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68

妃那一箭,本王會如數奉還!”

楚飛揚的話一出,齊靖寒雙目圓睜,莫說楚飛揚方才已是射出了四箭,此時他與受傷的齊靖元過招,根本就沒打算讓齊靖元在他手中走過三十招,壓根就是想要了齊靖元的命!

如此一想,齊靖寒額頭不由得冒出冷汗,正要大著膽子上前阻止,卻見齊靖元竟抽出腰側的佩劍,嘴角陰冷的一笑,滿眼嗜血的迎向楚飛揚的冷目,譏諷道“三十招!若本宮過了這三十招呢?”

“計劃依舊進行!”楚飛揚亦是不拖泥帶水,爽快的開口!

“哼!王爺是否太自大了?以為本宮會聽從你的指揮,任由你搓圓捏扁?”卻不想齊靖元卻是嗤笑反唇相譏!

“計劃也由不得太子隨意更改!既然在我西楚的境內,太子還是稍安勿躁,惹得本王心情不好,定讓你們有來無回!”楚飛揚卻不是被嚇大的,能有這樣的膽量,自然也有這樣的實力!

兩人同時閉口,卻讓齊靖寒感受到兩者之間暗自的較量!

隻見楚飛揚自馬背上騰空而起,腳尖輕踏馬背,手中銀劍已由一條銀龍一般的刺向不遠處的齊靖元……

而齊靖元亦不是吃素的,雖左手手臂受傷,但握劍的右手卻異常的靈活,在楚飛揚那如電光火石飛向自己之時,他已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噹’!兩劍相擊之聲在寂靜的夜空中清徹刺耳,一串火花如曇花般隨著聲音的響起而被摩擦出來,卻讓一旁的齊靖寒看傻了眼!

隻是,還不等齊靖寒自兩人第一次的交鋒之中回過神時,楚飛揚與齊靖元早已是從木屋內飛身上了屋頂,刀光劍影間見真章!

楚飛揚身手靈活刁鑽,戰場上磨練出的機警讓他從容以對,對敵時一招一式演練而成的精華讓他的動作行雲流水卻又沒有多餘的花拳繡腿,攻其要害、防己重點,即便是一旁看著的齊靖寒,亦是學到不少,卻不得不佩服這西楚大名鼎鼎的楚飛揚!

而齊靖元亦不是隻會貪圖享樂的皇族太子,他自幼習武,雖在戰場上的時間不比楚飛揚,但宮中明刀易躲、暗箭難防,特有的敏銳讓齊靖元總能條件反射的知曉楚飛揚的下一步動作,攻守兼備的閃過了楚飛揚一次又一次的攻擊,手臂上的傷口竟絲毫沒有影響他的動作!

兩人手中的長劍時而相擊、時而相抵,兩名同樣出色的男子在月光夜幕之下進行著一對一的生死相搏,兩人同樣冷峻的表情、陰沉的眸子,攻向對方的招式均是辛辣狠毒不留半絲的情麵!

“十皇子,是不是放箭?”齊靖元的侍衛看著漸漸有些體力不支的齊靖元,低聲問著身旁的齊靖寒!

“蠢貨!”而齊靖寒卻是突然出聲罵道!

此時放箭,即便是殺了楚飛揚,齊靖元亦不是放過他們!

在齊靖元應下楚飛揚的單挑時,齊靖寒便知這件事情隻有這兩個男子才能夠解決,其他人插手隻會讓他們二人聯手誅之!

因為楚飛揚與齊靖元同樣的高傲不可一世,他們豈容他人插手他們之間的事情?

‘噗哧……’血流噴湧而出的聲音頓時讓地上的人紛紛抬眼看向屋頂!

隻見月光之下,楚飛揚手中的銀劍正刺中了齊靖元的右胸,血液頓時自那銀劍四周噴湧而出,空氣之中瞬間彌漫著血腥之氣!

而齊靖元手中的長劍卻也是刺進了楚飛揚的右臂,鋒利的劍鋒劃過楚飛揚的朝服,直直的刺進他的手臂之中,一條血柱隨之留了下來!

“太子……”

“王爺……”

雙方人馬頓時驚呼出聲,若這兩人出事,他們這些侍衛也不用活了!

而楚飛揚卻是冷靜異常的收起自己手中的長劍,看著依舊站立在自己麵前的齊靖元,儒雅笑道“太子果真厲害,本王佩服!”

“王爺謬讚,王爺的身手才讓本宮佩服!”齊靖元則是皮笑肉不笑的回道,隻見他抬起左手,快速的點住受傷部位的穴道,不讓血再流出來!

“聽說她最近在宮中的處境艱難,玉乾帝想讓她成為他的女人!”見楚飛揚並未立即離開,齊靖元低聲開口!

“容貴妃本就是皇上的女人,太子又何必這般憤怒!”盡管齊靖元身受兩處重傷,讓楚飛揚心頭的怒氣消散了些,可仍有些餘氣讓他口氣微冷的反駁道!

“他也配?”隻聽見齊靖元咬牙切齒的低吼,眼中卻是閃過從未有過的狼狽與心疼!

“他是九五之尊,有何不配?”楚飛揚眉頭微皺,冷笑反問!

“哼,你說的輕巧!若讓雲千夢進宮,你可甘心?況且,蓉兒的事情本就是雲千夢挑起,本宮討回一箭又有何不可?”聽著楚飛揚輕鬆的語氣,齊靖元心頭隱忍的怒火頓時盡數發了出來!

“不要把你的怒氣遷怒到旁人身上!若有下次,本王不會再手下留情!”隻見楚飛揚眼中瞬間射出冷厲之光,盯著齊靖元的雙目清清楚楚的警告道!

“手下留情?”聽到這句話,齊靖元似乎才感受到身上的痛楚,若說這樣也算是手下留情,那楚飛揚的手段可真是讓人心生寒意!

“但若再讓蓉兒涉險,本宮亦是不會手下留情!”可齊靖元何曾被威脅著長大?楚飛揚擁有的,他一樣不少,可如今看著楚飛揚與雲千夢伉儷情深,他卻忍不住的想去破壞他們的幸福!

而楚飛揚卻是飛身下了屋頂,瞬間又坐在馬背之上,同時袖中朝著夜空發出一支信號,隨即勒緊韁繩,一如方才單槍匹馬闖入這山寨之中一般,又堂而皇之的騎馬離開了此地!

“太子!”看著楚飛揚騎馬離去,齊靖元臉上卻是顯出一抹苦楚,隨之身子便直直的倒在屋頂之上……

京都,醜時!

“快開城門!”此時正是一夜之中最為寂靜之時,可緊閉的城門之外竟響起男子大聲的呼喊之聲!

“來者何人?”巡邏的城防軍頓時舉起手中的燈籠往城樓下看去,隻見傳令官服飾的男子身後背著一隻竹筒,騎著良駒滿臉焦急的等在城外!

“八百裏加急!”聽到有人詢問,那男子立即出聲回道!

“快去辰王府通知王爺!”殊不知這城防軍的主子是辰王,如今楚王與楚王妃前去幽州,辰王卻是下命所有八百裏加急的折子一應必須通知他

第一百六十二章辰王抉擇江山美人

巡夜的城防軍立即轉身朝著城樓下奔去,而餘下的人則是應付著城外的傳令官!

“王爺!”夜深人靜,卻也總有夜不能寐之人,江沐辰近幾日除了上朝便是獨自一人呆在書房之中,往往一呆便是一整個晚上,卻讓人猜不透他在書房到底做了些什麽!

而寧鋒則是被江沐辰責令守在書房外,不許任何人靠近!

隻是,看到辰王府的管家領著城防軍的士兵過來,寧鋒還是大著膽子提醒著江沐辰!

“何事?”低沉微冷的聲音自書房內傳了出來,一如江沐辰給人冷峻的感覺一般,這聲音亦比這二月的夜晚還要冷寒幾分!

“王爺,八百裏加急!”那傳令官忍著周身的寒氣,小心翼翼的開口!

‘轟!’書房的門應聲而開,江沐辰一身寶藍錦袍站了出來,看著麵前風塵仆仆的城防軍,冷聲問道“何處的八百裏加急?”

被江沐辰如此一問,那城防軍頓時一愣,方才隻聽到八百裏加急便匆匆的趕了過來,卻是沒有問清楚,尤其此時辰王目若寒星的緊盯著他,讓他的額頭不由得沁出一層薄汗!

“回王爺的話,許大人正在城樓上細問,特命卑職前來請王爺前去!”否則城門一開,那傳令官定會立即趕往皇宮,城防軍根本就沒有全力攔下八百裏加急的文涵!

“走!”而江沐辰根本就沒有耐心聽他講完,立即抬腿大步流星的走向辰王府的大門!

寧鋒看眼那被嚇出一頭冷汗的城防軍,隨即便緊跟在辰王的身後步出王府,快速的飛身上了馬背,兩人飛快的朝著城樓而去!

那城防軍何時見過這般迅速的動作,詫異的頓時張開了嘴,半餉才回過神,立即跟在後麵趕往城樓!

辰王府、太妃院!

“太妃,王爺方才帶著寧鋒出了王府!”王府深院,沒有入睡的又豈有江沐辰一人,近日辰王的反常旁人看不出來,但作為他的母妃,元德太妃豈會不知?

隻見辰王與寧鋒剛踏出王府的大門,蔣嬤嬤便立即走進內室,向元德太妃稟報這一切!

“朝中出了事?”元德太妃斜靠在床頭,往日淩厲的雙目半闔著,身上的朝服早已換成了入睡前的裝扮,少了素日裏的嚴厲,多了一抹宮妃的柔美,隻是方才那低淺的問話,卻又帶著不易疏忽的淩冽,讓人不敢糊弄!

隻不過,元德太妃在聽到自己的問話後,卻是不著痕跡的輕蹙了下精致的眉頭,嘴角不禁泛起一抹冷笑!

隻怕是朝中出了大事,也不會讓辰兒那般的焦急吧!

執子莫若母,自己又豈會不知他心中所想!

“是城防軍許大人派人前來請王爺去了城樓,似乎是有八百裏加急!”蔣嬤嬤跟在元德太妃身邊這麽多年,自然是對她的每一個細小的動作都十分的了解,便立即把辰王離開的原因說了出來!

果不其然,元德太妃在聽到這則消息後,緩緩的睜開雙眸,目光含著淩厲的殺氣,卻又冷靜的讓人心顫,讓一旁的蔣嬤嬤也不由得閉上了嘴,恭敬的立於一旁不敢再開口!

“什麽八百裏加急值得讓辰兒親自趕去城樓?他是西楚的王爺,這種小事什麽時候輪到他去操心了?”元德太妃一連串的問話,讓蔣嬤嬤屏息不敢看向她!

“替本宮更衣!”看眼床邊恭敬立著的蔣嬤嬤,元德太妃亦知定是自己的兒子下了封口令,否則王府的事情怎會瞞過太妃院的人?

“是!”蔣嬤嬤立即拿過一旁疊好放著的外衣走到元德太妃的身邊,替她輕挽起垂放下的黑發,隨即把手中的外衣小心的披在她的肩頭,隨後扶著元德太妃下床坐到梳妝台前,拿過桌上的牛角梳,小心謹慎的為主子綰發!

“太妃,這麽晚了,外麵更深露重,要不等明日一早再出門吧!”蔣嬤嬤方才自外麵回來,雖說現如今已經開春,可冬日殘留的陰寒依舊沁人心脾,冷的讓人心頭發顫,便試探性的開口!

“把本宮那件貂皮大氅拿來!”可此時元德太妃卻是執意的站起身,雙目含著威信的盯著蔣嬤嬤!

“是!”見元德太妃心意已決,蔣嬤嬤隻能依言行事,快速的從木櫃之中小心的拿出那件造價連城的貂皮大氅為元德太妃披上,隨即立即低聲囑咐婢女們照好前麵的路,莫讓太妃摔倒了!

而元德太妃則是領著眾人來到辰王的書院,書院的門口依舊守著兩名辰王的貼身侍衛!

兩人見元德太妃竟在此時前來,在一瞬間的詫異之後立即半跪行禮“參見太妃!”

“起來吧!”極冷的聲音傳來,而元德太妃腳下的步子卻絲毫沒有放緩,直直的朝著入口處走去!

卻不想這兩名侍衛竟同時快速的起身,隻見他們身影一閃,瞬間擋在了入口處,其中一人恭敬卻堅守自己職守的開口“請太妃留步!王爺吩咐,不準任何人踏進書房一步!”

“讓開!本宮是他的母妃!”隻見元德太妃眼中閃過一絲殺意,臉上的神色驟然一沉,隨即厲聲開口!

“請太妃移步!王爺吩咐,不得讓任何人踏進書房一步!”隻是,比起元德太妃的命令,這兩名侍衛卻是聽命於辰王,沒有辰王的命令,他們是絕對不會閃身讓路!

“來人,把他們給本宮帶下去!”可不想元德太妃亦是有備而來,早已料到江沐辰會死守他的書房,元德太妃早已把跟隨自己多年的侍衛也帶了過來!

而那兩名侍衛顯然不能對元德太妃動武,否則王爺定會要了他們的命,卻又不能如此便放任何人進書房,便隻能麵不改色的擋在元德太妃的麵前,任由他人把劍架在他們的脖子上,依舊是一副堅定不移的模樣!

而元德太妃身邊的侍衛亦是身手敏捷的高手,在那兩名侍衛不敢在元德太妃麵前放肆之時瞬間點了他們的穴道,隨即把兩人帶了下去!

而對於阻攔自己道路的人,元德太妃向來不會多看一眼,隨即便領著蔣嬤嬤踏進書院,銳利的目光頓時射向那還來不及吹滅燭火的書房,眼底劃過一絲不悅,留下眾人,隻帶著蔣嬤嬤便踏進書房!

此時書房燭火搖曳,帶著微微的挑動,把書房的景致搖晃在它的燭光之中!

一如往常的擺設,讓元德太妃提著的心微微放了些許,可書桌上平鋪著的一張地圖與一副畫像卻讓她猛地皺起了眉頭!

顧不得宮中的走路禮儀,隻見元德太妃三並兩步的來到書桌前,保養得宜的玉手捏起那畫像的兩端舉高細看了起來!

隻見那畫像上的女子輕顰淺笑,眉宇間所展現的並非少女的嬌羞,而是少見的傲氣與睿智,那一身湖藍色的曳地長裙飄逸俊秀,與女子那清冷的氣質相得益彰!

尤其那眼眸之中泛起的疏離與淡然,更是這幅畫像的點睛之筆!

隻是,看著畫像上女子熟悉的麵孔,元德太妃原本放鬆的雙手竟在一瞬間緊握成拳,冷凝的雙目之中頃刻間放出危險的光芒!

若她沒有記錯,這是雲千夢第一次見到自己時的裝扮!

辰兒竟對一名已經嫁為人婦的女子這般的思念,他可知自己到底在做什麽?

冷冷的盯著畫像上雙目遠眺的雲千夢,元德太妃周身氣息頃刻間冷驟,讓蔣嬤嬤心頭大駭,這樣充滿殺氣的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