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77

響的地方早已是圍滿了百姓,而那陣叫罵聲竟因為人群越聚越多而更加的猖狂,那汙穢的詞語更是不分場合地點的從口中冒了出來!

隻不過,從那謾罵聲中,雲千夢已是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尤其那聲音中透著濃重的不清晰,隻怕那下手打罵的定是嗜酒之人,而此時為了幾個酒錢便想賣掉親生的女兒!

圍觀的百姓均是對那施暴的父親指指點點,可是卻無一人上前勸解!

而此時,一道小小的身影卻是突然衝進那人群中,不要命的推開那中年男子,隨即拉起趴在地上渾身是傷的少女衝出人群!

“小兔崽子,居然敢推你老子,你活的不耐煩了?”那中年男子豈會料到竟會被自己的兒子給推倒,腳下一個趔趄立即轉身追了出來!

直到此時,雲千夢才看清那隻是一名十一二歲的小男孩,隻見他費力的拉著身後十五六歲的少女,滿目慌張茫然的看著人來人往的集市卻不知往哪裏躲去,可身後卻又緊接著追來他們的父親,讓那小男孩隻能咬著牙拉著自己的姐姐朝著雲千夢的方向跑了過來……

“啊……”雲千夢還未出聲,那跟在她身後的幾位小姐倒是先叫了起來,隨後便聽到一陣慌亂的腳步聲,想必定是奴仆們把這些小姐保護了起來,免得被這粗魯的一家三口給誤傷!

隻是這樣一來,雲千夢與楚飛揚身後的道路卻完全被堵住,讓小男孩情急之下隻能拉著自己的姐姐躲在楚飛揚的身後!

而此時楚飛揚看著衝過來的三人,亦是快速的與雲千夢交換了位置,把她攬在自己的身體內側,不讓外人碰觸到她分毫!

“滾開!”那手中拿著木棍的中年男子滿身酒氣的衝到楚飛揚的麵前,張口便是一句不敬!

‘轟!’可他的話音還未落地,聞聲趕來的習凜便立即賞了他一拳,直直的把那中年男子打趴在地!

隻見那中年男子口中頓時吐出三四顆牙齒,血水順著漏風的嘴角緩緩流了下來,半邊臉更是瞬間便腫了起來,一時間趴在地上竟起不了身,卻換來圍觀百姓的一陣叫好之聲!

“習凜,把此人拖去見官!”楚飛揚看都沒有看那男子一眼,把手中的包袱交給習凜,隨即疾言厲色的命令道!

“是!”隻見習凜立即拖起那中年男子往江州知府的衙門走去!而他的心中卻清楚的很,王爺讓他把此人交給官府,其罪名並非逼良為娼,而是衝撞了王妃!隻怕這條罪名被坐實,此人的性命也就到頭了!

“爹爹……”殊不知,看著中年男子被拖走,始終沒有開口的少女竟眼中含淚的輕聲喊道,隨即不顧身體的疼痛,拽著弟弟衝到楚飛揚與雲千夢的麵前便要下跪!

“姐姐,你幹什麽?”卻不想,小男孩竟是十分的有骨氣,無論他姐姐如何的拽他,依舊是挺直腰背不肯下跪,甚至是用力的拉著他姐姐的雙手,亦是不肯讓她下跪!

“走吧!”方才楚飛揚出手亦不是為了這對姐弟,因此雲千夢無意去接受旁人對他們的感恩戴德亦或者去欣賞小男孩無為的倔強!

不管麵前這一對姐弟發生了怎樣的分歧,雲千夢卻隻是重新邁開步子,與楚飛揚繼續往前走去!

而集市上熱鬧的買賣亦沒有因為方才那一幕而發生變化,既然壞人有了應有的報應,看熱鬧的圍觀者便重新走回自己的軌道!

雲千夢與楚飛揚則是沿著街道緩步而行,卻在看到掛有‘容’字牌匾的米行時,楚飛揚的腳步微微停頓了下!

雲千夢自然也注意到這一家米行,‘容’姓在西楚並不多見,而能夠堂而皇之的掛著‘容’字牌匾的,隻怕也隻有京都的容家吧!

“這米行倒是很大!”看著米行內的占地與裏麵所陳設的所有種類,楚飛揚淡淡的開口!

聞言,雲千夢則是微微點了下頭,隨即輕聲開口“不愧是容家!江州屬於丘陵地帶,不適合種植稻穀之類的農作物,容家便在此開設米行,自然是日進鬥金!加上容家家大業大,從這米行的規模便可看出,隻怕江州種類最為齊全的便是這一家,簡直就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還不止這些!一如咱們這次從京都前往幽州的路線之中,江州便在其中,這也可看出江州在地理位置上較為重要,若是發生戰事,除去蘇啟這漕運使水路陸路所運輸的糧草之外,其餘朝廷無法負擔的部分,隻怕也是需要靠容家來支援,容家在重要的州縣開設米行,一來是得到朝廷應允的,二來也是朝廷用來應對不時之需的!”看著人進人出的米行,楚飛揚眼底流光溢轉娓娓道來!

“這便是你今日出來的原因嗎?”而雲千夢卻是含笑開口,口氣之中卻帶著一絲危險的味道!

楚飛揚猛然回神,透著朦朧的麵紗看到愛妻那泛著冷芒的雙目,頓時討好道“怎麽會呢?今日最重要的便是陪著夢兒散心!隻不過是巧遇容家的米行罷了!走了這半日,想來夢兒也累了,咱們去那酒樓歇息會!”

語畢,便見楚飛揚護著雲千夢走到集市上門麵最大的一座酒樓,兩人一踏進那酒樓的門檻,便見小二熱情的跑上前招呼道“兩位客官裏麵請!”

“有雅間嗎?”楚飛揚環視這酒樓一眼,隻見大堂寬敞明亮且十分幹淨,小廝上菜亦是井然有序,隻是私心裏還是希望雲千夢能夠得到更好的休息!

“真是不巧,今兒個雅間都滿了!不如這樣,兩位客官請上二樓,二樓的座位有屏風遮擋,比大堂要少些吵雜!”那店小二腦子轉的極快,瞬間便提出建議!

“就這樣吧!”雲千夢則是擔心楚飛揚走了這麽半天,生怕他右臂的傷口會裂開,便做主的跟著那店小二上了二樓!

不過,這二樓雖不是雅間,製景卻也十分的雅致,四處的角落均是放著精致的盆栽,每一張桌子前均是隔著一閃屏風,雖不及雅間密封,卻也很好的起到了阻隔的效果,且屏風上所繪製的鳥語花香也是相當的別致,更加提升了用餐的水準!

“客官可喜歡臨窗而坐?”耐心的等著雲千夢與楚飛揚打量二樓的景致,那店小二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

“臨窗而坐吧!”雲千夢則是笑著回道,隨即挑了一塊畫有蒼鬆的屏風,與楚飛揚坐了下來,這才發現窗外一片波光粼粼,在陽光的照射下,窗外的湖麵上泛著魚鱗般的光芒,簡直讓人睜不開眼,景色堪稱一絕!

“上最精致的糕點以及一壺龍井!”見雲千夢的神色已被外麵的風景所吸引,楚飛揚淡然的開口!

那店小二聞言,立即笑著快步走下二樓前去準備茶點!

“這酒樓倒是有意思,竟是一麵環湖,難怪雅間爆滿!”看著湖麵上漁人撒網打漁的灑脫,雲千夢不由得讚歎道!

隻是雙手卻是小心的撫向楚飛揚的右臂,帶著關心的語氣詢問道“傷口可有發疼?”

心頭一暖,楚飛揚不由得揚唇淺笑,帶著輕柔的開口“無妨!已經止血,過不了幾日便會痊愈,不必太過憂心!倒是你,從京都到幽州,一路上氣候從極寒到極熱,我倒是擔心不已!幸而此次……誰!”

可楚飛揚的話還未說完,便見他神色突然警惕了起來,淩厲的出聲頓時讓雲千夢的目光轉向屏風外,卻隻見方才集市上遇到的那對姐弟竟走上了樓梯,朝著他們的座位走來!

直到此時,雲千夢看清了這對姐弟的容貌!

兩人的相貌有著驚人的相似,而與京都的小姐們不同的是,麵前的女子擁有的是小麥色的膚色!

隻見她身材嬌小玲瓏,容貌卻是極其的漂亮,隻是那兩道黑色的濃眉卻是淡化了她臉上的柔美,顯出少有的英氣,讓這女子看上去帶有一副不屈不饒的神色!

而她更是有一雙璀璨晶瑩的眸子,看向雲千夢與楚飛揚的目光中帶著絲絲的神采與傲氣,想必也是這一抹傲氣,讓她不願屈服於她的父親被賣入青樓吧!

而她身邊的小男孩則是一副濃眉大眼的清秀模樣,年紀尚小的他雖還未張開,卻也是難得一見的漂亮孩子,膚色與他姐姐的相同,雖在京都不常見到,但卻給人健康的感覺!

雲千夢隔著麵紗打量著站立在麵前的這對姐弟,見他們身上衣衫破舊,有些地方更是被其父打開裂,幸而此時氣候寒冷,否則女子的肌膚裸露在外,在這保守封建的古代,這女子定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隻不過,當雲千夢注意到那女子臉上的一條傷痕後,目光卻微微半眯了起來,顯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能不能請你們放了我爹爹!”那女子拉著自己的弟弟,聲音極低的請求著麵前坐著的雲千夢與楚飛揚!

“姐姐,你何必為他求情!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難道咱們被他賣掉,你還要為他賣命?”不等楚飛揚開口,那男孩卻率先嚷嚷了起來,堅決不同意他姐姐為自己的父親求情!

“他畢竟是我們的爹爹!”聽著自己弟弟反對的話語,女子低頭小聲的開口“求你們放過我爹爹,我願意賣身給公子做牛做馬!”

聞言,雲千夢麵紗下的眉頭微微蹙起,隻覺這女子的眼神與其的舉動十分的不相符!

一個擁有那般靈活眼神的人,豈會這般低聲下氣的求人?

“我們家不需要牛馬!”而楚飛揚則是瞬間駁回那女子一廂情願的請求,隨即執起麵前的茶盞,輕輕抿了一口裏麵剛剛泡好的龍井!

“你們平日裏是怎麽維持生計的?”殊不知,雲千夢卻在此時問出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顯然對方亦是沒有料到雲千夢會有此一問,隻見那姐弟兩的身影微微一頓,那女子才緩緩開口“家中有幾畝田,平日裏便種些紅薯、玉米,換些糧食維持生計!”

聽她如此說,雲千夢點點頭,但目光卻是看向女子那細膩光滑的手背,隨即轉向那小男孩,無一例外的也是一雙養尊處優的手!

“你們回去吧!官府自會對你們的父親進行判決,我們並非官府,自然不能做主放人之事!且這件事情是你們的父親有錯在先,若你們決定既往不咎,我想官府亦是不會太過為難於他!與其在這裏請求我們,不如速去衙門來的有效!”雲千夢緩緩開口,語氣清冷微寒,透著一抹讓人察覺不出的冷寒,卻讓人無法違抗她話中的意思!

沒有料到雲千夢會如此開口,那女子的眼中一閃即過一抹詫異,隻見她立即抬起頭來看向雲千夢,卻因為雲千夢蒙著麵紗,讓她窺視不了雲千夢的表情,更是揣測不到雲千夢此時心中的想法,隻能皺眉為難的立於原地,正想開口再次求饒,身後卻傳來一陣吵雜的腳步聲!

“這位公子,我家小姐是江州知州的千金,隻消您願意,我們老爺定能放了他們的爹爹!”方才那名小丫鬟在自家小姐的授意下立即靠近楚飛揚,討好的同時卻又故意向楚飛揚說出自家小姐高貴的身份!

“何時你家小姐成了這江州知州了?”可鮮少開口的楚飛揚卻是半點麵子也不給的冷聲譏諷道!

那雙狹長的眸子含霜帶雪的射向靠近自己的小婢女,眼中的淩厲之色讓那婢女頓時不但停住了腳步,更是有些害怕的往後退了幾步!

“公子所言極是!隻不過他們父女情深,我若是開口,爹爹也許會網開一麵!”隻見那祝小姐暗瞪自己婢女一眼,隨即親自走上前,不顧男女授受不親的站定在桌前,執著絲絹的手微微舉起撩起耳邊的碎發勾於耳後,狀似無意的一個動作,卻讓人聞到了她衣袖間所熏染的香味!

雲千夢聞著這略帶濃鬱的香氣,嘴角微微勾起,眼中浮現一抹譏諷,淡淡的開口“祝小姐這身上的熏香似乎是去年京都小姐流行的香味,怎麽祝小姐這般喜歡這種味道,竟把別人淘汰的香味當作珍寶!”

此言一出,那祝小姐麵色一紅,而她的身後則是傳來一陣低低的嘲笑聲!

“你們若真是有心救出你們的父親,不如求一求這位祝小姐!”雲千夢丟下這句話便站起身,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即便是勝了也沒有成就感,隻是有些厭煩這樣無休止的被糾纏,好好的半日光景就這麽被浪費了!

楚飛揚看著雲千夢起身,便立即跟上,兩人瞬間消失在眾人的麵前!

“環兒,你是死人啊,還不趕緊跟上去打聽清楚那是誰!”半餉,方從氣惱之中回過神的祝小姐這才回過神來,衝著自己的丫頭大罵一聲,隨即狠狠的瞪了眼麵前寒酸的姐弟兩,趾高氣揚的離開了酒樓!

“王妃,這是什麽?”慕春幾人早已在馬車上候著,見雲千夢與楚飛揚坐進馬車,便好奇的指著那包袱問著!

“一些胭脂水粉,你們拿著用吧!”除了重要的宴會,雲千夢除了基本的保養,幾乎不沾這些胭脂水粉,便大方的賞給了自己的幾個丫頭!

而慕春幾人經過大半年的相處亦是十分的謙讓,並未因為映秋此時不在便哄搶包袱裏麵的東西,而是重新包好那包袱,待回去後四人再進行分配!

馬車漸漸的駛出集市,經過一陣奔跑來到驛館的門口!

“飛揚,你可覺得那對姐弟有什麽不妥!”換了一身家居的裙衫,雲千夢摘掉頭上的紗帽,頓時覺得頭上輕鬆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