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82節

  “不知朝中又出了何事!”漫漫月色下,盈盈水波間,蕩漾的均是一抹清冷的月白之光,卻讓夏侯安兒心中不安,不明白為何轉眼間玉乾帝竟下了那樣一道聖旨!

  看似賞賜的是富貴榮華,實則卻是無止盡的麻煩與危險!

  “唉!”而曲妃卿卻是輕輕吐出一聲歎息,並未對此事多加評論!畢竟這是端王府,還是小心為上!隻是心中卻依舊為雲千夢擔憂著,方才從楚潔的態度便能看出,看似無害的人,往往一句話便能置人於死地,而楚潔隻怕也不是那般單純!

  隻是,曲妃卿卻不知,在她看不到的角落中,卻又一雙清冷的眸子始終注視著她,那雙眼眸中壓抑著隱藏極深的熱切,卻又小心翼翼的保護著不讓任何一人看出倪端!

  “寒兄,看什麽呢?竟如此的失神?”韓少勉與寒澈立於薔薇藤下相互交流著近日遇到的疑難雜事,卻不想自己方說到一半,寒澈的心思卻早已不知跑去了哪裏!

  韓少勉不由得放眼看向花園之中,隻見端王府諾大的花園中站滿了年輕貌美的閨秀,此時銀色月光傾瀉而下,朦朧的月色中隻見她們身姿窈窕妖嬈,帶著不同於男子剛毅的柔美,展現著女子的輕柔!

  韓少勉眼中不由得浮上淺笑,原以為寒澈一介書呆子,卻不想亦是一名懂得賞花鑒月的風雅之人!

  “讓韓大人見笑了!下官隻是一時迷了眼睛!”寒澈在韓少勉的提醒聲中回過神來,雙目瞬間恢複了以往的冷靜,麵帶淺笑的看向韓少勉,絲毫不見慌張狼狽的開口!

  “什麽話!咱們同科中舉,豈有什麽下官之說?且你我一見如故,已是好友,豈能再說這等生分的話?”見寒澈如此的拘禮,韓少勉搖頭糾正著他的說辭!若非他與寒澈兩人如此投緣,今晚的宴會又豈會邀請他前來?

  端王府中的晚宴雖比不得宮宴,可卻也不是什麽芝麻綠豆的官員都有資格踏進來的!

  “是我疏忽!韓兄方才說到111,人”隻是,寒澈叫想接上韓少勉的話,卻見一名韓府的小廝走了過來,躬身道“少爺,老爺請您與寒翰林過去一趟!

  韓少勉眼露不解,為何父親突然會要求見寒澈?

  而寒澈卻是神色淡然,並未因為對方的邀請而顯得心花怒放!

  “寒兄,請!”見寒澈這般穩重,韓少勉則是展顏一笑,隨即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領著寒澈走向主桌的方向!

  “父親!”此時主桌上僅剩韓父一人,隻見他正獨自品酒等著韓少勉的到來!

  直到韓少勉出聲,韓正毅這才轉過頭看向來人,隻見韓少勉的身後跟著樣貌俊美卻不乏沉穩之氣的寒澈,一時間韓正毅眼中波瀾起伏,卻又在瞬間回歸平靜,和煦的朝著兩人一笑,指著身邊的座位開。”想必這便是寒翰林!請坐!”

  “寒澈見過伯父!”既然韓少勉認自己這個朋友,寒澈自然也不是扭捏作假之人,立即恭敬的朝著韓正毅拱手道!

  “嗬嗬,不用客氣,請坐吧!”而韓正毅卻似乎對寒澈十分的滿意,手中原本端著的酒杯早已放下,隻見此事韓正毅的注意力盡數的放在寒澈的身上!”早已從少勉的口中聽聞過寒翰林的事情,想不到今日一見,寒斡林當真是一表人才,難怪能夠高中狀元!”

  “伯父說笑了!是韓兄不嫌棄寒澈出身貧寒以齊匕相待,能與韓兄結識,是寒澈的福氣!”寒澈則是淺笑以待,有禮的回複著韓正毅的話!

  “哦?那既然寒賢侄如今已高中,可有把父母接入京都頤養天年?”一時間,韓正毅似乎對寒澈家中的父母十分的關心!

  而寒澈卻是淡雅一笑,隨即回道“本有此意,隻是父母舍不得離開家鄉,暫時隻是讓小妹前來京都與寒澈相伴!”

  韓正毅聽完微點了點頭,卻沒有繼續再問,隻是略顯熱情道“寒賢侄閑來無事大可多去韓府走動,少勉素日裏出了練習武藝,便是研究兵法,我可真是怕他會悶出病來!”

  聞言寒澈卻是點頭淺笑,韓少勉人緣極佳,又豈是那種悶在家中的書呆子?

  而被自己的父親當著好友的麵開玩笑,韓少勉卻也不惱,帶著武人特有的爽朗開懷一笑,全當作是調節氣氛!

  “啟稟王妃,王爺與楚王,辰王,海郡王一同回府了!”而這時,王府的管家則是匆忙的走了過來,彎腰站在端王妃的麵前說道!

  眾人一聽此時的楚飛揚已成了‘楚王’,便知雲幹夢這個王妃是坐定了,便紛紛起身,候著幾位王爺進來!

  直到四人一同踏進拱門,此起彼伏的恭賀聲同時朝著楚飛揚而去,可楚飛揚的目光卻是從一開始便凝織在雲千夢的身上,見她一臉端莊笑意的坐在端王妃的身邊,楚飛揚眼底不由得浮上一抹暖笑,隨著端王走向韓正毅所坐的主桌!

  寒澈與韓少勉早已在四人前來時站起了身,端王目光含笑的看了韓少勉一眼,卻在收回視線時看清了寒澈的長相!

  以往寒澈受封接旨參加過宮宴,但當時宮宴上官員眾多,加上大多是晚上視線模糊,如此近距離清晰的看到寒澈的樣貌,今夜卻是第一次!

  看著寒澈那雙帶著清冷幽靜的眸子,端王眼中閃過詫異,卻因此時還有幾位難纏的王爺在此,便壓下心頭的異樣,讓韓少勉學著去招待其他的賓客,自己則是留下款待楚飛揚等人!

  “楚王此次前去幽州,不知逗留幾日!”海越此時已從別處回來,看著如今已晉封為王的楚飛揚,臉上笑著,心中卻頗有些不是滋味,不禁有些暗想楚飛揚的好運,不似自己家中兄弟四人,卻還有一個最難解決的海沉溪!

  “世子不是寄情於山水之中嗎?怎麽今日也時朝政之事如此的關心?”

  果真,海越的話音剛落,海沉溪的聲音便響起!

  雲千夢順著海沉溪的聲音看向他,隻覺海沉溪此人當真讓人分不出正邪,在這樣的場合亦是不會因為顧及海王府的顏麵而有所收斂!

  與之相比,海越則更像其父,淺笑之下是讓人察覺不到的深沉似海,不知將來這兩人奪位時,又會發生怎樣的事情!

  “五弟說笑了,本世子自然是要替父王分憂的!”一句淺短的話看似普通,卻隱含宣戰的意味!

  尤其如今海沉溪已是海郡王,不但擁有海王全部的寵愛,更是手握兵權的郡王,豈能讓海越安心做他的世子?

  加上海恬雖遠嫁北齊,但畢竟與海越一母同胞,自然是向著自己的親哥哥,這無形中也給了海越一份獲勝的籌碼,相較於以往在海沉溪麵前的想讓,今日的海越則顯得高調的多!

  “世子與郡王至紀至孝,海王當真是好福氣!”見兩人之間隱有硝煙之味,端王緩緩開口!

  聽聞端王的誇獎,海越則是溫和一笑,而海沉溪卻是陰邪冷笑,隨即站起身離席走向花園之中散步賞景,所到之處,均會受到閨秀們傾慕的目光而他卻視若無睹,目光陰冷邪魅,帶著一股邪笑!

  涼亭之中、窈窕之姿,卻吸引住了海沉溪的目光,荷塘內粼粼波光反射著幽冷月光,卻清晰的再現佳人妖嬈身姿!

  看清那涼亭中的身影,海沉溪心情一時大好,腳步微轉便踏上涼亭的玉、扒 ……“真是幸會,得意見到曲小姐與夏侯公主!”看著坐在涼亭中交頭接耳的兩人,海沉溪笑著開口,眼中卻是浮上興味的冷笑,他倒要看看,少了雲千夢的看護,麵前兩人能如何智對自己!

  曲妃卿與夏侯安兒聞言側臉,看著緩緩走進涼亭的海沉溪,兩人眼底頓時豎起戒備,卻又同時起身行禮“見過海郡王!”

  “兩位怎麽躲的這麽遠?怎不見兩位去祝賀楚王妃?”捕捉到她們眼底對自己的敵意與警惕,海沉溪不以為意,灑脫的坐在涼亭的圓凳上,淡淡的開口!

  “郡王又何曾知曉我們沒有去道喜呢?”夏侯安兒的性子更為火爆些,加上海沉溪眼底盡是對她們二人的不屑,更是激起了夏侯安兒的不服,便淺笑著開口,隻是看向海沉溪的眼中卻多了一抹挑釁!

  “公主這般的美人,眼中含笑則會更加的傾國傾城,隻是這樣含著一絲怒意,卻也別有一番韻味!”殊不知,海沉溪卻突然轉移話題,絲毫不給夏侯安兒麵子的戳穿她的偽裝,而他自己卻是好整以暇的舉起麵前的茶盞輕抿了一口!

  “原來五弟鍾情於夏侯公主這般的美人!難怪當初母妃前去輔國公府時,五弟那般的不樂意!”殊不知,隨著海沉溪的到來,錢世子妃亦是跟著走進了涼亭,而她顯然是聽到了方才兩人的對話!

  “世子妃哪隻眼睛看到本郡王鍾情某人了?”可不想,海沉溪不但不給錢世子妃麵子,竟連夏侯安兒也一同被他否決了!

  一時間,夏侯安兒心頭微怒,隻覺這海沉溪為何生的這樣一張毒舌,當真是見誰咬誰!

  “既然世子妃與郡王有事要談,我們便先告退!”曲妃卿看著錢世子妃來者不善,又見海沉溪又不是省油的燈,便拉著夏侯安兒站起身想先行一步離開!

  “曲小姐這是何意?怎麽本世子妃一來,曲小啡與夏侯公主便要離開?

  ”先前宴席間有雲千夢替她們擋著,讓錢世子妃吃癟,此時雲千夢正與端王妃相伴,錢世子妃自然是不能放過兩人,尤其夏侯安兒這張漂亮的臉蛋,竟讓海越的目光停駐了半餉,怎能不讓錢世子妃心頭暗恨!

  “世子妃與郡王本就是一家人,我們外人在場,自然是不方便!卻不想世子妃曲解了妃姐姐的好意,當真是讓人傷心!”夏侯安兒同樣不喜錢世子妃,若不是她莫名其妙的說出那番話來,何以讓海沉溪小瞧了她?

  “我們所談之事並非秘密,曲小姐與夏侯公主自然是可以留下的!”說著,錢世子妃便對身後的丫頭使了個眼色,隻見涼亭的入口處頓時站滿了四名婢女,而其餘的婢女則是分別站在了曲妃卿與夏侯安兒的身後!

  “世子妃不會忘記這是端王府吧!楚王妃尚且沒有世子妃這樣的排場架子,世子妃當真是讓人刮目相看!”不用看也明白,錢世子妃這是打算強行按著她們兩人坐下‘談心’!

  可夏侯安兒卻是個倔強的脾氣,越是不讓她做的事情,她越是想方設法的去做,隻見她雙目含威的射向那兩名即將碰觸到她衣衫的婢女,頓時嚇得那兩名婢女低下了頭,腳下的步子也隨之微微停頓不敢靠前,而曲妃卿亦是不示弱,盈盈淺笑間已是擺脫了旁人的碰觸,麵色微沉的冷視著麵前麵色不善的錢世子妃!

  “當真是小看了你們!”卻不想,看戲的海沉溪卻是突然含笑開口,隨後隻見他揚手一揮,那方才聽從錢世子妃的婢女紛紛又退回了原本的位置!

  【157】

  錢世子妃注意到海沉溪這一流串的動作,心口頓時一緊,再回頭看向那些已經站在身後的婢女,心底不由得湧上一股寒氣,從海沉溪方才的舉止可以判斷出,自己這些婢女顯然已經是聽命於海沉溪,可自己平日裏那般嚴厲的管教下人,且如今海王府後院之事還盡數的掌控在海王妃的手中,讓旁人無法在世子的院中穿插人手!

  可海沉溪卻是辦到了,且神不知鬼不覺的,把這些自已辛苦挑選出的婢女變成了他的人,這樣的心機手段,讓錢世子妃的目光不禁轉向遠處的海越,整個人竟一時籠罩在海沉溪帶給她的無盡的壓迫之中!

  隻是,錢世子妃卻有些不明白,海沉溪為何會在這樣的場合暴露他安插在自己身邊的人?

  海王府的爭鬥素來不會讓旁人看到,即便是兄弟間姆姓之間的摩擦,亦是不會讓外人知道,且各院之間均是防備森嚴,想把自己的人安插到別的院落,不但是極其不易的事情,更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但海沉溪竟如此輕而易舉的讓她知道自己身邊到底有多少他的人,難道是想向她說明此時的他已不是海越能夠抗衡的了?

  一連串的疑問在錢世子妃心中紛紛冒了出來,可卻又不能當著曲妃卿與夏侯安兒的麵質問海沉溪,且又見由遠而近走來的那尊貴的人,便生生的咽下這口惡氣,麵帶冷笑開。”想不到五弟也有憐香惜玉的心思!”

  “是嗎?那父王可就不用替五弟的親事煩心了!”一道溫和的聲音自玉,階上緩緩傳來,帶著一絲爽朗的笑意,頓時衝散了涼亭內方才過於緊張凝重的氣氛,隻是卻又讓曲妃卿與夏侯安兒心頭一緊,原本涼亭中便坐著海沉溪這頭狼,卻不想竟又把海越給引了過來,她們以二敵三,隻怕是有些吃虧的,“世子說的極是,方才妾身想留曲小姐與夏侯公主說會話,五弟竟還不樂意,生怕妾身欺負了人家兩位小姐似的!”錢世子妃立即朝著已經走進涼亭的海越福了福身,隨即淺笑著開口,絲毫不似方才那般陰沉的模樣,所表述的話語更是與之前發生的一幕相差甚遠!

  聽著海越夫婦之間的對話,曲妃卿與夏侯安兒心頭頓時冷笑!

  而海沉溪則是依舊坐在涼亭的石凳上,手中輕輕晃動著茶盞中的清茶,雙目微斂、嘴角微揚,沉靜的讓人心頭微顫,冷邪的叫人有些不願繼續呆在這涼亭之中!

  “世子既要替父王分憂,怎麽不與幾位王爺多多交談,見世子妃在此,竟親自來到這涼亭,豈不顯得太7汝情長了?”在錢世子妃為海沉溪前半句話而暗喜之時,後半句竟讓她嘴角的笑容頓時凝固,這海沉溪果真是一張毒舌,不但當眾如此詆毀海越,竟還暗指自己霸占世子,不讓其參與政事!

  而海越卻仿若沒有聽出海沉溪的弦外之音,隻見他笑著優雅落座在海沉溪的身旁,和煦的目光淡掃夏侯安兒一眼,隨即才開。”大家都在恭賀楚相榮升楚王,本世子既然已經道賀,便把那好位置讓給別人吧!五弟不也是如此,才躲到這涼亭中來的嗎?不過五弟自小便聰靈,即便是品茗,也是挑著如此賞心悅目的風景!”

  所謂的風景,便是隻夏侯安兒與曲妃卿,放眼此時的花園之中,唯有那謝媛媛與謝婉婉的容貌能夠與夏侯安兒相較一二,但其二人身份卻又不及夏侯安兒的尊貴,看來海沉溪挑人的眼光卻還是精準的,既要美人、又要財富!

  海沉溪微微抬眸,邪氣外漏的雙目冷笑的劃過一旁世子妃淡笑的表情,隨即毫不留情麵的開。”比不得世子,吃著碗裏的,看著鍋裏的!”

  此言一出,便見錢世子妃含笑的美目微微半眯,帶著危險的光芒射向曲妃卿與夏侯安兒,尤其是看到夏侯安兒那張令人生厭的麵孔時,更是讓她擰了下眉頭,隨即小心翼翼的看向海越,卻隻在海越的臉上看到淺淡有禮的微笑,讓錢世子妃的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隻覺此時的海越如一潭深水,讓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哈哈哈…五弟真是愛說笑!你也不怕人家小姐害羞!”而海越卻沒有反駁海沉溪的猜測,反側是更加大膽的盯著夏侯安兒的容顏,眼底盡是欣賞之色!

  而相較於海沉溪的毒舌,此時海越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則更讓夏侯安兒厭惡!

  隻是,她卻也知,此時最忌開口,否則這兩人口中的暗指便當真成了自己,屆時還不知要生出多少閑言碎語出來!

  “不知世子與郡王在聊些什麽,竟如此的開懷!”殊不知,他們幾人在涼亭中閑聊了這麽些時候,竟連原本坐在主桌上的人也給引了過來!

  楚飛揚牽著雲千夢的手款款跨上玉階,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中,均是透露出對雲千夢的嗬護與細心,絲毫不在乎四周投注過來的異樣視線!

  而雲千夢卻也是淺笑著與他相攜而來,並未因為旁人嫉恨的目光而充當一個隻會以夫為天的懦弱女子,大方得體的伴隨在楚飛揚的身邊,即便隻是一個帶笑的眼神,亦是散發著自信的光芒!

  “楚王與王妃當真是伉儷情深,即便是幾步路的距離,亦是這麽小心的扶著王妃!隻不過卻少了往日戰場上的雄風!”含笑的麵孔下,說出的是極其諷刺的話語,海越眼神微閃的盯著優雅踏上玉階的雲千夢,隻覺她的容貌比之夏侯安兒雖不占優勢,但其眼底的神采卻是獨一無二的!

  雖然在海王府也常聽到下人議論這位雲相府的大小姐,總是提及雲幹夢手段了得!在被江沐辰退婚後,竟又攀上了楚飛揚,其心機當真是讓人害怕,可如今一看,雲千夢眼中淺笑透著一抹清冷之色,盈盈淺笑間的波光中散發的不是算計陷害,而是少有的睿智,且能讓楚飛揚這般珍視的人,定也不會是那種整日隻會勾心鬥角之人!

  這個女子,不容小覷!

  “世子尚未上過戰場,又豈會知道本王在戰場上的模樣呢?”穩穩的牽著雲幹夢踏上每一個玉階,楚飛揚朗聲開口,豐神俊朗的身姿在銀色的月光下猶如謫仙一般,但又因其穿著一身黑色錦袍,讓這抹仙氣蒙上了一層神秘,讓人深覺他的厲害與手段!

  “王爺的事跡又何需親眼目睹?百姓之中早已把王爺當作戰神,當真是讓本世子望塵莫及!”一來一回間,海越絲毫不落下風,想來他雖鮮少在宴會上露麵,卻也是個耳聽八方的人物,且其反應極快,看樣子盡管海王偏疼海沉溪,但對於其他兒子的教導,亦是沒有絲毫的鬆懈!

  “海王爺才是百戰百勝的戰神!本王一介後輩,豈能與海王相比!世子謬讚了!”楚飛揚四兩撥幹斤的把海越扔過來的重鎊火藥給挑開,重新又回到了海越的懷中!

  “那些都已是過眼雲煙,如今父王也不過是想安穩的渡過餘生,戰場上打打殺殺的事情,對於父王而言,隻怕是恍若隔世了!而楚王卻是風華正茂之年,將來也定有作為!”輕輕的點撥出海王的年紀與身體狀況,再與年輕、體健的楚飛揚相比,別人自然是認為楚飛揚將來的作為更大!

  “本王倒是羨慕海王爺!幽居陽明山,依山伴水,子孫滿堂,這樣的福氣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擁有的!若是海王爺願意,本王倒是不介意與海王交換府邸,倒是可以與王妃做一對神仙眷侶!”說著,楚飛揚微微低頭看向身旁的雲千夢,兩人相視一笑,琴瑟和諧,卻讓匆匆追過來的江沐辰猛地皺了下眉頭!

  而楚飛揚的話卻也是化解了海越方才強加在他頭上的罪名,他本就已經榮尊王位,若還想有所作為,明顯便是暗指楚飛揚有不臣之心,王位顯然已經滿足不了他的胃口,隻怕那至高無上的皇位,才能入他的眼!

  隻是,楚飛揚精明強悍,以試探之語說明自己隻一心想與雲千夢平淡共度一生,卻又刺探著海王府眾人的心思,若陽明山隻是海王修身養性的普通王府,那即便與楚王府交換亦沒有損失;但若海王府內暗藏玄機,隻怕海越是自打嘴巴了!

  “本郡王倒是覺得楚王的提議不錯!終日生活在山上真是無趣的很,倒不如換個府邸!若是父王知道了此事,隻怕也會褒獎世子吧!”卻不想,此次竟是海沉溪開口!

  暗瞪著自作主張的海沉溪,海越心頭閃過一抹怒意,若是父王知曉了此事,隻怕會勃然大怒,屆時莫說褒獎,隻怕自己的世子之位也會不保!

  一旁的錢世子妃亦是麵色蒼白的瞪向海沉溪,萬萬沒有想到,海沉溪在這樣的大事麵前亦會如此的糊塗,不但把海王府內的爭鬥帶到旁人的麵前,更是借著此事想陷害自己的夫君,這樣是非不分的人,為何海王那般的疼愛於他,當真是讓人想不明白!

  “如今海王府可是父王當家,似乎還輪不到五弟在此做主吧!”此時海越的臉上終於是有了笑容以外的神色,隻見他眼中閃過一絲不悅,麵色微沉的瞪向滿麵輕鬆的海沉溪,眼底警告意味十足!

  “今日宴會,可是父王囑咐我來參加的!”海沉溪絲毫不退讓的反駁回去!卻頓時讓海越的眉頭輕擰了下!

  海王妃因為海恬遠嫁北齊心中不舍,近日心情總不見好轉,便命海越夫婦代她出席今晚的晚宴!

  卻不想,即讓有海越出席,可海王卻依舊派了海沉溪前來,兩者的分量,不用比較也知孰輕孰重,這讓海越臉上一時有些難堪,因此心中便更加的憎恨海沉溪!

  “海王府的確是一塊瑰寶,鍾靈毓秀、渾然天成!隻是,楚王的眼光向來獨到,總是盯著別人的好東西不肯放手!”江沐辰冷酷的聲音傳來,口中說的是海王府,雙目緊盯的卻是被楚飛揚護在身側的雲千夢,意有所指的話中帶著心頭的不服,看著曾經是自己未婚妻的人如今成了別人的王妃,讓江沐辰恨不能撥開楚飛揚的手!

  “總比被人糟蹋的好!有些人分不清魚目與珍珠,被旁人拾去了珍珠後,不栓討自己有眼無珠,竟怪旁人眼光精準,當真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不過,王爺天生高貴,想必王爺的身上定不會發生這樣讓人懊惱的事情!僅僅是瞧著太妃為王爺精挑細選的王妃人選,均是大家閨秀、淑女典範,相信王爺一定也是滿意不已吧!”楚飛揚看著雙腳剛踏進涼亭的江沐辰,頎長的身軀微微閃動,瞬間立於江沐辰與雲千夢之間,替雲幹夢隔開了陰魂不散的江沐辰!

  而聽著楚飛揚諷刺的話語,江沐辰臉上的顏色卻絲毫沒有改變,隻是眼神微冷的開。”即便那人撿到了珍珠又如何?那始終是旁人的,猶如小偷一般的偷了別人的珍珠,竟還四處炫耀,這樣的人,行徑可恥、為人惡劣,竟還反過來指責珍珠的主人,當真是無恥之徒,讓人不恥!”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