身踏出內室!

  “王妃,咱們是回相府嗎?”扶著雲千夢坐進馬車內,米姆毋關心的問著!

  而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輕聲開。”去玉家當鋪!”

  “是!”聽到雲千夢的吩咐,米姆毋立即轉身走出車內去告知習涼!

  “王妃,二夫人顯然是有事隱瞞!聽到王妃說去拜訪謝家族長,她的神情便變得有些緊張!”慕春雖單純,但跟在雲幹夢身邊這麽久,勾心鬥角,逢場作戲看多了,自然是有些眼力的!

  雲千夢聽著她的分析,則是微笑著點了點頭“她的確是怕我與王爺接觸謝家的人!”

  不過,依楚飛揚的聰明,的確沒有什麽事情能夠瞞過他的眼睛!

  若自己不是嫁給他為妻,之前的自己不也是總有些想避開他的想法嗎?

  也難怪謝氏方才的神情變得有些不自然,隻是卻也說明她心中有鬼!

  “隻是奴婢始終不明白,為何皇上會下旨讓王妃去那麽遠的地方?”元冬此時開口!她雖冷靜聰明,卻還沒有達到能夠揣測聖意的程度,尤其玉乾帝又是一個深不可測的對手,自然不是這種小丫頭能夠看透的!

  聽著她們的閑聊,米嫉嫉則是為雲幹夢墊上一個軟枕,讓她做能舒服些,隨即回頭帶著一絲嚴厲的瞪向元冬與慕春,微斥道“主子的事情,什麽時候輪到你們嚼舌根了?竟還敢提到皇上,你們不想要命,難道還想著連累主子嗎?”

  被米姆姆一陣習斥,兩個丫頭頓時縮了縮脖子,猛然低下頭不敢再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