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63

疑惑!

床內坐著的隻有謝氏一人,方才那視線顯然是謝氏的,隻是卻不是針對自己,而她之前竟又想支開楚潔三人,隻怕謝氏岡剛所看的便是楚潔三人!

其中又以謝婉婉與謝媛媛給人的感覺最為怪異!

“是!潔兒告退!”聽到謝氏的叮囑,楚潔與謝家姐妹同時則朝著雲幹夢微微福了福身,便退出了內室!

“王妃此去幽州,不必帶太過的冬日的衣衫,幽州氣候溫暖,四季如春,帶的多反而是累贅!”而就在那三人退出內室後,謝氏的話題再次轉移,此次反而是關心起雲千夢的行程,把自己的經驗告知雲千夢!

雲千夢更是關心道“二娘可有何話想要本妃帶給幽州的親人?若是二娘不方便說,也可寫下來,本妃定會替二娘送去!”

聞言,謝氏目光瞬間看向雲千夢,隻是卻隻從她眼中看出善意與笑意,隻見謝氏淡笑著搖了搖頭,帶著一絲感歎道“我們出來的日子也不長,況且如今夫君病著,想必族人們也會去看望他,倒也沒有什麽特別要交代的!讓妾身放心不下的還是王妃,本就是千金小姐,怎能吃得了這長途跋涉的苦!

不如請王爺回了皇上,還是讓王妃呆在京都吧!”

見謝氏如此的謹慎,竟連口信也不讓自己帶,又見她積極的出謀劃策為自己謀福利的模樣,雲千夢輕笑淺語“那豈不是抗旨了?二娘的心意,本妃心領了,可卻不能為了貪圄自己的享樂,而讓王爺置身於危險之中!”

“王妃說的極是!倒是妾身思慮不周了!”見雲千夢如此坦白的拒絕,謝氏竟是有些接不上話,表情帶著一絲訕訕然的閉了口!

“聽聞二娘的娘家,謝家掌控著南尋與幽州通商的要徑,而謝家更是幽州有名的富商,不知此次南尋發生內亂,可有影響謝家的生計?”漠視謝氏表情的尷尬,雲千夢反守為攻的開口,半垂的眼底散發出一絲絲精光,雖不明顯卻帶著威懾之力,讓謝氏心頭頓時一震,原本閑散的表情頓時微微嚴肅謹慎了起來!

似乎雲幹夢這個問題十分的棘手,內室安靜了半盞茶的時光,才見她換緩緩開。”王妃也知妾身嫁給夫君二十年之久,出了大哥大嫂去世時把婉婉媛媛姐妹接到楚府,與娘家的來往也隻僅限於逢年過節的客套!若問起妾身娘家的生計,妾身當真是有些模糊了!且王妃亦知,夫君為官,妾身娘家從商,自然是少接觸為好,因此這個問題當真不知該如何回答王妃!還望王妃見諒!”

聽著謝氏深思熟慮後的回答,雲千夢淡笑著點頭,卻不解的提出疑惑”

方才二娘可是提到謝家的族人會前去探望父親,又怎能說兩家平日裏沒有走動呢?”

此言一出,雲千夢便見謝氏眼神一緊,亟待開口解釋,卻不想雲千夢卻不給她解釋的機會,隨即又緊接著往下說道“其實,親戚之間相互走動也是正常的,二娘又何必這般小心翼翼!本妃今日之所以問起此事,也並沒有其他的意思!隻是,父親如今伸手重傷,皇上命本妃與王爺前去幽州,便是希望與南尋化幹戈為玉帛!若謝家真是掌控著通往南尋的途徑,我與王爺自然也要前去拜訪謝家此時的族長,還請二娘提點一二!”

雲千夢口氣真誠、麵色坦然,卻讓謝氏產生了一瞬間的迷惑,當真是有些看不透麵前這僅有十六歲的女子,躺在錦被中的身子也隨著雲千夢問題的深入而微微緊硼,半餉才見她淡笑著開。”原來王妃是在擔心此事!隻不過此事極其的簡單,多年來隻要有朝廷的批文與幽州邊疆大吏的印章,均可進入南尋,王妃倒是不必為這事憂心!且到了幽州,自然有地方官員為王爺王妃準備好一切!謝家隻是商賈之家,在南尋與幽州的途徑上往返最多,因此才會讓外人以為謝家掌控了通商往來的途徑,王妃可萬萬不能被道聽途說的傳言給蒙蔽了!”

看著謝氏誠惶誠恐的又要下地跪拜的模樣,雲千夢微微掃了眼米嫉嫉,隻見始終立於床邊的米瑭嫉立即伸手扶了謝氏一把,順勢把謝氏重新按坐在床上!

而雲千夢卻在此時淺笑著站起身,關心道“既如此,本妃便不打擾二娘歇息了!”

語畢,便帶著身後的丫頭們轉身踏出內室!

“王妃,咱們是回相府嗎?”扶著雲千夢坐進馬車內,米姆毋關心的問著!

而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輕聲開。”去玉家當鋪!”

“是!”聽到雲千夢的吩咐,米姆毋立即轉身走出車內去告知習涼!

“王妃,二夫人顯然是有事隱瞞!聽到王妃說去拜訪謝家族長,她的神情便變得有些緊張!”慕春雖單純,但跟在雲幹夢身邊這麽久,勾心鬥角,逢場作戲看多了,自然是有些眼力的!

雲千夢聽著她的分析,則是微笑著點了點頭“她的確是怕我與王爺接觸謝家的人!”

不過,依楚飛揚的聰明,的確沒有什麽事情能夠瞞過他的眼睛!

若自己不是嫁給他為妻,之前的自己不也是總有些想避開他的想法嗎?

也難怪謝氏方才的神情變得有些不自然,隻是卻也說明她心中有鬼!

“隻是奴婢始終不明白,為何皇上會下旨讓王妃去那麽遠的地方?”元冬此時開口!她雖冷靜聰明,卻還沒有達到能夠揣測聖意的程度,尤其玉乾帝又是一個深不可測的對手,自然不是這種小丫頭能夠看透的!

聽著她們的閑聊,米嫉嫉則是為雲幹夢墊上一個軟枕,讓她做能舒服些,隨即回頭帶著一絲嚴厲的瞪向元冬與慕春,微斥道“主子的事情,什麽時候輪到你們嚼舌根了?竟還敢提到皇上,你們不想要命,難道還想著連累主子嗎?”

被米姆姆一陣習斥,兩個丫頭頓時縮了縮脖子,猛然低下頭不敢再開。

,雲千夢瞧著米嫉嫉忙忙碌碌的雙手,強行按著她坐下,笑道“嫉毋不必動怒,她們也應該學著分析局勢!我可不希望咱們相府的丫頭走出去,一個個隻空有美貌沒有腦子,這才是連累得我沒有麵子呢!況且,她們此時多學一些,將來或許還能夠拍上用場!這馬車內外都是自己人,也不必太過構束”,而以雲千夢對楚飛揚的了解,出了駕車的是習凜之外,隻怕暗處還有暗衛保護著自己,這樣的情況下還不敢說話,豈不是太憋屈了?

慕春與元冬聽著雲幹夢的袒護,心中頓時一喜,雙雙抬起頭來,嬉皮笑臉的摟著米嫉婚的胳膊,眼神卻是好學的盯著雲千夢!

看著她們討好的模樣,雲千夢搖頭輕笑,隨即開。”其實皇上的用意很簡單,那便是與南尋解開誤會!之所以下旨命我隨王爺前去,便是對南尋的一種表態,有王妃相隨,那便是和好的用意!”

畢竟,楚飛揚名聲太大,不但是楚南山的嫡長孫,又是有名的將軍,文武雙全,難免南尋會多疑,因此便把自己給加了進去!

一如齊靖元當初帶著齊靈兒前來西楚的用意一樣,均是讓對方放鬆警戒的一種手段!

而且,此時的玉乾帝隻怕比任何人都不希望發生戰爭!

畢竟如今朝中局勢與各派的爭鬥在他的製衡下稍有平衡,若是發生戰爭,隻怕會派出將領領兵征戰,屆時兵權定會落入其中一派的手中,壯大了那一派的勢力,也就打破了現在的平衡!

隻怕這是玉乾帝最不願意看到的吧!

尤其此次事情又是虎威將軍挑起,屆時若發生征戰,虎威將軍定會難逃一死,這對於玉乾帝而言,等於是損失了一枚棋子!

他定是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

隻是後麵的話雲千夢卻沒有詳細的說出來,畢竟涉及到與皇家的爭鬥,這些丫頭還是不用知曉的太過清楚明白!

“王妃,當鋪到了!”說話間,馬車已經挺穩,外麵傳來習凜恭敬的提醒!

米瑭姆立即拿過紗帽替雲千夢戴上,這才扶著她走下馬車!

“小的見過夫人!”早在馬車進入玉家當鋪的小巷時,當鋪的掌拒便親自迎了出來,看著雲千夢走下馬車,立即上前行禮!

“免了,進去再說!”看著掌拒的一係列動作嫻熟幹脆,雲千夢便知定是楚南山早已把當鋪易主一事告知了掌櫃!

“是!夫人裏麵請!”那掌拒則是快速的側過身子,把正中間的道路讓給雲幹夢,自己則在雲千夢的左邊領路!

一行人走過大堂,走進後院,直到踏進前廳,這才停了下來!

“奴才高平參見王妃!”雲幹夢剛一坐定,便見高掌櫃朝著雲幹夢行跪拜大禮!

“高掌拒請起!”說話的同時,雲千夢則是摘下了紗帽,既然對方已經知曉了自己的身份,自然也就不用偽裝“今日前來,隻是本妃有幾個問題想請教高掌拒!”

“不敢!還請王妃吩咐,奴才定當萬死不辭!”被雲千夢一句‘請教’

嚇到,高掌拒立即肅然起敬!

看著他眼底的忠心,雲千夢則是點了點頭,心中不禁讚歎,果然是爺爺挑中的人,均是忠心耿耿之人!

“這玉家當鋪,隻是單飩的隻做當鋪生意嗎?”心中掂量著這高掌櫃到底知道多少事情,雲千夢斟酌著開口!

“相信老王爺已把玉牌交給王妃!有了那玉牌,王妃可隨意在玉家當鋪支取銀兩,更能夠從中得到消息!”高掌拒精明能幹,在楚南山手下幹了這麽多年,才能不輸焦大,自然明白雲千夢所聞問何事,絲毫不拖泥帶水的回道!

“是西楚所有的玉家當鋪?幽州可有玉家當鋪?”想要收集情報,自然不可能隻有京都一家當鋪,楚王妃果真是精明厲害,旁人均是以酒樓妓院作為據點,她卻是以一個小小的當鋪作為情報的中心,又有誰會料到,這整日收別人典當之物的地方,竟也有這樣的用場?

“回王妃的話,隻要有這玉牌,王妃便能夠在西楚所有的玉家當鋪支取銀兩!隻是,整個西楚,唯有幽州沒有開設玉家當鋪的分號!”當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高掌拒把自己所知的盡數說了出來!

“是嗎?”聽到他這般說,雲千夢櫚在桌上的手指微微敲打著節拍,雙目微眯,似是在思考著什麽!

“既如此,那便麻煩高掌拒替本妃注意兩件事情!”秀眉淡淡的擰了起來,雲千夢招手讓高掌拒靠近些,低聲交代著事情“切記,若是有風吹草動,立即派人告知本妃!”

隻見那高掌拒在聽到雲千夢的囑咐後,眼底卻依舊是沉靜如水,可見其性子沉穩,曆練豐富,可堪大用!

“奴才定會謹記王妃所言!”即便是麵對如此年輕的雲幹夢,高掌拒依舊是恭敬不已,絲毫沒有因為雲千夢的年輕而有所怠慢輕視!

“那就有勞高掌拒了!兩件事情定當萬分小心!”交代完,雲幹夢緩緩站起身,看著外麵的天色已是不早,便立即離開了玉家當鋪!

殊不知,剛到楚相府的門前,卻見聶懷遠與容雲鶴雙雙趕了過來!

“見過王妃!”兩人看著如今身份不同的雲千夢,立即行禮!

“怎麽今日有空過來?”看著他們二人,雲千夢真心笑道,也帶著他們走進相府的大門!

“聽聞王妃與王爺即將啟程前去幽州,便過來看看,有何需要幫忙的!

”聶懷遠亦是笑著開口,如今榮善堂的生意有容雲鶴替他打理,他隻需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整個人輕鬆了不少,醫術更是精進了許多!

因此對於當初提出意見的雲千夢,他的心中始終帶有一份感激之情,今日過來便是想詢問有何需要他幫忙的!

“幽州是謝家的天下,容家若是想發展,或許那是一個好地方!”拋去對雲千夢的那份心意,容雲鶴亦是一名商人,自然是不會錯過商機!

“那就請二位進去詳談吧!”見他們如此認真,雲千夢則是爽快的接話,隨即轉身問著跟過來的洪管家“王爺呢?”

“回王妃,王爺正在書房!”洪管家看著身旁這位似乎不受王爺歡迎的容公子,心中有些別扭,不知到底該不該放他進來!

“那咱們便去書房吧!”卻不想雲幹夢竟早他一步做出決定,領著二人便轉變方向,直直的朝著書房的方向走去!

“啊?”看著遠去的幾道身影,洪管家片刻的詫異後立即跟上!

“來了?”隻是還未走到書房,便見原本緊閉的書房門竟被楚飛揚打開,換了一身月白長衫的他少了朝堂之上的算計,多了一抹儒雅,親近中泛著貴氣,如翩翩少年般讓人移不開眼!

“見過王爺!”除去雲千夢,其餘人均是行禮!

而雲千夢則是注視著楚飛揚的神色,見他此時麵帶微笑的看著自己身後的兩人,便知定是楚飛揚請二人來的!

“都起來吧!”低沉的聲音微微響起,楚飛揚輕輕的牽過累了半日的雲千夢,領著幾人走進書房,口中則是不放心的詢問著“王府沒事吧!”

雲千夢挑眉微笑,隨即搖了搖頭“沒事,二娘隻是交代一些注意事項!

今日怎想到請聶大夫與容公子過來做客?”

“有些事情要談,夢兒也聽一聽,若有好的建議,大可提出!”幾人分別落座,丫頭們上完茶便小心的退下,隻留習凜一人守在門外!

“王爺是想打破謝家在幽州獨霸的格局?”不用多想,容雲鶴也知楚飛揚的用意!

雖對楚家家事不甚了解,但讓容家插進幽州做買賣,這一點卻是十分的清楚!

“容公子覺得如何?”手指輕敲桑麵,楚飛揚笑的溫文爾雅,但眼底卻透著一股精銳之氣,想必除去容雲鶴所說的理由之外,他心中亦有其他的想法!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