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60

越能夠抗衡的了?

一連串的疑問在錢世子妃心中紛紛冒了出來,可卻又不能當著曲妃卿與夏侯安兒的麵質問海沉溪,且又見由遠而近走來的那尊貴的人,便生生的咽下這口惡氣,麵帶冷笑開。”想不到五弟也有憐香惜玉的心思!”

“是嗎?那父王可就不用替五弟的親事煩心了!”一道溫和的聲音自玉,階上緩緩傳來,帶著一絲爽朗的笑意,頓時衝散了涼亭內方才過於緊張凝重的氣氛,隻是卻又讓曲妃卿與夏侯安兒心頭一緊,原本涼亭中便坐著海沉溪這頭狼,卻不想竟又把海越給引了過來,她們以二敵三,隻怕是有些吃虧的,“世子說的極是,方才妾身想留曲小姐與夏侯公主說會話,五弟竟還不樂意,生怕妾身欺負了人家兩位小姐似的!”錢世子妃立即朝著已經走進涼亭的海越福了福身,隨即淺笑著開口,絲毫不似方才那般陰沉的模樣,所表述的話語更是與之前發生的一幕相差甚遠!

聽著海越夫婦之間的對話,曲妃卿與夏侯安兒心頭頓時冷笑!

而海沉溪則是依舊坐在涼亭的石凳上,手中輕輕晃動著茶盞中的清茶,雙目微斂、嘴角微揚,沉靜的讓人心頭微顫,冷邪的叫人有些不願繼續呆在這涼亭之中!

“世子既要替父王分憂,怎麽不與幾位王爺多多交談,見世子妃在此,竟親自來到這涼亭,豈不顯得太7汝情長了?”在錢世子妃為海沉溪前半句話而暗喜之時,後半句竟讓她嘴角的笑容頓時凝固,這海沉溪果真是一張毒舌,不但當眾如此詆毀海越,竟還暗指自己霸占世子,不讓其參與政事!

而海越卻仿若沒有聽出海沉溪的弦外之音,隻見他笑著優雅落座在海沉溪的身旁,和煦的目光淡掃夏侯安兒一眼,隨即才開。”大家都在恭賀楚相榮升楚王,本世子既然已經道賀,便把那好位置讓給別人吧!五弟不也是如此,才躲到這涼亭中來的嗎?不過五弟自小便聰靈,即便是品茗,也是挑著如此賞心悅目的風景!”

所謂的風景,便是隻夏侯安兒與曲妃卿,放眼此時的花園之中,唯有那謝媛媛與謝婉婉的容貌能夠與夏侯安兒相較一二,但其二人身份卻又不及夏侯安兒的尊貴,看來海沉溪挑人的眼光卻還是精準的,既要美人、又要財富!

海沉溪微微抬眸,邪氣外漏的雙目冷笑的劃過一旁世子妃淡笑的表情,隨即毫不留情麵的開。”比不得世子,吃著碗裏的,看著鍋裏的!”

此言一出,便見錢世子妃含笑的美目微微半眯,帶著危險的光芒射向曲妃卿與夏侯安兒,尤其是看到夏侯安兒那張令人生厭的麵孔時,更是讓她擰了下眉頭,隨即小心翼翼的看向海越,卻隻在海越的臉上看到淺淡有禮的微笑,讓錢世子妃的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隻覺此時的海越如一潭深水,讓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哈哈哈…五弟真是愛說笑!你也不怕人家小姐害羞!”而海越卻沒有反駁海沉溪的猜測,反側是更加大膽的盯著夏侯安兒的容顏,眼底盡是欣賞之色!

而相較於海沉溪的毒舌,此時海越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則更讓夏侯安兒厭惡!

隻是,她卻也知,此時最忌開口,否則這兩人口中的暗指便當真成了自己,屆時還不知要生出多少閑言碎語出來!

“不知世子與郡王在聊些什麽,竟如此的開懷!”殊不知,他們幾人在涼亭中閑聊了這麽些時候,竟連原本坐在主桌上的人也給引了過來!

楚飛揚牽著雲千夢的手款款跨上玉階,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中,均是透露出對雲千夢的嗬護與細心,絲毫不在乎四周投注過來的異樣視線!

而雲千夢卻也是淺笑著與他相攜而來,並未因為旁人嫉恨的目光而充當一個隻會以夫為天的懦弱女子,大方得體的伴隨在楚飛揚的身邊,即便隻是一個帶笑的眼神,亦是散發著自信的光芒!

“楚王與王妃當真是伉儷情深,即便是幾步路的距離,亦是這麽小心的扶著王妃!隻不過卻少了往日戰場上的雄風!”含笑的麵孔下,說出的是極其諷刺的話語,海越眼神微閃的盯著優雅踏上玉階的雲千夢,隻覺她的容貌比之夏侯安兒雖不占優勢,但其眼底的神采卻是獨一無二的!

雖然在海王府也常聽到下人議論這位雲相府的大小姐,總是提及雲幹夢手段了得!在被江沐辰退婚後,竟又攀上了楚飛揚,其心機當真是讓人害怕,可如今一看,雲千夢眼中淺笑透著一抹清冷之色,盈盈淺笑間的波光中散發的不是算計陷害,而是少有的睿智,且能讓楚飛揚這般珍視的人,定也不會是那種整日隻會勾心鬥角之人!

這個女子,不容小覷!

“世子尚未上過戰場,又豈會知道本王在戰場上的模樣呢?”穩穩的牽著雲幹夢踏上每一個玉階,楚飛揚朗聲開口,豐神俊朗的身姿在銀色的月光下猶如謫仙一般,但又因其穿著一身黑色錦袍,讓這抹仙氣蒙上了一層神秘,讓人深覺他的厲害與手段!

“王爺的事跡又何需親眼目睹?百姓之中早已把王爺當作戰神,當真是讓本世子望塵莫及!”一來一回間,海越絲毫不落下風,想來他雖鮮少在宴會上露麵,卻也是個耳聽八方的人物,且其反應極快,看樣子盡管海王偏疼海沉溪,但對於其他兒子的教導,亦是沒有絲毫的鬆懈!

“海王爺才是百戰百勝的戰神!本王一介後輩,豈能與海王相比!世子謬讚了!”楚飛揚四兩撥幹斤的把海越扔過來的重鎊火藥給挑開,重新又回到了海越的懷中!

“那些都已是過眼雲煙,如今父王也不過是想安穩的渡過餘生,戰場上打打殺殺的事情,對於父王而言,隻怕是恍若隔世了!而楚王卻是風華正茂之年,將來也定有作為!”輕輕的點撥出海王的年紀與身體狀況,再與年輕、體健的楚飛揚相比,別人自然是認為楚飛揚將來的作為更大!

“本王倒是羨慕海王爺!幽居陽明山,依山伴水,子孫滿堂,這樣的福氣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擁有的!若是海王爺願意,本王倒是不介意與海王交換府邸,倒是可以與王妃做一對神仙眷侶!”說著,楚飛揚微微低頭看向身旁的雲千夢,兩人相視一笑,琴瑟和諧,卻讓匆匆追過來的江沐辰猛地皺了下眉頭!

而楚飛揚的話卻也是化解了海越方才強加在他頭上的罪名,他本就已經榮尊王位,若還想有所作為,明顯便是暗指楚飛揚有不臣之心,王位顯然已經滿足不了他的胃口,隻怕那至高無上的皇位,才能入他的眼!

隻是,楚飛揚精明強悍,以試探之語說明自己隻一心想與雲千夢平淡共度一生,卻又刺探著海王府眾人的心思,若陽明山隻是海王修身養性的普通王府,那即便與楚王府交換亦沒有損失;但若海王府內暗藏玄機,隻怕海越是自打嘴巴了!

“本郡王倒是覺得楚王的提議不錯!終日生活在山上真是無趣的很,倒不如換個府邸!若是父王知道了此事,隻怕也會褒獎世子吧!”卻不想,此次竟是海沉溪開口!

暗瞪著自作主張的海沉溪,海越心頭閃過一抹怒意,若是父王知曉了此事,隻怕會勃然大怒,屆時莫說褒獎,隻怕自己的世子之位也會不保!

一旁的錢世子妃亦是麵色蒼白的瞪向海沉溪,萬萬沒有想到,海沉溪在這樣的大事麵前亦會如此的糊塗,不但把海王府內的爭鬥帶到旁人的麵前,更是借著此事想陷害自己的夫君,這樣是非不分的人,為何海王那般的疼愛於他,當真是讓人想不明白!

“如今海王府可是父王當家,似乎還輪不到五弟在此做主吧!”此時海越的臉上終於是有了笑容以外的神色,隻見他眼中閃過一絲不悅,麵色微沉的瞪向滿麵輕鬆的海沉溪,眼底警告意味十足!

“今日宴會,可是父王囑咐我來參加的!”海沉溪絲毫不退讓的反駁回去!卻頓時讓海越的眉頭輕擰了下!

海王妃因為海恬遠嫁北齊心中不舍,近日心情總不見好轉,便命海越夫婦代她出席今晚的晚宴!

卻不想,即讓有海越出席,可海王卻依舊派了海沉溪前來,兩者的分量,不用比較也知孰輕孰重,這讓海越臉上一時有些難堪,因此心中便更加的憎恨海沉溪!

“海王府的確是一塊瑰寶,鍾靈毓秀、渾然天成!隻是,楚王的眼光向來獨到,總是盯著別人的好東西不肯放手!”江沐辰冷酷的聲音傳來,口中說的是海王府,雙目緊盯的卻是被楚飛揚護在身側的雲千夢,意有所指的話中帶著心頭的不服,看著曾經是自己未婚妻的人如今成了別人的王妃,讓江沐辰恨不能撥開楚飛揚的手!

“總比被人糟蹋的好!有些人分不清魚目與珍珠,被旁人拾去了珍珠後,不栓討自己有眼無珠,竟怪旁人眼光精準,當真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不過,王爺天生高貴,想必王爺的身上定不會發生這樣讓人懊惱的事情!僅僅是瞧著太妃為王爺精挑細選的王妃人選,均是大家閨秀、淑女典範,相信王爺一定也是滿意不已吧!”楚飛揚看著雙腳剛踏進涼亭的江沐辰,頎長的身軀微微閃動,瞬間立於江沐辰與雲千夢之間,替雲幹夢隔開了陰魂不散的江沐辰!

而聽著楚飛揚諷刺的話語,江沐辰臉上的顏色卻絲毫沒有改變,隻是眼神微冷的開。”即便那人撿到了珍珠又如何?那始終是旁人的,猶如小偷一般的偷了別人的珍珠,竟還四處炫耀,這樣的人,行徑可恥、為人惡劣,竟還反過來指責珍珠的主人,當真是無恥之徒,讓人不恥!”

說著,江沐辰腳下的步子漸漸的轉變方向,朝著雲千夢所站立的方位走去!

“若世子與郡王沒有其他的事,我們便先回了!”而此時雲千夢淺笑開口,隨即牽過曲妃卿與夏侯安兒的手,帶著一股從容不迫,從充滿硝煙的涼亭中走了出來!

“難得王爺也貪戀這涼亭月景,隻是本王要回去陪著王妃,便不能與王爺品茗賞月了!”,楚飛揚則是麵上帶著一絲歉意對辰王開口,隨即緊跟在雲幹夢身後離開了涼亭!

“想不到一顆珍珠竟引發兩位王爺這般熱切的討論,兩位王爺口才可真是讓我們大開眼界!”海越看著江沐辰突然陰沉下來的臉色,淺笑著說道!

“難道魚目與珍珠在世子心中沒有產生任何想法嗎?”對於海越的嘲諷,江沐辰瞬間反唇相譏!

盡管在麵對雲千夢的事情上,讓江沐辰稍稍失去些理智,可其他的事情他卻是看得一清二楚!

這涼亭之中亦或者今日宴會之上所有人的眼神、舉止均在江沐辰的腦海之中,海越看了夏侯安兒幾眼,那幾眼中分別代表的含義,更是清清楚楚羅列了出來!

淩冽的目光掃過錢世子妃不及夏侯安兒的容顏,江沐辰心如明鏡!

而海越卻是但笑不語,目光卻隱隱透著一抹冷冽之光射向夜幕中的銀月此時宴會已是結束,各府的夫人小姐紛紛道別,楚潔與謝婉婉謝媛媛則早已是與文家的夫人一同離開端王府,待雲千夢與夏侯安兒雲嫣坐進楚相府的馬車時,她們三人早已是坐在了裏麵!

車輪滾動了起來,漸漸加速中,楚潔則是笑著開。”娘親若是知道大嫂被封王妃,定會替大嫂開心!”

“今日晚宴忙於與端王妃敘話,倒是沒有顧得上你們三人,當真是我這個做嫂嫂的失職!”雲千夢卻沒有回答楚潔的話,隻是換個角度開口,輕而易舉的轉移了話題!

“哪裏,嫂嫂剛被封為王妃,自然是要與端王妃多多的親近!”見雲千夢嘴角雖含著笑意,但臉色始終微冷,楚潔便收了幾分笑意,帶著一絲小心的開口!

聞言,雲千夢不再開口,直到馬車停靠在雲相府外,這才開口囑咐了雲嫣幾句,隨即讓習涼駕車送楚潔幾人回楚王府!

卻不想,待馬車最後回到楚相府門口時,開門迎出來的出了洪管家還有焦大!

“卑職(奴才)恭喜王爺、恭喜王妃!”寂靜的相府門口,響起整齊的恭賀之聲!

“都起來吧!”楚飛揚迎著月光騎在馬背上,神色肅穆卻是清朗出聲!

“謝王爺!”眾人起身,便見上官嫉嫉領著丫頭們上前,小心把雲千夢與夏侯安兒扶下馬車!

“安兒,你且先回房歇息吧!”看到焦大的身影,楚飛揚飛身下了馬背,輕聲囑咐夏侯安兒回房休息,隨即牽著雲幹夢,領著焦大踏進楚相府的大門!

“爺爺來了?”焦大幾乎是寸步不離的守著楚南山,此時出現在相府,想必楚南山正呆在相府中!

“回王妃,老王爺正與族長在書房下棋!”焦大半低著頭回答,隻是沒好意思說老王爺怕不被孫兒待見,便硬是把族長拖去書房陪他下棋!

而楚飛揚則是掃了眼略帶心虛的焦大,心中早已對自已爺爺的行徑了如指掌!

“哈哈哈……老哥,你又輸了,快快快,銀子拿來!”還未走進楚飛揚的書房,裏麵便傳來楚南山爽朗的笑聲!

“又輸了!你雙手伸出來讓我檢查一番是不是作弊了!”其中還夾雜著夏侯族長不甘心的嘟噥聲!

“我堂堂楚王,豈會作弊?”夏侯族長的質疑頓時惹得楚南山驚叫起來,“如今楚王已是我的外孫,你隻不過是個老頭兒罷了!”可緊接著便傳來夏侯族長薄涼的聲音!

“咖 ……”,無話可說的楚南山拖長語調“我是楚王的爺爺!”

可是這話總覺得別扭,明明楚王是自己,現在卻成了楚王的爺爺,好繞口!

焦大額頭不禁冒出冷汗,自家主子真是讓人無地自容!

雲千夢看著焦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