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69

太妃,她也僅有在當年玉乾帝奪得皇位時見到過,如今太妃竟為了這幅畫像而動怒,可見這畫像上的人定是犯了太妃的禁忌!

如此一想,蔣嬤嬤悄然的抬起眼簾,快速的掃了眼那畫像,心頭卻是一震,雙目不由得浮現不可置信的光芒,眉頭緊跟著也皺了起來,心中不禁感歎,王爺他……

而此時元德太妃卻是冷笑一聲,雙手隨即卷起那畫像置於燭火之上,看著手中的畫像消失殆盡……

“太妃,王爺回來的話……”蔣嬤嬤擔憂的看著元德太妃,立即出聲製止,不希望最近本就緊張的母子關係,因為一張畫像而再生破折!

“明日早膳,把各府小姐的畫像送到本宮的寢室!”而元德太妃卻是不以為意,極冷的吩咐著事情!

“是!那文府幾位小姐的畫像是否也……”蔣嬤嬤則是極快速的列出一些較為棘手的府邸,其中要以文府最為突出!

“不必!文家不過是皇帝用來抑製各派係的棋子而已,不必太過在意!”話雖如此,但元德太妃在提及‘文府’二字之時,眉頭依舊是微蹙了下!

有誰會想到,這玉乾帝與西靖帝一樣,竟用同樣的手段同樣的方式來壓製各派係之間的爭鬥?

當年西靖帝見四大家族勢力愈加強盛,便隻封四大家族送進宮的女兒為四妃,隨後更是出人意料的選了文家的女兒為皇後!

這不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更是讓四妃心中含恨!

試問如今僅剩的三人,又有誰能夠坦然的麵對文府的人?

而如今,玉乾帝竟也學著西靖帝的手段拉攏文家,其用心再過明顯不已,一是用文家來牽製其他的家族,二是利用文家在滿朝甚至西楚學子心中的地位與威望來鞏固自己的皇位!

隻不過,如今楚家與文家走的那般近,玉乾帝隻怕還要想著如何去破壞兩府之間的關係,隻怕對文家的信任也不似從前,這樣即將成為棄子的家族遲早會滅亡,即便拉攏亦沒有可取之處!

“奴婢明白了!”聽著元德太妃的話,蔣嬤嬤垂下眼眸,雙手扶著元德太妃步出書房,隨即吩咐身旁的婢女熄滅書房的燭火,免得引起火勢!

城樓之上!

江沐辰與寧鋒趕到城樓上,那許大人依舊在謹慎的問著傳令官,直到看到辰王前來,眾人這才送了口氣!

隻見許大人立即領著眾人下跪行禮“卑職見過王爺!”

“此人來自哪裏?”順著燭火往城樓下望去,隻見黑暗之中一人騎著良駒徘徊在城門口,似是十分的焦急!

“回王爺,來自江州!”許大人據實以報,不敢有半絲的隱瞞!

江州?

聞言,江沐辰眼中放出寒光,心頭卻是微微一顫,隨即下命道“立即把他帶上來!”

語畢,便轉身走進城樓的辦事廳中!

許大人有絲不解的看向寧鋒,卻發現對方給他一個速去速回的眼神,便趕緊壓下心頭的不解,親自領著手下跑下城樓,把那江州的傳令官帶上城樓!

“卑職參見王爺!”那傳令官一身塵土,想來從那麽遠的地方奔過來,速度定當十分的驚人!

“除寧峰外,其他人都退下!”看著站滿辦事廳的城防軍,江沐辰冷聲下命!

待所有人退出之後,才見他重新開口“起來說話,江州出了何事?”

問話之時,江沐辰心中卻是算計著楚飛揚與雲千夢的行程,如若沒有耽擱行程,今日傍晚,他們應是已到江州!

那傳令官看眼滿麵肅穆的辰王,隻能硬著頭皮回答“楚王與王妃在前來江州的路上遇襲!死傷無數,祝知州便立即文書,讓卑職前往京都稟報聖上!”

“什麽?”殊不知,比起傳令官麵對辰王時的畏懼,江沐辰在聽完他的稟報後竟是失態的站了起來!

隻見他雙眉緊皺,眼中頓時充滿暴戾,周身的氣息瞬間隨著心頭的怒意而驟降,更是衝到那傳令官的麵前,一手拎起他的衣襟怒道“楚王妃可有受傷?”

“啊?”那傳令官不解的看著辰王,不明白為何突然問起楚王妃,隻覺自己在無意中似乎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心頭猛顫,後背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浸濕!

“說!”可江沐辰此時所有的精神卻集中在雲千夢的身上,一手拽著那傳令官疾言厲色的低吼著!

“王爺,卑職隻知王妃被人護送回了驛館,其餘的事情並不知情,祝知州已把詳細的經過寫進文涵之中,請王爺放卑職前去宮中複命!”那傳令官的額頭已是滴下一顆冷汗,看著麵前辰王陰冷的表情,隻覺心頭發冷四肢畏寒!

“王爺,皇上定會為此事做出決定的,還是讓他先去皇宮!否則延誤了情報,隻怕……”此時,站在一旁的寧鋒則快速開口!

隻是心頭卻是不由得歎息,從幾何時開始,王爺的情緒會為了那位楚王妃而波動,今日之事若是傳揚了出去,隻怕眾人均會對王爺側目,畢竟,那雲千夢已經嫁給楚王,若王爺過分的關懷,隻怕會讓眾人所不齒!

一道冷光卻在此時射向寧鋒,但江沐辰不得不承認寧鋒所言極是,手中的力道緩緩放鬆,那傳令官立即跌坐在地上,隻是還未等他喘息,頭頂卻傳來陰寒至極的警告聲“今晚見到本王的事情若是傳出去,小心你的小命!”

說完,便見江沐辰如一陣勁風一般的離開了辦事廳!

一路狂奔回到辰王府,可江沐辰卻是掏出隨身攜帶的腰牌交給寧鋒,吩咐道“即刻前去皇宮,便說本王感染風寒,請假數日!”

寧鋒拿著那印有‘辰’字的腰牌,卻是皺眉不肯離去,隻見他苦口婆心的勸阻著“王爺,卑職認為此事不可!楚王與王妃一出事王爺便稱病,這定會讓他人鑽了空子!屆時眾人定會懷疑此事定是與王爺有關!還請王爺三思,莫要……”

隻是,寧鋒的話還未說完,便見江沐辰抬起了右手製止他出聲!

寧鋒不解的順著江沐辰的目光往前看去,這才發現原本守在書院門口的兩名侍衛竟不知去了哪裏!

而原本書房中點燃的蠟燭也已被熄滅,這讓寧鋒臉上的神色立即變了,若是自己的手下如此疏忽給王爺帶來危險,那他也難辭其咎!

隻見寧鋒立即抽出腰間佩戴的長劍,身形瞬間擋在江沐辰的身前,全身緊繃的一步步小心的靠近書院的入口處!

而直到寧鋒把院中仔仔細細的搜查過一遍,確定沒有危險之後,才恭敬的把江沐辰迎進院中!

看著自己的人突然消失不見,而書房的燭火又顯然是被人吹滅,且王府中並未有打鬥的痕跡,甚至管家並未向自己稟報此事,江沐辰心中已然有數,點燃那燃燒了半截的蠟燭,他的目光瞬間射向桌麵,卻見桌上僅剩一張西楚的地圖,而原先平放在桌麵上的畫像已不翼而飛,江沐辰的眼中頓時掀起怒意,轉身便出了出院!

“太妃,您一夜未睡,還是再躺一會吧!”此時天已蒙蒙泛起了亮光,元德太妃自書房回來後便坐在軟榻上閉目冥思,直到蔣嬤嬤命人悄聲的把眾多的畫像擱在圓桌之上,這才走到元德太妃的身旁,小聲的提醒著她!

可元德太妃卻是搖了搖頭,雙目微微睜開,這麽多年都是這麽多來的,即便是躺下,腦中依舊是思索著朝中的事情,又豈有真正能夠休息的時候?

“畫像都拿來了?”看著桌上堆積如山的畫卷,元德太妃端起小茶幾上的熱茶輕抿了一口,去掉一些疲倦後才緩緩開口!

“都備齊了,請太妃過目!”扶起元德太妃,蔣嬤嬤低聲回話!

‘轟’!

可這時,原本緊閉的房門卻被人用力的推開,即便與內室隻見隔著外間,卻依舊能夠清晰的聽到!

“是誰這麽放肆?來人……”蔣嬤嬤立即朝著簾子外厲聲嗬斥,卻發現厚實的門簾頓時被人掀起,辰王麵色陰沉的走了進來!

“參見王爺!”口中的話立即咽回肚中,蔣嬤嬤恭敬的朝著江沐辰行禮道!

“出去!”江沐辰的目光始終與元德太妃對視著,冷然的出聲讓蔣嬤嬤出去!

隻是,看著元德太妃略微發白的臉色,蔣嬤嬤腳下躊躇的不知是該走該留!

“你先退下吧!”看著倔強的兒子,元德太妃眼中有絲失望,卻還是保有太妃應有的高貴,從容不迫的對身旁的蔣嬤嬤開口!

“是!”朝著兩人福了福身,蔣嬤嬤領著內室伺候的丫頭們快步的走了出去!

“你就是這麽對待自己母妃嗎?從小學的宮規都忘記了?”直到那門簾被放下,元德太妃的臉上才顯出一抹怒意,看著今日莽撞行事的江沐辰,冷聲責備道!

卻不想,她的責備竟隻換來自己兒子的一聲冷哼!

“那母妃硬闖本王的書房,燒毀本王的畫卷又是何意?難道宮規便是這般行事的?”看到那落在桌腳的灰燼,江沐辰心中便充滿怒意,那是他視若珍寶的東西,卻被他的母妃當作廢紙一般的燒毀了!

被兒子點出自己所做的事情,元德太妃的臉上並未有過多的驚訝,畢竟,江沐辰是她含辛茹苦生下養大的兒子,他有怎樣的能耐,身為母妃的她又豈會不知?

隻見元德太妃麵色冷靜的坐在桌前,漂亮的手指拿過最上麵的一副畫卷,優雅的打開那畫軸,低聲說道“辰兒,女子與天下,孰輕孰重,母妃相信你心中有數!隻是,如今的你卻被美色所迷惑,接二連三的做出許多有違你身份的事情,母妃如今不過是替你矯正過錯,難道做錯了嗎?”

江沐辰即便不用看那畫卷中的內容,也隻元德太妃心中的打算,隻見他目色一沉,眼中泛出譏諷之色,冷淡的開口“母妃何必為了自己所做的事情而找借口?”

‘啪’!一聲,元德太妃手中的畫卷頓時被她拍在桌麵上!

隻見元德太妃麵色陰沉的抬起頭,目光危險的射向江沐辰,極寒道“如今你大了,再也不需要母妃的庇護了,便可以這般的頂撞母妃?你可曾想過,在這個世上,除了母妃,還有誰能夠真心待你?你畫了那麽一副畫像公然的放在自己的書桌上,是想向楚飛揚宣戰還是向讓世人以此為借口詬病於你?你別忘了,雲千夢如今已是楚王妃,她生是楚王的人、死是楚王的鬼!而你一旦與她牽連上關係,毀掉的隻會是你的前途!你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前途,可那些跟隨你的將士、那些寄居在王府內的謀士,你置他們的處境於何地?你這樣率性妄為,你可知遲早有一天這些忠心於你的人會離你遠去!辰兒,你已不是孩童,難道這些事情,還需要母妃一一向你說明嗎?”

被元德太妃一陣搶白,江沐辰神色間頓時陰鷙了起來,衣袖下的雙手漸漸的握緊了起來,難道為了所謂的民心,便要讓他放棄最心愛的東西嗎?

“母妃承認,雲千夢卻是聰慧異常!但大家氏族之中,聰慧的女子何其之多,你隻看到雲千夢的特別,為何不試著去看看別家的小姐?她們之中,總有身份地位、才學極致、樣貌身段不輸於雲千夢的!”看著江沐辰的眼眸之中似有閃動之意,元德太妃再接再厲的說著!

殊不知,她的這番話卻是讓江沐辰瞬間抬起頭來,雙目之中神色堅定,口氣硬朗的反問“她們再好,也不是雲千夢!”

語畢,便見江沐辰轉身將要離去……

“辰兒!”見他這般神色,元德太妃心頭大怒,大喝之下讓江沐辰微微頓足,身後傳來元德太妃的威脅“你若是再這般任性妄為,那就別怪母妃出手!”

江沐辰猛然轉身,雙目微眯的射向元德太妃!

而元德太妃卻是神色冷然的回視著自己的兒子,眼中盡是一片認真之色,看到江沐辰眼底的震驚,元德太妃忽而笑了,隨即緩緩開口“你知道,母妃的話,向來言出必行!”

而江沐辰卻也跟著勾唇一笑,冷峻的臉上忽然浮現一抹笑容,顯得蒼涼悲慘,卻見他輕啟薄唇,反唇相問“母妃是打算失去江山還是失去兒子?”

“你!”元德太妃臉上的笑容瞬間隱去,眼中頃刻間充滿震怒,捏著帕子的雙手更是在看到辰王淡笑的一瞬間緊緊的握了起來!

“母妃似乎弄錯了方向!本王並未說放棄這麽多年的計劃!本王已是在這局勢裏麵身不由己!隻是,難道本王連自己的心也要盡數的交給所有人嗎?”語畢,江沐辰冷笑著轉過身,在掀開門簾之前,帶著特有的冷漠緩緩開口“本王話已至此,母妃若是執意如此,本王定不會坐視不理!屆時,出了何事,母妃莫要為自己的行為後悔!”

說完,便見江沐辰掀開門簾,快步的走了出去!

“王爺!”候在外麵的寧鋒見江沐辰走了出來,立即上前!

而江沐辰卻是拿過寧鋒手中捧著的腰牌,重新掛在腰間,隨即低聲吩咐道“準備馬匹,去上朝!”

“是!”見江沐辰改變心意,寧鋒心中微微一喜,立即行禮下去準備!

“太妃!”蔣嬤嬤見江沐辰離開,便快步走進內室,卻見元德太妃麵色蒼白的呆坐在桌前,神情間似乎瞬間老了幾歲,讓蔣嬤嬤心頭頓時一疼,微皺眉上前關心道!

被蔣嬤嬤喚過神,元德太妃右臂撐在桌上,手指微微按住額頭,眉頭緊皺的伸出坐上,指著桌上的畫卷擺手道“先撤下去,待本宮心情好些,再翻閱!”

“是,太妃!”蔣嬤嬤方才侯在外間,自然是聽到了這對母子之間的對話,心中為元德太妃心疼著,可王爺這樣的處境,亦是有著他的身不由己,若不是與曲家相對峙,興許今日娶到雲千夢的便是王爺了,唉!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