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79節

  盡管瑞王如今被玉乾帝終生軟禁在瑞王府中,可與瑞王扯上了關係,京都之中隻怕是無人敢再向夏侯安兒提親!

  尤其瑞王的事情又似乎牽扯出了曲妃卿,這讓一些消息靈通的夫人小姐心中又是一陣的偷笑,一下子解決掉兩個強勁的對手,對於她們而言可算是天上掉下來的好事!

  而這些人中,要以談氏與曲景清最為開心,方才在雲千夢麵前所吃的虧,此刻錢世子妃倒是盡數為她們討了回來!

  聽到錢世子妃狀似關心,實則譏諷至極的話語,夏侯安兒眉頭微皺,捏著酒杯的手指微微用力!

  而一旁的曲妃卿的麵色更是漸漸的沉了下來,看向錢世子妃的眸子中透著一絲厭惡!

  “多謝世子妃關心!安兒年紀尚小,這樣的事情自然是不急的!倒是聽聞世子妃為近段時間為世子納了幾名美妾,可見世子妃當真是大家出身,儀容儀態胸襟氣度當真是不凡,讓我們望塵莫及!”雲千夢則是捏著碗蓋輕輕的刮著茶盞的杯沿,眼眸帶笑的輕聲回道,隻是眼底卻暗藏著一絲不悅與強硬!既然這錢世子妃這般要強,那她們也不能示弱!被人看輕事小,但被他人拿捏人生,卻不是雲千夢願意幹的事情!

  錢世子妃豈會料到雲幹夢竟會當眾羞辱自己!

  海越身邊的幾名姬妾卻是是她親自挑選的送上海越的床榻的,可唯有這樣,才能避免其他人在自己的身邊安插人手!

  海王府中看似自己是尊貴無比的海王妃,可在海恬出嫁前,海王妃與海恬手中均是握著一半的管家權利,好不容易把海恬送去了北齊,海王妃卻是一人獨攬所有的大權,讓她這個世子妃空有頭銜卻無實權!

  而海王的其他幾個兒子所娶的妻子也均是出身豪門,平日裏看似相處和睦,可誰不想坐上世子妃的位置?

  更何況,在海王府中,海王的心中眼裏始終隻有一個海沉溪,如今更是親薦他為海郡王,這更是讓錢世子妃備感自己地位受到威脅!

  若不盡力的抓住海越的心,那她在海王府中隻怕是舉步維艱,這是雲幹夢這樣好運的女子所不曾麵時的,她又有何資格指貴暗諷自己?若是她處在自己的位置,隻怕會做的更甚!

  聽到周邊那悉悉索索的議論之聲,錢世子妃心中暗恨,麵上卻笑語盈盈,緩緩放下手中的酒杯,端莊的回複著雲千夢的話“能為世子分憂,自然是本世手妃的福分!在座的夫人們,不也是享受著這樣的福分嗎?隻是楚夫人新婚燕爾,隻怕還未想到這一層,不如本世子妃送夫人幾名美婢,讓她們為夫人排憂解難!”

  一番話,讓那些原本笑話錢世子妃的夫人們紛紛閉了口,誰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大家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看著別的女子過的不章,再比照自己的日子,心中便平衡了!

  殊不知,這樣的不幸是這個社會造成的,即便她們想逃避,也是於事無補!

  想到家中那些年輕貌美嘴甜心狠的美婢,眾位夫人均是擰起了眉頭,暗自咬著口中的貝齒!

  而那些嫡出的小姐們更是對那些庶妹們心懷恨意,若不是這些賤人的娘奪走了爹爹的歡心,她們的母親也不會如此的落寂!

  如此一想,眾人對錢世子妃側是生出幾分的同情,畢竟隻有親身經曆過的人,才能了解這過程的揪心與痛苦!

  再反觀被楚飛揚捧在手心中的雲千夢,隻能暗歎同人不同命,當初那些嘲笑雲千夢被辰王退婚的人,又豈會想到她會時來運轉,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呢?

  而錢世子妃最後那友好的一問,更是勾起了眾人的好奇心,不知這雲幹夢該如何的回答這個問題!

  同意了,便要與其他女子共享自己的丈夫!

  不同意,雲千夢妒婦的威名至此便會傳播開來!

  不得不說,這錢世子妃當真是好謀算,不管雲千夢如何的選擇,都會有所缺失!

  雲千夢掃了眼眾人那看好戲的眸光,卻隻是淡雅的一笑,半睜的眸子中一閃而過的是說不盡的睿智,隻見她輕啟紅唇,緩緩道來“多謝世子妃美意!隻是楚相府不比海王府那般富裕,我們平日的生計便是靠著夫君的俸祿,且夫君素來節儉,也時常叮囑我們不可鋪張浪費,實在是沒有多餘的銀兩再養活其他的人!倒不如世子妃,不但已經選了美妾侍奉世子,竟還留著備用的,當真是賢惠大度,堪稱女子的楷模!”

  眾人豈會料到雲千夢當真是拒絕了錢世子妃的提議,但卻是從平日的用度說起,不但村立了楚相府清廉的形象,更是反比出海王府的奢靡!

  尤其眾人均知楚王與楚飛揚均不是貪圖享樂之人,這番話從雲千夢的。

  中說出,不但沒有寒酸之味,更是增添了可信度,當真是運用得當!

  “既然夫人有這般的為難,那本世子妃也不勉強!”在所有人認為錢世子妃會強行塞人進楚相府的時候,她竟是反其道而行,驟然收回自己方才的話!

  且雲千夢剛才那般的做時比,卻絲毫沒有讓錢世子妃動怒,可見這海王府的女子當真是一個賽過一個的厲害!

  “雲三小姐頭上這支碧玉棱花雙合長簪可是富貴堂的珍品,想不到楚相府這般的節儉,雲相府竟會一擲幹金為三小姐置辦頭飾!據我所知,兩位宰相的俸祿相差無幾吧!”錢世子妃端起手邊的茶盞,清冷的目光淡掃坐在別桌的雲嫣,淡淡的開口!

  隨著她的話,眾人轉眸看向雲嫣,目光均是聚集在雲嫣發間的那支碧玉,棱花雙合長簪上,隻見那玉簪被雕刻的栩栩如生,上麵鑲嵌的寶石更是天衣無縫,若非名家之作,怕是無人相信!

  聽到這錢世子妃如此精確的便找到雲嫣,更是抓住那支碧玉棱花雙合長簪,雲千夢不得不佩服她的觀察能力,隻不過,既然已經開戰,她自然不能退縮,否則這群見風使舵的夫人們還不知如何的編派今日的事情!

  雲千夢的目光清淡的掃過雲嫣的黑發,唇角掛著一抹了然的笑容,隨即解釋著“女兒家總要好好的裝扮一番!在場的小姐們,可都是盛裝出席今日的晚宴,錢世子妃更是明豔動人、富貴逼人,嫣兒這一支小小的簪子,恐怕連世子妃頭上那一顆米粒般大小的珊瑚珠也比不上!”

  轉瞬間,雲千夢又把眾人的目光轉向了錢世子妃!

  莫說錢世子妃頭上那價值連城的珠釵,即便是那珠釵上鑲嵌的一顆珠子,亦是常人難以尋到的!

  看樣子,這海王府果真是富可敵國啊!

  始終注視著這邊的海越則是在此時收回視線,笑著時楚飛揚開。”楚夫人當真是能言善辯!隻可惜,她竟把送上門給楚相的豔福給拒之門外!可惜、可惜啊!”

  楚飛揚一半的注意力始終是放在雲千夢的身上,又豈會不知方才她與錢世子妃的對話內容,此時見海越幫著錢世子妃,他自然也不能落後,更是要積極的跟著夫人的話走!

  隻見楚飛揚暫時放下與辰王之間的鬥爭,轉向笑的平和的海越,微揚的雙唇絲毫沒有因為海越的嘲笑而轉向憤怒,反倒是心情大好的開。”夫人負貴管家,對於相府的一切用度,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她能夠為相府著想,自然是相府的福氣!況且本相平日裏公務繁忙,不似世子這般清閑能與美婢賞花賞月,相府中自然不需要那麽些無所事事的人!在這,今日可是端王府與韓府的好日子,咱們豈能隻聊自己的事情,該為王爺賀喜才對!”

  溫和的回答中帶著一貫的霸道,楚飛揚譏諷完海越的無所事事,竟還不讓對方反駁的直接轉換了話題,直接端著酒杯與端王對飲一杯!

  而江沐辰卻是冷眼瞥了海越一眼,見他當真是繼承了其父的性格,即便被人當眾嘲諷依舊淺笑不改,便冷笑著開。”男子三妻四妾實屬平常,楚相何不成全了世子與世子妃的美意!或許還能有意想不到的發現!”

  “本相與王爺年紀相同,總不能本相三妻四妾,王爺至今卻是孑然一身吧!倒不如王爺收了那幾名美婢,也可圓了太妃的心願啊!”楚飛揚話中有話,寓意深淵,隻不過眾人心中卻是心如明鏡,元德太妃先前看上海恬郡主一事也並非什麽隱秘之事,隻不過卻沒有想到楚飛揚反應如此之快,瞬間便把這件不起眼的事情給挖掘了出來,用來堵住辰王的口!

  “楚相豈會不知本王心有已有一人,除此之外,其他的所有人均是胭脂俗粉!”冷睨楚飛揚一眼,江沐辰聲音冷寒的開口,目光卻是已經轉向雲幹夢的身上!

  “不知是哪家的千金有這樣的榮幸?不過,王爺則可要加快速度,否則被別人捷足先登,豈不懊悔終生?”楚飛揚裝傻,卻又動作優雅的夾起麵前的一塊竹筍放入口中,細細咀嚼,慢慢品味,欣賞著辰王眼底一閃即過的懊悔,心情豁然開朗!

  “若說所有的小姐中,當屬楚相的表妹夏侯公主最為出類拔蘋!”而此時,海越卻是緩緩開口,目光含笑溫和,讓人看不住半絲的企圄!

  “怎麽?世子竟是傾心於夏侯公主了?”海沉溪把玩著手中的酒杯,專注的眸光中透著讓人捉摸不透的冷笑!

  聽到海沉溪的反問,海越沒來由的微皺了下眉頭,雖隻是一瞬間的動作,卻被主桌上的其他人看的一清二楚!

  隻見他頃刻間又恢複了方才的模樣,因為海沉溪的話而笑著搖頭道“五弟這般的緊張,不會是看上夏侯公主了吧!說來夏侯公主的確是傾城傾國,確實有讓人一見傾心的本事!不知楚相意下如何?”

  “世子抬舉飛揚了!安兒上有祖父,父親,下有兄長,何時輪到我這個表哥做主親事?即便是要議婚,也要前去洛城與我舅舅相談,世子當真是問錯了人!”楚飛揚推脫著!

  但眾人心中卻是明白,以楚飛揚的影響力,別說是做主夏侯安兒的婚事,即便是此時把夏侯安兒嫁了,夏侯族亦不會反時!

  可顯然海王府的門第不是楚飛揚相中的,他隻不過是拿長輩來推拖此事罷了!

  而坐在一旁的韓少勉則是因為幾人之間的對話,手心不由得冒出一層冷汗,看似平常打趣的對話,卻是泄漏了太多的訊息!

  若海沉溪當真娶了夏侯安兒,那海楚兩家則是聯姻,隻怕這京中的局勢又要改變,屆時會發生什麽時候,隻怕無人知曉!

  目光不由得看向身旁的端王,隻見自己的姑父沉穩的坐在首座上,絲毫沒有因為幾人的爭執而亂了方寸,神色間一如既往的淡然讓人欽佩,難怪父親常常教導自己多向端王學習!

  注意到韓少勉看向自己的目光,端王冷硬的表情中擠出一抹笑意,伸手拍了拍韓少勉的肩頭,笑道“少勉,今日可是你的好日子,快向辰王楚相世子海郡王敬酒!”

  得到端王的提示,韓少勉舉杯站起身,淺笑著向幾人一一敬完酒,目光卻不期然的掃向遠處那桌的寒澈,隻見他一如往常那般冷淡的坐在自己的席間,對於身旁之人熱切聯絡感情的舉動視若無睹,即便旁人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夾雜著排斥,他依舊能夠獨處!

  看著自己手中空了的酒杯,韓少勉含笑著坐下,心頭卻是有些羨慕此時的寒澈!

  酒席剛剛開始不一會,便見烏大人竟直直的闖了進來,那雙耿直的眸子頓時看到主桌的位置,帶著身後的侍衛快步走了過來“卑職見過幾位王爺、楚相、海郡王!”

  眾人見守衛皇宮的烏大人竟出現在端王府,“心中詫異,端王冷靜的問道“不知烏大人前來有何要事?若是無事,也請烏大人入席對飲一番!”

  而烏大人卻是搖頭,緊接著低沉道“皇上請端王、辰王,楚相與海郡王立刻進宮!”

  “不知有何要事?”楚飛揚看著烏大人凝重的表情,他的神色也緊跟著慎重了起來!

  “相爺,皇上請各位立刻進宮,詳細的情況,自有其他的大人向幾位明說!”此時女眷眾多,亦有不少品級低的官員,烏大人自然不能公然議論朝政,隻能堅持自己的職責開口,隻是看向楚飛揚的眼神卻是微微暗了幾分!

  “既如此,那咱們也隻能泰命行事!”放下弄中的酒杯,茅飛揚率井站起身,目光卻是與雲千夢在空中交接了一下,隨即便與其他幾人一同離開了端王府!

  “到底出了何事?”見烏大人離開,眾人這才放聲議論起來,方才看那烏大人神色凝重的模樣,當真是有些嚇人!

  “上歌舞!”可此時,端王妃的一聲輕呼,卻壓住了這竊竊私語之聲!

  明後開始封王,啦啦啦,偶滴票票啊,飛來吧……

  【155】

  容華宮!

  ‘嘴’一聲,瓷碗摔碎在地上的聲音,黃褐色的湯藥灑了一地!

  看著容貴妃越發憔悴的臉色,玉乾帝大怒的奪過鴛兒手中的藥碗,使勁的往跪在不遠處的太醫身上砸去,怒道“這麽長時間過去,為何容貴妃的病情不見絲毫好轉?你這個太醫是如何當的?”

  那太醫渾身瑟瑟發抖,額頭上均是冷汗,麵對龍顏大怒卻隻能戰戰兢兢的開。”皇上息怒!微臣111微臣已是盡力”,可容貴妃脈象始終虛弱,不知是何緣故呀!皇上息怒!”

  太醫不開口還好,一開口更是惹得玉乾帝怒從中燒“息怒息怒!朕養你們,就是為了聽一句息怒嗎?”

  越是看麵前的太醫越覺得氣惱,每年朝廷花那麽大的心思甄選太醫,可誰知選出來的盡是些草包,連一個小小的病痛也治不了,這讓他如何能夠息怒?

  “皇上!”而此時,帷幔後傳來一聲輕呼,帶著一絲有氣無力,讓玉乾帝暫時放過那太醫,“心煩的揮手讓他退出寢宮,這才命鴛兒掀起帷幔,露出容貴妃的容顏!

  “還是不舒服嗎?”見容貴妃長發披散在肩頭,那一頭如瀑布一般的黑發垂滿了整個玉枕,襯得容蓉原本便蒼白的臉色越發的嬌弱可憐,卻又讓她比往日的清冷多了一抹楚楚可憐的韻味,讓玉乾帝一時間竟看呆了眼!

  “皇上,是臣妾的身子不爭氣,與太醫無關,還請皇上莫要怪罪於他!

  “遞給鴛兒一個眼神,隻見鴛兒立即手腳麻利的扶起洋身無力的容貴妃,在她背後墊了軟厚的被諉,讓她半躺著與玉乾帝說話!

  看著容蓉這般模樣,玉乾帝則是微微皺眉,隨即拉過她的手,隱下心頭的怒意,微歎口氣的開。”你又何必為他們說情?調養了這麽多日,再差的身子也該好了,可如今你卻是越發的嬴弱,讓朕怎能不擔心?這後宮中,也唯有你這容華宮最為清淨,朕可是一直盼著你早日康複,能陪朕吟詩作對!

  ”

  聽著玉乾帝話中對自己的特殊,容貴妃麵上卻依舊是淺淡的笑意,眼中並沒有被皇恩眷顧的感激,亦沒有時眼前天子的動情,隻是淡淡的笑著,如一縷輕煙拂過那過分蒼白的嬌顏“皇上說笑了!吟詩作對臣妾可不擅長!隻是病了這麽久,臣妾尚不能好好的照顧瑤公主,不如請皇上開恩,讓公主回到皇後娘娘的身邊!畢竟臣妾這容華宮整日的熬藥,氣味著實不好,難免會熏到了公主!”

  而她的話卻是讓玉乾帶微皺起了眉頭,雙目蒂著探究的射向麵前虛弱的人兒,卻隻從容貴妃的眼中讀到‘認真’二字,玉乾帝不由得拍了拍她的手,緩緩開。”你向來冰雪聰明,又豈會不明白朕的苦心?”

  見玉乾帝如此說道,容貴妃頓時便掙紮著要起身,卻被玉乾帝給製止,強按著她重新躺回床上,這才繼續開。”瑤兒的事情,朕自會看著辦的!你這容華宮最為清淨,朕今日若不是煩了,也不會來叨擾你病重休養!”

  注視著玉乾帝眼底淡淡的閃過一絲困擾,容貴妃謹慎的回道“這後宮盡是皇上的,豈有叨擾一說!”

  “你病了這麽久,若是平日裏覺得無趣,便宣家中的親人進宮相伴,或許會好的快些!這幾日朝中事情繁忙,朕隻怕是顧及不到你這了!”看到鴛兒重新端來一碗新煎的湯藥,玉乾帝便接了過來,一手端著藥碗,一手則是拿著湯勺輕輕的攪動著裏麵滾燙的湯藥,雙眉微垂的輕聲開口!

  容貴妃看著他那半斂的目光,卻是有些猜不透玉乾帝為何突然在自己麵前提及容家的親人,又為何無緣無故的向自己說起朝政之事,心中不禁暗暗警惕了起來,麵上卻依舊是一哥雲淡風輕的表情,帶著絲絲的病容,勝似西子三分!

  “祖母年紀大了不宜出行,家中的事情又繁忙,倒也不能常常讓她們進宮!況且宮中衣食住行皆是最好的,臣妾豈能再招家人進宮相伴?且近日太妃時常過來探望臣妾,比起宮中其他的姐妹,臣妾已是十分的幸運!”

  聽著容貴妃小心謹慎的回答,玉乾帝卻依舊是認真的攪拌著碗中的湯藥,半斂的目光始終專注著那泛著熱氣的藥汁,隨即舀起半勺的藥汁親自嚐了一口,苦澀的味道讓他英挺的濃眉頓時緊皺了下,隨即笑道“這藥汁可真是夠苦的,也難為你每日當作三餐的喝下去!聯已嚐過,已不湯口,趁著能夠入口,快喝了吧!”

  語畢,玉乾帝讓鴛兒扶起容貴妃,自己則是親自一口一口的喂著她,眼神始終溫和,看著容貴妃因為苦澀的藥味而微微蹙眉的模樣,他不禁舒展眉頭淡雅一笑!

  “都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老太君年紀大了,圄然不便出行!不過聯聽聞蓉兒與親弟容雲鶴的關係甚好,姐姐病了,容雲鶴的確需要進宮看望一番!當日若不是他拎著綠豆糕進宮,想必蓉兒亦不會著了風寒吧!”見容貴妃聽話的喝掉了所有的藥汁,玉乾帝把藥碗交給鴛兒,拿過宮女奉上的娟帕替容貴妃擦了擦唇角,狀似無意的說著!

  容貴妃的心跳微微亂了一拍,想不到事隔多日,玉乾帝竟還記得當日的事情,更是查清了表麵上所發生的事情!

  那麽,依著玉乾帝的精明,對於當晚的事情,他是否亦是察覺出了什麽?又為何會在今日無故的向自己提起這些?

  就著鴛兒的手,容貴妃喝了半口溫水漱了漱口,隨後吐進小盂中,任由鴛兒替她擦掉嘴角的水珠,這才緩緩開。”他不過是小孩兒的心性,那日許是想念臣妾與太妃,便拎著幾盒綠豆糕進宮,還請皇上不要怪罪,臣妾以後定會叮囑他不可隨興妄為!”

  見容貴妃一哥誠惶誠恐的模樣,玉乾帝卻是笑了,帶著暖意的指腹細心的為她狒去灑在額頭的碎發,隨即沿著她完美的臉龐緩緩往下,帶著讓容貴妃顫栗的曖昧,一手勾起她精致的下頊,自己則是迅速的低下頭,在那略顯蒼白卻仍舊不失誘惑的菱唇上印下一個重吻,隨後不容容貴妃退縮的讓她直視著他那滿是威嚴又略帶警告的眸子“朕可是覺得他是一個可塑之才,否則又豈會把容家的產業打理的這般的好?隻不過,朕聽聞他心儀的是楚夫人,不知這個傳聞是否可信?”

  容貴妃隻覺那碰觸到自己肌膚的手如一柄利刃正抵在自己的喉口,而那緊盯著自己的雙眸又隱隱帶著殺氣,讓她心頭微顫,卻強迫自己力持鎮定,雙目極其冷靜的迎向玉乾帝,堅定的開。”既然是傳聞,自然沒有可信之處!楚容兩家並無交集,又豈會出現這樣的事情?隻怕近日皇上太過恩寵臣妾,才會有了這樣荒謬的傳言!”

  容貴妃緩緩道來,心中卻已是有些明了,玉乾帝今日會出現在容華宮,又旁敲側擊的打聽楚家與容家的關係,隻怕是與前朝之事有關吧!

  “皇上,幾位王爺與大人均已到大殿了!”而此時,餘公公則是悄聲走了進來,見玉乾帝竟與容貴妃互不相讓的對視著,心中一時訝異,卻還是盡職的把自己稟報的事情說了出來!

  “知道了,聯馬上過去!”揮手讓餘公公退出寢宮外候著,玉乾帝繼續把注意力放在麵前的容貴妃身上“太妃向來謹小慎微,從不插手宮中的事情,希望朕的容貴妃能夠多向太妃學習,不要讓朕失望!”

  說完,玉乾帝在容貴妃越發冷淡的目光下,含笑的再次輕吻了她的唇瓣,隨後吩咐鴛兒好生照顧容貴妃,自己則是大步流星的走出容華宮!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