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72

海沉溪的話還未完全的消散在大殿之上,門外便傳進楚南山強健有力的聲音!

眾人聞言,更是壓低頭顱不敢吭氣!

楚南山地位崇高,即便如今沒有楚王的頭銜,卻依舊是西楚百姓稱頌的老楚王,而先祖爺更是特意賞賜了他隨意出入皇宮的腰牌,如今西楚,能夠如此理直氣壯、堂而皇之的闖入大殿的,恐怕也唯有楚南山一人!

而緊跟在楚南山之後的便是夏侯族長,已經七旬高齡的他,跟在大步流星的楚南山身後,竟隻是落後一步,可見其身受也定是不凡,而此時夏侯族長臉上更是殺氣騰騰,帶著極強的寒意怒視了那跪了一地的朝臣一眼,這才把目光轉向玉乾帝!

“草民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而楚南山在說出那句針對海沉溪的話後,竟一改方才的囂張,畢恭畢敬的朝著玉乾帝行跪拜大禮!

“餘公公,快扶王爺起來!”看著楚南山先給一巴掌再送一顆棗的行為,玉乾帝也隻是有怒火卻找不到發泄口!

畢竟,楚南山即便沒了王位,他的威望依舊能夠震撼朝野!

況且方才他一路硬闖大殿之時,手上舉著的,可是先祖爺欽賜的腰牌,且這麽多年來,楚南山幾乎沒有用過這塊腰牌,一是顯示出他對皇家的尊重、二也是說明他並沒有不臣之心!

而這次啟用這腰牌,隻怕也是因為心係自己的孫子與孫媳,自己若是在此時怪罪於楚南山,隻怕朝野上下均會認為皇帝是個無情無義之人!

楚南山這一跪更是講究至及,既給了自己麵子,又給他的闖入找了台階而下,如今整個西楚,能有楚南山這般七竅玲瓏心思的人,隻怕是找不出幾個來!

而玉乾帝的出言亦是不讓楚南山下跪,否則自己過河拆橋、以皇權壓製有功之臣的名聲,隻怕會深入人心!

隻見餘公公以最快的速度衝到楚南山的身邊,眼明手快的扶起緩緩下跪的楚南山,笑道“王爺快請起!”

楚南山亦是毫不客氣,既然是小皇帝讓他起來的,那他自然是不用跪拜!

幾乎是在餘公公的雙手碰觸到他的身子時,楚南山滿麵謝主隆恩的站直了身子,淩冽的目光頓時掃向海沉溪,嚴肅道“不知海郡王方才那番話是何意思?”

海沉溪看著突然冒出來的楚南山,眉頭不著痕跡的一皺,隨即恢複了方才的淡定,沉穩應對著狐狸一般的楚南山“還請王爺莫要多心!微臣方才也隻是就事論事!楚王與王妃遇襲一事,均不是我們想看到的!當務之急,能夠製止事態演化嚴重的唯一途徑便是找出賊窩,否則隻怕這樣的事情還會再次發生!這不但威脅了王爺與王妃的安全,亦是會動搖西楚的民心!”

“你這是在詛咒我孫兒與孫媳再次遇襲嗎?況且,此次遇襲的大部分是禁衛軍,難保是有人借著飛揚與夢兒出行的機會,對皇上的人下殺手!還請皇上明鑒,莫要放過任何一個細微的小細節!”楚南山反應極快,瞬間便扳倒了海沉溪的言論!

莫說旁人,即便是海沉溪亦是對這六旬的楚南山刮目相看,看來楚南山的威望並非浪得虛名,真正能夠坐在楚王位置上這麽多年的男人,當真是一個十分棘手難纏的人物!

而楚南山的一席話,卻是瞬間轉化了話題,百官隻敢聽其二人辯論,卻絲毫不敢插嘴,否則說錯了話,連累的將是一家老小上下九族!

如今朝中局勢漸漸明朗化,各派勢力漸漸的浮出水麵,幾王的野心也是緩緩的顯露了出來!

可能夠在大殿之上點出這層關係的卻唯有楚南山一人,禁衛軍損失慘重,看似是為了保護楚飛揚與雲千夢,但亦有可能對方確確實實是針對禁衛軍而去,而禁衛軍所保護的人卻是皇上,一旦皇上沒了禁衛軍,那便是籠中的金絲雀,任人宰殺!

這樣的話,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不敢說出,可楚南山卻全然不知害怕的說了出來,皇上聽完他的言論後,不但沒有龍顏大怒,竟是靜心聽著他接下來的分析,可見即便楚南山沒有了王位,其分量亦不是任何人能夠替代的!

“皇上,微臣認為王爺所言極是!”既然方才玉乾帝稱楚南山為‘王爺’,那眾人自然也應以此敬稱楚南山!隻見曲淩傲此時站起身,附和著楚南山開口“烏統領帶兵向來嚴格,禁衛軍亦是訓練有素,有怎樣的山賊能夠傷及八百禁衛軍、又讓一千九百禁衛軍喪命,微臣實在是費解!況且,江州一帶向來安穩,鮮少出現山賊,又怎會突然出現大批的山賊放著平民百姓而去專門埋伏皇家的隊伍?且祝知州的文涵中亦是提及,王爺與王妃馬車中的物件一樣不少,可見這山賊根本不是打家劫舍,而是有蓄謀的便是要屠殺!還請皇上明察,萬萬不能讓有狼子野心之人逍遙法外!”

曲淩傲的分析更是證實楚南山方才所言的真實性!

朝中的風向頓時變得詭異莫測,若說有狼子野心之人,這朝中倒是能夠細數出幾人來,可百官亦不是傻子,豈會真傻傻的說出那幾人的名諱?隻怕今日一下早朝,他們一家老小便會命喪黃泉!

“皇上也知飛揚手握兵權,為皇上鎮守邊關!若此次行動又能夠出去飛揚,那邊關的定會危險,屆時隻怕有人會趁機裏應外合,這才是真正的危險!”楚南山卻又在這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開口,嚇得眾人再次低下了頭!

楚南山這話明顯便是帶著攜帶私仇的用意,以報方才海郡王不理會楚王夫婦生死的言語!

隻是,偏偏楚南山的每一句話都有根有據!

如今,西楚唯有海王府的和順公主被和親遠嫁北齊,若此次行動是海王所安排,那其心當真是可怕至極!不但除掉一部分禁衛軍,更能夠除掉楚飛揚,屆時邊關防衛一旦鬆懈,北齊與海王裏應外合,隻怕西楚將會陷入一場浩劫之中!

如此一想,百官心頭猛然一顫,幸而方才沒有附和海郡王所言,否則被劃入海王府的行列之中,隻怕自己的死期也不遠了!

海沉溪雙目微眯的看向越說越興奮的楚南山,卻沒有立即開口反駁,否則即便自己反駁成功,在玉乾帝與百官的心中怕也是坐實了海王府裏應外合的罪名!

“不知王爺有何好的建議?”玉乾帝在此時緩緩開口,銳利的目光掃過海沉溪沉靜的臉龐,隨即又放在楚南山的身上!

“皇上!”而此時,立於楚南山身後的夏侯族長卻是突然走上前朗聲道“如秦相方才所言,各州縣的駐軍均有名額限製,不可隨意的調派,不如讓夏侯族出兵一千護送王爺與王妃前往幽州!且江州與洛城相隔數座城池,比之與京都的距離要近上許多,既能爭取讓王爺與王妃早日前往幽州解決相關事宜,又能在這調兵的幾日之內讓夏副統領休養幾日!”

眾人一聽夏侯族長的提議,一個個麵麵相覷,竟不想這件事情竟把夏侯族也牽連了進來!

而玉乾帝卻沒有立即回複,隻見他麵色微沉,帶著一絲審視的盯著夏侯族長,心中卻在判定他所言的真是性!

雖說區區一千人,想要做什麽事情有些捉襟見肘!

但往往一件事情的成敗,卻隻需一兩人便能辦妥!

一時間,玉乾帝陷入沉思之中,看向夏侯族長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懷疑!

“兵部侍郎韓少勉聽旨!”半餉,卻見玉乾帝出聲!

“微臣在!”韓少勉立即站出列朗聲回道!

“著兵部侍郎韓少勉前去洛城領夏侯族一千精兵趕往江州,護送楚王與王妃前往幽州!”沉吟片刻,玉乾帝下旨道!

“微臣遵旨!”韓少勉立即下跪行禮!

“謝皇上!”而此時,楚南山與夏侯族長則是立即向玉乾帝拱手道,隨即便功成身退的退出大殿!

“禮部尚書擬旨,命江州知州祝鍾,徹查此次遇襲一事!其他州縣若發現可疑之人,立即通緝,不得延誤!”而大殿之上,依舊響起玉乾帝頒發的一道道聖旨!

“你是如何知曉飛揚出事的?”夏侯族長十分好奇,一個整日拖著自己下棋的老頭,為何消息這般的靈通!

而楚南山則是靈活的翻身上了馬背,悠哉的騎著自己的愛馬朝著宮門口走去,含笑的雙目之中帶著絲絲的精明,回味半天才緩緩開口“還是夢兒聰明,出事了便知道讓人通知我這個爺爺!”

否則以海家那個混小子的精明,定會把所有的責任都推脫到飛揚的身上!

屆時不管飛揚是不是這場遇刺之中的受害者,以他常勝將軍的名聲,單槍匹馬卻沒有捉到匪徒,隻怕到時候那些見風使舵的大臣們定會落井下石!

聞言,夏侯族長緊繃的心也不由得微微放鬆,有雲千夢在楚飛揚的身邊,至少是讓人放心的,隻希望此次幽州之行能夠順利!

“王爺今日在朝堂之上鮮少出聲,不知是為何?”見玉乾帝單獨留下韓少勉,海沉溪與江沐辰同時跨出大殿的門檻,慵懶的開口!

“本王自然不希望像海郡王這般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江沐辰冷眼旁觀今日朝堂之上發生的一切,冷淡的開口!

“老楚王的話,可不僅僅是針對海王府,辰王府的嫌疑也是不小!”淡淡的掃了眼身旁今日始終沉靜的江沐辰,海沉溪的眼光微轉,精明之光隱於瞳孔的最深處!

“錯,皇上會懷疑海王府,卻不會懷疑本王!禁衛軍已損失近三千,皇上是斷不會再冒險派出禁衛軍,而城防軍已是進入京都的第一道防線,皇上自然更不會隨意抽調!且本王要防的可不止是皇上一人,那住在陽明山的海王爺,隻怕也是位深藏不露之人吧!一旦這兩方的人馬損兵折將,那京中最大的勝者便不言而喻!”江沐辰絲毫不避諱的分析著海沉溪心中的算盤,完全不似其他官員的小心翼翼!

“是嗎?或許吧!王爺可真是神機妙算,讓本郡王佩服!”一聲淺笑,隱藏了海沉溪心中真正的意圖,隻見他再次看眼沉穩冷峻的辰王,隨即邁步走向宮門口!

而江沐辰卻是在他轉身之際,眼中神色驟然陰沉,半餉才鬆開衣袖下已是握了半天的雙拳……

第一百六十四章齊靖元你死了沒

日影西移,一輪極淡的月光慢慢的浮現在夜空之中!

雲千夢一個翻身,卻猛然驚醒,雙目驟然睜開,卻發現身旁的位置已空,心口一緊瞬間坐了起來,這才發現楚飛揚正坐在內室的書桌前,麵色沉靜的手中把玩著一段明黃色的布緞!

看到雲千夢已經坐起身,楚飛揚丟下手中的布緞,端起手邊的茶盞站起來走到床邊坐下,左臂一伸便把床上的人攬進自己的懷中,低聲詢問著“醒了嗎?要不要再躺會?”

雲千夢卻是在楚飛揚坐在自己身邊時,立即抬起手覆上他的額頭,在確定他頭上的溫度正常後,這才搖了搖頭,漸漸清醒的意識讓她看了眼窗外的天色,便知自己定是睡了大半日,便有些沙啞著聲音問道“那是聖旨?”

“喝口水!”聽著她的聲音,讓楚飛揚略微皺起眉,把碗沿對準雲千夢的紅唇,讓她就著自己的手喝口水潤潤喉,這才緩緩開口“咱們五日後出發!”

聞言,雲千夢抬手推開唇邊的茶盞,目光看向楚飛揚,淡問“五日後?”

見雲千夢不肯再喝水,楚飛揚便擱下茶盞,從一旁拿過她素日裏在家中常穿的小襖,替她披在肩頭,隨後笑著開口“皇上已派韓少勉在前來江州的路上,屆時他會與夏侯族派出的一千精兵在半途中匯合,送我們前去幽州!”

阻止楚飛揚用受傷的手為自己穿衣,雲千夢快速的穿好衣衫,套上繡花鞋,嘴角含著一抹譏諷的笑意緩緩開口“這麽大方?不但讓我們前去幽州,竟還派了外祖父的人護送,皇上難道就不怕我們起了其他的心思?”

“所以這才派來了韓少勉!端王向來不管朝中各派係之間的爭鬥,韓少勉作為韓王妃的娘家人,自然也會得到他的耳提麵命!加上楚王府與端王府素來也無恩怨,我自然不會太過為難韓少勉!皇上如此做,則是最保險的做法!況且,如今局勢越發複雜,有這樣的機會讓韓少勉曆練一番,對於新人而言也是好事!”跟在雲千夢的身後走到桌邊,楚飛揚淺聲說著現下的情況!

聽著楚飛揚的分析,雲千夢緩緩點了下頭,接口往下說著“海沉溪的手上如今也握有一部分的兵力,雖然這些均是皇上撥給他的,但如今帥印卻在海沉溪的手裏,這部分兵力便駐紮在距離京都不遠處的郊外,若是此時抽調城防軍或者禁衛軍,隻怕海王會有所行動!而夏侯族是楚家的姻親,調用夏侯族的精兵,若是再遇到昨日的事情,損失的等於是楚家的兵力,朝中各大派係不費一兵一卒便能夠看著楚家損失一千人,想必也沒有人會反對吧!而若夏侯族的人把我們安全的送到幽州,那皇上在朝中也會贏得讚譽,畢竟能夠如此放心的讓本就有姻親關係的夏侯族護送我們,便足可見玉乾帝的心胸!屆時,隻怕在百姓的心中,皇上的威望也會更高一些吧!”

楚飛揚朝著伺候在一旁的慕春點了下頭,隨即才笑著看向沉思在分析時局的雲千夢,隻見她此時半低著螓首、娥眉微微擰起,眼神之中卻散發出前所未有的睿智與冷靜,讓此時並未盛裝打扮的她更加的吸引人,卻越發的讓楚飛揚慶幸當初在大殿之上開口助她退婚!

“既然咱們已經遠離京都,又有這幾日可喘息的機會,那便暫時拋去這些煩惱,我已讓習凜準備好普通的馬車,明日咱們上集市好好的遊玩一番,可好?”修長的手指輕柔的點在雲千夢的眉間,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