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78節

  “想不到竟還能在這遇到楚夫人!”曲景清隻要想起那日被曲長卿丟出輔國公府的偏門,心頭的怒火便不可抑止的衝上腦中,看向雲千夢的眼中盡是凶狠之光!

  “清兒,人家楚夫人可是最會往上爬的,當初沒了辰王便攀上了楚相,如今端王府設宴,她又豈會不參加?也不知今日楚夫人又打算勾搭那位王孫貴族!”談氏想起自己這個長輩在雲千夢麵前丟盡了臉麵,便氣不打一處來,如今看雲千夢身邊既沒有楚飛揚又沒有曲長卿,便大著膽子把汙水往雲幹夢的身上潑,絲毫沒有考慮到說出此話的後果!

  夏侯安兒看著麵前二人的德行與嘴臉,便知又是些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人,拉著想要上前與之理論的雲嫣站到一旁,等著看雲千夢如何的擺平她們!

  “舅母與表姐這些日子過的可好?見二位今日活蹦亂跳的,想必當日侯府的下人們是手下留情了,並未摔傷二位!隻是,既然你們腦子沒有受傷,為何說出的話卻仿若是個沒有腦子的人,這般的汙蔑,難道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亂吃了藥不打緊,亂說了話可是會要人命的!為何舅母與表姐就是記不住這一點,難道是因為表姐已過十七卻無人問津,而焦急所致?”雲千夢說話字正腔圓,彎彎繞繞讓人頭疼,但隻要聽懂了,便會讓人忍不住的捧腹大笑!

  此時夏侯安兒正與雲嫣站在假山後偷笑著,而談氏與曲景清則是麵紅耳赤的怒瞪著雲千夢!

  “楚夫人好厲害的一張嘴呀!竟把人辯駁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而此時,從後麵緩緩傳來一聲極冷的聲音!

  雲千夢微轉身,見一名身穿宮裝的女子在一群奴婢的簇擁下款款蓮步的走了過來!

  那女子雙十年華,一張臉蛋生的極其雅致,丹鳳眼、柳葉眉、櫻紅的薄唇、挺翹的鼻子、膚白似雪、鬢發如雲,一身淡青色的宮裝穿在她的身上相得益彰,隻是神色卻是微冷,看向雲千夢的眼中亦是含著強烈的敵意!

  隻是這樣的女子,雲幹夢卻是從未見過,莫說雲幹夢,即便是一旁的談氏也是不曾見過!

  看著眾人均是看向那女子不行禮不說話,女子身旁的婢女立即大聲嗬斥道,‘大膽’見到海王世子妃為何不行禮!”

  聞言,雲千夢一記冷光瞬間掃向那狐假虎威的宮女,誰人不知海王府中掌權的是海王自己,而海王府的世子卻是個隻頂著世子頭銜卻沒有實權的公子哥,這婢女倒是厲害了起來,在她們麵前得意起來!

  “楚夫人是不滿我的丫頭嗎?”洞悉到雲幹夢那淩厲的眼神,那海王世子妃不善的開口!

  雲千夢收回射向那婢女的視線,含笑著回視著那世子妃,淡然的開。”

  世子妃說笑了!隻是臣妾有些不解,素問世子妃出聲書香門第,海王爺亦是喜歡舞文弄墨之人,想必均是對禮儀現矩十分的重視,可世子妃身旁的這個丫頭卻是無力的很,看到夏侯族的公主不但不行禮,竟還大聲嗬斥,不知世子妃該作何解釋!”

  聽著雲千夢把自己拉了出來,夏侯安兒幽怨的看了雲幹夢一眼,卻也隻能從假山後麵緩緩走了出來,隻見她麵色微沉,看向那婢女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凜冽,公主的威儀僅用一個眼神便表露無遺,在場眾人均是刮目相看!

  而夏侯安兒方才躲在假山之後亦是聽清了幾人之間的對話,隻是沒有想到那海郡王竟有這樣的家人,隻怕那海王府定也是龍潭虎穴不易生存,才會養出海沉溪那般亦正亦邪的男子吧!

  那海王世子妃看著走出來的夏侯安兒,臉色微微一怔,近日便聽聞這夏侯族的公主美麗動人,更是讓瑞王在大殿之上請旨賜婚!

  今日一見,這夏侯安兒的確有當紅顏禍水的本錢!

  隻是,這海王世子妃自小便是被當作世子妃教導,心性自然是高傲的,如今看到這般出色的夏侯安兒,她的心中便不禁產生一絲嫉妒之心“公主當真是明豔照人,隻是為何躲在假山之後,這可不是名門女子該有的行為!”

  “世子妃說笑了,我隻是站在世子妃看不到的地方賞景,何來‘躲’字一說?”走到雲千夢的身邊,夏侯安兒看著遠處走近的人影,目光微閃,淺笑著反問!

  【154】

  “可是為何公主在得知本世子妃前來沒有立即現身?難道公主連最基本的禮儀也不懂嗎?”海王府的世子妃可是出聲書香門第,其父錢文博亦是當今太子太傅,家學淵源,出嫁前亦是京中有名的才女,口才更是出類拔萃,即便方才被雲千夢與夏侯安兒搶白,但瞬間便反應了過來,反唇間已是找出了夏侯安兒的破綻,此時正是眼中帶笑的盯著麵前的夏侯安兒,看她如何回答!

  “來人,去稟報世子,就說世子妃正在假山旁!”可不想,夏侯安兒還未開口,眾人便聽見從後麵傳來一陣陰邪的男聲!

  那錢世子妃聽到這熟悉的男聲,精致的黛眉不禁微微一蹙,臉上卻笑的端莊得休,隨即領著婢女們轉過身,笑道“原來是五弟,此時宴會還未開始,五弟怎就擅自來到這後院了?”

  說著,錢世子妃的目光不由得看向海沉溪的身邊,在確定沒有看到海王世子的身影後,心頭沒來由的鬆了一口氣!

  看著錢世子妃的眼神動作,海沉溪陰邪一笑,眼底劃過一絲不屑,狂妄道“本郡王的行蹤,難道還要向世子妃稟報嗎?倒是世子派人找尋世子妃似是有事,想不到世子妃在此悠閑的與楚夫人等人閑聊,若是誤了世子與海王府的事情,想必父王定會心生不快吧!”

  見海沉溪在海王府外依舊這樣一哥我行我素的模樣,絲毫沒有把自己這個海王世子妃放在眼中,錢世子妃那隱藏在衣袖下的玉手不禁緊緊的握成拳,心底閃過一絲恨意,臉上卻笑的無懈可擊,隻是眼底的笑意微冷,帶著世子妃特有的尊容緩緩開。”五弟可不要忘了,咱們可都是父王的子女,均不能給海王府抹黑!方才恰巧遇到楚夫人與夏侯公主,見二位甚是投緣,便閑聊了一會!既然世子有事,那我便先行一步!”

  說完,錢世子妃淺笑轉向雲千夢等人點頭示意,隨即轉身走向方才來時的路,隻是在與海沉溪擦肩而過時卻是微微頓足,看著紋風不動的海沉溪,錢世子妃眼底浮上一抹譏笑,低聲道“夏侯公主的確是美人傾城,看樣子五弟也是難過美人關呀!”

  聞言,海沉溪陰鷙的雙目中劃過一絲譏諷,目光卻是射向不遠處的夏侯安兒,見她神色泰然,又瞧著身旁的錢世子妃眼底那藏不住的嫉妒,反唇相譏道“世子妃久居海王府,鮮少參加宴會,想必對京都的動向已是有些生疏了,難道還以為你能永遠獨占京都才女美女的頭籌?方才本郡王一路走來,可是看到不少的清麗佳人,世子妃若是不趕快回到世子的身邊,以世子的家世,想必那些大人是不會放過這麽好的機會的!”

  聽著海沉溪威脅的話,錢世子妃頓時抬起那雙美眸,眼底一片憤怒,但她心中卻是清楚,海越的確有那個資本讓別的女子投懷送抱,更何況這一年多來海越鮮少踏出海王府,盡管在自己生產後納了幾名美妾,可難保他不會再看上別的女手!

  隻是,這海沉溪果真是陰狠,絲毫不顧及海王府的顏麵,隻要是他想做的事情,隻怕是與天下為敵他都會執意的做下去,這樣的不給自己麵子,她倒要看看他會有何好下場!

  狠狠的瞪了海沉溪一眼,錢世子妃踩著極重的步子,領著浩浩蕩蕩的婢女們暫時離開了端王府的花園!

  “舅母與表姐還有何事?若是管不住自己的嘴,那便去涼亭內用些茶點、,免得無緣無故的再得罪人!”看到海沉溪並未隨著錢世子妃離開,未免談氏與曲景清再次造謠生事,雲千夢冷聲打發著二人!

  而談氏與曲景清雖不待見雲幹夢與夏侯安兒,但海沉溪那陰晴不定的個性卻是如雷貫耳,她們自然是不會為了逞一時的口舌之快,而得罪這麽一名瘟神!

  隻見二人偷瞄海沉溪一眼,隨後快速的朝著海沉溪福了福身,便轉身從另一條小徑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而雲千夢與夏侯安兒則是轉目看向立於原地的海沉溪,兩人對他行了一禮,便打算轉身離開!

  “本郡王方才可是出言幫助了楚夫人與公主,想不到兩位的態度這般的冷淡!”看著那兩道纖細妖嬈的身影即將離開,海沉溪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隻是那微眯的雙眸卻絲毫不放過麵前的身影,帶著一絲譏諷的開口!

  兩人聽到海沉溪所說的話,迫不得已的停下腳步,雙雙轉身看向身後的男子,隻見今日的他藏青長袍,襯得他身材頎長,又因容貌俊秀,隻給人賞心悅目之感,若不是他的眼神太過陰邪,想必那遠處偷瞄海沉溪的小姐們早已是蜂擁而上了!

  “不知郡王還有何事?”注意到看向這邊的人越來越多,雲幹夢禮貌的開口,心中卻是想著如何擺脫海沉溪!與海王府的人待的越久,隻怕時楚相府越是不利,‘人言可畏’四字在古代是相當可怕的!尤其方才眾人早已看到是海王世子妃主動過來的,若是這些無聊的幹金小姐再發揮點想象力,編造點不利於楚相府的傳言,即便自己與楚飛揚不在意,可玉乾帝隻怕會多心的!

  “本郡王似乎不是洪荒野獸吧,為何楚夫人每次都急著離開?亦或者楚夫人看不起本郡王?”看著雲千夢冷淡的模樣,海沉溪卻是不甚在意的一笑,那雙原本陰鷙的眸子因為此時蓄滿笑意竟是璀璨生輝,讓正巧看向他的夏侯安兒隻覺驚豔不已,想不到這向來陰沉的海沉溪竟也能有這般的表情!

  雲千夢亦是沒有想到海沉溪竟在此時笑的這般的燦爛,眉心不由得微皺了下,隨即抬起平靜的雙眸,有禮且生疏的回道“郡王說笑了!隻是我們也該去向主家賀喜,不能在此久留,還請郡王見諒!”

  語畢,雲千夢則拉過雲嫣,帶著夏侯安兒一同轉身離去!

  “郡王,世子請您回前院!”而這時,一名海王府的侍衛則是匆忙走過來,低頭向海沉溪稟報著!

  “什麽時候輪到他海王世子來命令本郡王了?或者他認為本郡王會為了海王府的顏麵而給他這個麵子!”收回自己的視線,海沉溪隱去眼中的笑意,換上一如既往的陰鷙目光,陰冷的射向那低頭的侍衛,冷笑著開口!

  “這……”那侍衛自小跟隨海越,自然吾時海越忠心耿耿,但海沉溪如今亦是名勇其實掌有實權的海郡王,亦不是他一個小小的侍衛能夠得罪的,況且海王獨寵海郡王,得罪海郡王便是得罪了王爺,為了不給世子添亂,即便麵對海沉溪的刁難,這侍衛依舊是忍下了這口怒氣!

  “想必是你們的世子妃娘娘又吹了枕頭風吧!”看著侍衛沉默不語答不出話的模樣,海沉溪徑自開口,隻是卻轉身朝著花園的入口處走去!

  “夢兒!”沿著曲徑小路緩緩走向主屋,卻聽到一聲低呼,雲千夢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卻見曲妃卿立於遠處的荷塘邊正對著自己揮了揮手中的娟帕,看到自己注意到她,曲妃卿便提著裙擺沿著荷塘邊快步的走向自己這邊,“表姐什麽時候來的?”看到曲妃卿如今恢複了精神,雲千夢則是放心的笑了!

  “與母親來了一小會,看到楚相府的馬車,我便先過來找你們了!”與夏侯安兒、雲嫣相互見禮後,曲妃卿與雲千夢並排走著!

  幾人正說著,便見花園的入口處傳來一陣騷動,原本閑散的在花園各個角落中閑聊賞景的夫人小姐紛紛湧向那入口處,恭喜之聲此起彼伏延綿不絕,“想來定是端王妃到了,咱們快去賀喜吧!”雖不願擠進人多的地方,可風俗至此,幾人也隻能原路返回!

  此時與端王妃一同走進花園還有韓府的夫人,韓少勉的母親,放眼看去,端王妃如一朵青蓮般遺世而獨立,而韓夫人則是溫和典雅,透著一股和睦的氣韻!

  隻是端王妃麵色始終冷淡,並未因為自已府上舉辦宴會而展顏一笑,跟在她身後的韓夫人亦是笑的和煦有禮,並未因為兒子的高中而忘形!

  看著麵前的二人,雲幹夢總覺得麵和心不合!

  隻是這也難怪,畢竟韓家是前任端王府的娘家,可端王卻在此時為韓家的孩子鋪路,這恐怕不僅僅是因為他滿意韓少勉,隻怕這裏麵還包含著對前任端王妃的情義吧!

  這樣的事情,放在任何一個女子身上,恐怕都不會開心!

  “臣婦見過王妃,恭喜王妃、韓夫人!”雲千夢領著夏侯安兒與雲嫣一同上前,朝著端王妃微微俯身,淺聲恭賀!

  “原來是楚夫人與公主,多謝了!請坐吧!”一如既往的冷淡,端王妃雙目隻是淺淺的掃了行禮的三人一眼,敷衍卻又不失禮數的回了一句話,便不再開口!

  隻是,能讓她開口說話,雲幹夢亦是極少數人中的一個,方才她進來時,麵對那麽多人討好的賀喜,可是連眼角餘光都吝嗇給予,此時能夠回了雲千夢一兩句話,在外人眼中,已是極大的麵子!

  而那韓夫人雖鮮少在宴席上露麵,卻也是大家閨秀出身,此時看到當朝左相的夫人既沒有激動不已,亦沒有因為畏懼楚飛揚的身份而膽怯退縮,而是朝著雲千夢含笑淡雅開。”多謝楚夫人,楚夫人請坐!”

  語畢,那韓夫人亦是閉口,雖眼中含笑,神色卻顯得有些寡淡!

  雲千夢抬眸在已經入座的人群中找尋到季舒雨與曲妃卿的身影,便含笑著將要走向二人!

  而這時花園外圍竟傳來一陣吵雜的男聲,聽那聲音一片溜須拍馬,想必是端王領著眾男賓朝著花園而來!

  不消一會,便見一眾男子出現在花園的拱門口,端王與辰王一襲同色的深紫色親王服,身前的四爪盤龍威嚴而尊貴,顯示著二人尊貴無比的身份!

  楚飛揚一身黑色錦袍亦是不輸給兩者,尤其他始終含笑的唇角,更是豔壓前麵兩者,讓眾幹金的目光不由得跟隨著他的身影而動!

  隻可惜楚飛揚自出現在花園入口處開始,那雙隱含寵溺的眸子便緊盯著雲千夢,對於其他鶯鶯燕燕愛慕的視線均是自動的漠視!

  一個大膽的想法的頓時跳進雲千夢的腦中!

  而此時吸引住雲千夢視線的卻是與海沉溪走在一起的年輕男子,隻見他一身的貴氣逼人,臉上掛著溫和的笑意,眼底卻是暗藏著野心,尤其對於身旁與他同行的海沉溪更是帶著與生俱來的排斥,想必他便是海王世子海越吧,隨著這幾位身份高貴的王爺世子的進入,便見韓少勉與一名中年男子走了進來,那男子長得極其的儒雅,韓少勉對他極其的尊重,想必便是韓少勉的父親韓尉升吧!

  隻是,這父子兩長的卻不似相同!

  雲千夢的目光不由得轉向那韓夫人,與韓少勉的容貌對比著,竟也是找不出一絲的相似之處!

  “哈哈,楚相所言極是,還是楚相思慮周全!”此時,不知楚飛揚在端王的耳邊低聲說了什麽,隻見一向嚴肅恭謹的端王竟放聲大笑了起來,如此看到端王的笑容,雲千夢眉梢微微一挑,再次看向與寒澈淺笑交流的韓少勉,隻覺這韓少勉與端王的眉眼之間竟是如此的相似,尤其韓少勉身上始終帶著一絲沉穩大氣,仿若是洋然天成一般,那抹隱藏在骨子裏的貴氣與他平日的平易近人,讓人過目難忘!

  即便端王心中再如何的深愛著已故的王妃,即便他愛屋及烏的想幫襯著韓王妃的家人,可如此扶持韓家的人,實在是有些太過了,除非111除非韓少勉與端王之間有著血緣關係!

  回想著端王妃與韓夫人方才的表情,雲千夢眼底泛起一抹凝重,若果真如自己的揣測,那韓少勉是否知道此事?

  目光漸漸收回,雲幹夢低下頭,漸漸的消化著心頭的震驚,想不到這皇家的秘密可真是多,莫說皇宮,就連王府之中亦是存在著這麽多千絲萬縷的關係!

  “夢兒!”此時端王已落座,曲妃卿見雲幹夢低頭不語的模樣,有些擔憂道“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雲千夢聞言抬起頭來,目光卻是不期然的看到同桌的錢世子妃,而她此時正眼帶敵意的看著自己身邊的夏侯安兒,讓雲千夢不得不放下端王府的事情,深究起這錢世子妃的態度!

  若說自己與錢世子妃今日亦是第一次見麵,更何況是自小便居住在洛城的夏侯安兒,更是沒有機會見到錢世子妃,可她卻是幾次三番的向安兒表現出強烈的敵意,到底是為何!

  “這端王爺真是念舊情,韓王妃去世多年,競還這般的照拂韓王妃的娘家,如今更是這般的提攜韓侍郎,想必將來韓侍郎的仕途定會一帆風順的!

  “鄰桌一位夫人閑聊著說道,眾人均是點頭稱是!

  端王名氣雖不及辰王,手中權利更不似楚飛揚,但他卻多年如一日的穩坐著端王的位置而沒有讓玉乾帝產生一絲的疑心,可見其人深藏不漏又懂得明哲保身!

  因此在朝中,大臣們對於這位端王爺已是十分的恭敬,凡事上也會給他幾分薄麵!

  如今韓少勉得端王這般費盡心思的提攜,相信有眼睛的人在將來的共事中均不會太為難韓少勉,他所走的仕途之路也不會太過艱辛!

  “噓,小聲點!沒看見端王妃今日比往日還要冷上幾分嗎?端王妃的長子如今已是十四歲,可王爺還未有立他為端王世子的念頭,如今又在王府內為韓王妃的家人舉辦宴席,也難怪端王妃今日臉色越發的冷淡,竟連一個笑容都不曾有!”盡管方才那名夫人說的是事實,但也有人怕得罪權貴而製止她太過大聲的言論,否則連累了自家夫君,豈不是無妄之災?

  隻是她們的對話卻給雲千夢提供了不少的消息,那看向主桌上的目光則顯得更加的複雜深沉!

  似是感受到雲幹夢射過來的目光,楚飛揚抬眸間便捕捉住了雲千夢的視線,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不如楚相敬端王一杯,以示友好!”而這時,江沐辰卻突然出聲打破兩人之間的互動,更是舉起手中的酒杯擋住楚飛揚看向雲幹夢的目光,冷聲且強硬的要求著!

  “本相自有酒杯,就不勞王爺費心了!”楚飛揚豈會不明白江沐辰的用意,修長的手指不著痕跡的推開擋住自己視線的酒杯,朝著雲千夢點了下頭,便執起麵前的酒杯,看向辰王,朗聲道“不如王爺與本相一同敬端王一杯,以示同僚之好!”

  說著,楚飛揚便舉高自己的手臂,用衣袖遮住辰王緊盯著雲千夢的視線,眼中含笑的看向江沐辰!

  “楚相例是會有樣學樣!”一片黑色的衣袖襠住了自己的目光,讓江沐辰咬牙低怒的譏諷著楚飛揚!

  “彼此彼此!”而楚飛揚卻是揚眉一笑,暗諷江沐辰跟著自己一同看向雲千夢的行徑!

  “七弟與楚相客氣了,少勉日後還請你們多多關照!”而端王仿若絲毫沒有注意到兩人之間相互的較勁,徑自端起麵前的酒杯,與空中的兩隻酒杯微微碰觸,先行飲下了手中的酒!

  同桌的海越則是麵色溫和的看著三人之間的碰酒,相較於海沉溪的陰沉,海越在外貌以及給人的感覺上更似海王,棕色的眼眸中流露出和煦的光芒,一如他儒雅的外表般彬彬有禮!

  雖然他鮮少在各大宴會中露麵,但卻絲毫不影響他對朝中局勢對各府各人之間利害關係的了解!

  看著楚飛揚與江沐辰之間假惺惺的笑意,海越的眸光不由得轉向讓這兩人轉向敵對狀態的雲千夢,隻是那溫和的眸子卻不禁停留在雲千夢身旁的夏侯安兒的身上!

  看著夏侯安兒眼眉帶笑的與雲千夢低聲閑聊著什麽,海越不由得想起之前的瑞王,難怪能讓瑞王有當日的那般舉動,這夏侯安兒當真是傾城美人,果真有讓男子神魂顛倒的資格!

  殊不知,在海越聚精會神欣賞夏侯安兒時,錢世子妃的目光亦是交織在自己的夫君身上,看著海越這般認真的凝視著夏侯安兒,錢世子妃心中驚怒交加,眉宇間更現一抹陰沉,卻是舉起手中的酒杯敬向夏侯安兒,淺聲道“方才府中奴婢時公主不敬,還請公主莫要介懷!”

  突然被錢世子妃敬酒,夏侯安兒眼中不由得露出狐疑之色,隻是整桌的人均是注視著自已,若在公共場合不給錢世子妃麵子,隻怕會被京中眾人所排擠,不得已,夏侯安兒在雲幹夢鼓勵的目光下緩緩舉起麵前的酒杯,淺笑應道“世子妃客氣了!”

  錢世子妃優雅的喝掉杯中的酒,隨即笑道“公主天人之姿,不知可許配了人家?”

  此話一出,四周聽到的貴婦小姐們均是發出一聲低低的偷笑聲!

  瑞王在宮中求旨賜婚一事誰人不知?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錦衣衛密探夫妻檔 七零歲月[古穿今] 穿成總裁前女友 今天也在做滿分才女[古穿今] 科舉人生(快穿)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