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70

而離開山寨的楚飛揚則是領著匯合的王府侍衛一同朝著江州的方向奔去!

習凜已在見到楚飛揚時把雲千夢的安排細說了一遍,卻在看到楚飛揚右臂的傷口時大吃一驚!

楚飛揚順著習凜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右臂,看著自己一身上好的朝服被齊靖元給劃破,心頭暗罵一聲,隨即抬起眼眸警告的看向習凜,威脅道“不準告訴王妃!”

“王爺,還是先找醫館包紮傷口吧!況且,以王妃的聰慧與靈敏,又豈會看不出您受了傷?”若是有所隱瞞,隻怕倒黴的還是他們這群侍衛!

“先瞞著,瞞不過再說!”可楚飛揚卻是暗瞪不懂變通的習凜,隨即改由左手勒緊韁繩,駕著自己的戰馬朝著江州奔去!

離開了京都的喧囂,這江州倒是寂靜舒心!

隻是,如此好的地方,卻因為雲千夢心中惦記著楚飛揚的處境而整夜都未合眼!

隻見她坐在內室之中,手中拿著一本從相府帶來的書卷漫不經心的看著,燭淚一滴滴的滴落,而雲千夢眉間的褶皺卻是漸漸的加重!

“王妃,您上床躺會吧!相信王爺一會便回來了!”起早的慕春看著雲千夢一夜未睡,立即心疼的走進內室,用剪子剪掉一些蠟,讓燭光更加明亮一些,免得雲千夢看書傷了眼睛!

而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

江州不比京都那般熟悉,雖然楚飛揚與齊靖元之間有協議!

但齊靖元為人向來乖張,且十分的心狠手辣,盡管雲千夢相信楚飛揚的能力,但人生地不熟加上摸不清齊靖元此次所帶的人手,她的心中不免有些擔憂!

隻是卻不想自己坐著靜思所有的問題,竟已是到了天亮!

放下手中的書卷,雲千夢不由得有些好些,看了一夜,竟隻翻過一頁,可見自己是多麽的不用心!

站起身活動了下有些僵硬的身子,雲千夢順著打開的窗子往外看去,隻見外麵那清涼的空氣隨之撲進滿是熱氣的內室,帶來一股清爽,而遠處的公雞則是準時的啼鳴,天邊已是蒙蒙的泛著白光,相信再過不久夜色便會盡數的褪去!

“夢兒!”殊不知,在雲千夢有些癡迷的欣賞著外麵的景色之際,外間竟傳來楚飛揚清朗的聲音!

心中頓時一喜,雲千夢立即收回視線,提著裙擺便朝著外間走去,見楚飛揚一身幹淨的朝服站在自己的麵前,雖一夜未睡,但臉上卻不見絲毫的倦意,這讓雲千夢提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

“怎麽?為夫太有魅力,讓王妃竟這般看傻了眼?”見雲千夢隻立於內室門口靜看著自己,楚飛揚薄唇微揚,頓時調侃著笑道!

微嗔的瞪了楚飛揚一眼,雲千夢立即走上前,主動的張開雙臂抱住楚飛揚,雙目微眯的埋首在他的胸膛,直到聽到他胸口強勁有力的心跳後,這才莞爾一笑,帶著連她自己都不曾發覺的鬆氣緩緩開口“你可算是回來了!”

隻是,雲千夢笑了,楚飛揚卻是皺起了眉,黑眸緊盯著雲千夢那略顯疲態的小臉,低沉的開口“你一夜未睡?”

雲千夢則是老實的點了點頭“嗯!心裏有些擔心!”

一句坦誠的話,卻讓楚飛揚的神色瞬間軟化了下來,眼中的嚴厲轉化成柔情,左臂更是把雲千夢緊攬在自己的身側,帶著她走進內室!

“再擔心,也不能拿自己的身子開玩笑!”心中暖暖的,可楚飛揚的表情卻是臭臭的,隱去眼底的那抹感動,換上威嚇的神色,卻讓雲千夢輕笑出聲!

隻是,楚飛揚卻從雲千夢的笑聲中聽到了她放鬆的心情,若非現在自己還未回來,隻怕雲千夢定會更加的擔憂他的狀況!

“喝口茶!”親自為他斟了一杯熱茶,雲千夢放在楚飛揚的麵前讓他放鬆身體!奔波了一天一夜,想必楚飛揚也已是疲倦了,隻是為了不讓自己擔心,便總以最好的狀態示人!

“夏吉如何?”隻見楚飛揚左手端起茶盞,喝茶的空隙還問著旁人的生死!

看著他奇怪的動作,雲千夢眉梢微挑,卻依舊是淺聲回道“有聶大夫和映秋守著,應該不會有生命之憂!你可是見到他了?齊靖元當真是膽大妄為,把西楚當作是他北齊的狩獵場了,竟下殺手射殺了這麽多的禁衛軍,若是皇上追究起來,隻怕會把江州的地翻一遍,也要找出他的下落!”

楚飛揚喝光茶盞中的茶水,隨即把茶盞擱於桌麵之上,聽著雲千夢的細問,點頭的同時給予答複“他的確膽子不小!”

說話之時,卻見他雙目半眯,眼眸之中射出的冷光讓人心寒!

可隻消楚飛揚腦中回憶起那射向雲千夢的箭時,便覺自己隻向齊靖元射出一箭刺出一劍當真是太過便宜他了!

“不過,我看你的膽子也不小!”殊不知,雲千夢此時卻目露寒光的冷睨著楚飛揚,嘴角的冷笑讓她原本便清冷的氣質更顯寒意!

楚飛揚不解的看向雲千夢,不知自己犯了何錯,竟讓她用這樣的神色!

腦中飛快的轉動著自己回到驛館之後的一切行動,楚飛揚隨即展顏一笑,快速的解釋著“右手握著韁繩太久,有些累了!方才便改由左手喝茶!”

“我有問你嗎?”卻不知雲千夢完全不領情的反問道!

楚飛揚隨即便見雲千夢纖手指著那茶盞外沿上留下的一抹淡粉色的口脂冷笑道“王爺,可否向妾身解釋一下,您的唇上為何會有女子的口脂?”

聞言,楚飛揚立即順著雲千夢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看到那瓷白的茶盞外沿上印著自己方才喝茶時留下的口脂印,又見雲千夢一副驚怒的模樣瞪著自己,一向能言善辯的楚飛揚頭一次覺得詞窮,濃眉緊皺的看著麵前的鐵證如山,雙唇開合半天也發不出半個音“我…這是…我…不知…”

而雲千夢卻是二話不說的站起身,隨即走到楚飛揚的右手邊,小心的執起他的右臂放在桌上,在楚飛揚略顯緊張是神色下慢慢的卷起他的衣袖,隻見那藏在衣袖下的右手食指被白色紗布層層包住,雲千夢眼底頓時浮現一絲心疼!

“沒事,隻是小傷,都怪習凜大驚小怪,硬是包成這個模樣!讓你擔心,一會本王便讓人把他拖下去軍棍伺候!”右手頓時緊握成全,不讓雲千夢看到自己的傷口!

隻是,雲千夢會相信他的話才怪,卷起衣袖的動作雖輕柔卻沒有停止,直到看到上臂那即便纏著紗布卻依舊滲出血絲的傷口,雲千夢眼底的擔憂瞬間轉化成了淩厲,帶著一絲怒氣的直視著楚飛揚討好的笑臉,嬌顏上盡是怒意!

“有本事瞞著我,就別讓我發現呀!”忍不住的,雲千夢還是開口責備道,隻是雙手卻是輕捧他的傷口,檢查到底是否傷到了脛骨!

“已讓聶懷遠診斷過,休養幾日便會沒事!”拉著雲千夢坐在自己的腿上,懷中抱著生氣的她,楚飛揚心頭卻是蕩著柔情!

曾幾何時,他會想到自己在受傷之時,會有一人真心以對?曾經的癡夢變為現實,又怎能不讓他感動?

“是嗎?那你這唇上的口脂,也是他給你的?為了掩飾你蒼白的唇色?”掏出袖中的絲帕,雲千夢輕輕的替楚飛揚擦去唇上的口脂,少了淡粉色的口脂,楚飛揚此時的唇色泛著蒼白,想來那右臂上的一劍定是極重,否則豈會這樣?

楚飛揚卻是但笑不語,心中感激著雲千夢對他全心的關注與關心,不願放過任何想看到她眼中隻盛放自己的機會,蒼白的唇依著心中的感覺微微向前傾去,楚飛揚隻覺自己已許久沒有碰觸麵前這張誘人的紅唇!

“不好意思,王爺!妾身正在生氣,若您沒事便請躺回床上!”殊不知,雲千夢雙手頓時擋住楚飛揚的唇,隨即跳下他的雙腿,一手指著身後的床命令著!

“夢兒,我很好,真的沒大礙!”看著到手的福利沒了,楚飛揚懊惱之際,心中暗恨聶懷遠提供的東西不夠好!

“是沒什麽大礙,沒大礙到聯合屬下大夫一同欺騙我!”雲千夢冷笑,人卻已是走到床前,掀開錦被的一角,用眼神命令著楚飛揚上床!

楚飛揚小心翼翼的觀察著雲千夢的神色,見她眼底盡是一片冷光,便自動脫去外衣,在她的目光下躺回床上!

而雲千夢則是替他放下帷幔,隨即悄聲走出內室,喚過外間的慕春“慕春,你讓廚房今日多加一道菠菜豬肝湯!”

“是,王妃!”慕春立即領命去辦!

而雲千夢則是留下元冬伺候,帶著迎夏前往西廂房!

第一百六十三章陰謀詭計爺爺化解

習凜始終守在東廂房的院落之中,見雲千夢麵色微沉的走了出來,立即行禮“卑職見過王妃!”

“起來吧!”可雲千夢卻是丟下這句話,連腳步也不停便越過習凜走出院子!

隨手招過那守在園口的王府侍衛,雲千夢拿出隨身攜帶的玉牌,低聲在那侍衛耳旁低語了幾句,隨即把玉牌交給他,便見那侍衛立即對雲千夢行一禮便轉身離去!

而習凜在聽到雲千夢那微寒的嗓音以及走過自己身旁時所帶的寒氣,頓時轉頭看向東廂房,卻見此時天色已大亮,可東廂房的內室卻門窗緊閉,且王爺並未跟著王妃一同出來,看樣子,王爺受傷的事情還是被王妃發現了,唉,他早就提醒過王爺的,偏偏不信邪,王妃豈是旁人能夠糊弄的?

哀憐的看了眼東廂房內室一眼,習凜果斷的起身跟隨在雲千夢的身後,保護主子才是他的肩負的第一職責!

祝鍾派遣過來的丫頭小廝十分的勤勞,清晨便開始忙碌了起來,後院之中各人盡職的做著自己手上的事情,待雲千夢踏出東廂房的院落時,外麵的青石路已被小廝們衝洗了一遍,看著那略帶濕漉漉的露麵,一股清新之氣頓時撲鼻而來,吹走了雲千夢一夜未眠的疲倦與擔憂!

而這些丫頭小廝顯然是訓練有素,即便是向雲千夢行禮,卻依舊是極其小聲卻不失禮數,倒是讓雲千夢滿意不已,免得毛手毛腳的打擾了楚飛揚的休息!

一路踏過空氣清爽的花園,穿過曲徑幽長的走廊,在眾人驚豔的目光之中,雲千夢一腳踏進夏吉休養的西廂房,卻見聶懷遠正指導著映秋往藥罐之中添加草藥!

映秋最先看到雲千夢的身影,見到自家主子,隻見映秋臉上頓時浮現一絲發自內心的笑容,立即站起身,朝著雲千夢行禮“奴婢見過王妃!”

聞言,聶懷遠快速的轉過身,隻是目光卻並未立即看向雲千夢,反而是越過雲千夢與迎夏,與跟在最後麵的習凜交換了下眼色,在看到習凜眼中的暗示之後,聶懷遠這才把手中拿著的草藥交給映秋,自己則是迎上前朝雲千夢拱手道“見過王妃!王妃怎麽這麽早便過來了?若有需要,直接差人吩咐一聲便可!”

雲千夢看著特意迎上來,麵上鮮少帶著討好之意的聶懷遠,隨即冷哼一聲,清雅的氣質中瞬間透出一抹冷意,讓聶懷遠嘴邊的笑意瞬間一頓,立即閉上嘴低頭立於一旁,不再言語!

“聶大夫的醫術真是越來越精湛了,居然還學會了易容之術!當真讓本妃佩服!”雲千夢早已注意到聶懷遠看向習凜的那一眼,便開門見山的開口!

隻是話中卻隻有提及聶懷遠的醫術,卻並未提到楚飛揚!

有些事情,給他們一個警告便可,但自家夫君的顏麵,雲千夢還是要顧及的,尤其如今的楚飛揚已是楚王,更不能讓他在眾人麵前失了威信,這也不利於將來統領眾人!

隻見聶懷遠被雲千夢一陣明褒暗貶的話奚落之後,麵頰微微泛紅,不由得小心抬起眼眸掃向習凜,卻見對方同樣是緊緊的壓低著腦袋,又看著雲千夢麵色泛著寒意、目光之中盡是嚴肅之色,便隻能在心底微歎口氣,老實的開口“是草民的疏忽,請王妃息怒!”

見聶懷遠主動承認錯誤,雲千夢也不予追究,畢竟,這事若不是楚飛揚讓他們緘口,隻怕他們也不會那般做!

看著院子中仍舊有一些驛館的婢女進出忙碌著,雲千夢微微走近聶懷遠,用隻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問著“王爺傷勢如何?可有傷到筋骨?”

見雲千夢恩威並施,聶懷遠心中卻是不由得鬆了口氣,誰說西楚的女子溫柔賢淑的,至少麵前這位楚王妃便是一個特例!

冷靜之中帶著驚人的洞察力,溫順之中又夾雜著少有的雷霆手段,且這般的會掌控人心,在讓他感受到壓迫感時,又適當的給予信任,這樣的女子,當真是奇女子,讓人看不清摸不透,總是帶著一層神秘之色!

隻是,看著年紀十六的雲千夢竟已是這般的厲害,聶懷遠心中除了佩服便再無他想,隻見他微微躬身,用極小聲的聲音回答著雲千夢的問題“王爺右臂那一劍較為嚴重,不過隻要王爺按時服用湯藥、勤換藥布,加上王爺身子強健,相信不出五日便能夠結痂!至於右手食指的傷口乃是拉弓所致,隻要勤換藥、不遇水,兩三天便可愈合,王妃不用太過擔心!”

聞言,雲千夢懸著的心這才緩緩放了下來,看眼西廂房內守著的丫頭們,眼中閃過一絲精光,隨即問道“那夏副統領的傷勢如何?”

順著雲千夢的目光看了眼那西廂房,聶懷遠的眉頭微皺,卻還是據實以告“夏副統領傷勢嚴重,但好在他底子不錯,相信這兩日便會醒來!”

雲千夢細細的聽著聶懷遠的診斷,適時的點一下頭,心中卻是算計著京中局勢與他們如今所處的環境,半餉才緩緩開口吩咐道“夏副統領盡心盡職,為了保護本妃與王爺才身受重傷!且此時他皇命在身,隻怕醒來定會不顧自身的傷痛而強行趕路!忠心之至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