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59

不過,夏侯公主可是世間少有的美人,楚王與辰王又如此投緣,若是辰王娶了夏侯公主,豈不是一樁美談?”

“小妹自小頑皮,最是受不得拘束,海王還是莫要拿她取笑了!且方才在端王府的晚宴上,辰王爺可已是說明他心中已有一人,我們怎能忍心拆散他們?豈不棒打鴛鴦了?”幾句玩笑話,替夏侯安兒擋去了一段不合適的姻緣,又戳到了辰王的痛楚,同時還讓海全閉了刺探消息的口,一箭三雕,也唯有楚飛揚能夠做到!

“現下時辰尚早,想必府中的晚宴還未結束,不如請幾位王爺一同回端王府敘上一番!”這時,最後從大殿內走出來的端王則是走近幾人開口詢問,此時幾人已走近宮門口,楚飛揚看到習涼朝自己點了點頭,便順著端王的話笑道“既然王爺美意,本王自然是恭敬不如從命!”

江沐辰見楚飛揚前去,想必此時雲千夢還待在端王府,便冷淡的朝端王點了下頭,與眾人一起翻身上了馬背,率先朝著端王府的方向奔去!

“本王行動不便,就先回王府了!沉溪,你替父王去吧!”海王府的侍衛接手了海沉溪的事情,小心翼翼的把海王推上馬車!

“是,父王!”始終沉默著的海沉溪則是在目送海王府的馬車離開後,這才飛快的坐土馬背,緊隨著已經遠去的幾道身影而去!

此時宴會還在繼續,隻是眾人卻不似方才那般構謹的坐在席間用餐,小姐夫人們三三兩兩的散步於端王府的花園之中,而男賓們則是三兩成群的立於牆邊商討著朝政之事,隻是各自的目光卻時不時的掃過來!

曲妃卿與夏侯安兒則是相攜著散步在端王府花園之中!

“不知朝中又出了何事!”漫漫月色下,盈盈水波間,蕩漾的均是一抹清冷的月白之光,卻讓夏侯安兒心中不安,不明白為何轉眼間玉乾帝竟下了那樣一道聖旨!

看似賞賜的是富貴榮華,實則卻是無止盡的麻煩與危險!

“唉!”而曲妃卿卻是輕輕吐出一聲歎息,並未對此事多加評論!畢竟這是端王府,還是小心為上!隻是心中卻依舊為雲千夢擔憂著,方才從楚潔的態度便能看出,看似無害的人,往往一句話便能置人於死地,而楚潔隻怕也不是那般單純!

隻是,曲妃卿卻不知,在她看不到的角落中,卻又一雙清冷的眸子始終注視著她,那雙眼眸中壓抑著隱藏極深的熱切,卻又小心翼翼的保護著不讓任何一人看出倪端!

“寒兄,看什麽呢?竟如此的失神?”韓少勉與寒澈立於薔薇藤下相互交流著近日遇到的疑難雜事,卻不想自己方說到一半,寒澈的心思卻早已不知跑去了哪裏!

韓少勉不由得放眼看向花園之中,隻見端王府諾大的花園中站滿了年輕貌美的閨秀,此時銀色月光傾瀉而下,朦朧的月色中隻見她們身姿窈窕妖嬈,帶著不同於男子剛毅的柔美,展現著女子的輕柔!

韓少勉眼中不由得浮上淺笑,原以為寒澈一介書呆子,卻不想亦是一名懂得賞花鑒月的風雅之人!

“讓韓大人見笑了!下官隻是一時迷了眼睛!”寒澈在韓少勉的提醒聲中回過神來,雙目瞬間恢複了以往的冷靜,麵帶淺笑的看向韓少勉,絲毫不見慌張狼狽的開口!

“什麽話!咱們同科中舉,豈有什麽下官之說?且你我一見如故,已是好友,豈能再說這等生分的話?”見寒澈如此的拘禮,韓少勉搖頭糾正著他的說辭!若非他與寒澈兩人如此投緣,今晚的宴會又豈會邀請他前來?

端王府中的晚宴雖比不得宮宴,可卻也不是什麽芝麻綠豆的官員都有資格踏進來的!

“是我疏忽!韓兄方才說到111,人”隻是,寒澈叫想接上韓少勉的話,卻見一名韓府的小廝走了過來,躬身道“少爺,老爺請您與寒翰林過去一趟!

韓少勉眼露不解,為何父親突然會要求見寒澈?

而寒澈卻是神色淡然,並未因為對方的邀請而顯得心花怒放!

“寒兄,請!”見寒澈這般穩重,韓少勉則是展顏一笑,隨即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領著寒澈走向主桌的方向!

“父親!”此時主桌上僅剩韓父一人,隻見他正獨自品酒等著韓少勉的到來!

直到韓少勉出聲,韓正毅這才轉過頭看向來人,隻見韓少勉的身後跟著樣貌俊美卻不乏沉穩之氣的寒澈,一時間韓正毅眼中波瀾起伏,卻又在瞬間回歸平靜,和煦的朝著兩人一笑,指著身邊的座位開。”想必這便是寒翰林!請坐!”

“寒澈見過伯父!”既然韓少勉認自己這個朋友,寒澈自然也不是扭捏作假之人,立即恭敬的朝著韓正毅拱手道!

“嗬嗬,不用客氣,請坐吧!”而韓正毅卻似乎對寒澈十分的滿意,手中原本端著的酒杯早已放下,隻見此事韓正毅的注意力盡數的放在寒澈的身上!”早已從少勉的口中聽聞過寒翰林的事情,想不到今日一見,寒斡林當真是一表人才,難怪能夠高中狀元!”

“伯父說笑了!是韓兄不嫌棄寒澈出身貧寒以齊匕相待,能與韓兄結識,是寒澈的福氣!”寒澈則是淺笑以待,有禮的回複著韓正毅的話!

“哦?那既然寒賢侄如今已高中,可有把父母接入京都頤養天年?”一時間,韓正毅似乎對寒澈家中的父母十分的關心!

而寒澈卻是淡雅一笑,隨即回道“本有此意,隻是父母舍不得離開家鄉,暫時隻是讓小妹前來京都與寒澈相伴!”

韓正毅聽完微點了點頭,卻沒有繼續再問,隻是略顯熱情道“寒賢侄閑來無事大可多去韓府走動,少勉素日裏出了練習武藝,便是研究兵法,我可真是怕他會悶出病來!”

聞言寒澈卻是點頭淺笑,韓少勉人緣極佳,又豈是那種悶在家中的書呆子?

而被自己的父親當著好友的麵開玩笑,韓少勉卻也不惱,帶著武人特有的爽朗開懷一笑,全當作是調節氣氛!

“啟稟王妃,王爺與楚王,辰王,海郡王一同回府了!”而這時,王府的管家則是匆忙的走了過來,彎腰站在端王妃的麵前說道!

眾人一聽此時的楚飛揚已成了‘楚王’,便知雲幹夢這個王妃是坐定了,便紛紛起身,候著幾位王爺進來!

直到四人一同踏進拱門,此起彼伏的恭賀聲同時朝著楚飛揚而去,可楚飛揚的目光卻是從一開始便凝織在雲千夢的身上,見她一臉端莊笑意的坐在端王妃的身邊,楚飛揚眼底不由得浮上一抹暖笑,隨著端王走向韓正毅所坐的主桌!

寒澈與韓少勉早已在四人前來時站起了身,端王目光含笑的看了韓少勉一眼,卻在收回視線時看清了寒澈的長相!

以往寒澈受封接旨參加過宮宴,但當時宮宴上官員眾多,加上大多是晚上視線模糊,如此近距離清晰的看到寒澈的樣貌,今夜卻是第一次!

看著寒澈那雙帶著清冷幽靜的眸子,端王眼中閃過詫異,卻因此時還有幾位難纏的王爺在此,便壓下心頭的異樣,讓韓少勉學著去招待其他的賓客,自己則是留下款待楚飛揚等人!

“楚王此次前去幽州,不知逗留幾日!”海越此時已從別處回來,看著如今已晉封為王的楚飛揚,臉上笑著,心中卻頗有些不是滋味,不禁有些暗想楚飛揚的好運,不似自己家中兄弟四人,卻還有一個最難解決的海沉溪!

“世子不是寄情於山水之中嗎?怎麽今日也時朝政之事如此的關心?”

果真,海越的話音剛落,海沉溪的聲音便響起!

雲千夢順著海沉溪的聲音看向他,隻覺海沉溪此人當真讓人分不出正邪,在這樣的場合亦是不會因為顧及海王府的顏麵而有所收斂!

與之相比,海越則更像其父,淺笑之下是讓人察覺不到的深沉似海,不知將來這兩人奪位時,又會發生怎樣的事情!

“五弟說笑了,本世子自然是要替父王分憂的!”一句淺短的話看似普通,卻隱含宣戰的意味!

尤其如今海沉溪已是海郡王,不但擁有海王全部的寵愛,更是手握兵權的郡王,豈能讓海越安心做他的世子?

加上海恬雖遠嫁北齊,但畢竟與海越一母同胞,自然是向著自己的親哥哥,這無形中也給了海越一份獲勝的籌碼,相較於以往在海沉溪麵前的想讓,今日的海越則顯得高調的多!

“世子與郡王至紀至孝,海王當真是好福氣!”見兩人之間隱有硝煙之味,端王緩緩開口!

聽聞端王的誇獎,海越則是溫和一笑,而海沉溪卻是陰邪冷笑,隨即站起身離席走向花園之中散步賞景,所到之處,均會受到閨秀們傾慕的目光而他卻視若無睹,目光陰冷邪魅,帶著一股邪笑!

涼亭之中、窈窕之姿,卻吸引住了海沉溪的目光,荷塘內粼粼波光反射著幽冷月光,卻清晰的再現佳人妖嬈身姿!

看清那涼亭中的身影,海沉溪心情一時大好,腳步微轉便踏上涼亭的玉、扒 ……“真是幸會,得意見到曲小姐與夏侯公主!”看著坐在涼亭中交頭接耳的兩人,海沉溪笑著開口,眼中卻是浮上興味的冷笑,他倒要看看,少了雲千夢的看護,麵前兩人能如何智對自己!

曲妃卿與夏侯安兒聞言側臉,看著緩緩走進涼亭的海沉溪,兩人眼底頓時豎起戒備,卻又同時起身行禮“見過海郡王!”

“兩位怎麽躲的這麽遠?怎不見兩位去祝賀楚王妃?”捕捉到她們眼底對自己的敵意與警惕,海沉溪不以為意,灑脫的坐在涼亭的圓凳上,淡淡的開口!

“郡王又何曾知曉我們沒有去道喜呢?”夏侯安兒的性子更為火爆些,加上海沉溪眼底盡是對她們二人的不屑,更是激起了夏侯安兒的不服,便淺笑著開口,隻是看向海沉溪的眼中卻多了一抹挑釁!

“公主這般的美人,眼中含笑則會更加的傾國傾城,隻是這樣含著一絲怒意,卻也別有一番韻味!”殊不知,海沉溪卻突然轉移話題,絲毫不給夏侯安兒麵子的戳穿她的偽裝,而他自己卻是好整以暇的舉起麵前的茶盞輕抿了一口!

“原來五弟鍾情於夏侯公主這般的美人!難怪當初母妃前去輔國公府時,五弟那般的不樂意!”殊不知,隨著海沉溪的到來,錢世子妃亦是跟著走進了涼亭,而她顯然是聽到了方才兩人的對話!

“世子妃哪隻眼睛看到本郡王鍾情某人了?”可不想,海沉溪不但不給錢世子妃麵子,竟連夏侯安兒也一同被他否決了!

一時間,夏侯安兒心頭微怒,隻覺這海沉溪為何生的這樣一張毒舌,當真是見誰咬誰!

“既然世子妃與郡王有事要談,我們便先告退!”曲妃卿看著錢世子妃來者不善,又見海沉溪又不是省油的燈,便拉著夏侯安兒站起身想先行一步離開!

“曲小姐這是何意?怎麽本世子妃一來,曲小啡與夏侯公主便要離開?

”先前宴席間有雲千夢替她們擋著,讓錢世子妃吃癟,此時雲千夢正與端王妃相伴,錢世子妃自然是不能放過兩人,尤其夏侯安兒這張漂亮的臉蛋,竟讓海越的目光停駐了半餉,怎能不讓錢世子妃心頭暗恨!

“世子妃與郡王本就是一家人,我們外人在場,自然是不方便!卻不想世子妃曲解了妃姐姐的好意,當真是讓人傷心!”夏侯安兒同樣不喜錢世子妃,若不是她莫名其妙的說出那番話來,何以讓海沉溪小瞧了她?

“我們所談之事並非秘密,曲小姐與夏侯公主自然是可以留下的!”說著,錢世子妃便對身後的丫頭使了個眼色,隻見涼亭的入口處頓時站滿了四名婢女,而其餘的婢女則是分別站在了曲妃卿與夏侯安兒的身後!

“世子妃不會忘記這是端王府吧!楚王妃尚且沒有世子妃這樣的排場架子,世子妃當真是讓人刮目相看!”不用看也明白,錢世子妃這是打算強行按著她們兩人坐下‘談心’!

可夏侯安兒卻是個倔強的脾氣,越是不讓她做的事情,她越是想方設法的去做,隻見她雙目含威的射向那兩名即將碰觸到她衣衫的婢女,頓時嚇得那兩名婢女低下了頭,腳下的步子也隨之微微停頓不敢靠前,而曲妃卿亦是不示弱,盈盈淺笑間已是擺脫了旁人的碰觸,麵色微沉的冷視著麵前麵色不善的錢世子妃!

“當真是小看了你們!”卻不想,看戲的海沉溪卻是突然含笑開口,隨後隻見他揚手一揮,那方才聽從錢世子妃的婢女紛紛又退回了原本的位置!

【157】

錢世子妃注意到海沉溪這一流串的動作,心口頓時一緊,再回頭看向那些已經站在身後的婢女,心底不由得湧上一股寒氣,從海沉溪方才的舉止可以判斷出,自己這些婢女顯然已經是聽命於海沉溪,可自己平日裏那般嚴厲的管教下人,且如今海王府後院之事還盡數的掌控在海王妃的手中,讓旁人無法在世子的院中穿插人手!

可海沉溪卻是辦到了,且神不知鬼不覺的,把這些自已辛苦挑選出的婢女變成了他的人,這樣的心機手段,讓錢世子妃的目光不禁轉向遠處的海越,整個人竟一時籠罩在海沉溪帶給她的無盡的壓迫之中!

隻是,錢世子妃卻有些不明白,海沉溪為何會在這樣的場合暴露他安插在自己身邊的人?

海王府的爭鬥素來不會讓旁人看到,即便是兄弟間姆姓之間的摩擦,亦是不會讓外人知道,且各院之間均是防備森嚴,想把自己的人安插到別的院落,不但是極其不易的事情,更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但海沉溪竟如此輕而易舉的讓她知道自己身邊到底有多少他的人,難道是想向她說明此時的他已不是海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