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76節

  文狄見楚培前來搭話,雙目淡淡的打量著麵前的楚培,出口的聲音卻依舊是一如既往的平靜“楚大人客氣了!”

  幾人正在楚王府的大門口離別致辭,前方的青石路上卻是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聽那震天的聲響,仿若要把長街給踏平,伴隨著清晨的薄霧,眾人看到虎威將軍竟領著一縱士兵朝著楚王府直直的奔了過來!

  隻見那虎威將軍一身戎裝,騎著的戰馬直逼楚王府的大門口,這才緩緩的拉住韁繩從馬背上跳了下來,原本含著殺氣的臉在看清楚王府門口站著的人時立即緩和了許多,大笑著走上前,對楚南山行禮道“下官見過王爺!”

  相較於麵對文狄時的和顏悅色,看到這虎威將軍,楚南山的麵色驟然一沉,隻是冷冷的用鼻音回了一聲,便斜眼掃了那虎威將軍一眼,極其冷淡道“何時我這楚王府也有這樣的麵子,竟能夠讓將軍不請自來!”

  聽著楚南山的一席話,那虎威將軍心頭頓時湧上一陣怒火,可楚南山地位崇高,莫說自己,就連玉乾帝見了亦會禮讓三分,若自己在楚王府的大門口不給楚南山麵子,這樣的事情若是宣揚了出去,自己輕則會被玉乾帝責罵,重則隻怕會遭到禦史的彈劾,屆時影響了自己的前途!

  更何況,楚南山此人深不可測,楚王府更是固若金湯如一座城池,自己若冒然的得罪了楚南山,隻怕小命難保!

  如此一想,那虎威將軍立即收斂了方才故意外放的殺氣,緩和了臉上的表情,恭敬的笑道“王爺說笑了!下官前幾日方從邊關回京,皇上因為不放心楚大人,這才特意派下官護送楚大人回幽州,免得在路上發生楚夫人的事情!”

  “怎麽,將軍這是不相信本王人?還是說將軍對自己的身手十分的有自信?”卻不知,他的一番討好的話卻換來楚南山的一陣嘲諷!

  可那虎威將軍亦不是愚蠢之人,自然知道這是楚南山想氣走自己而故意這般說的,便隱下心頭被勾起的怒火,依舊淺笑著“王爺誤會了,如今京都依舊有些不太平,王爺的侍衛自然要保護您!至於保護楚大人的事情,自然是交給下官!這可是皇上的隆恩啊,旁人可是求也求不來的!”

  楚培聽他這麽一說,眼底頓現冷笑,隻是長久的官場生涯卻教會他如何去隱藏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隻見他淺笑著走上前,看著眼中始終縈繞著不服的虎威將軍,楚培客氣道“那真是有勞將軍了!隻不過本官亦是帶著家奴上路,看樣子還是不需要再麻煩將軍!”

  明眼人均是看得出來,這虎威將軍是玉乾帝的人,而幽州卻又是楚培的地盤,他豈能讓外人踏進他的地盤?更何況這虎威將軍還是如此的不懷好意!

  見楚培亦是拒絕自己護送他離開,虎威將軍那好不容易緩和的臉色逐漸變得難看,隻覺這楚家父子當真是不識好歹,真以為自己願意千裏迢迢的護送楚培離京嗎?若非皇上的命令,他更是寧願呆在京都!

  “難道楚大人想抗旨嗎?這可是皇上的恩寵,還請楚大人莫要抗旨不尊!本將軍亦是奉旨辦事,希望楚大人不要為難本將軍!”眾人隻見那虎威將軍麵色一沉,眼中放出陰鷙的光芒,口氣亦是冷硬的說道“如今解決南尋之事才是重中之重,還請楚大人莫要在浪費時間,早點上路便能早些回道幽州,更能早日為皇上排憂解難!”

  聽著他的話,莫說讓楚家人心頭不悅,就連文狄的眼中亦是劃過一絲厭惡之色,隻覺這虎威將軍當真是不知死活!兩皇上太後都敬重楚王,偏偏這虎威將軍仗著皇上對他的恩寵,竟在楚王的麵前耀武揚威,將來若是落難,即便楚王大人有大量的不與他一般計較,但那些試圖討好楚王的人,定會拚命的排擠打壓他!

  這麽簡單的道理亦是不明白,這虎威將軍果真如他的長相一般,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既然大人如此盛情,那便有勞大人了!”楚培看了眼虎威將軍帶來的人馬,又瞧見文狄此時的神色,便改口同意了此事,繼而轉身看向陪同楚王送自己出門的楚輕揚,囑咐道“輕揚,你可要照顧好你的母親與幾位妹妹,莫要再出現上次的事情!”

  “是,父親!孩兒定當謹記父親的話!”見楚培對自己提出期望,楚輕揚頓時彎腰行禮,恭聲回答!

  得到兒子的保證,楚培這才點了點頭,隨即向楚王行了一禮,便坐進馬車內,在虎威將軍的護送下朝著城門口而去!

  “賢侄,若是無事,便進王府喝杯茶再走吧!”看著車隊緩緩遠去,楚南山收回目光,笑著對文狄開口!

  “小侄恭敬不如從命!王爺請!”文狄雖未在朝為官,但舉止風度卻是落落大方,其家教淵源可見一斑,也足可看出文太師對子孫在言行舉止上甚為嚴格,這才培養出了滿門的書香子弟!

  楚輕揚亦是收回自己的視線,見自己的祖父已是領著文狄走進王府,心中想起昨晚父親臨行前對自己的囑咐,便緊隨其後,跟著楚王二人走進會客的偏殿!

  文狄一路走來,隻覺這楚王府當真是與眾不同,與平日裏的那些王爺富麗堂皇的王府相差甚遠,這楚王府中所栽種的一草一木,看著樸質,卻又蘊含溫馨,雖沒有百花爭豔的美景,卻給人生機盎然的春意!而楚王活到六十多歲依舊身體健朗、健步如飛,想必也與素日遠離女色酒氣,靜心養生有關吧!

  “賢侄似乎對本王的花園十分的感興趣!”見文狄走一路看一路,楚南山便爽朗的開口!

  而文狄則是感歎的看著楚王府中這一片青蔥的綠色,想著家中花園內那落敗的百花,不由得感歎“還是王爺有先見之明,早知百花易敗,便選擇了長青的鬆樹,如此才能長久!”

  而楚南山聽完文狄的誇讚,卻隻是放聲大笑了一番,半餉才收起笑容,眼底流淌著娟娟暖流,緩緩開口“楚王府的一草一木,均是本王的王妃親手栽種!真正有遠見的是她,本王隻是撿了個現成!”

  看著這樣的楚南山,文狄心中大為吃驚!誰人不知楚王在戰場上的雄姿,盡管楚王妃過世多年他均沒有再續弦,世人亦是認為楚王對王妃情深意重!

  可當文狄看到楚南山這樣的表情後,卻深深的感到‘情深意重’四字,隻怕是無法來形容楚王夫婦的!

  尤其聽到楚王說起這楚王府的所有草木均是王妃親自栽種,更是讓文狄對那位過逝多年的王妃產生了一抹敬重!

  “不說這些了,走走走,咱們去喝杯茶,你小子的棋藝可是不俗,今日可要陪本王好好的殺一局!”可楚王的緬懷卻是稍縱即逝,轉眼間卻又變為以往的模樣,更是迫不及待的拉著文狄往偏殿走去!

  ------題外話------

  很傷心,今天沒有完成17000的任務!昨晚寫到兩點,本想熬夜,但10點鍾的火車要去看望親人,隻能小睡片刻,待我驚醒時,已經早上七點了,好傷心,還差一萬字!

  晚上回來,剩下的一萬字會在兩三天內補齊,5555555555

  能給張票票麽?

  【153】

  謝氏有傷在身,自然是不能起身送楚培離開,便由楚潔等人陪著在內室閑聊解悶!

  雲千夢過來時,隻見楚潔、謝婉婉、謝媛媛正坐在謝氏的床邊輕鬆的閑話家常!

  “大嫂!”見雲千夢前來,楚潔立即起身迎上前,臉上的神色比之謝氏昏迷的那幾天可是好上許多,眉宇間均是沾染上了笑意!

  “見過表嫂!”謝婉婉與謝媛媛也隨之起身行禮,雲千夢均是點頭示意,隨後走到床前,看著謝氏漸漸在恢複中的臉色,便微微福了福身,輕聲道“見過二娘!今日見二娘的氣色,可是比前幾日好多了,相信過不久,二娘便能夠痊愈!”

  看到雲幹夢,謝氏眼中的笑意更甚,忙抬手囑咐一旁伺候的丫頭們搬來凳子讓雲千夢坐下,隨後抬手摸了摸發間插著的那支名貴的玉簪,客氣的開。”這可都是托了夢兒的福氣,我能夠這麽快便好起來,定是你讓潔兒帶回來的那支事事如意簪的功勞!隻是,如今我的身子沒有什麽大礙了,倒是你公公那邊……”

  說著,謝氏眼底不由得蒙上一層擔憂,想必她定是聽到虎威將軍陪同楚培一同前去幽州的消息了,否則豈會這般的擔心!

  雲千夢見她神色間縈繞著淡淡的憂愁,便知謝氏亦是在楚培此去一路上的安全,低眉略微沉思了番,這才緩緩開。”父親身邊有侍衛,且虎威將軍是奉皇命護送父親前去幽州,想來這一路上定是安全無虞,眼下二娘最為重要的,便是養好自個的身子,莫要讓父親在幹裏之外還掛心!”

  聽著雲千夢的分析,謝氏微皺的眉頭不禁淡淡的舒展開,眼底漸漸的浮現一絲笑意,嘴角含著一抹淺笑的微微點了點頭!

  “還是大嫂的話最是管用!方才我與表姐可是勸說了娘親半天,可娘親心中依舊十分的擔憂,豈止嫂子三言兩語,便讓娘親放下了心!”看著謝氏終於笑了,楚潔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立即出聲誇讚著雲千夢的厲害!

  “我也不過是說出實話而已!潔兒可別再打趣我了!”雲千夢淡笑著把楚潔的讚美之語化解掉!

  “潔兒,婉婉、媛媛,你們都下去休息吧!我與你們大嫂聊一會!”誰知,謝氏卻是出聲打發掉楚潔三人,留下雲千夢一人,想必是有重要的話與雲千夢私下商量!

  楚潔三人亦是聽話,隻是福了福身,便帶著各自的丫頭先後退出了內室,“不知二娘有何要吩咐千夢的!”看著內室隻剩謝氏貼身伺候的幾名毋嫉與丫頭,雲千夢心中略微謹慎的開口!

  而謝氏卻是但笑不語,隻是拉過雲幹夢的右手,輕撫了撫她的手背,這才緩緩開。”前幾日,文家的幾位夫人來探望我,閑聊時便說到王位一事!

  據說王爺元宵佳節在宮宴上,已是向皇上提起了此事,不知是真是假!”

  語畢,謝氏睜著含笑的雙目,淡淡的看著雲千夢,眼底一片良善,讓人讀不出她此時心中所想!

  而雲千夢則是毫不退縮的迎上謝氏的目光,眼底同樣沁上善意的微笑,在聽完謝氏的話後,這才不慌不忙的點了點頭,慢慢的開。”確有此事!”

  既然謝氏把文家的幾位夫人都抬了出來,自己若是否定此事,隻怕會被有心人用來製造矛盾,屆時無緣無故的得罪了文家的人,那可就是冤枉至極,況且,王位一事,是楚王當著玉乾帝及百官之麵提出,鐵證如山的事實,自己即便是想否認,也是無從下口!

  隻是,讓雲千夢好奇的是,既然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謝氏為何又要單獨留下自己談論此事?

  楚培方離京,謝氏便親昵的與自己討論此事,是怕楚飛揚在楚培不在的期間奪位而故意放低姿態向自己示好,亦或是在試探自己對那王位的態度?

  雲千夢的眸子如一汪清泉,看似清澈見底,卻讓人覺得這清泉底部卻仿若幽潭一般深不見底,越是明晰卻越是讓人捉摸不透,這是謝氏在與雲千夢對視之後,心中突然冒出的想法!

  而眼前的女子不過二八年華,那瑩瑩淺笑間的沉穩大氣卻仿若是身經百戰一般,讓原本因為她的年紀而略微有些低估她的謝氏,也不禁打起十二分精神!

  而雲千夢在回答了謝氏的問話後便不再開口,眼底波光流轉笑意盈盈,身上絲毫不見浮躁之氣,耐心的等著謝氏再次開口!

  “唉,你父親這一去,也不知何事能夠回來!這王位始終是要傳到飛揚的手中,但他這個父親不在,隻怕王爺也不能跳過夫君而交給飛揚!”謝氏秀眉微微輕蹙,看著雲千夢始終沉默不語的等著自己開口,心頭訝異著雲幹夢的好耐心與定力,卻慢慢的說出這段話來!

  聞言,雲千夢卻隻是淡淡一笑,始終與謝氏對視的美目緩緩垂下眼簾,輕聲回道“在宮中,後宮不得幹政!咱們作為內命婦,自然是要以宮中的規矩要求自己,否則將來犯了事,隻怕會被人鑽了空子!作為女眷,夢兒一心所想便是打理好楚相府後院的事情,至於二娘說的這些朝堂之事,夢兒既不敢參與討論,更不敢替夫君決定什麽!還請二娘見諒!”

  一番話,軟硬皆施的把謝氏頂了回去,讓她想發火卻找不到源頭,可要咽下這口氣,卻又不甘心!

  隻見謝氏向來含笑的臉色微微一怔,再次展顏笑時,臉上的笑容已是淡了些許,隨即不著痕跡的轉移話題“你說的極是,我心中因為擔心你父親,例是關心則亂了!讓夢兒見笑了!”

  見謝氏順杆往下爬,雲千夢亦不點破,隻是點了點頭笑道“二娘如此關心父親,千夢萬萬不敢有嘲笑之心!”

  “過幾日便是韓府宴請的日子,我這身子如今卻是動不了,你那幾個妹妹在京都小姐中又都是些生麵孔,隻能讓她們雖夢兒一同前去,相互間有個照應,我也放心些,不知夢兒意下如何?”不再繼續方才的話題,謝氏則是說些一些後院的事情!

  以楚王府的地位,自然是人人巴結的對象,如今楚王府中住著楚王的嫡親孫女,韓府即便是出於禮節,也是會遞貼子的!

  既然謝氏已是開口,雲千夢自然是要點頭的,否則屆時自己帶著雲嫣參加而丟下楚潔等人,隻怕不但會落人話柄,更會讓有心人趁機製造楚王府與楚相府之間的矛盾!

  含笑著抬起雙目,雲幹夢看著謝氏點下了頭!

  而此時偏殿之中,楚王正與做客的文秋在棋盤上廝殺著!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