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63節

  “隻不過,這人卻十分的聰明,他竟輕易的轉移了眾人的視線!皇後的宮女出現在原本應該是表姐出現的龍床上,那太後勢必會認為這是皇後見不得表姐成為宮妃,從而威脅她後位的反擊!今後太後在宮中,隻怕又多了一個要對付的人!另一方麵,皇後無端的被牽連進了皇帝與太後之間的爭鬥之中,隻怕也會對太後起了不滿之心!畢竟,現在掌管鳳印的可是皇後,太後若是再三的插手後宮的事情,的確是十分的不妥!隻怕這兩人今後在後宮之中可有一番鬥法了!”靜靜的靠在楚飛揚的懷中,雲千夢思路清晰的說出自己的判斷,隻是眼底卻同樣閃過一絲殺氣,已經擁有至高無上皇權的他們,竟為了再三的鞏固自己手中的權利,不顧他人的死活與意願,隨意的操縱著別人的人生,實在是太過可惡!

  靜心聽著雲千夢的分析,楚飛揚低頭在她那光潔的額頭上輕輕印下一個吻,心中卻是不得不佩服雲千夢的聰穎!

  有些事情,經過她的分析,原本的困境便變得漸漸的明朗,而雲千夢的思維亦是讓他驚歎,總能在別人意想不到的時候,給予最為中肯的建議!

  “飛揚,你說,除了表哥和咱們的人,參與昨晚那件事情的還會有誰?是一派還是幾派?”腦中閃過幾張最有可能參與到此事的臉,雲千夢低喃的問著,隻覺此時楚飛揚身上的味道讓人身心放鬆,加上昨夜一直擔心曲妃卿沒有睡好,便有些昏昏欲睡!

  楚飛揚聞聲便低頭看著窩在自己懷中的人,隻見雲千夢雙頰微微泛著紅暈,隻是眼底帶著一層淺淺的青色,便知她昨夜定是沒有休息好,為防她身子滑下去,便收緊自己的雙臂,臉頰貼著她的額頭低聲道“困了?不如先回房躺一會?”

  可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眼睛雖然半眯著,可意識卻是十分的清晰明了,小嘴不停的喃喃自語“若是表姐與瑞王成親,相信辰王府是樂見其成的,而海王府之前卻是讓海王妃前去輔國公府提及表姐與海郡王的親事,不知與他們有沒有關係!至於昨夜參與宮宴的均是三品以上的官員,那咱們盡可把目標放在他們的身上!能夠躲過烏大人的眼睛,明目張膽的在宮中行凶的,想必其勢力定是不弱!”

  “不過,這裏麵卻還是有一個例外!寒澈這次卻是參加了宮宴,就連他的妹妹亦是有幸進了皇宮!”楚飛揚則是緩緩開口,微微眯起的雙目中折射出精明的光芒,心細如發的不放過昨日出席宴會對任何一人!

  聽到寒澈的名字,雲千夢卻是想起與他的第一次見麵,而當時與寒澈擦肩而過的,便是曲妃卿!

  秀眉不由得微微輕蹙了起來,雲千夢回想著寒澈給人的印象,隻覺那少年給人清朗之感,卻又透著常人少有的傲氣,相貌亦是極佳,若是換上錦衣長袍,看上去定也是一名出身名門的貴公子!

  “那寒玉倒是有些意思!可我總覺得,那女子不簡單,能夠不顧世俗的目光在宮宴開席前那般的散漫,若不是真傻,那便是極其的聰慧!”尤其這京都各府之間的宴會以及皇宮中常年會舉行的宮宴,說穿了,也不過是給各府的公子小姐提供一個變相相親的機會,讓平日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姐們召集起來任人挑選!

  而當時麵對眾家千金的譏諷嘲笑,寒玉卻依舊我行我素,絲毫沒有去理睬旁人眼中的異樣,想必那女子一來是無心於這樣的宮宴,二來也是借此給自己擋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我已派人前去寒澈的家鄉,相信過不了多久就有消息!”一手輕拍了拍雲千夢的後背,希望她能夠睡會!

  可被他這麽一拍,雲千夢腦中原本存在的一點困意卻盡數散去,想起方才在謝氏房中注意到的細節,雲千夢坐直自己的身子,雙目含著嚴肅的看向楚飛揚,認真道“幽州的女子是否習慣於佩戴鑲有啞鈴的金鐲子?”

  這已是雲千夢第二次注意到謝婉婉手上的金鐲子,尤其這次在提及那幫盜匪時,她的左手顯然是無意識的去撫摸那隻金手鐲,這頓時引起了雲千夢的注意,也更加留心這件事情!

  隻是聽到雲千夢的問話,楚飛揚眼中卻是閃過一絲詫異,隨後眼前歉意的開口“這些我倒是沒有注意過!”

  聽著楚飛揚這樣的話音,雲千夢心中便立即明了,幽州是楚培的地方,這對父子從楚飛揚出生便沒有見過麵,兩人心中的隔閡之深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隻怕對於楚飛揚而言,幽州如同楚培一樣,都是一個禁詞,對於這樣一個禁忌,想必楚飛揚心中亦是下意識的排斥,並未對幽州加注多少的關注,更別提這些女子首飾的小細節!

  看著楚飛揚眼底的歉意,雲千夢心底微微一疼,抬起雙臂便環住他的脖子,乖巧的把頭靠在他的頸項間,低聲把自己的發現盡數的說了出來,隻是腦中卻是浮現出容雲鶴的身影來!

  話尾,雲千夢建議道“咱們去榮善堂吧!容家生意遍布天下,相信容雲鶴對於幽州的風土人情定也有所了解!”

  可話音還未落地,便被楚飛揚懲罰性的吻住紅唇,與之前溫柔的嗬護迥然不同,這一次的楚飛揚帶著一絲怒意與懲戒,略帶粗魯的用自己的唇磨蹭著雲千夢的,直到她因為疼痛而往後退縮時,他才快速的撬開她的貝齒,強勢的進入她的口中,絲毫不給她喘息的機會便開始下一輪的搶奪,直到雲千夢癱軟在他的懷中嬌喘連連,這才見楚飛揚略微分開兩人交織在一起的唇邊,帶著一絲危險的開口“我會派人前去打聽幽州女子素日的裝扮,無需勞煩旁人!”

  說完,還怕雲千夢沒有聽清楚一般,楚飛揚抬起她精致的下顎,再次重申道“最近天氣寒冷,就不要總是往外跑,即便榮善堂內盡是藥材,屆時受苦的還是你!”

  雲千夢見他即便因為吃醋卻還一本正經說話的模樣,心頭原本的不滿瞬間轉化成了笑意,故意開口挑逗著此時的楚飛揚“那可不行,咱們相府的家底都全部交給容雲鶴打理,我豈能一直不管不問,屆時虧損了找誰哭去?況且,與他多多交流,亦能增長不少的學識,夫君總不希望我成為一隻籠中鳥,整日隻會博取你一人的歡心吧!”

  楚飛揚很想順著雲千夢的話點頭,可雲千夢眼神中的不滿卻讓他違心的搖了搖頭,立即開口表明自己的立場“自然不希望!隻不過是擔心你累著!難道你希望我娶個姨娘替你分擔家事?”

  “這自然不行!”幾乎是不假思索的便出口反駁,雲千夢這才看到楚飛揚眼底那深深的寵溺與淺笑,心中不禁暗罵自己又被狐狸騙了!

  可雲千夢卻哪裏知曉楚飛揚的心情,若是容雲鶴與江沐辰一樣是那般巧取豪奪之人,他亦可以用同樣的手段回敬!

  可偏偏容雲鶴每次看到雲千夢時均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樣,既不上前與自己對峙、又沒有拿出敵對的態度怒視自己,唯獨那雙隱藏深情的眸子緊盯著雲千夢,讓楚飛揚怒也不是氣也不是,找不到任何修理容雲鶴的切入點,便隻能‘大度’的任由他凝視著雲千夢,自己咬碎一口白牙!

  但雲千夢卻又怎會不知道楚飛揚的擔心,盡管這個擔心在她看來簡直就是多此一舉!容雲鶴當初既然已放手,那自然不會再出手,更何況如今自己已嫁人,兩人隻可能為好友與合作夥伴!

  ‘咚咚咚’此時,門外傳來恭敬的敲門聲!

  “什麽事?”聽出這一聲聲有節奏的敲門聲是暗號,楚飛揚低沉這聲音開口,而雲千夢卻在此時離開他的懷抱,站在書房的窗邊不去看楚飛揚不滿的神色,淺笑著輕撫了撫微微皺起的裙擺!

  書房的門被人緩緩推開,習凜一臉嚴肅的走了進來,來到書桌前朝著楚飛揚與雲千夢行禮後這才出聲“相爺,宮中有傳言流出,有人把昨日瑞王侵犯的宮女說成是曲小姐,隻怕過不了幾日,京都均會知道此事了!”

  聽到習凜的稟報,雲千夢的神色驟然一沉,周身漸漸散發出一股冷意,看樣子自己幫助表姐逃過一劫,可有人還是窮追不舍的想要把輔國公府逼入絕境!

  楚飛揚的目光則是跟隨著雲千夢的身影,見她麵色凝重帶著一絲戾氣,便立即起身牽過她的手對習凜吩咐道“立刻準備馬車去輔國公府!”

  而此時的翰林院中,眾位翰林均是手執毛筆抄錄著各項典法,寒澈翻過一頁泛黃的古籍,把上麵已經有些模糊的字跡一筆一劃的寫在新冊子上,竟連已經到了晌午用膳的時刻也不曾擱下手中的筆!

  “寒兄!”與寒澈一同入駐翰林院的孔凡則是領著兩人的午膳走了進來,見寒澈依舊埋頭在書海之中,孔凡不由得搖了搖頭,隨即把手中的食盒放在腳邊,伸手便想抽走寒澈手中握著的毛筆,殊不知寒澈握筆極其的有力,即便是孔凡偷襲,卻依舊沒有成功的奪走他手中的筆!

  隻見他絲毫不受影響的繼續抄錄著眼前的古籍,完全沒有因為外界的幹擾因素而有所停頓!

  “別抄了,休息會吧!瞧,我把咱們的午膳領來了,還帶來一個你做夢也想不到的消息!”孔凡領著食盒走到一旁提供翰林們休息的小桌前,把裏麵的菜飯一樣樣的端出來,自顧的說著話!

  對於寒澈的不言不語,孔凡早已是司空見慣,也不指望他能夠打理上自己,可這翰林院中均是資曆極深的老學究,盡管他是以榜眼之名進來的,卻依舊入不了那群老翰林的眼,能夠說說的話,自然也隻剩寒澈一人!

  況且,方才他聽到的那則傳言,隻怕與寒澈有關,孔凡自然是不能放過試探寒澈的任何機會,便賣關子的開口“唉,好好的千金小姐,竟被人傳成那樣,真是可惜了!”

  隻是,不管孔凡如何的開口,寒澈依舊認真的抄錄著眼前的書本,沒有搭話的跡象,更沒有與他一起八卦的心情!

  “行了,這麽賣命,再不用飯,你的命就直接賣給閻王吧!”孔凡這回學聰明了,不拔毛筆,轉而去搶奪寒澈手下的那本古籍!

  這些古籍都是十分珍貴的書籍,即便隻是捧在手中,亦能感受到它們的曆史價值,因此寒澈自然是不敢與孔凡爭奪,在注意到孔凡的手快要碰觸到書籍時,隻見寒澈左手立即往後一縮,那本古籍也隨著他的動作而落入了他的衣袖之中!

  帶著一絲清冷的抬起頭,寒澈看著孔凡今日過分興奮的臉,平淡卻又帶著一絲譏諷的開口“孔兄真是會苦中作樂!領午膳的時間也能打聽到傳言!”

  孔凡撲了個空,眼底劃過一絲不悅,看著寒澈把古籍小心的放在書案上,兩人這才一同坐到小桌前用起午膳!

  隻是,相較於寒澈認真用膳的樣子,孔凡卻有些心不在焉,隻見他四處張望了下,這才放下手中的碗筷,拉著身下的圓凳靠近寒澈,極其小聲且神秘的開口“寒兄,方才我領午膳時,聽到一則傳聞!”

  寒澈夾了一口青菜放入口中,隨後又挑了一口米飯吃進嘴裏,吞下後才開口“方才孔兄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見寒澈麵色依舊清淡,孔凡輕皺了下眉頭,再接再厲道“難道寒兄不好奇那傳言中的女子是誰嗎?唉,說來真是嚇死人,若是我們這樣的寒門學子娶了那樣的小姐,隻怕這官位沒幾年便能升至二品,可惜如今這小姐的閨譽怕是盡毀了,以後能不能嫁出去還是個讓人頭疼的事情呢!”

  寒澈為自己盛了一碗湯放在手邊涼著,眼底卻是因為孔凡的話而浮現一絲冷笑,隨即嘲諷道“哪家小姐讓孔兄如此的惋惜?”

  見寒澈問到重點上,孔凡立即湊近寒澈,在他耳邊低聲說道“是輔國公府的大小姐!”

  說完這句,孔凡雙目便緊緊的盯著寒澈,就連他眼角細微的一絲波動也不曾放過,隻想驗證這件事情是否與之前自己在除夕晚宴上發現的秘密一樣!

  而寒澈卻是沒事人一般的吃著麵前的午膳,隻見他吃幹淨碗中的最後一口米飯,便伸手摸了摸湯碗的邊緣,見湯已經溫熱,便端起來一口飲下,這才重新給了孔凡一個目光,淡然道“一切不過是空穴來風,孔兄什麽時候也學著宮中那幫閹人嚼舌根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