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83節

  說著,江沐辰腳下的步子漸漸的轉變方向,朝著雲千夢所站立的方位走去!

  “若世子與郡王沒有其他的事,我們便先回了!”而此時雲千夢淺笑開口,隨即牽過曲妃卿與夏侯安兒的手,帶著一股從容不迫,從充滿硝煙的涼亭中走了出來!

  “難得王爺也貪戀這涼亭月景,隻是本王要回去陪著王妃,便不能與王爺品茗賞月了!”,楚飛揚則是麵上帶著一絲歉意對辰王開口,隨即緊跟在雲幹夢身後離開了涼亭!

  “想不到一顆珍珠竟引發兩位王爺這般熱切的討論,兩位王爺口才可真是讓我們大開眼界!”海越看著江沐辰突然陰沉下來的臉色,淺笑著說道!

  “難道魚目與珍珠在世子心中沒有產生任何想法嗎?”對於海越的嘲諷,江沐辰瞬間反唇相譏!

  盡管在麵對雲千夢的事情上,讓江沐辰稍稍失去些理智,可其他的事情他卻是看得一清二楚!

  這涼亭之中亦或者今日宴會之上所有人的眼神、舉止均在江沐辰的腦海之中,海越看了夏侯安兒幾眼,那幾眼中分別代表的含義,更是清清楚楚羅列了出來!

  淩冽的目光掃過錢世子妃不及夏侯安兒的容顏,江沐辰心如明鏡!

  而海越卻是但笑不語,目光卻隱隱透著一抹冷冽之光射向夜幕中的銀月此時宴會已是結束,各府的夫人小姐紛紛道別,楚潔與謝婉婉謝媛媛則早已是與文家的夫人一同離開端王府,待雲千夢與夏侯安兒雲嫣坐進楚相府的馬車時,她們三人早已是坐在了裏麵!

  車輪滾動了起來,漸漸加速中,楚潔則是笑著開。”娘親若是知道大嫂被封王妃,定會替大嫂開心!”

  “今日晚宴忙於與端王妃敘話,倒是沒有顧得上你們三人,當真是我這個做嫂嫂的失職!”雲千夢卻沒有回答楚潔的話,隻是換個角度開口,輕而易舉的轉移了話題!

  “哪裏,嫂嫂剛被封為王妃,自然是要與端王妃多多的親近!”見雲千夢嘴角雖含著笑意,但臉色始終微冷,楚潔便收了幾分笑意,帶著一絲小心的開口!

  聞言,雲千夢不再開口,直到馬車停靠在雲相府外,這才開口囑咐了雲嫣幾句,隨即讓習涼駕車送楚潔幾人回楚王府!

  卻不想,待馬車最後回到楚相府門口時,開門迎出來的出了洪管家還有焦大!

  “卑職(奴才)恭喜王爺、恭喜王妃!”寂靜的相府門口,響起整齊的恭賀之聲!

  “都起來吧!”楚飛揚迎著月光騎在馬背上,神色肅穆卻是清朗出聲!

  “謝王爺!”眾人起身,便見上官嫉嫉領著丫頭們上前,小心把雲千夢與夏侯安兒扶下馬車!

  “安兒,你且先回房歇息吧!”看到焦大的身影,楚飛揚飛身下了馬背,輕聲囑咐夏侯安兒回房休息,隨即牽著雲幹夢,領著焦大踏進楚相府的大門!

  “爺爺來了?”焦大幾乎是寸步不離的守著楚南山,此時出現在相府,想必楚南山正呆在相府中!

  “回王妃,老王爺正與族長在書房下棋!”焦大半低著頭回答,隻是沒好意思說老王爺怕不被孫兒待見,便硬是把族長拖去書房陪他下棋!

  而楚飛揚則是掃了眼略帶心虛的焦大,心中早已對自已爺爺的行徑了如指掌!

  “哈哈哈……老哥,你又輸了,快快快,銀子拿來!”還未走進楚飛揚的書房,裏麵便傳來楚南山爽朗的笑聲!

  “又輸了!你雙手伸出來讓我檢查一番是不是作弊了!”其中還夾雜著夏侯族長不甘心的嘟噥聲!

  “我堂堂楚王,豈會作弊?”夏侯族長的質疑頓時惹得楚南山驚叫起來,“如今楚王已是我的外孫,你隻不過是個老頭兒罷了!”可緊接著便傳來夏侯族長薄涼的聲音!

  “咖 ……”,無話可說的楚南山拖長語調“我是楚王的爺爺!”

  可是這話總覺得別扭,明明楚王是自己,現在卻成了楚王的爺爺,好繞口!

  焦大額頭不禁冒出冷汗,自家主子真是讓人無地自容!

  雲千夢看著焦大略帶不自然的表情,淡笑著搖了搖頭,隨即抬手輕敲了敲門框,淺聲道“爺爺、外祖父,我們進來了!”

  殊不知,雲千夢的話音還沒有落地,楚飛揚早已是一手推開了門,看著兩個老人趴在自己的書桌上下棋喝酒吃小菜,麵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楚南山看到孫子那不善的目光,頓時丟開手上抓著的那隻肥嫩的雞腿,雙手往衣袖中一藏,毀屍滅跡道“嘖嘖噴,如今成了王爺,眼神也越發的淩厲了!”

  而夏侯族長更是趁著楚南山把注意力放在楚飛揚身上時,把所有的食物通通椎向楚南山,自己則是一身幹淨的自太師椅上站了起來,麵色沉穩道“飛揚來了!”

  “爺爺、外祖父!”雲千夢憋著笑向兩人福了福身,隨即讓慕春進來收拾好桌上的殘羹,為四人奉上一杯熱茶後,這才遣退了慕春,讓焦大與習涼守在書房外不準任何人靠近!

  “你可知你父親受的何種箭傷?”沉吟半餉,楚南山收起臉上的嬉皮笑臉,渾然天成的威嚴瞬間充斥在周身,定會讓人以為方才看走了眼!

  楚飛揚目光看向自己的爺爺,見楚南山眼底有絲擔憂,便輕點下頭,從衣袖中掏出密報遞給楚南山,‘是南尋特有的竹箭刺傷’銀色的箭頭上淬了劇毒,隻怕要調養幾個月!”

  見楚南山打開那密報,雲千夢則是側目看去,隻見那竹箭形狀精小,不似普通的弓箭那般需要費力拉射,隻需微微用力便能瞬間射出上麵的竹箭!

  “這竹箭有多少射程?”雖然沒有接觸過古代的兵器,但長期握槍的經驗與眼光,卻讓雲千夢瞬間發現這竹箭的射程絕對是比一般的弓箭要遠,且這竹箭短小,劃空而來時幾乎是聽不到聲響,若是一個不察,定會栽例在這竹箭之下!

  “二百丈之外!”聽到雲千夢的問題,楚飛揚的目光頓時柔和了些許,卻是如實的告知那竹箭的威力!

  “那咱們弓箭手的射程呢?”雲千夢的注意力依舊放在那張詳細描繪著竹箭的密報上,細致的黛眉微微擰起,心中比較著各種武器的威力!

  “百丈!”相差甚遠的射程,主要是取決於弓弦的質地,奈何竹箭上的弓弦隻有南尋過才能產出,讓西楚無處可尋,甚是讓人頭疼!

  而雲千夢聽後卻隻是點了下頭,隨即靜坐一旁不再開口!

  “丫頭,這個給你!”楚南山則是收起那密報,從懷中掏出一隻信封交給雲千夢!

  一一一一一一題外話一一一一一一

  【158】

  “這是?”心中有些眉目,但卻還是帶著些仵的疑惑,雲千夢看眼楚飛揚,見他對自己笑著點了點頭,便伸手接了過來,隨即打開信封,從裏麵取出一枚手掌大小牡丹圄案的溫潤黃玉,黃玉的正麵篆書雕刻著‘歌’字,反麵則是隸書雕刻著‘玉家當鋪’四字!

  若是雲幹夢沒有識錯,這便是玉家當鋪掌拒的令牌吧!

  “這玉牌是你的了!想必飛揚早已把當鋪的作用盡數的告知你了,丫頭,以你的聰明才智,好好的替爺爺管理這當鋪,這不但能夠讓你衣食無憂,更能夠在危急的時候救人性命!”楚南山見雲幹夢眼中閃著一抹疑惑,便開口說道,語氣中帶著一絲懷念,那雙總是含笑的眼眸漸漸隱去笑意,閃過一抹沉痛,卻又瞬間歸於平靜,緩緩覆上一層思念!

  雲千夢的心突然一跳,心中對楚南山的感情充滿了好奇,對那位從未蒙麵的楚王妃充滿了好奇,是怎樣的女子,能夠讓一個古代的男子為她做出這麽多的不可能?

  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捏著那玉牌,柔嫩的指腹細細的摩擦著玉牌上的‘歌,字,上麵溫潤的觸感一如楚南山沉澱的感情那般帶著曆史感,充滿著神秘,卻讓人不禁在跟著他沉浸其中!

  “爺爺老當益壯,不如過段時日再交給夢兒吧!”見楚南山這般的不舍,雲千夢緩緩開口!

  卻不想楚南山卻是堅決的搖了搖頭,瞬間收起臉土眼中所有的思緒,爽朗一笑,恢複了那老頑童的模樣“好好收著,放你身邊的用處可比我身邊強多了,或許將來還有用處!”

  雲千夢與楚飛揚時視一眼,隨即慎重的點了下頭!

  隻見楚飛揚從茶幾的小抽屜中取出一根紅色絲線,替雲千夢穿在玉牌上,細心的掛在她的脖頸間,這才轉而看向楚南山與夏侯族長,冷靜的開。”

  爺爺與外祖父還有何囑咐的?”

  兩人這麽晚還齊聚楚相府,想必也是擔心自己南尋一行吧!

  “雖然洛城與幽州素來沒有來往,但我也是聽聞過,南尋國百姓身材嬌小,但身手極其靈敏,使用的均是如竹箭這般小巧精致的武器,若是發生了衝突,萬般小心!”夏侯族長細心的叮囑著楚飛揚,看樣手真是十分的擔憂,看著祖父與外祖父眼底隱藏的憂心,楚飛揚舒眉一笑“我們會小心的!

  隻是這京中的事情,一切便靠爺爺與外祖父了!尤其是安兒,她身份特殊,如今也出席了幾場宴會,隻怕會成為他人看中!”

  聽到楚飛揚這般說,夏侯族長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心中卻隻希望孫女不要像女兒那般!

  “行了,有爺爺在,難道還怕那群兔崽子?你們也累了一整日,好好歇息吧!”楚南山則是拽著夏侯族長一起站起身,拉著他步出書房,對外麵的焦大吩咐道“天色晚了,本王今晚便不回王府了!”

  說完,便見楚南山熟門熟路的走向自己居住的院落!

  看著兩位老人相攜著離開,雲千夢心頭一暖,雙手不由得撫上胸前掛著的玉牌,隨即放入衣襟之中貼身的收好!

  楚飛揚卻是認真的看著雲千夢,見她收好玉牌,又瞧今晚月色甚好,便牽過她的手緩緩步出書房,以散步的方式走回夢馨小築!

  “想問什麽?”見楚飛揚在自己的麵前鮮少的露出沉思的模樣,雲千夢緩步走在他的身側,低淺開口!

  而楚飛揚此時卻是微微側臉,看著沐浴在月光中的雲幹夢,隻覺她渾身充滿著神秘,一如自己第一次在皇宮見到她一般,即便那時的渾身狼狽,但那倔強自信的眼神,卻是深深的吸引了他,讓他在不自覺的情況下緩緩靠近她,越發的想了解她!

  而方才在書房之中,雲千夢又是再一次讓他產生了好奇,淺粉的薄唇微微上揚,楚飛揚眼眸中帶著一絲柔情的注視著雲千夢,笑著開。”想不到夢兒會對弓箭感興趣!”難怪上次在風墨齋看兵器書藉那般的專注!

  而雲千夢卻是莞爾一笑,靈動的雙目閃爍著數不盡的聰慧,談及與自己專業有關的話題,雲千夢的興致忽而高漲,被牽著的手頓時反過來,緊緊的抓著楚飛揚的,興高采烈的開。”飛揚,或許,咱們可以製造出比竹箭更為厲害的武器!”

  看著雲幹夢熠熠生輝的容顏,那雙總是冷靜的眸子中閃耀著少有的激動與開心,感受著她真心與自己分享她的快樂,楚飛揚寵溺一笑,大手微微用力握緊她的,願為她實現任何的願望“說來聽聽,看看為夫能不能為本王的王妃做些什麽!”

  見楚飛揚略帶著咬文嚼字,雲千夢眼神微嗔,卻難以阻止她心底的激動,腳下的步子微微跳躍,裙擺在月光下劃過一片光華,嬌顏迎著月光凝視著楚飛揚,緩緩開。”你也知咱們過年會燃放煙花爆竹!可這煙花爆竹卻還有其他的用處!”

  說完,雲千夢笑的雙目微眯,帶著一絲神秘的看向楚飛揚,似乎是算準了他猜不到自己的想法!

  而楚飛揚確實不知雲千夢的小腦袋中想著什麽,隻是緊繃一日的心情卻在此刻得到舒解,心情豁然開朗,見雲幹夢眼底似乎也不願他猜出她的想法,便老實的順從著夫人的意願,努力的搖了搖頭,認真且好學的開。”願聞其詳!”

  而雲千夢卻在此時跳進他的懷中,讓楚飛揚心驚的立即張開雙臂樓住她撲過來的身子,眸色中帶著些微的責備“小心點,若是磕著碰著,可不許哭鼻子!”

  可此事雲千夢整個人卻是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之中,隻見她立即拉著楚飛揚快步走向夢馨小築,語氣中帶著一絲迫切道“快回房,我細細的說與你聽”,楚飛揚抬頭看了看夜幕中的月光,微微歎出一口氣,可惜了這麽好的月色了,卻也是快步的跟在雲千夢的身後!

  而雲千夢卻是一進內室便把楚飛揚晾在一旁,自己則是快步走到書桌前執起毛筆聚精會神的描繪著什麽!

  楚飛揚則是走到軟榻前坐下,雙目凝神的注視著雲千夢,看著那張千嬌百媚卻又聰明的容顏,心頭始終縈繞著一股溫馨!

  這樣認真的雲千夢,莫說自己,隻怕是天下男子看了,亦會心動吧,幸而他有先見之明,否則辰王如今的處境豈不就是他的下場?

  “可以了!”雲千夢低低的開口,隨即便見她捏起宣紙的兩端輕輕的吹了幾口氣,待上麵的墨汁未幹,便迫不及待的走到楚飛揚的身邊,獻寶般的把宣紙放在桌前,讓楚飛揚閱覽!

  “這是?”看著宣紙上畫著的物件,楚飛揚的濃眉不由得緊皺了起來,饒是他見多識廣,卻沒有看到過這上麵的事物,更是好奇他的夫人是如何想到的!

  看到楚飛揚眼底的疑惑,雲幹夢神秘一笑,纖細的手指則是指向宣紙上畫著的物件,緩緩開口解釋“這是火槍!具體稱為前裝槍,是一種把火藥倒入這槍管之中,通過壓縮發力使之發射的一種武器,這裏麵的火藥,便是我們常見的煙花爆竹!若是咱們研製出這前裝槍,竹箭、弓箭則根本不是它的對手,它射程遠,且不用近距離的搏鬥,可是大大的減少了將士的死亡!”

  雲千夢盡量用最通俗易懂的說法向楚飛揚解釋著宣紙上的最為簡單的槍支!

  幸而她曾經研究過槍支的發展史,也幸而西楚所在的曆史朝代中已是發明了煙花炮竹!

  而她所畫的這支前裝槍則是最早期的模型,其中所需的材料亦是不難找到,相信以楚飛揚的能力,定能找到想匹配的材料!

  隻是相較於雲幹夢的開心,楚飛揚卻是有些難解,看著宣紙上奇怪的槍支,隻見他的眉頭越發的皺緊,修長的手指則是沿著那前裝槍的外形細細的描繪著,隻不過他的心中卻帶著一絲喜悅,若真如夢兒所言,那西楚的軍隊可真正是天下無敵了!

  隻是這樣的前裝槍莫說旁人,隻怕西楚亦是無人見過,也不知能夠研製出!

  雲千夢見楚飛揚眼底閃過一絲希冀,便知自己方才的話被他聽進了心中,臉上頓時一喜,心頭躍躍欲試,雙手討好的環住他的脖頸,央求道“王爺“不準!若是這前裝槍如你所說的那般厲害,那定也是十分的危險的!

  我自會派人研製,你隻需指點一二便可!”楚飛揚豈會不知道她的小心思!

  從方才在花園中看到她神采奕奕的模樣,便知這丫頭定是想親自嚐試,楚飛揚可以讓她為所欲為,卻絕對不會讓她涉險,此時見雲幹夢顯然想親自嚐試的模樣,自然是沒有任何商量餘地的回絕!

  精致的小臉頓時垮了下來,雲千夢撅嘴的想收回雙臂,卻不想楚飛揚動作飛快的便抱著她走向床鋪,…第二日待雲幹夢醒來時,楚飛揚一如既往的早已上早朝!

  用過早點,卻見米嫉嫉掀開門簾走了進來,淺笑著開。”王妃,今兒個一早端王府、辰王府、吏部尚書、禮部尚書等各大官邸均是送來了賀禮,恭喜王爺與王妃!”

  雲千夢放下正在畫製的火槍模樣,聽著米嫉嫉所說的,微微點了下頭,隨即吩咐“各府的賀禮登帳入冊,禮物盡數收於庫房中!這一副字畫送去泰左相府中,恭喜秦禦史升為左相!”

  泰禦史為官清廉,向來不收賀禮,隻是此次他榮升左相,自然不能怠慢,雲幹夢便挑了一哥古人的真跡字畫送去,這倒是能夠讓秦禦史所接受!

  “是!”米毋嫉小心的接過那裝著字畫的錦盒,立即便轉身走出內室!

  而上官毋瑭卻在此時與米毋毋擦身而過的走了進來,恭敬的朝雲千夢福了福身,上官嫉姆低聲稟報著“回稟王妃,各府都遞來了貼手,不知王妃可要出席?”

  雲千夢心中微歎口氣,收起畫好的十幾張描摹,專心的處理起現在的家事“都回了吧!後日便要前去幽州,府中還有諸多事情需要打點,替我回了各府的好意!”

  “是!”上官姆嫉領命而去!

  “王妃,習侍衛領著兩人前來,不知王妃可見?”而這時,慕春則是從外麵走了進來輕聲問著!

  “是何人?”雲千夢自書桌後站起身,稍稍活動了下四肢便走向慕春!

  “習侍衛說是王爺一早便命他為王妃尋來的兩人!”回想著那兩人寒酸的穿著,慕春心中的同情心頓時泛濫,卻不知王爺為王妃尋來這兩人有何用,可雲千夢聞言,雙目卻是放出奇異的光芒,眼底浮上淺淺的興奮,立即領著慕春踏出內室走向偏房,一麵則是吩咐著同行的迎夏,把三人領去偏房,“卑職參見王妃!”習凜領著兩名臉上膚色泛著古銅色的男子走了進來,三人齊齊的朝著雲千夢行禮!

  “都起來吧!”雲千夢從袖中拿出那一疊宣紙,聲音端莊的開口!

  “謝王妃!”三人起身,偏房中的丫頭這才看清那兩人的穿著,隻見在這寒冷的氣候中,那兩人盡是隻穿著簿薄的短衫,讓人不覺得渾身發冷,可那兩人卻似乎渾然不知此時嚴寒的天氣!

  而雲千夢卻是詳端著兩人的泛紅的膚色,尤其他們雙臂有力,想必是長期幹重活所致!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