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67

是不適合養傷,更何況夏大人身上有些傷口深則見骨,隻怕屆時會潰爛!”

雲千夢聽著聶懷遠深思後的回答,麵紗下的眉頭漸漸的輕擰了起來,看來夏吉這一受傷,勢必會影響他們的進程!

這雖方便他們行事,但以方才自己對祝鍾的了解,隻怕明日一早自己與楚飛揚遇襲一事的奏折就會送到玉乾帝的龍案上,屆時朝中定會又掀起一陣爭論之聲!

屆時,夏吉是被護送回京都養傷還是繼續跟隨他們前去幽州,隻怕會成為爭議的重點,玉乾帝平白的損失了近三千的禁衛軍,恐怕亦會震怒吧!

“那就有勞聶大夫好生照看夏大人,若有何需要盡管提出,務必讓夏大人活下來!”最後一句話,雲千夢吐字極輕,卻萬分的清晰,落在聶懷遠的耳中,亦是一種指示!

“是,草民定當盡力,請王妃放心!”聶懷遠反應靈敏的回道,表情卻是波瀾不驚,讓人看不出絲毫破綻!

“映秋,你留下協助聶大夫,缺了什麽藥材,隻管從王府的馬車中取用!”雲千夢看著聶懷遠忙了半日竟連身上沾血的衣袍也沒空換下,便留下映秋,讓她協助聶懷遠!

“是,奴婢遵命!”映秋既懂得醫術,又懂得雲千夢的心思,且亦是楚王妃的貼身丫頭,有她在,這驛館中的丫頭便近不了夏吉的身,也是防止有人趁機投毒陷害!

雲千夢看著兩人領會了自己的意思,這才點了點頭,領著剩下的三個丫頭走向祝鍾為自己準備的東廂房!

東廂房中早已是備好了熱水熱茶,待雲千夢走進正屋後,幾個丫頭便伺候著她梳洗了一番!

讓慕春用柔軟的錦帕拭幹玉手上水珠,雲千夢拿出袖中的羊皮地圖,細細的查看著附近山脈的走向,在心中判定著那人可能會藏身的地點!

“王妃,您受了驚嚇,喝杯熱茶壓壓驚吧!”見雲千夢忙碌了半天竟還費神的查看地圖,迎夏端著早已泡好的茶水輕輕放在雲千夢的手邊!

“迎夏,可有檢查過這茶水?豈能什麽人泡的茶水都端給王妃飲用?”還未把錦帕放入盆中的慕春,見迎夏端著旁人泡的茶給雲千夢,頓時如臨大敵的出聲責備道!

“慕春姐姐放心啦!奴婢已經仔細的檢查過了,沒有任何的異常!”而迎夏則是嘻嘻一笑,隨即用隻有幾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解釋著!

見她們這般小心謹慎的伺候自己,雲千夢緊抿的紅唇微微勾起,顯出一抹絕美的淺笑,隻是那落在地圖之上的美眸卻依舊是認真嚴謹!

隻是雲千夢這不期然的淡然一笑,卻讓原本伺候在東廂房的驛館丫頭們紛紛看呆了眼!

原本這楚王妃摘掉麵紗後的模樣已是讓她們驚為天人,這樣絕俗的美貌配上楚王妃一身清貴的氣質,頓時讓丫頭們的目光黏在了雲千夢的身上!

可如今雲千夢這清雅一笑,如出水芙蓉般的淡雅氣息瞬間沁入人的心脾,更是讓人移不開眼!

“行了,這裏不需要人伺候了,你們都退下吧!”慕春看到這些丫頭眼中的驚豔之光,但卻不希望雲千夢的容貌被太多人看去!

畢竟,如今王爺與習侍衛均不在王妃身邊,若這些丫頭把王妃的美貌傳了出去,引來那好色之徒,隻怕是煩不勝煩,倒不如從一開始便杜絕這樣的事情!

那些丫頭聽到慕春的驅逐聲,有些不舍的把目光自雲千夢的身上收回,卻發現這楚王妃身邊的丫頭亦是一等一的美人,便紛紛低垂下了頭,朝著雲千夢福了福身,悄聲退出了正屋!

有慕春三人打理這一切,雲千夢自是放心的思考著正事,犀利的目光掃過麵前的地圖,憑著以往與毒梟周旋作戰的經驗,瞬間在地圖上找到一處極其隱秘的山脈,雖這山脈的方向並非西北方向,但難保那人不是采用迂回路線!

隻不過,這山脈雖隱秘,但相信習凜定會從王府侍衛留下的記號找到楚飛揚!

此時天色漸晚,夜幕代替白日升上了天空,山穀之中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狂奔之聲,騎馬之人手上舉著的火把則是這山穀之中唯一的亮光!

而在這山穀與山穀之間的岔路口上,這幾十人卻是同時勒緊韁繩,讓奔跑中的馬兒停了下來,更有十幾人快速的下了馬背,放低手上的火把在山穀之中尋找著蛛絲馬跡!

而為首的習凜則是坐在馬背上,雙目肅穆淩厲的觀察著四周的地形,憑著以往隨著楚飛揚征戰的良好方向感快速的便在這片昏暗的天地間分辨出了方向!

“報!發現王爺留下的記號!”而楚飛揚手下的侍衛均是訓練有素,隻是片刻之間,便已是從黑暗中找到了楚飛揚命人留下的細微記號!

習凜迅速的下了馬背,在屬下的指引下一一查看著地上的記號,隨後雙瞳猛然一縮,立即發令“立即上馬,朝西南方向追!”

“是!”所有侍衛應聲上馬,動作幹淨利落一氣嗬成,昏暗的光線中瞬間揚起一股塵土……

而雲千夢的推斷確實無錯,楚飛揚率部追著那群撤走的殺手離開了禁衛軍的視線後,看著那群殺手竟隻是在山穀之中兜圈子,便立即讓所有人停下來,腦中瞬間調出這江州附近的地圖,找出這片山脈之中的突破口,瞬間調轉馬頭,往雲千夢所猜測的那座隱秘的山頭奔去!

果不其然,那山頭本是一座山寨,而如今這山寨之中的主人卻已是換了他人!

“楚飛揚,看來你還不算太笨,竟比我們的人早到片刻!”一身黑色勁裝打扮,齊靖寒把手中的馬匹交給侍衛後,手中拿著馬鞭冷笑著的看著隻帶著區區一百人趕來的楚飛揚!

當真以為這是西楚的京都,這楚飛揚竟隻帶著百號人便敢直闖他們的地盤,是膽子太大還是看不起他們北齊!

楚飛揚冷笑著看著齊靖寒,目光中滲著慎人的寒氣,嘴角的笑意亦是冷寒的讓人心中發顫,隻見他讓身後的一百名侍衛守在山寨的入口處,獨自一人騎馬衝了進來,一手緊勒韁繩,一手緊握長劍,耳中聽著齊靖寒的譏諷之聲,卻是狂妄的不給予回應!

“楚飛揚,你什麽意思?居然無視本皇子!”盡管這是西楚的地界,可此時這山頭上盡是北齊的將士,齊靖寒有了這層後盾,膽子自然是越發的大!

加上楚飛揚輕藐他的行徑在先,他自然是惱羞成怒,恨不能用手中的馬鞭把楚飛揚抽下馬背!

“讓齊靖元出來!”看著尚且幼稚的齊靖寒,楚飛揚陰冷著聲音命令道!

那猶如閻王從黑暗深處傳出的陰寒之聲,竟讓齊靖寒心頭一震,眼中的囂張頓時散去,不由得抬起眼看向那馬背上一身絳紫親王服的男子!

隻見楚飛揚此時連臉上的冷笑亦不見了,那深不見底的黑眸在黑暗之中如一顆星辰般璀璨亮麗,卻又帶著最深的漩渦想把所看之人吸進那不知是地獄還是深淵之中,讓人心頭頓時產生一股最深的恐懼!

看著這樣的楚飛揚,齊靖寒方要出口諷刺的話語不竟然的竟全部咽回了肚中,一時間在氣勢上全然的被楚飛揚給壓倒!

“十皇子似乎還沒有學乖!難道還想做一會人質?”拿劍的手微微一轉,劍身上的寒光頃刻間射入齊靖寒的眼中,讓他不由自主的抬臂遮住那看似無害,卻讓人心驚膽戰的劍光!

隻是齊靖寒卻還是北齊的皇子,他的身上依舊有著皇族的傲氣,看著楚飛揚竟這般的放肆,心頭頓時大怒,緊捏這手中的馬鞭,黑暗中的俊顏漲紅如血,衝著楚飛揚便吼道“楚飛揚,你以為你還能狂妄多久?你可知這裏埋伏了多少人?竟單槍匹馬的便闖了進來,找死!”

可他的威脅卻絲毫下不了楚飛揚,隻見他坐下的黑馬在齊靖寒的話音還未落地之前,竟朝著月光的方向仰天長嘯一聲,狂妄之氣瞬間彰顯在齊靖寒的眼中!

而麵對這樣一匹具有靈性的馬兒,楚飛揚竟隻用單手便把它製的服服帖帖,待馬兒平靜後,黑暗之中再次響起楚飛揚那森寒的聲音“埋伏?別忘了,這是西楚境內!本王即便是把你們碎屍萬段,北齊亦是無話可說!讓齊靖元出來,本王的耐心有限,再遲隻怕這山寨當真要血流成河了!”

“想不到楚王竟這般會馴獸!將來若是楚家沒落,想必楚王也不會餓死街頭!”楚飛揚的話剛說完,便見齊靖元字麵前的木屋之中緩緩走了出來!

‘嗖……’幾乎是一瞬間,楚飛揚手中原本拿著的長劍亦是變為軟劍纏在腰間,而他更是快速的從馬背上拿過弓箭,盡在一個眨眼的瞬間便朝著齊靖元射出一箭!

“哥……”齊靖寒的動作根本便跟不上楚飛揚的速度,隻能呆立在原地,雙目驚恐的看著那支箭矢射向齊靖元,口中本能的喊出一個字來!

相較於齊靖寒的失態,齊靖元則是沉著應對,隻見他一個閃身便躲過楚飛揚射過來的一箭!

殊不知,楚飛揚豈會給他喘氣的機會,就在齊靖元側過身子之時……

‘嗖……’

‘嗖……’

‘嗖……’

楚飛揚竟是連拉三次長弓,連著射出了三支強而有力的箭羽!

其動作之快,用力之猛,讓齊靖寒根本來不及喊出第二聲,腳下的步子更是如定住一般挪動不了!

而齊靖元畢竟是上過戰場之人,耳聰目明的他即便是沒有看到楚飛揚射箭的姿勢,但卻已在開門之前便已是算到楚飛揚心頭壓抑的怒氣!

隻見他輕鬆的躲過第一箭,亦是靈活的閃過了第二箭與第三箭,卻依舊沒有躲過第四箭,那銀色的箭頭自他的左臂穿透而過,直直的陷在肌肉之中!

直到此時,齊靖元的眼眸之中才浮上怒意,沒想到楚飛揚竟是這般刁鑽之人,而自己算到他會緊接著射出三箭,卻沒有料到,這幾乎是同時射出的三箭,竟是從同一個方向射向不同的方位,楚飛揚在射箭之時,已是堵住了他所有的退路,讓他即便躲過三麵三箭,卻依舊是無法躲過最後一箭!

且隻要細聽這四支箭矢飛來之聲,便知前三支隻不過是混淆視聽,唯有自己被射中的這支,是用盡楚飛揚全身力氣所射出的!

“楚飛揚,你果真是名不虛傳!”之前的儒雅、淺笑均不過是這個男人的偽裝,此時看著楚飛揚那張森寒中帶著嗜血的臉龐,便知這個男人並非表麵上看到的那般好說話,隻消是踩到了他的底線,隻怕楚飛揚毀天滅地亦不會放過對方!

隻不過,即便楚飛揚是這樣可怕的人,他齊靖元卻也是同樣的人!

齊靖寒立於原地,手中的馬鞭不知何時已是掉落在地而不自知,隻見他心有餘悸,卻雙目茫然的看著眼中同樣泛著冷芒的兩個男子,隻見楚飛揚那拉弓的手指緩緩的滴下血來,而自己兄長的左臂更是被利箭穿透,整支左臂的衣袖上已是染滿了鮮血!

“太子也不逞多讓!”寒聲開口,楚飛揚眼中目光堅定,並未因為齊靖元此時受傷而輕視了對方!

“哼!少了你,本宮自有其他的人可以聯手!”齊靖元卻恍然不覺自己此時手臂受傷,仿若平常般挺直腰背立於門前,與馬背上的楚飛揚相對峙!

“本王從不需與人聯手!”可楚飛揚卻更加張狂的開口,眼底泛出的冷意中更是帶著不可一世的孤傲!

隻見他此時收起方才的長弓,在齊靖寒以為自己眼花之時,楚飛揚的手中已是緊握了方才那柄銀劍!

“這麽說來,王爺是想與本宮分道揚鑣?”齊靖元一手折斷箭羽,隨即麵色淡然的拔出那原本陷在手臂中的箭身,扯出一塊幹淨的錦帕用力的包紮著流血不止的手臂,口氣卻陰森可怕!

“是太子不守信諾,豈能責怪本王!”身含劇痛卻隱忍至此,盡管楚飛揚對齊靖元恨之入骨,但心中對這樣的他卻也是產生了一絲敬佩!

放眼四國,能夠做到齊靖元這般的寥寥數人,莫說女子無法承受箭羽之痛,即便是男子亦是在受傷後大呼小叫,這樣的齊靖元,倒是讓人有些刮目相看!

看樣子,陵孝帝能夠放心讓齊靖元帶兵打仗,亦不是因為他出身高貴,隻怕是這北齊的太子身上,亦有常人所不能及的品質吧!

而在楚飛揚打量齊靖元時,對方亦是從細微之處細細的評價著楚飛揚!

出手不凡、膽量過人,這是齊靖元對楚飛揚的第一印象,而方才那頃刻間射出的四箭,更是說明楚飛揚聰明絕頂、心思細膩,竟在瞬間便已是算準了他下一步躲避的方向,而用最後一箭作為賭注射中了自己!

而楚飛揚亦是一個很好的獵人,竟耐心的射出前麵三支探路的利箭,用最後一箭定下乾坤!

楚南山調教出的人,果真不容小覷!

“隻是,這計劃卻是王爺與本宮共同製定!本宮隻是按照計劃行事,王爺又何必惱羞成怒!”況且,在他的心中,除了容蓉之外,其他人的生死均與他無關,更別說他與楚飛揚隻是暫時聯手!

“惱羞成怒嗎?”卻不想,齊靖元的話竟讓楚飛揚輕笑出聲,在這寂靜的夜空中,楚飛揚的笑聲清朗出塵,卻又帶著點點寒意,讓人心頭微顫,不敢輕舉妄動!

齊靖寒不明楚飛揚為何而笑,但單從楚飛揚方才露出的那一手,便已是震懾到了齊靖寒,讓他不再不知天高地厚的頂撞麵前這個心頭藏有怒火的男人!

“本王是恨之入骨!”殊不知,楚飛揚的笑聲嘎然停止,隨即咬牙切齒的吐出這幾個字來!

手中的銀劍瞬間指向齊靖元,楚飛揚表情淩厲、聲音森冷道“太子隻消在本王手下走過三十招,本王便饒你一命!否則,今日白天你射向本王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