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80節

  “人都齊了?”看著恭敬的守在宮門口的餘公公,玉乾帝陰沉的問道!

  “都齊了!隻是,皇上,…“餘公公下意識的想問出口,可他畢竟是宦官,朝政之事豈是一個太監能夠過問的!

  果然,聽到他的‘隻是’,玉乾帝眼中瞬間射來一道淩冽的光芒,隨後冷冷的看了餘公公一眼,這才抬腳往金鑾殿的方向走去!

  此時大殿之上站滿了二品以上的官員,看著最後走進大殿的楚飛揚等人,眾人均是點頭示意,卻都沒有開加。交談!

  楚飛揚握著剛剛從習凜手中接過的密報,雙目含笑的看著坐在前麵的海王,隨即走到隊伍的最前列,與端王等人靜候玉乾帝的到來!

  “皇上駕到!”一聲高呼,百官行禮!

  “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位愛卿都平身吧!”玉乾帝頭戴冕旒,麵色凝重的坐在龍椅上,俯視著下麵的百官,沉聲開。”眾位愛卿想必都知道朕此刻召集你們所為何事吧!”

  聞言,百官沉默,卻均是麵色沉重!

  玉乾帝看著眾人,犀利的目光中透著一絲陰沉,見沒有人率先發表意見,視線便交織在楚飛揚的身上,見他神色淡然,便出聲問道“楚相有何見解?此時不但關乎到楚大人的性命,更是關乎西楚南邊邊陲的安定,若是處理不當,隻怕幽州危險!”

  見玉乾帝開口提問,楚飛揚麵色穩重不見絲毫慌張之色,心中的說辭早已在踏進大殿之前便整理了一遍,此刻更顯從容不迫,隻見他沉吟半餉,清朗開。”回皇上!此次事出有因,本就隻是南尋國皇族內部的爭鬥,可虎威將軍卻是自作主張率兵攻打南尋,此時更是連累了幽州的百姓,依臣所見,應當立即召回虎威將軍!”

  玉乾帝聽著楚飛揚的表述,擱在龍案上的手指則是慢慢的敲打著桌麵,神色平靜,卻又透著一絲冷漠,讓人揣測不出他此時的心情與想法!

  “辰王,你有何看法?”半餉,才見玉乾帝轉而問向站在另一列最前麵的辰王!

  江沐辰則是看了楚飛揚一眼,見對方麵色淡然冷靜,絲毫沒有因為其父受傷昏迷不醒而有所動容,便冷然開。”回皇上!此時幽州邊疆大吏楚培身受毒箭昏迷不醒,整個幽州已是陷入慌亂之中,虎威將軍雖魯莽,但由他坐鎮幽州,隻怕也會對南尋起到威懾的作用!如今之計,咱們隻有先安撫幽州的百姓,讓南尋看到我西楚不缺良將,讓南尋不敢輕舉妄動,隨後再想其他的法子解決這次的衝突!”

  “笑話,王爺何時變得這般心慈手軟了?虎威將軍初到幽州便想帶兵攻進南尋,這般的不知輕重,若是把幽州大權盡數交給他,隻怕西楚與南尋之間終有一戰!皇上,此次西楚好不容易安撫了北齊,若是與南尋再起爭執,難保北齊與東羽兩國不會再起爭奪西楚之心,屆時西楚三麵受敵,隻怕受苦的還是百姓!”不等江沐辰的話音落地,楚飛揚便嗤笑譏諷出聲!

  他豈會不知江沐辰的心思,若此時與南尋發生爭執,隻怕屆時必定會動用楚家在京都隱藏的兵力,若是撤走了這一部分的兵力,那京都之中便僅剩辰王、玉乾帝與海王的人,到時候莫說楚家危險,就連整個京都亦會陷入萬劫不複之中!

  更何況,此事本就是那虎威將軍之錯,他又豈能助長了此人的威風?

  聽著兩人各持己見的說法,玉乾帝卻是冷靜的點了點頭,目光隨即轉向端王,帶著一絲刺探的開。”端王有何高見?”

  無端被點名,端王麵色沉著冷靜,不顯山不露水的緩聲回道“皇上,微臣認為此事既要讓南尋看到我國的厲害,又能夠化幹戈為玉帛!楚相與辰王雖各持己見,但均是有理有據!若此次退讓,隻怕南尋以為西楚可欺,但若一貫的強硬,將來虧來戰事,於西楚亦是沒有半分的好處!不如取一折中的法子,既能夠安撫南尋,又能夠讓南尋畏慎西楚!”

  “皇上,臣認為端王此言有理!雖南尋為小國不足為懼,但東、北兩方卻是有東羽與北齊虎視眈眈,咱們不能因小失大,屆時解決了南尋卻讓那兩國鑽了空子,隻怕是得不償失!”這時,原本沉默不語的朝臣們則是在找到最為妥帖的回答後,紛紛發表著自己的意見!

  端王之語雖折中,卻保守,既不得罪楚飛揚、亦不開罪江沐辰,同時又能給玉乾帝一個交代,眾人自然是全力的附議!

  而立於最前列的幾人卻是靜默不語的聽著眾人的爭執,玉乾帝更是放任自己的臣子們討論此事,隻不過那雙隱含精睿的眸子卻是把二品以上官員的立場盡數的看進了眼中,心中瞬間便把他們的立場劃分了出來!

  一片吵鬧之中,玉乾帝看向那始終麵色平穩的海全,見他雖是坐在輪椅上,但氣勢卻不輸任何人,這種從戰場演化而出的氣場,隻怕是這群文官窮極一生也無法達成的,隻是看著海全的置身之外,玉乾帝卻一個也不放過的點名提問“海王曾與先祖爺南征北討,經曆的事情最是複雜多變,不知王爺有何見解?”

  “皇上謬讚!當年乃是先祖帝英明指揮,才會有西楚如此繁榮的今日!

  微臣隻不過聽從於先祖帝的差遣而已!若說到對此事的想法,微臣認為端王的法子可行!隻不過如楚相所言,虎威將軍為人莽撞,不如另換他人前去幽州,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語畢,海全便如方才那般安靜的坐在一旁,不再開口,隻是那雙溫和中隱藏精明的眸子卻是淡掃了楚飛揚一眼,見對方淺笑著同樣回視著他,這才收回視線!

  海全的話一出,大殿之上頓時恢複了安靜,方才還麵紅耳赤爭相表明心跡的大臣們,此時卻又低頭不語,似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那虎威將軍本就以凶悍出名,如今一入幽州地界便做出這樣的事情,若此時皇上派他們前去幽州接替,隻怕小命難保!

  更何況,那南尋這些年出了按時上貢,其他的消息幾乎鮮少流出,如今南尋連鎮守在幽州二十幾年的楚培都敢射傷,他們若是被皇命委派過去,隻怕也是難逃一死!

  既然橫豎都是一死,那不如保持沉默!

  “海王謙虛了,朕倒是覺得海王的法子最為可行!”殊不知,玉乾帝竟是最滿意海王的提議,眾人心頭一顫,隻覺那坐在龍椅上的天子正冷漠的掃視著他們,似是在眾大臣中挑選著可行的人選!

  “侯爺有何看法?心中可有合適的人選?”冷目的劃過眾臣的頭頂,玉、乾帝的目光落在挺直立於列隊中的曲淩傲,淡淡的問道!

  曲淩傲的目光卻是極快的看了楚飛揚一眼,見對方麵帶淺笑,眼底波光流動,說不盡的睿智流淌在那一眼淺笑之中!

  這讓曲淩傲憶起楚王之前的決定,便試探性的開。”皇上,此次虎威將軍不聽楚大人規勸,執意攻打南尋,不知這其中可有何緣故?”

  “侯爺認為有何緣故?”玉乾帝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龍案,嘴角帶著一絲漫不經心,隻是那冕旒下的神色卻散發著一絲冷意,帶著令人心驚的洞察力,讓大臣們的頭壓得更低!

  曲淩傲卻並未立即回答,而是拱手道“不如請皇上讓傳令官上來詳細說明此事!”

  “請皇上傳傳令官上殿!微臣也很想知道此事的真相!畢竟,微臣如今還不知家父到底身受怎樣的重創!”楚飛揚則是明白曲淩傲的意思,便出聲聲援!

  玉乾帝見楚飛揚開口,又見他臉上神色微斂,加上楚培畢竟是楚飛揚的父親,自然是有這個權利知曉事情的真相!

  “傳!”一聲聽不出任何情緒的聲音自玉乾帝口中說出,眾人便聽見餘公公那尖細的聲音在大殿之上響起,不消一會便見傳令官快步跑進了大殿!

  “卑職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你且把當日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與朕聽!”輕敲桌麵的手指微微收起,玉乾帝龍目含威的看向殿下跪著的傳令官!

  “是!”隻見那傳令官低頭稱是,隨即便說出當日的情景“卑職隨楚大人與將軍一同進入幽州,當日夜晚,楚大人便與將軍發生爭執,卑職隻在門外零星的聽到將軍似乎不服楚大人的管製,便怒氣衝衝的走出房內,帶著自己的人前去偷襲南尋!楚大人隨後趕到,可雙方已是進入交戰之中,黑暗中楚大人不幸被南尋的弓箭射傷,將軍這才撤了回來!”

  大殿之上一片寧靜,再笨的人也能聽出此事是虎威將軍之錯,隻是這虎威將軍不服楚培的管製,隻怕是因為兩人的官品相當吧!

  “看樣子,這一切都是虎威將軍自作主張所致!”楚飛揚低聲開口,隻是在寂靜如夜的大殿之上,即便是銀針落地亦能夠聽的仔仔細細,又何況是他的聲音!

  而玉乾帝則在聽到楚飛揚略帶譏諷的低語後,目色之中閃過凜冽之色,卻又如過水蜻蜓般瞬間隱去,緩緩開。”大家可有何看法?”

  一陣細小的議論之聲漸漸在大殿上響起,眾人交頭接耳各抒己見,卻是無人敢麵聖直言,隻是在相互揣摩著各自心中的意思!

  “皇上!”而此時,立於一旁的文攜卻是站出隊列,拱手向玉乾帝行禮,“文大人可是有好的建議?”看到文家的人站出來,眾人心中雖詫異,卻又深覺在情理之中!

  楚培夫人與二子救下文家的兩位夫人小姐,這是傳遍京都的事情,此時見楚培被連累受傷,文家人斷是不會視而不理吧!更何況以文家人向來清高孤傲的個性,亦是不會懼怕那虎威將軍,如今文攜又是太子少師,將來便是帝師,更是人人巴結的對象,豈有人敢開罪於他?

  文攜一身從一品官服立於大殿中央,臉上特有的書香之氣襯得他清傲獨特,隻見他清朗開。”回皇上!元宵宮宴上楚王爺提出襲爵一事,如今楚大人又無端受傷,若是楚大人承襲楚王一位,想必便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依微臣愚見,既然虎威將軍不服楚大人的規勸,不如加爵楚大人,想必在幽州地界,沒有人敢不服吧!”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頓時哄然響起,眾人心中雖也知楚王位一事,但如今被提上台麵議論,卻依舊是引起軒然大波!

  尤其楚培雖治理幽州有功,但與楚飛揚的功勳想必,卻是不足掛齒,若是以功勳承襲爵位,隻怕楚飛揚是第一繼承人!

  可是楚培畢竟是楚飛揚的父親,承襲爵位又豈能越過父親直接傳給兒子的?

  一時之間,眾人爭論不休,楚飛揚則是笑看文攜一眼,隨即朝著玉乾帝開。”皇上,如今最要緊的便是盡快讓幽州邊境平複以往的寧靜,至於爵位一事,今日楚王並未再此,還是改日再議此事較為妥帖!”

  “楚相此言差矣,此事與幽州邊境息息相關,豈能再議?若是此時封楚大人為王爺,對於南尋亦是起到威懾之用,讓他們明白西楚對於幽州的重視!”江沐辰冷淡的開口,眉宇間則是帶著一絲冷酷!

  “皇上,微臣側是認為楚王一位應由楚相承襲!此時楚大人身受重傷昏迷不醒,即便封他為王,亦是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反倒是讓虎威將軍心生不滿!二則,若是楚相為王,以楚相治將之才能、協助皇上管理西楚之能力前去幽州,想必定能起到安撫的作用!屆時虎威將軍不得不服,而南尋亦是不得不看清現狀,讓他們再不敢冒然傷我西楚的官員!”殊不知,海王竟在此時開口公然的支持楚飛揚,隻見他眼底含笑,看向楚飛揚的眼中盡是一片欣賞之意,讓人捉摸不透他心中的算計!

  “多謝王爺美意!”楚飛揚既不驕傲自滿,亦不謙虛退讓,隻是含笑著與海全相視一笑,其中流轉的眼波隻有兩人知曉其含義!

  隻是海王突然的表明立場,卻讓其他人心生不解,卻又不得不佩服楚飛揚的好運,有了海王這一票的支持,隻怕楚王一位對於楚飛揚而言是囊中之物!

  曲淩傲立於一旁冷眼旁觀,看著眾人看向楚飛揚的表情,便已是明白海王的用意,即便今日這楚王一位落在楚培的手中,可以楚飛揚的能耐,這王位遲早有一天會成為他的!

  與其如此,倒不如現在便把楚飛揚推上風口浪尖之上,借著這個風頭,讓海王府在風光這大半年後趁勢隱退下去,也免得玉乾帝總是挖空心思的對付海王府!

  而屆時楚飛揚越過其父坐上楚王一位,盡管他有功於西楚社稷,可始終會落人話柄,隻怕到時候連玉乾帝亦會懷疑其用心!

  如此分析,讓曲淩傲頓時皺起了眉頭,看向海王的目光中多了一抹謹慎,盡管海全此時隻能坐著不能行走,盡管他此事溫文爾雅如同書生,可卻怎麽也抹殺不掉他當年馳騁沙場的威風、也無法改變他算計敵人的老謀深算!

  “向來子承父業,由楚大人承襲名正言順!”文攜畢竟是保午的太子少師,即便沒有謝氏與楚輕揚一事發生,他亦會堅持己見的支持楚培登上楚王一位!

  “皇上用人唯賢,否則又豈會破格讓韓狀元坐上兵部侍郎一職?文大人還是莫要墨守成現的好!”海全一句話,堵住了文攜的口,都又把端王拉了出來!

  “楚王一位極其重要,隻怕不是海王一句用人唯賢便能夠解決的!楚大人多年來治理幽州有功,且安分守己,這樣的人才,難道不能夠登上楚王一位?”江沐辰在此時亦是加入到文攜的隊列之中,堅決反對由楚飛揚繼承楚王一位!

  “辰王似乎忘記了,此時的幽州光靠文治已是不行!而虎威將軍的武治又達不到想要的效果!在西楚,文武兼備之中,楚相可是第一人,自然是由楚相承襲王位最為妥帖!”似乎是與辰王扛上了,今日的海全顯得十分的活躍!

  楚飛揚聽著海全的‘好意’,心頭卻是冷笑,這種轉嫁玉乾帝注意力的手段,不得不說海全心機之深!

  自己手中本就有兵權,若此次再封為楚王,在玉乾帝的心中,楚家將會成為最大的心頭大患,屆時接蹲而來的便是一係列的打擊削權,屆時便是海王府的出頭之日,這樣的心思,機關算盡,隻是卻讓楚飛揚心頭燃起了戰鬥欲望,看向海王的黑眸中盡是一片爽朗的笑意!

  而大殿之上除了幾人的爭執,其他人均是在觀摩著,不輕易的讓自己陷入這種王位之爭的旋窩之中,又揣測著幾位高位者的心思,不明白這海王府與楚王府的關係何時變得這般的密切!

  玉乾帝則是靜心聽著殿上的爭執之聲,心中卻是對京中的局勢一清二楚,看著此時站在風口浪尖卻依舊從容不迫的楚飛揚,玉乾帝對身旁的餘公公點了點頭,便見那餘公公立即恭敬的向玉乾帝行禮,隨後悄無聲息的從偏門離開了大殿!

  端王府中!

  少了端王等人,眾千金的目光一時均是聚集在海越的身上,撇去海越的身份不說,他本就是一名長相俊美的男子,尤其他的眼神溫和有禮,不似辰王的冷酷,亦是不像海沉溪那般的陰邪,讓人不由得心生好感!

  而此時海越腦中卻是想著方才的事情,見楚飛揚幾人被烏大人請走,而主桌上卻隻留他一人,海越的尷尬無人知曉,卻又因為他無官銜在身不得參與政事,即便他心有不甘,亦不能表現出來!

  而此時一名小廝卻是悄情的走進海越,隨即彎腰在他身邊低語幾句,隻見海越唇邊的笑意秸稍凝滯片刻,隨即便揮手讓那小廝退離端王府花園,目光卻是不由得掃向不遠處的雲幹夢,卻又在看到夏侯安兒時,眸光微閃了幾分!

  錢世子妃執起絲絹拭了拭嘴角,動作溫柔雅致,透著一股尊貴,隻是眼底卻是冰冷一片,含霜帶雪的掃過那些注視著海越的女手,嘴角不由得浮現一絲譏諷與恨意!

  隻不過,當她注意到自己的夫君凝視著自己對麵的夏侯安兒時,錢世子妃心頭不禁警鈴大響,一股前所未有的威脅頓時撲向她的身體、席卷著她的身心!

  雲千夢看到錢世子妃這冷淡中帶著一絲焦躁的模樣,微轉目看向海越,卻發現海越的視線竟是黏在夏侯安兒的身上,眉頭不由得一皺,隨即笑著開。”安兒、表姐,咱們去涼亭坐會吧!這端王府的美食可真是了得,竟有些吃撐了!”

  本就是說笑的話,加上雲幹夢故意撫摸了下肚皮的動作,頓時引得曲妃卿等人輕笑不已,幾人同時點頭,隨即便站起身往那建在荷塘之上的涼亭走去!

  隻是雲幹夢卻是墊後,眼角的餘光始終看向海越的位置,見他此時已是收回了視線,便不由得輕呼口氣,加快腳下的步伐追上前麵幾人,淺笑著走向涼亭!

  “翩兒,去問世子,咱們何時回王府!”瞧著宴會已近尾聲,而海王與海沉溪還沒有回來的跡象,錢世子妃便喚過身旁的婢女,讓她前去詢問海越,“是!世子妃!”方才那囂張的婢女,此時亦是溫順有加,朝著錢世子妃福了福身,便蓮步款款走向海越恭敬的傳話!

  “若世子妃乏了,便讓她先行離去!”可得到的,卻隻是海越冷淡的回複!

  想著方才小廝來稟報的事情,海越神色微沉,此時錢世子妃卻又急著想要回王府,更是戮到了海越的痛楚,讓他在含笑的麵容下,極冷的吐出這一句話!

  翩兒見自家主子口氣極淡,心頭不由得一緊,趕緊行了一禮便退回錢世子妃的身邊,把海越的話原封不動的說了一遍!

  錢世子妃的目光頓時含屈帶冤的射向海越,心頭萬般委屈卻隻能咽進肚中,想起他方才看著夏侯安兒的眼神,心中更是泛起酸氣,卻依舊是舉止典雅的站起身,領著身後的丫頭往涼亭的方向而去!

  “聖旨到!”而此時,端王府的門口竟響起尖細的聲音!

  花園內的歌舞頓時盡數的停了下來,端王妃親自走向花園的入口處,見是餘公公到來,神色中透著一絲不解的開。”不知公公此來何事?”

  餘公公那精明的眸子掃視了眾人一因,卻沒有看到想見的人影,便笑著對端王妃行禮道“奴才見過王妃!皇上剛剛下了聖旨,不知楚夫人此時可在端王府?”

  “不知公公有何要事?”而雲千夢早已在餘公公的聲音傳來時便轉身走向花園!

  看著雲千夢氣定神閑的走了過來,餘公公立即開。”楚夫人接旨!”

  眾人見餘公公麵色嚴肅,又想起方才烏大人請走了楚飛揚“心中一時揣測連連,不禁暗想難道是楚飛揚犯了事,讓皇上捉到了小辮子,打算拿雲幹夢開刀?

  如此一想,那些嫉妒雲千夢、羨慕雲千夢的小姐夫人們均是露出一勇章災樂禍的模樣,紛紛等著聽候這聖旨的內容!

  “臣婦聽旨!”雲千夢微提裙擺,身姿優雅的跪在了餘公公的麵前,洗耳恭聽即將宣讀的聖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雲氏溫恭謙卓、聰慧靈敏、協助楚相打理相府有功,即日起賜封楚王妃,欽此!”

  莫說旁人被這一道聖旨所嚇到,就連雲幹夢亦是在聽到楚王妃三字是,有一瞬間的一怔,心中不明為何突如其來一道聖旨,自己竟成了楚王妃!

  那麽說來,楚飛揚已被賜封為楚王了?

  “謝主隆恩!”心中存著無數的疑問,可雲千夢麵上卻依舊平靜,絲毫不見被賜封王妃的喜悅,卻又是那般恭敬的接過餘公公手中的聖旨,讓人找不出半點的錯處!

  “恭喜王妃、賀喜王妃!這可是皇上的隆恩,望王妃銘記於心!”看著寵辱不驚的雲千夢,餘公公淡笑著開口,隨即與端王妃閑聊了幾句,便帶著身後的小太監匆匆離開了端王府!

  花園內依舊一片安靜,而雲幹夢卻早已是收起了手中的聖旨,與最先回過神的端王妃相互賀喜!

  “到底出了何事?皇上怎麽突然下了這麽一道聖旨?”曲妃卿帶著夏侯安兒與雲嫣立於遠處,心中不解的喃喃自語!

  “我也不知!先前可是半點征兆都沒有!”夏侯安兒亦是不解的搖了搖頭,卻深覺此事並非表麵這般的簡單!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