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71

,日月可鑒!隻不過,本妃當真是不忍看到夏副統領這般的辛勞,在王爺右臂傷口結痂之前,就有勞聶大夫,讓夏副統領好好的休養,莫要讓他為難!”

聽到雲千夢的吩咐,聶懷遠心中詫異,卻依舊是拱手低聲應下!

見聶懷遠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雲千夢則是微點下頭,這才領著迎夏幾人離開西廂房!

目送著雲千夢離開,聶懷遠卻是吩咐映秋先封了爐子,自己則是轉身出了園子走向自己乘坐的馬車,從裏麵翻出另一包藥粉,重新添加在藥罐之中!

映秋看著那倒入藥罐中的淡褐色粉末,但從那粉末的氣味中卻已是判斷出是何藥材,便有些不解的盯著聶懷遠,低聲問道“聶大夫,這……”

聶懷遠卻是手執竹筷在藥罐中攪了半會,這才開口“與其讓夏副統領醒來痛苦,不如就讓他多睡幾日,待身上的傷痛減輕些醒來,也少受些罪!咱們醫者父母心,不能隻想著如何醫治好病患,更要思索如何減輕病患的痛苦!”

說完,聶懷遠把煎藥的事情交給映秋,自己則是有些汗顏的返身走進西廂房內……

“說吧,到底是誰傷了王爺?”了解完楚飛揚的傷勢,雲千夢這才鬆了口氣,隨即帶著習凜重回東廂房偏房內,麵色凝重的坐在一旁,右手食指輕敲著桌麵,目光卻是淩厲的盯著單膝跪在自己麵前的習凜!

“卑職失職,讓王爺受傷,請王妃責罰!”習凜知道雲千夢是個賞罰分明之人,方才對聶懷遠的恩威並施已是讓他了解了這位女主子的厲害,心中便知王妃在關心完王爺的身體之後,下一個便會來責問自己!

“責罰了你,就能讓王爺完好如初嗎?”卻不想,雲千夢竟是淺聲輕問,那敲打著桌麵的手指微微收起,隨即端起手邊的茶盞,有些口渴的抿了一口熱茶,這才繼續問道“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說與本妃聽!”

“是,卑職遵命!”聞言,習凜快速的把之前發生的經過極盡詳細的陳述了一遍,就連從屬下那聽來的對話亦是一句不漏的說了出來,語畢便不再開口,隻是低頭跪在雲千夢的麵前等候她的責罰!

而雲千夢卻始終保持著冷然的表情,隻是在聽到習凜說起楚飛揚與齊靖元之間的對話時,那顆原本平靜的心頓時有了一瞬間的淩亂,心中千頭萬緒,沉澱之後浮現的卻是一抹感動與疼惜!

迎夏看著沉靜如水,不發一言的雲千夢,心中微微有些擔憂,不知王妃會如何的處理此時!

而雲千夢卻是在最快的時間內藏好自己的情緒,微抬眼簾射向習凜,不帶一絲情感的開口“王爺方才可是說了,讓你自己前去領軍棍,你可服?”

“服!”絲毫沒有猶豫,習凜的頭一低,鏗鏘有力的給出答案!

“既如此,你便出去吧,好生的守著這園子,若再讓王爺涉險,兩次責罰一同領受!”可雲千夢卻突然話鋒一轉,在習凜詫異的目光之中款款站起身,麵上寒氣依舊,口氣卻不似方才那般肅穆,隻是卻讓習凜心頭一震,隨之一股暖流湧上心中,立即朝著雲千夢幹脆利落的點了下頭,擺正腰間的佩劍,帶著一身的職責踏出偏房!

“王妃,您累了這麽久,休息會吧!”迎夏擔憂的看著雲千夢,輕聲提醒著!

殊不知,方走出去片刻的習凜竟有折返了回來,隻見他恭敬的向雲千夢稟報著“王妃,祝知州求見王爺!”

“他可說有何要事?”目光不禁順著窗子看向外麵,隻見祝鍾一身官服,身軀筆挺的立於東廂房的院子門口,等候著召見!

“回王妃,祝知州隻說商討王爺與王妃行程以及禁衛軍死難者一事!”早已是問明緣由的習凜,知無不言的盡數說了出來!

而雲千夢卻是收回視線,帶著一絲威嚴的開口“想必祝知州已是把昨日之事上報朝廷,你且去告知他,王爺的行程均是聽從皇上的皇命行事!至於禁衛軍的撫恤問題,自然是根據朝廷的慣例行事,這種事情,何時再需與我們再次商討!今日之內,除了聖旨前來,否則一應回絕!”

語畢,卻見方才被雲千夢派出去的王府侍衛快步走了進來,恭敬的行禮後雙手奉上之前的玉牌,雲千夢接過那玉牌收於袖中便快步走出偏房,在元冬掀開門簾後,小聲的走進內室!

內室由於沒有打開窗子,便顯得視線有些昏暗!

雲千夢悄聲的走到床前,一手輕輕的勾起床頭的帷幔,看到楚飛揚聽話的閉目睡覺,竟不自覺的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緩緩坐下身,伸出那纖細柔嫩的手指輕撫上楚飛揚的眼眉,隻覺即便是沉睡之中,楚飛揚的五官依舊是精致的無可挑剔,隻是那濃密的黑眉卻又似乎想世人展示著他的剛毅,讓人無法忽略掉他身為男子的俊美!

隻不過,由於受傷的原因,此時他麵色微微泛白,薄唇更是失去了以往的神采,指腹沿著他臉龐的輪廓微微下滑,輕柔的摩擦著他略顯幹燥的唇瓣,紅唇中卻是幾不可聞的溢出一抹輕歎,這樣僅僅是為了給自己報仇的楚飛揚,讓她即生氣又心疼,他可知,在他擔心自己會受傷時,自己亦會因為他的受傷而擔憂?

突然間,一個天翻地覆的轉變,讓雲千夢坐著的身子被原本沉睡中的楚飛揚壓在身下,螓首枕在他的左臂上,雲千夢驚魂未定的瞪著頭頂那張笑的萬分邪魅的俊顏,嬌顏上盡是一片冰霜!

“讓開!”還在生氣中呢,豈能那麽容易便原諒他,否則下次豈不更加變本加厲了?

“不讓!”殊不知,做錯事的人底氣亦是十分的足,更是伸出右臂把身下的人兒讓懷中攬緊了幾分,直到兩人鼻息間的氣息交融,這才滿意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如墨般漆黑的雙目,閃著笑意與感動的凝視著臉上猶有怒容的雲千夢,心底卻早已是一片柔情似水!

“方才想什麽呢?竟那般的出神?”行軍打仗時早已是練就了幾夜不合眼的本領,隻是一晚不睡,尚不會影響楚飛揚的精神,此時便見他目光柔和、臉帶淺笑的直視著雲千夢,語氣之中盡是一片討好之意!

被楚飛揚這麽熾熱的目光凝視著,雲千夢則是伸手推了推他不斷壓上來的上身,隨即沒好氣的開口“受傷了就要有傷者的模樣!”

“沒事,隻是手臂流了點血,過一兩日便會恢複!”繼續埋下頭,以自己筆挺的鼻尖摩擦著雲千夢挺翹的鼻頭,那柔嫩的觸感幾乎讓楚飛揚身心舒服的歎出一口氣來,那緊攬著她腰身的右手更是有些蠢蠢欲動,往尷尬的部位小心翼翼的摸索而去!

“王爺若是無事,不如還是去見一見祝知州!他可是有要事請教王爺!”在楚飛揚的麵前,雲千夢自知自己的身受半點派場也用不上,便隻能冷笑的開口!

果真,那原本要摸索的攀上她胸前柔軟的手掌微微一頓,隻見楚飛揚的眼眸之中頓顯一抹無奈,隻能耍賴的低下頭,埋首在她的脖頸之間不肯起身,撒嬌道“頭暈暈的!”

“可妾身怎麽覺得王爺方才的精氣神十分的好?”想伸手撥開拿橫在自己腰間的右臂,可雲千夢的腦中頓時又浮現出他受傷的訊息,隻能就此作罷,帶著一絲咬牙切齒的怒意緩緩開口!

“真的頭暈,若是夢兒不信,親一下為夫便知道真假!”那緊貼在她雪白脖子上的薄唇微微輕啟,故意吹出熱氣的同時又借機親吻著她的肌膚!

“若真是如此,妾身便讓迎夏把聶大夫請來為王爺針灸,想必定是傷口牽動了筋骨,也唯有針灸的見效最快!看著王爺這般的痛苦,妾身真是恨不能親自動手!”抬手點了點楚飛揚的額頭,本想推開他緊貼在自己脖間的唇,卻發現他的額頭微微發燙,想來定是右臂上的傷口所致,讓雲千夢眼中的怒意盡消,眼底不禁浮上一抹憂色,麵色嚴肅的便要朝著內室外喚道“迎夏……”

“噓!”卻不想楚飛揚竟是一手點住雲千夢的唇,眼角含笑的看著這個把擔憂藏在最心底的丫頭,隨即出聲寬慰道“沒事,這點小傷隻需睡一覺便沒事了!”

語畢,便見他拉著雲千夢起身重新躺好,為兩人蓋上錦被後便攬過雲千夢,隨即安心的閉上雙目!

而雲千夢卻也在他合上雙眼時,一手輕輕的搭在他的腰間,帶著一顆安定的心緩緩閉上雙眸……

而此時京都朝堂之上卻已是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怎麽,都沒有話可說嗎?”玉乾帝看著正在遣詞造句的大臣們,譏諷的開口!

“回皇上,既然此次是夏吉失職沒有保護好楚王夫婦,不如再派三千禁衛軍讓夏吉將功補過!”看著玉乾帝動怒的表情,江沐辰站出來率先開口!

“皇上,依臣所見,既然與楚王隨行的王府侍衛沒有太大的損失,不如便讓他們護送王爺與王妃前去幽州!”如今已是左相的秦大人卻在江沐辰的話落音後站出來就事論事的開口!

他年紀雖大,但腦子卻清楚,禁衛軍一共才十萬人,又肩負著守衛皇宮與皇上的重任,如今已將近折損了三千,是斷斷不能再抽調人手前去保護楚王與王妃,否則以如今幾王不安之心的舉動看來,皇宮與皇上定會陷入危險之中!

“哦,這麽說來,秦左相是認為楚王與王妃的安全便不重要?江州距離幽州路程甚遠,以區區幾百人護送王爺與王妃,這是想告訴旁人可以任意的來刺殺王爺與王妃嗎?況且,江州亦是富饒之地,祝鍾這些年的管轄也並未出過大的紕漏,卻獨獨在王爺與王妃行至江州地界時發生這樣的事情,已是向我們說明這是有預謀的刺殺,若依秦相所言不但不加大防備,反而要削弱對王爺王妃的保護,這豈不是讓王爺王妃陷入危境之中?”而這時,沉默不語的雲玄之卻突然開口反駁秦相,一字字一句句均是帶著證據,讓百官均是點了點頭!

而立於一旁的曲淩傲與曲長卿卻是在聽完雲玄之的話後抬眸看了眼他,隻覺往日總是不參與楚飛揚事情的雲玄之今日倒是有些反常!

想必他定是擔心楚飛揚與雲千夢若出事,他的右相一位也會變得危險!

而秦相卻並未因為雲玄之的一番話而動怒,多年來都察院左都禦史的職位讓他看多了世間不公之事,他亦是早已習慣了朝堂之上莫名的暗箭傷人,若此時動怒,正中雲玄之的下懷!

且他本就與楚王夫婦沒有任何的個人恩怨,此時所說的話亦是站在一名臣子的角度上,因此亦不必為此心虛畏懼!

隻見秦相淡然的掃了雲玄之一眼,隨即緊接著開口“雲相可知,禁衛軍、城防軍、州立駐防軍的人數,可都是有限製的,他們所在的位置便是他們的職責所在!豈能隨意的調配人手,若是宮中出了事情,這個責任,該有何人擔當?”

被秦相一陣義正言辭的話語所反駁,雲玄之的眉頭微皺,他隻是說明派人前去保護楚飛揚與雲千夢,卻並未提到禁衛軍!

如此一想,雲玄之淩厲的目光瞬間轉向江沐辰,卻見方才提出這個建議的人竟一臉冷淡的立於大殿之上,冷眼旁觀著旁人的爭論,這讓雲玄之心頭微微一沉,微轉的眸光淡淡的審視著今日過分沉靜的江沐辰!

“三千禁衛軍,竟然折損了近兩千,八百人受傷,副統領夏吉身受重傷昏迷不醒!這說明什麽?說明夏吉統軍無能還是禁衛軍軟弱可欺?亦或者朕的西楚危機四伏,那些盜匪竟連王爺王妃的車碾也敢挾持刺殺?還是說明朕養的大臣一個個昏庸無能,連這小小的地界也不能打理好?”殊不知,方才的爭論竟讓玉乾帝發起火來,怒吼之聲讓大殿之上瞬間恢複了寂靜,隻餘玉乾帝的大吼之聲回蕩在這空曠的金殿之上!

“微臣罪該萬死!”百官心頭大駭,頓時異口同聲的開口下跪!

隻是看著這群隻會說‘罪該萬死’,卻給不出一個具體解決辦法的大臣,玉乾帝卻是滿身怒火的自龍椅上站起身,一手叉腰一手直指著底下那跪拜的黑壓壓的人群怒道“去年皇宮失火、宮女被殺,禁衛軍失職!乞巧節,北齊太子帶人殺傷京都百姓,城防軍失職!科舉考試期間,寄宿考生的客棧失火,城防軍失職!此次楚王與楚王妃遇刺,禁衛軍、州立駐防軍失職!你們到底要讓朕失望到何種田地?”

“微臣罪該萬死!”可玉乾帝得到的,永遠都是一塵不變的‘罪該萬死’!

“海郡王,你有何看法?”而玉乾帝此時最不想聽到的,便是那句‘罪該萬死’!

既然他們喜歡跪著,那就好好的跪著!

海沉溪被點名,在百官之中站起身,沉靜的臉上少了以往的陰邪,沉穩的氣勢一如一名沉浮官涯多年的老臣,帶著他獨有的精明與穩重緩緩開口“回皇上,微臣認為此事不易太過宣揚!一來,皇家車隊遭人襲擊本就有損皇室的顏麵,若是傳揚出去,百姓定會以訛傳訛!二來,此次既然有禁衛軍護送卻還是出現這樣的事情,若是讓百姓得知,定會對朝廷失去信心,屆時有心之人定會趁機散播謠言,有損皇上與朝廷的體麵,以此來動搖民心,於國本之鞏固毫無益處!三來,祝知州的文涵之中亦是說明楚王已是前去追擊匪徒,倒不如再等一等消息,或許以楚王能征善戰的本領,已是為江州除去一害!”

海沉溪的話合情合理,更是讓大部分朝臣頓時恍然大悟,此時隻覺玉乾帝在聽完海郡王的分析之後,方才那壓迫在大殿之上的怒意已是消褪了些許,眾人心頭不由得輕鬆了些!

“那依海郡王的意思,我老頭子的孫子被人偷襲之後,竟還要單槍匹馬的前去擒賊?”殊不知,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