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81節

  錢世子妃萬萬沒有想到雲千夢竟一躍成為王妃,硬是壓了自己一頭,手中的娟帕早已擰扭成繩,卻依舊無法平複心頭的暗恨!帶著質疑的目光看向海越,不知自己夫君的世子之位到底能不能夠撐到封王那一日!

  而海越卻已是站起身,嘴角含笑的走向雲幹夢,和煦的開。”真是恭喜王妃了!改日定當備上厚禮,親自上楚王府道賀!”

  “多謝世子!”已為王妃,對於海越自然也隻是點頭示意!

  有了海越的開頭,眾人這才在震驚之中回過神來,心頭均不是滋味的看著如今身份越發高貴的雲幹夢,卻又不得不起身向雲幹夢道喜“恭喜楚王妃,”

  “王妃!”而這時,去而複返的餘公公竟有小跑著走了進來!

  “公公還有何吩咐?”即便是身為王妃,雲千夢依舊溫和有禮,並未因為身份的轉變而趾高氣揚!

  餘公公則是看了看四周的各位夫人小姐,微微湊近雲幹夢,低聲開。”

  皇上已下旨,命王爺與王妃於二月初五啟程前往幽州!”

  殊不知,這個消息比起成為楚王妃,更讓雲千夢心頭震撼!

  【156】

  “皇上體恤王妃即將前去幽州,特命奴才轉告王妃,這幾日就請王妃在府中好生的休養,不必去皇宮謝恩!”見雲千夢麵色平淡,餘公公緊接著把下麵的話盡數講了出來,隨後再次注視著雲千夢,並未像方才那般急匆匆的離去!

  雲千夢則是把餘公公的話聽進耳中,心頭雖詫異,麵色卻平靜,絲毫不見任何的破綻,即便是與餘公公對視的眸光中,依舊是令人敬畏的冷靜,讓餘公公找不出半點蛛絲馬跡!

  即便此時雲千夢心頭幹頭萬緒想弄明白這突如其來的事情,可麵對玉乾帝的心腹,她卻深知不可泄漏半絲冷靜以外的情緒,隻見她淡淡的點了下頭,臉土始終掛著端莊有禮的淺笑,盈盈出聲“多謝公公提點!”

  餘公公亦是宮中人精,即便從雲千夢的身上看不出什麽,臉上亦不會表現出來,況且封妃一事本就是喜事,便見他此刻笑的如一朵花兒般,立即朝雲千夢彎了彎腰,恭聲道“王妃客氣了!既然王妃沒有其他的事情,那奴才便先告退了!”

  “公公慢走!”朝餘公公點了點頭,看著他退出端王府的花園,雲幹夢這才收回視線!

  “楚王妃,請!”直到餘公公離去,端王妃這才禮數周全的領著雲千夢走向主桌,隻見她神色見坦蕩自若,完全沒有因為雲幹夢突然被封為王妃有所吃驚亦或者不適應,可見這端王妃果真不是常人,也難怪她把這端王府打理的井井有各,絲毫不見淩亂!

  隻是,端王妃有這樣的本事不透露自己此時的心情,其他定力較差的夫人小姐卻是滿眼稀苛的直盯著雲千夢,始終想不明白,為何這被退過婚的女子竟會一躍成為王妃,而她此生所冠上的夫姓,較之皇姓亦是絲毫也不遜色!老天到底要厚待雲千夢到何時,才能眷顧到她們這群身家清白、出身顯貴的閨秀們!

  “恭喜王妃!”當兩人一同走到主桌時,原本立於桌前的韓夫人則是含笑著向雲千夢福了福身!

  “夫人請起!”雲千夢微微抬手,示意韓夫人起身,隨即與端王妃一同落座,一旁伶俐的丫頭則早已是為雲千夢換上了一昏幹淨的碗筷,而端王府的管事嫉嫉則更是早一步的撤走了方才已經被人用過殘羹,換上了一桌全新的佳肴,其速度之快卻又沒有引起眾人的注意,可見端王府亦是個不容小覷的地方,不管是端王妃還是端王本人,隻怕對府內奴才的管教均是十分的嚴苛吧!

  “還未來得及恭喜夫人與韓侍郎,這杯酒,權當做本妃的心意,還請韓夫人莫要介懷!”既然已是王妃,在稱呼上自然是要發生變化,雲千夢端起麵前的酒杯,動作優雅的舉向韓夫人,聲音如溪澗流水劃過卵石般清冽動聽,卻又帶著一絲渾然天成的威嚴,讓韓夫人緊跟著便舉起酒杯,與雲千夢互飲下這一杯美酒!

  “多謝王妃!隻是沒有料到今日是王妃的好日子,竟來不及準備賀禮,改日定當備上厚禮為王妃祝賀!”相較於端王妃的清冷,韓夫人則顯得更為溫和!

  雲千夢注視著她這張雖柔美卻與韓少勉完全沒有相同之處的容顏,淡雅一笑,隨即緩緩開口,‘夫人有心了!隻是’韓侍郎的金榜題名,才更讓人欣喜!生的這樣出眾的孩兒,夫人真是好福氣!”

  韓夫人靜心聽著雲幹夢的話,眼中的笑意卻在話尾時微微一滯,隨即又小心翼翼的覆上淺笑,淡淡的斂下眼簾,狀似認真的聽著雲千夢說話,實則隱藏著自己的思緒,心中卻是詫異這位年輕的楚王妃,隻覺她小小的年紀,竟也是這般的厲害,那雙清澈見底的眸子看似一目了然,實則卻是蘊藏乾坤,讓人摸不清她到底有何意圄!

  “王妃謬讚!勉兒還有許多不足之處,日後還需要王爺們的提點與栽培!”見雲千夢話音落地,韓夫人這才緩緩開口!

  隻是,從她的回話中,卻也能看出這位韓夫人亦是位心細如發之人,方才餘公公前來宣旨,隻是提到楚王妃一位,卻決口不替楚王一事!

  而韓夫人一句‘王爺們’,卻是把所有人包括在了裏麵,既沒有得罪在座的端王妃,亦沒有開罪此時的雲千夢!

  這般小心翼翼的心思,當真是難為她了!

  而此時,楚潔則與謝婉婉謝媛媛相攜走了過來,隻見三人笑意盈盈的站定在雲千夢的身前,恭敬有禮的朝雲千夢行了一禮,淺聲道“恭喜王妃!”

  看著楚潔三人毫不造作的表情與動作,雲千夢亦是會心一笑,立即開。

  “快起來吧!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的構禮!”

  聞言,楚潔卻是莞爾一笑,隨即神色認真的開。”家有家規,國有國法,潔兒再年少不更事,卻也知應當向王妃道一聲賀!還望王妃莫要嫌棄!”

  “怎會嫌棄?你我本就是一家人,哪來那麽多的禮數?”雲千夢亦是滿眼坦誠的看著楚潔,說出的話十分的真摯,隻是心頭卻微微冷笑!

  楚潔此時出現,隻怕是提醒眾人,那楚王府中,還躺著一位舍己救人的謝氏,可偏偏謝氏沒有登上楚王妃的位置,反倒是被自己這個兒媳撿了這天大的好處!

  如今雲幹夢身份高貴,眾人自然不敢放聲議論,隻是此時看向她的諸多眼神中,卻夾雜了不屑,譏諷,嫉妒!想必眾人均是覺得自己這個楚王妃坐的有些名不正言不順吧!

  “恭喜王妃,賀喜王妃!”而這時,原本立於遠處的曲妃卿與夏侯安兒卻也走了過來,兩人淺笑連連的向雲千夢盈盈一福身,標準的宮中禮儀瞬間向世人展現了她們良好的家世與教養!

  尤其夏侯安兒容貌清麗絕俗,一人便把楚潔三人比了下去,讓花園中男賓席上的男子們均是翹首以待的注視著這位身份高貴的夏侯族公主,一時間竟把楚潔三人拋諸腦後!

  “表姐與表妹怎也跟著打趣來了?”雲千夢伸手親自扶起麵前的二人,此次的笑容中多了一份溫暖,靈動的眸子與曲妃卿二人快速的對視了一下,一切話語盡在一笑之中!

  曲妃卿與夏侯安兒的到來,則是讓方才那些內心指貴雲幹夢奪位的人看清了現狀!

  撇去雲千夢曾經被辰王退婚是身份,她亦是雲相府的嫡出大小姐,更有輔國公府這座靠山,如今從那夏侯安兒的態度亦可看出,雲幹夢的存在,是夏侯族所承認的!

  這般的一比較,楚潔等人頓時沒了優勢!加上楚飛揚本就是文武全才,上的戰場、入的殿堂,能殺敵將、能戰群儒,由他承襲爵位,亦是再合理不過的事情!

  如此一想,眾人便紛紛收回方才不善的目光,看著立於不遠處的幾名少女,看著她們之間的暗潮湧動,不禁多了分看戲的心理,不知那雲幹夢是否能夠坐穩楚王妃的位置!

  “怎會是打趣!我們可是真心來道喜的!”曲妃卿悄悄的朝雲幹夢眨了眨眼,音量卻比方才提高了些,讓所有人均是聽清了她所說的話!

  雲千夢暗笑著曲妃卿的調皮,目光卻是放在楚潔是身上,見她始終保持笑意,仿若沒有察覺到周遭的一切!

  隻是從楚潔的身後卻傳來一道冷冽的目光,待雲千夢的視線追過去時,卻隻見寒澈靜坐在人群中,目光幽遠帶著一絲清冽,卻在注意到她的視線後,微微朝著雲千夢點頭示意!

  雲千夢眼波微轉,繼而看向曲妃卿,心中卻是暗歎,不知表姐何時才能發現這世上除去親人之外,還有一人曾經為她做過許多的事情!

  見楚潔等人已是親自向雲千夢道賀,其餘的女眷們也隨之起身,麵帶笑容走向雲千夢,一時間花園中原本沉悶的氣氛頓時活躍了起來,男賓席間也隨之輕鬆了起來,相互敬酒寒暄,倒是其樂融融!

  而此時朝堂之上亦是一片爭執之聲,幾方派別對於楚王位的繼承者一事而發生了辯論,殊不知在這一片吵鬧聲中,他們的立場早已是暴露在了玉乾帝的眼底!

  而楚飛揚卻是氣定神閑的立於大殿之中,並未參與到這場論斷之中,亦沒有對楚王一位表示出熱衷的態度,他雙目清明、嘴角含笑,神色泰然的置身於一片喧囂之中,卻給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感覺!

  “楚相,你對此事有何看法?”待群臣爭論的累了,大殿之上的聲音稍小,玉乾帝沉聲問著淺笑不語的楚飛揚!

  收起臉上的淡笑,楚飛揚銳利的雙目一掃所有的大臣,隨後拱手回道“回皇上,方才的爭執之中,已把利弊關係剖析的一清二楚,臣再開口便是畫蛇添足!相信皇上心中早已有了論斷,臣謹遵聖意!”

  楚飛揚的一段話,卻讓大部分朝臣陷入不解之中,這可是涉及王位一事,即便楚飛揚功勳卓著,但宰相與王爺還是無法相提並論,他竟在這麽關鍵的時刻這般悠閑輕鬆,當真是對那楚王一位嗤之以鼻還是故弄玄虛迷惑眾人的雙眼?

  而立於隊列之中的曲長卿,卻在聽到楚飛揚這般說話後,心底不由得鬆了口氣,若不是有十成的把握,想必相爺是不會如此開口!

  立於楚飛揚身旁的雲玄之則是更加鬆了口氣,雲相府與楚相府聯姻,此事他不便開口,否則便有庇護之嫌,但楚王一位誘惑甚大,他自然是擔心楚飛揚會放棄!此時看來,楚飛揚並非放棄,而是以退為進,把選擇權交給玉1乾帝,如此一來,即便他得到楚王一位,相信朝中反對的聲音也不似方才那般強烈!

  玉乾帝的右手食指輕敲龍案,冕旒遮擋的眼眸中流轉出複雜的光芒,直到看到餘公公匆匆趕回大殿,朝他點了下頭,玉乾帝的嘴角這才緩緩揚起,隨即朗聲道“楚飛揚接旨!”

  “微臣接旨!”而楚飛揚卻是早玉乾帝一步看到氣喘籲籲的餘公公,眼底一抹精光閃過,隨即走出隊列揚起前擺跪在大殿之上候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左相楚飛揚戰功赫赫、憂國憂民,遂免左相,今特封楚王!於二月初五前往幽州,協助虎威將軍處理幽州示意!”

  “微臣謝主隆恩!”楚飛揚下拜磕頭,聲音清朗如月!

  “都察院左都禦史秦霍接旨!”還不等眾臣自封王的聖旨中回過頭來,餘公公已是從袖中掏出第二封聖旨宣讀!

  “臣泰霍接旨!”七旬高齡的秦大人腳步穩健的自隊列中站出來,隨即跪在楚飛揚身旁,目色肅穆的等著餘公公宣讀聖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都察院左都禦史秦霍為官清廉,一心為民,攝左相一職,即日起上任!”

  “臣謝主隆恩!”一抹詫異自秦大人眼底劃過,卻很快平複了下來,立即磕頭謝恩,隨即與楚飛揚一同站了起來!

  “此次科舉亦是選出不少才學之人,秦大人可看他們平日的表現,加以磨練,選其可用之才擔任都察院一職!”秦大人的為人自然是被人所信任,但畢竟年事已高,一人身兼二職,長久下來惟恐身體負擔不了,玉乾帝這才休恤老臣說出這番話來!

  自然,這其中亦是包含了其他的意思,此時滿朝文武之中可堪能用之人不在少數,可心思純良之人卻隻怕少之又少,倒不如大膽放權給年輕的學子們,或許能達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且都察院在朝中起著極大的作用,若是利用得當,時於玉乾帝而言,則是如虎添翼!

  “微臣遵旨!”泰大人恭敬的回道,隨後便站回原先的隊列之中,臉上的表情是看盡一生榮華之後的淡然,並未因為自己升遷左相而沾沾自喜,眉宇間浮現的竟是一抹沉重之色!

  而此時雲玄之卻是微皺了下眉頭,原本自己便與這都察院左都禦史不合,多年來他亦是彈劾了自己多次,如今泰霍成了左相,隻怕將來兩人之間的矛盾還會加深!

  真是一重歡喜一重憂,楚飛揚成為楚王固然是可喜可賀之事,可想到以後上朝站列亦要看到秦霍的老臉,雲玄之心頭便隱隱浮現一抹難受!

  海王、辰王,海沉溪等人則早已在餘公公掏出那兩份聖旨時猜到了玉乾帝的心思!

  隻怕玉乾帝早已是擬好了聖旨,隻是南尋一事事發突然,便提前讓楚飛揚承襲了楚王的爵位!

  隻不過,看著玉乾帝此時端坐在龍椅上嚴肅的模樣,幾人心頭不禁劃過一絲不悅,隻怕今日朝堂之上,眾大臣均是被這位帝王擺了一道,而這些大臣身上印有的派別烙印,隻怕也被玉乾帝看的一清二楚,帝王之道,當真是深不可測,卻又讓人防不勝防,果真是有趣之極!

  “既如此決定,那楚王便趁這兩日好生的準備一番前去幽州,退朝!”

  見事情已定,玉乾帝冷聲開口,隨即在餘公公的攙扶之下走回後宮!

  “真是恭喜楚相榮升楚王!”玉乾帝一離開,大殿上的氣氛便瞬間活躍了起來,眾人紛紛上前祝賀,楚飛揚則是淺笑著應對著!

  隻是辰王卻在聽完玉乾帝最後一句話後,原本陰沉的眸子中閃現出一抹異樣的光芒!

  而楚飛揚亦是沒有放過他臉上的表情,婉拒了眾人的邀請,楚飛揚緩步走到辰王身邊,笑道,‘方才真是辛苦王爺了’那般賣力的爭論,可惜聖意難測啊,倒是讓王爺白忙活了一場!”

  聽到楚飛揚隱含譏諷的話語,江沐辰眼神微臣,麵上露出一抹冷笑,隨即反駁“楚相方才心中也定是十分的忐忑不安吧!哦,錯了,是楚王!習慣了稱呼楚相,真是一時半會改不過來!楚王此次險勝,隻是回去後不知該如何麵對楚大人!”

  素來王府王位的爭奪一如皇位爭奪般慘烈,子嗣眾多的王府中,手足相殘的例子數不勝數,更是出現過不少兒子謀害父王的先例!

  即便楚南山再如何的狡猾聰明,隻怕也難以教導出沒有名利之心的兒孫吧!更何況,楚培離京多年,這期間到底有沒有改變,無人可知!

  聞言,楚飛揚勾唇一笑,唇角上揚的完美弧度一如他的人生般完美無缺,讓人找不出半絲的瑕疵,清冽的目光中透著一抹沉穩冷靜,眼底流轉著的波光隱含睿智,讓人心生敬畏“那王爺可得好好的習慣一番,畢竟,這個稱呼可是要伴隨本王一生,王爺若是不習慣叫錯了,豈不是讓人貽笑大方?”

  “一生?楚王竟有這樣的信心?”江沐辰話中藏話,語意不明,卻讓人心驚不已!

  “難道王爺還有其他的打算?”楚飛揚似懂非懂,裝作不懂,睜著雙目看向江沐辰,微揚聲調的反問!

  “不知兩位王爺在談論些什麽!”而這是,海沉溪則是推著海王走了過來,父子兩一同看向邊走邊談的兩人,海王淺笑著開口問著!

  “辰王正與本王談論京中布防之事!畢竟在北齊之後,南尋也顯得不甚安分,辰王憂國憂民,不忍看到京中百姓受苦,便苦思京都布防格局,希望能夠做到萬無一失!”聽到海王的聲音,楚飛揚微側身,淡笑著開。”海王可是排兵布陣的高手,辰王不如與海王討論一番,想必定能有所收獲!”

  看著江沐辰因為自己的話而越發冰冷的表情,楚飛揚依舊坦然自若地把話說完!

  “楚王說笑了!本王退隱多年,那些兵法布陣早已過時,且城防與戰事又不盡相同,豈能混為一談?萬一出了錯,隻怕遭殃 還是京中的百姓!況且,皇上把京中的防守交於辰王,定是信得過王爺的能力,又何需本王胡亂出策?”而海全卻是搖頭笑著推脫道,並未因為楚飛揚突如其來為他所出的難題而愁眉不展,談笑間已是化解了所有的指向他的矛頭!

  “那可真是可惜了!辰王爺,海王這般的謙虛,本王也是愛莫能助!”

  聽著海全的婉拒,楚飛揚瞬間撇清方才挑撥離間的關係!不但讓辰王認為海王故意拒絕,又讓海王認為辰王能力不足便想請教於他,而楚飛揚卻隻是老好人的擔當了一會說客!

  “楚王費心了!這般的心思不知能否打理好楚王府內諸事!”冷睨楚飛揚一眼,江沐辰早已洞悉了楚飛揚的算計,目光含冰的射向麵前的楚飛揚,嘲笑的反擊!

  眼中笑意漸漸的冷卻,楚飛揚毫不退讓的回擊“比不得王爺,這樣的心思竟在為本王的事情煩惱,當真是讓本王感激不已!隻不過,本王好歹也已娶妻,王爺若是閑來無事,不如也盡早選一位情投意合的王妃,這才是正事!”也省的終日把目光放在別人的閨房之中,想著如何拆散別人夫妻!

  話沒有盡數說完,可意思卻表述清楚,點到為止的含蓄則是因為雙方心中有數,又豈能說明白了讓海全看了笑話?

  “嗬嗬,可惜本王隻有兩個女兒,且均已出嫁!”此事,海全溫和的出聲“不過,夏侯公主可是世間少有的美人,楚王與辰王又如此投緣,若是辰王娶了夏侯公主,豈不是一樁美談?”

  “小妹自小頑皮,最是受不得拘束,海王還是莫要拿她取笑了!且方才在端王府的晚宴上,辰王爺可已是說明他心中已有一人,我們怎能忍心拆散他們?豈不棒打鴛鴦了?”幾句玩笑話,替夏侯安兒擋去了一段不合適的姻緣,又戳到了辰王的痛楚,同時還讓海全閉了刺探消息的口,一箭三雕,也唯有楚飛揚能夠做到!

  “現下時辰尚早,想必府中的晚宴還未結束,不如請幾位王爺一同回端王府敘上一番!”這時,最後從大殿內走出來的端王則是走近幾人開口詢問,此時幾人已走近宮門口,楚飛揚看到習涼朝自己點了點頭,便順著端王的話笑道“既然王爺美意,本王自然是恭敬不如從命!”

  江沐辰見楚飛揚前去,想必此時雲千夢還待在端王府,便冷淡的朝端王點了下頭,與眾人一起翻身上了馬背,率先朝著端王府的方向奔去!

  “本王行動不便,就先回王府了!沉溪,你替父王去吧!”海王府的侍衛接手了海沉溪的事情,小心翼翼的把海王推上馬車!

  “是,父王!”始終沉默著的海沉溪則是在目送海王府的馬車離開後,這才飛快的坐土馬背,緊隨著已經遠去的幾道身影而去!

  此時宴會還在繼續,隻是眾人卻不似方才那般構謹的坐在席間用餐,小姐夫人們三三兩兩的散步於端王府的花園之中,而男賓們則是三兩成群的立於牆邊商討著朝政之事,隻是各自的目光卻時不時的掃過來!

  曲妃卿與夏侯安兒則是相攜著散步在端王府花園之中!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