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77節

  雙方攻城掠地絲毫不肯退讓,楚王的黑子與文秋的白字各占半壁江山,誰贏誰輸在沒有到終局時,隻怕誰也猜不到!

  楚王的布局大氣磅礴,帶著身經百戰的氣勢,每走一步都能夠為後麵的布局埋下伏筆,老謀深算中的攻守戒備,讓文狄的白子始終不能突破他的防線!

  而文秋雖是一介文人,但他棋風厚重,布棋穩紮穩打,並未因為楚王棋盤上所顯露出的戰場殺氣而心生膽怯有所退縮,亦沒有因為楚王的刁鑽用棋而亂了章法無從下手,他亦步亦跟的照著自己的想法落棋,看似平淡無奇的布局中卻帶著固若金湯的防守,讓楚王一時間竟是攻不進他的城堡之中,不但讓白子占據了棋盤上的半壁江山,更是隱有吞沒黑子的勢頭!

  雙方勢均力敵,絲毫不見退讓,一場廝殺讓兩人均是沉浸其中,棋逢對手的喜悅讓他們達到了無我的境界,整個偏殿之中徒留棋子落盤之聲!

  而楚輕揚則是觀棋不語的坐在一旁靜心觀戰,在雙方的對局中,既學習著楚王的霸氣,又用心記下文狄的儒雅,一盤棋,讓他受益匪淺!

  “哎呀,還是你小子棋高一著啊,本王服了!”看著文秋以耳赤之妙手以一目之差險贏楚王,讓楚王頓時朗聲笑道!

  而文狄卻是含蓄一笑,儒雅之風盡顯在那謙虛的拱手之中“王爺承讓,小侄也是盡力才能險贏王爺,王爺棋風大氣,實在是讓小侄佩服欣賞!”

  文秋看著棋盤上布局嚴謹的黑子,心中不禁感歎,也隻有楚王這樣在沙場縱橫多年的名將,才能有這樣巧妙的心思與謹慎的態度,雖然此次自己險勝,但楚王的黑子亦是一場名局,其中所包含的智慧隻怕是自己窮極一生也無法學會的!

  而楚南山此時亦是看著棋盤上的白子,雖然文秋布局看似平常,但把正盤棋連在一起看,文秋棋風平和而見韜略,既無詭譎,亦無煞氣,卻以堂正之師,布羅仙大陣,於渺無形處,隱肅殺之機!也難怪這小子在自己的窮追猛打攻守兼備之中亦能夠以一目之差贏了自己,這文家的後人,果真不容小覷!

  但更讓楚王欽佩的,卻是文秋在棋盤上全力以赴,並不因為自己是楚王而有所相讓的行為,這樣對於任何事情都一視同仁的態度,讓楚王對文秋的印象頓時大好,更覺文秋此人正直可信!

  隻見楚王端起手邊的茶盞,朝著文狄微微示意,隨即飲下一口清茶,心情舒暢道“你這小子倒是與你爺爺性子相似,不為權貴所折腰,不管是麵對何人麵對怎樣的事情,都會全力以赴!本王欣賞的便是你小子的這一點!”

  若說以往西楚盛傳的均是楚王的用兵之妙,那今日與楚王這棋盤一戰,則是讓文秋見識到了楚南山兵法之外的另一麵,也難怪楚王能夠教出楚相那般偉岸的男子,當真是讓文秋心中佩服不已,立即執起手邊的茶盞,與楚南山共同飲下一口茶水,兩人繼而熱烈的討論著方才的棋局!

  “爺爺,孫兒倒是覺得方才的黑子若是用跨,或許便是爺爺勝!”看著兩人討論的眉飛色舞,始終沉默觀棋的楚輕揚緩緩開口,修長的手指捏起棋盤上的一枚黑子,隨即放在另兩枚白子之間!

  而楚王與文秋則是耐心的看著那黑子落子的地方,再縱觀全局,隻覺當真有力挽狂瀾之效,兩人不由得對楚輕揚刮目相看!

  “想不到在楚相之後,王爺家中竟還藏著這麽一名博學多才的二公子!

  ”楚輕揚方才所顯露的那一手,頓時讓文秋看向他的眼中多了一抹笑意,隻覺楚王一門,當真是人才輩出,一個楚飛揚已是驚才絕豔,此時的楚輕揚看樣子也是不輸其兄!

  楚南山聽著文秋的讚美,卻隻是淡淡一笑,目光不由得掃向一旁的楚輕揚,見他的注意力似乎始終放在棋盤上,便謙虛道“賢侄謬讚了,這小子還得多多曆練!不過,雖說是旁觀者清,也虧得這小子能夠發現這關鍵的一步!本王倒是老了,竟漏算了這一步!”

  楚輕揚見楚王這般開口,便謙虛的笑道“爺爺老當益壯,豈是孫兒能夠超越的?孫兒也不過是討了個巧,正巧發現了這一步而已!”

  而楚南山聽到楚輕揚這般話後,卻是不讚同的搖了搖頭“男兒當有自信,你方才在一旁靜心觀棋,又豈會是湊巧才發現這一步棋?”

  “賢侄亦是認為楚公子的棋藝定也是不凡的!”文秋依舊沉浸在楚輕揚那妙手之中,不由得點頭順著楚王的話說道!

  而此時楚輕揚卻是抬起頭來,誠懇的看向楚南山,緩緩開。”孫兒有一事,想請爺爺與文世伯應允!”

  聞言,楚南山與文秋紛紛不解的看向已經自座位上站起身的楚輕揚,見他神色肅穆,眼中盡是認真之色,楚南山瞳孔微微縮緊,右手不由得撫上自己的白須,緩緩開。”何事?”

  而楚輕揚卻是清雅一笑,目光自楚南山的身上轉到文秋的身上,堅定的開。”孫兒從今日的棋局之中發現自身許多不足,加上父親常說西楚文家書香門第,孫兒便想拜文世伯為師,希望爺爺能夠應允,也希望文世伯能夠收下輕揚這個徒弟!”

  語畢,楚輕揚便立於兩人麵前,等著兩人的回複!

  聽他這番言論,楚南山與文秋迅速的交換了眼神,隻是楚南山的眼中卻是狐疑的神色,而文秋的目光中卻閃著猶豫!

  對於楚南山而言,楚輕揚雖是他的孫兒,卻不如楚飛揚來的親近,加上楚培的關係,祖孫二人僅限於血緣關係,真論起感情,真真是沒有!

  而文秋則是不解,楚王這般才情的人,完全可以勝任楚輕揚的老怖,為何又挑上自己,更何況文家雖會手下弟子,但卻鮮少會收大家氏族的子弟,畢竟這些子弟身份尊貴,均是不易管教之人,而文家向來避免與朝中之人交往過甚!

  隻是,看到方才楚輕揚所顯露的一手,文狄心中不禁產生了一抹惜才之感,對於有才之人,文秋向來是十分的珍惜!

  “求爺爺應允!”楚輕揚看出文秋眼中對自己的欣賞,便朝著楚南山直直的跪了下來!

  “你當真是有意向你文世伯學習?”楚南山的問話十分的隱晦,若不是熟悉楚家家事之人,是絕對聽不出其中所隱藏的含義的!

  楚輕揚聞言抬高自己的俊顏,雙目堅定的看向楚南山,無比肯定的開。

  “是!”

  楚南山觀其神色、聽其語氣,卻是突然笑了,眼中帶著日積月累所形成的睿智,洞察一切的虎目把所有的事情看進心中,卻是沒有點明,反倒是轉向文秋開。”這事本王可不能替賢侄做主,賢侄若是看得上這小子,便收了他!若是看不上,也不必為了給本王麵子而勉強收下!”

  語畢,楚南山便閉口沉默,不再插手此事!

  文秋見楚南山這般開口,便知時於文家這條不成文的現定,楚南山心中定是十分的清楚,這才給了他選擇的機會!

  本想拒絕的話在看向棋盤時,讓文狄緩緩的咽回了肚中,看著眉目清朗的楚輕揚,文秋慎重的開。”既如此,從明日開始,你便寅時進入文家學習!”

  見文秋同意,楚輕揚立即朝著文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鄭重的喚了一聲,‘師博!’,雲千夢離開謝氏的院落後,便聽到外麵的丫頭們議論著二少爺成為文家弟子的事情,心中不禁微微詫異,轉眼的時間,楚輕揚竟成為了文狄的徒弟,這倒是出乎人的意料!

  原本謝氏會因為救人的事情而與文府提起聯姻的事情,卻不想竟是楚輕揚成為文家的弟子!

  文家出了一個帝師,如今的文攜又是太子少怖,若是不出意外,如今的太子也將會成為將來的帝王,一家出了兩名帝師,這樣的殊榮可不是誰都能夠擁有的!

  這不但說明文家學識淵博,更是說明文家在教導太子成為帝王一事上十分有心得,經過他們調教的弟子十之八九均是有用之才,那楚輕揚看中的是文家的名氣、還是希望經過文家的教導成為有用之才亦或者是想成為一代……,想到最後一種結果,雲千夢的心驟然一緊,眉宇間瞬間染上凝重之色,立即領著幾個丫頭離開王府!

  而此時楚飛揚卻還未下朝,看著空無一人的內室,雲千夢的心情早已在馬車的狂奔中平靜了下來,讓慕春翻出一塊銀色印著芋莉花的錦緞來,學著迎夏的手勢姿勢配好絲線的顏色後,便把繡花針穿插在錦緞中,描繪著上麵的圖案!

  “這是什麽?為何這般的奇特?”殊不知,心中想著事情,就連楚飛揚進來均沒有發現!

  直到耳旁響起楚飛揚那略帶戲謔的聲音,雲千夢這才驚醒,抬起有些發酸的脖子看向彎腰在身旁的楚飛揚,雲幹夢發現原本呆在內室的幾個丫頭早已不見蹤影,而楚飛揚那含笑的目光卻是緊盯著自己手上的錦緞,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雲千夢看到那上好的錦緞上竟繡著一片綠色的葉子,隻是針腳卻是粗細不已一,形狀有些怪異,也難怪楚飛揚會嘲笑自己!

  看著自己又浪費了一塊錦緞,雲千夢輕咳一聲,把手中的錦緞放在竹籃之中,這才坐直身子看向楚飛揚,為他倒上一杯熱茶,淺笑開。”父親這一走,不知何時能夠回來!”

  而楚飛揚卻是接過茶盞,舒心的喝上一口,這才說道“怕是要呆上一段時日的!二弟今日拜文秋為師,可真是一個好手段!”

  見楚飛揚提起此事,雲千夢心中並不驚訝,以楚飛揚的能力,又豈會不知楚王府發生的事情,況且文狄此次收下的可是楚王的嫡孫,這樣的消息,隻怕此時京都早已傳遍!

  隻是聽到楚飛揚說到‘好手段’,雲千夢細觀他的神色,隻見楚飛揚眉宇間隻有溫和的笑意,便微嗔道“你倒是自得其樂呀!”

  聞言,楚飛揚聳肩,略帶無奈道“文秋心不在官場,多年來隻沉浸在書本棋局之中,他的學生均是身心淡泊之人!”

  “可他的名氣卻是現如今文家子孫中最富盛名的,即便他心不在官場,但他的名氣卻是很好的武器!”沒好氣的瞪了楚飛揚那毫不在乎的模樣一樣,雲幹夢故意說道!

  隻見楚飛揚一本正經的點下頭,認真的回了兩字“的確!”

  見他這般不急不躁的模樣,雲千夢輕搖下頭,隨即拿出那錦緞與剪子,把上麵不堪入目的綠葉拆掉,重新認真的繡上其他的花樣!

  而楚飛揚卻是自身後摟住她,下巴輕抵在她的肩頭,靜靜的看著繡花針在她的手間穿梭,低低的開。”韓府的宴會,我隨你一同前去!”

  手下的動作微停,雲幹夢不解的轉頭看向楚飛揚,見他眼簾微垂,正聚精會神的盯著自己手中的錦緞,卻是不解的問道“為何?”

  韓少勉隻是三品侍郎,似乎還不沒有到楚飛揚親自出馬的地步吧!即便韓少勉的身後有端王府,可畢竟隻是聯姻的關係,況且前一位端王妃更是去世十幾年,楚飛揚為何這般的重視?

  而楚飛揚卻是抓住雲幹夢執針的手,與她一同把針尖刺進錦緞中,緩緩解惑“幽州的事情自然有父親,王府的事情有爺爺,我自然是陪著夫人便可”,看著楚飛揚悠閑的樣子,雲幹夢搖頭不語,心中卻是安定無比!

  二月二,龍抬頭,韓府的宴會便是這一日!

  這是新年後京都各府間舉行的第一場宴會,尤其還是在鮮少舉行宴會的端王府,各府的夫人小姐更是十分的重視,雖是晚宴,可晌午過後,端王府的門前卻早已是停滿了各府的馬車!

  楚飛揚則是讓習凜護送雲千夢先去端王府,他自己則是從皇宮與端王一同回府!

  今日雲幹夢則是換了一輛極其寬敞的馬車,與夏侯安兒一同接了楚潔三人,隨後便又去雲相府接上雲嫣,這才趕往端王府!

  “嫣兒今日真是光彩奪目!”看著雲嫣戴上自已為她挑選的碧玉棱花雙合長簪,又見今日雲嫣穿上的是新春京都中最為流行的衣裙,色彩明亮、裙擺上的繡花更是精致細膩,雲千夢含笑著誇讚道!

  “在嫣兒眼中,姐姐永遠是最美的!”被雲千夢如此誇讚,雲嫣麵頰不由得微微一紅,隻是見雲千夢眼底一片真誠,便知大姐是真心誇耀自己,讓雲嫣心頭微微一喜!

  隻是,在雲嫣的眼中,雲千夢的美卻是獨一無二的,自信中帶著睿智,坦然中帶著真誠,即便是麵對敵人的挑釁侮辱,雲千夢依舊是冷靜以對,這份獨特的美,在雲嫣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憶起這麽長時間雲千夢對自己的照顧,雲嫣對她的感激更是無法用言語表述!

  “想不到大嫂娘家竟還藏著這麽一位美人!”而此時,坐在雲嫣對麵的楚潔則是含笑開口,隻是目光在看到雲嫣發間的那支碧玉棱花雙合長簪時,略微閃了一下!

  “嫣兒性子安靜,鮮少出門走動,倒是不如潔兒與婉婉媛媛這般活潑!

  ”雲千夢避重就輕!

  楚潔方才的話聽上去似是讚美之詞,隻是卻隱藏極深的暗諷!

  雲嫣身為庶女,自然是沒有參加一些重要的宴會!

  楚潔看似是誇讚雲嫣貌美被藏於閨閣之中,實則卻是在譏諷她上不了台麵的身份,即便貌美如仙,庶女的身份隻怕也為她的美貌打了折扣!

  而謝婉婉與謝媛媛雖沒有開口,但從方才見到雲嫣那一刻起,她們二人卻是與雲嫣保持著一段距離,其中的排斥雖不明顯,卻也不難察覺!

  而雲千夢卻是沒有如楚潔的願提及雲嫣的身份,而隻是淡淡的說著她的性格,隨即又以楚潔三人剛回京便迫不及待的參加各種宴會的行為相比較,極其諷刺的反駁了回去!

  夏侯安兒坐在雲千夢的身旁,看著自己的表嫂三言兩語便擊潰了楚潔所設下的陷阱,雙目好笑的看著麵上雖掛著笑,但眼中卻暗藏不服的楚潔,淡淡的開。”幸而我沒有聽爺爺的,否則一個人坐著公主的馬車前去端王府,豈不是無聊!”

  說完,夏侯安兒眼角餘光輕瞥楚潔三人,見她們立即閉上了嘴,這才淺笑著看向雲千夢!

  看著夏侯安兒一畫為自己與雲嫣打抱不平的模樣,雲千夢心頭暗笑,這夏侯安兒呀,看似長得貌美如花,卻也是個火爆的性子,誰得罪了她在乎的人,她便會立即討回來!

  楚潔如今還未有郡主的封號,身份上自然是差夏侯安兒一裁,一名公主願意與她共坐一車,顯然是楚潔等人的榮幸!

  而公主既然不在乎與庶出的雲嫣坐在一起,那楚潔顯然也沒有立場抱怨,更何況如今隻是寄人籬下的謝婉婉謝媛媛姐妹!

  雲千夢轉目看向夏侯安兒,笑道“今日的宴會想必十分的熱鬧,加上並非像宮宴那般的構束,你側是不用擔心會寂寞!”

  聽雲千夢這般說道,夏侯安兒在隻有雲幹夢看到的方向吐了吐舌頭,隨即端正麵色挺直腰背坐在馬車內,等著到達端王府!

  而雲千夢則是掀起車簾,目光微微往外看去,隻見這端王府的麵子果真夠大,這端王府前的半條街早已是停滿了各色的馬車,想必眾人心中均是十分好奇端王對韓少勉態度如此好的原因吧!

  見馬車緩緩停止,雲千夢讓慕春先行下車,帶著她的請帖交給端王府門前接應的小廝們!

  一名小廝看了眼那請帖上的名諱後,立即跑進王府內,不一會便見一名老嫉嫉快步走了出來,親自來到馬車前,恭聲道“老奴見過楚夫人、夏侯公主、楚小姐、雲小姐!”

  聽到老嫉嫉的身影,元冬這才掀開車簾,小心的扶著雲千夢走下來!

  “有勞嫉嫉帶路了!”雲千夢看眼麵前五旬左右的老瑭嫉,笑著和氣的開口!

  “夫人客氣了!請!”那老嫉婚不卑不亢,隻是辛瞰周全的把幾人領進了端王府!

  端王府與別的王府並未太大的詫異,一樣的富麗堂皇,一樣的光彩奪目,這一年多雲千夢見識了太過的官家府邸,如今再看這千篇一律的端王府,倒是少了一些新鮮剛隻是,越是往裏走去,卻隻覺這內院之中的書香氣越重,四周的景色布置的也越發的雅致,想來那冷僻的端王妃定是位極有品味的女子,能把充滿俗氣的王府改造的這般別具一格!

  幾人隨著那老毋瑭一同踏進端王府的花園之中,頓覺眼前姹紫嫣紅、各府的鶯鶯燕燕早已是聚在一起談天說地,聊的好不開心!

  放眼看去,今日前來的小姐們均是一身新裝,頭上戴的、身上穿的,無一不是京都此時最為流行的款式,彰顯著她們的家世與地位!

  而眾人亦是在此時注意到進入花園的幾人,尤其夏侯安兒一身的異族服飾加上那出眾的容貌,更是讓原本談笑的小姐們停下了說笑的動作,又見被辰王退親後竟嫁給楚飛揚的雲千夢,眾人或多或少帶著羨慕嫉妒的瞪向這邊,“楚夫人!”可除此之外,卻還是有人熱忱的上前寒暄!

  沒想到此次文家亦在被邀請之列,隻見文家兩位夫人便從涼亭中走下來,滿麵淺笑的走向雲千夢等人!

  “兩位夫人好!”雲幹夢則是帶著妹妹們向她們福了福身!

  “二夫人傷勢可好些了?”文二夫人走進雲千夢與楚潔,關心的問著!

  “回二夫人的話,母親今日已是能夠坐起身了!多謝二夫人關心!”楚潔微微上前一步,美目含笑的回答著文二夫人的話,聲音清脆如黃鶯啼鳴,十分的動聽!

  “近日府中事情多無法抽身,改日我與大嫂再去看望二夫人!”見楚潔進退得宜,文二夫人則是有些抱歉!

  “娘親也是十分的想念兩位夫人,常說與兩位夫人十分的投緣!隻是,這幾日卻是有些擔心哥哥,生怕哥哥惹老師生氣!”楚潔應對得宜,瞬間便找到與兩位文夫人聊天的話題,更是不著痕跡的帶著謝家姐妹移步至涼亭中,與兩位文夫人坐在閑聊!

  “哼!”看著她們離去,夏侯安兒眼底暗藏不屑,有些不平的低聲開。

  “嫂子,她們丟下我們是什麽意思?”

  “你若是心有不甘,可以過去呀!”雲千夢看著夏侯安兒這般的氣惱,搖頭好笑道!

  “算了,咱們還是去找妃卿姐姐吧!”可夏侯安兒卻是立即搖頭,晶瑩的美目在諾大的花園中找尋著曲妃卿的影子!

  “表姐隻怕還未前來呢!”若是早到,曲妃卿定會立即過來的,又豈會等到她們去找她?

  三人正說著,卻見談氏與曲景清不懷好意的走了過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