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56

下,隨即笑道“這藥汁可真是夠苦的,也難為你每日當作三餐的喝下去!聯已嚐過,已不湯口,趁著能夠入口,快喝了吧!”

語畢,玉乾帝讓鴛兒扶起容貴妃,自己則是親自一口一口的喂著她,眼神始終溫和,看著容貴妃因為苦澀的藥味而微微蹙眉的模樣,他不禁舒展眉頭淡雅一笑!

“都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老太君年紀大了,圄然不便出行!不過聯聽聞蓉兒與親弟容雲鶴的關係甚好,姐姐病了,容雲鶴的確需要進宮看望一番!當日若不是他拎著綠豆糕進宮,想必蓉兒亦不會著了風寒吧!”見容貴妃聽話的喝掉了所有的藥汁,玉乾帝把藥碗交給鴛兒,拿過宮女奉上的娟帕替容貴妃擦了擦唇角,狀似無意的說著!

容貴妃的心跳微微亂了一拍,想不到事隔多日,玉乾帝竟還記得當日的事情,更是查清了表麵上所發生的事情!

那麽,依著玉乾帝的精明,對於當晚的事情,他是否亦是察覺出了什麽?又為何會在今日無故的向自己提起這些?

就著鴛兒的手,容貴妃喝了半口溫水漱了漱口,隨後吐進小盂中,任由鴛兒替她擦掉嘴角的水珠,這才緩緩開。”他不過是小孩兒的心性,那日許是想念臣妾與太妃,便拎著幾盒綠豆糕進宮,還請皇上不要怪罪,臣妾以後定會叮囑他不可隨興妄為!”

見容貴妃一哥誠惶誠恐的模樣,玉乾帝卻是笑了,帶著暖意的指腹細心的為她狒去灑在額頭的碎發,隨即沿著她完美的臉龐緩緩往下,帶著讓容貴妃顫栗的曖昧,一手勾起她精致的下頊,自己則是迅速的低下頭,在那略顯蒼白卻仍舊不失誘惑的菱唇上印下一個重吻,隨後不容容貴妃退縮的讓她直視著他那滿是威嚴又略帶警告的眸子“朕可是覺得他是一個可塑之才,否則又豈會把容家的產業打理的這般的好?隻不過,朕聽聞他心儀的是楚夫人,不知這個傳聞是否可信?”

容貴妃隻覺那碰觸到自己肌膚的手如一柄利刃正抵在自己的喉口,而那緊盯著自己的雙眸又隱隱帶著殺氣,讓她心頭微顫,卻強迫自己力持鎮定,雙目極其冷靜的迎向玉乾帝,堅定的開。”既然是傳聞,自然沒有可信之處!楚容兩家並無交集,又豈會出現這樣的事情?隻怕近日皇上太過恩寵臣妾,才會有了這樣荒謬的傳言!”

容貴妃緩緩道來,心中卻已是有些明了,玉乾帝今日會出現在容華宮,又旁敲側擊的打聽楚家與容家的關係,隻怕是與前朝之事有關吧!

“皇上,幾位王爺與大人均已到大殿了!”而此時,餘公公則是悄聲走了進來,見玉乾帝竟與容貴妃互不相讓的對視著,心中一時訝異,卻還是盡職的把自己稟報的事情說了出來!

“知道了,聯馬上過去!”揮手讓餘公公退出寢宮外候著,玉乾帝繼續把注意力放在麵前的容貴妃身上“太妃向來謹小慎微,從不插手宮中的事情,希望朕的容貴妃能夠多向太妃學習,不要讓朕失望!”

說完,玉乾帝在容貴妃越發冷淡的目光下,含笑的再次輕吻了她的唇瓣,隨後吩咐鴛兒好生照顧容貴妃,自己則是大步流星的走出容華宮!

“人都齊了?”看著恭敬的守在宮門口的餘公公,玉乾帝陰沉的問道!

“都齊了!隻是,皇上,…“餘公公下意識的想問出口,可他畢竟是宦官,朝政之事豈是一個太監能夠過問的!

果然,聽到他的‘隻是’,玉乾帝眼中瞬間射來一道淩冽的光芒,隨後冷冷的看了餘公公一眼,這才抬腳往金鑾殿的方向走去!

此時大殿之上站滿了二品以上的官員,看著最後走進大殿的楚飛揚等人,眾人均是點頭示意,卻都沒有開加。交談!

楚飛揚握著剛剛從習凜手中接過的密報,雙目含笑的看著坐在前麵的海王,隨即走到隊伍的最前列,與端王等人靜候玉乾帝的到來!

“皇上駕到!”一聲高呼,百官行禮!

“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位愛卿都平身吧!”玉乾帝頭戴冕旒,麵色凝重的坐在龍椅上,俯視著下麵的百官,沉聲開。”眾位愛卿想必都知道朕此刻召集你們所為何事吧!”

聞言,百官沉默,卻均是麵色沉重!

玉乾帝看著眾人,犀利的目光中透著一絲陰沉,見沒有人率先發表意見,視線便交織在楚飛揚的身上,見他神色淡然,便出聲問道“楚相有何見解?此時不但關乎到楚大人的性命,更是關乎西楚南邊邊陲的安定,若是處理不當,隻怕幽州危險!”

見玉乾帝開口提問,楚飛揚麵色穩重不見絲毫慌張之色,心中的說辭早已在踏進大殿之前便整理了一遍,此刻更顯從容不迫,隻見他沉吟半餉,清朗開。”回皇上!此次事出有因,本就隻是南尋國皇族內部的爭鬥,可虎威將軍卻是自作主張率兵攻打南尋,此時更是連累了幽州的百姓,依臣所見,應當立即召回虎威將軍!”

玉乾帝聽著楚飛揚的表述,擱在龍案上的手指則是慢慢的敲打著桌麵,神色平靜,卻又透著一絲冷漠,讓人揣測不出他此時的心情與想法!

“辰王,你有何看法?”半餉,才見玉乾帝轉而問向站在另一列最前麵的辰王!

江沐辰則是看了楚飛揚一眼,見對方麵色淡然冷靜,絲毫沒有因為其父受傷昏迷不醒而有所動容,便冷然開。”回皇上!此時幽州邊疆大吏楚培身受毒箭昏迷不醒,整個幽州已是陷入慌亂之中,虎威將軍雖魯莽,但由他坐鎮幽州,隻怕也會對南尋起到威懾的作用!如今之計,咱們隻有先安撫幽州的百姓,讓南尋看到我西楚不缺良將,讓南尋不敢輕舉妄動,隨後再想其他的法子解決這次的衝突!”

“笑話,王爺何時變得這般心慈手軟了?虎威將軍初到幽州便想帶兵攻進南尋,這般的不知輕重,若是把幽州大權盡數交給他,隻怕西楚與南尋之間終有一戰!皇上,此次西楚好不容易安撫了北齊,若是與南尋再起爭執,難保北齊與東羽兩國不會再起爭奪西楚之心,屆時西楚三麵受敵,隻怕受苦的還是百姓!”不等江沐辰的話音落地,楚飛揚便嗤笑譏諷出聲!

他豈會不知江沐辰的心思,若此時與南尋發生爭執,隻怕屆時必定會動用楚家在京都隱藏的兵力,若是撤走了這一部分的兵力,那京都之中便僅剩辰王、玉乾帝與海王的人,到時候莫說楚家危險,就連整個京都亦會陷入萬劫不複之中!

更何況,此事本就是那虎威將軍之錯,他又豈能助長了此人的威風?

聽著兩人各持己見的說法,玉乾帝卻是冷靜的點了點頭,目光隨即轉向端王,帶著一絲刺探的開。”端王有何高見?”

無端被點名,端王麵色沉著冷靜,不顯山不露水的緩聲回道“皇上,微臣認為此事既要讓南尋看到我國的厲害,又能夠化幹戈為玉帛!楚相與辰王雖各持己見,但均是有理有據!若此次退讓,隻怕南尋以為西楚可欺,但若一貫的強硬,將來虧來戰事,於西楚亦是沒有半分的好處!不如取一折中的法子,既能夠安撫南尋,又能夠讓南尋畏慎西楚!”

“皇上,臣認為端王此言有理!雖南尋為小國不足為懼,但東、北兩方卻是有東羽與北齊虎視眈眈,咱們不能因小失大,屆時解決了南尋卻讓那兩國鑽了空子,隻怕是得不償失!”這時,原本沉默不語的朝臣們則是在找到最為妥帖的回答後,紛紛發表著自己的意見!

端王之語雖折中,卻保守,既不得罪楚飛揚、亦不開罪江沐辰,同時又能給玉乾帝一個交代,眾人自然是全力的附議!

而立於最前列的幾人卻是靜默不語的聽著眾人的爭執,玉乾帝更是放任自己的臣子們討論此事,隻不過那雙隱含精睿的眸子卻是把二品以上官員的立場盡數的看進了眼中,心中瞬間便把他們的立場劃分了出來!

一片吵鬧之中,玉乾帝看向那始終麵色平穩的海全,見他雖是坐在輪椅上,但氣勢卻不輸任何人,這種從戰場演化而出的氣場,隻怕是這群文官窮極一生也無法達成的,隻是看著海全的置身之外,玉乾帝卻一個也不放過的點名提問“海王曾與先祖爺南征北討,經曆的事情最是複雜多變,不知王爺有何見解?”

“皇上謬讚!當年乃是先祖帝英明指揮,才會有西楚如此繁榮的今日!

微臣隻不過聽從於先祖帝的差遣而已!若說到對此事的想法,微臣認為端王的法子可行!隻不過如楚相所言,虎威將軍為人莽撞,不如另換他人前去幽州,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語畢,海全便如方才那般安靜的坐在一旁,不再開口,隻是那雙溫和中隱藏精明的眸子卻是淡掃了楚飛揚一眼,見對方淺笑著同樣回視著他,這才收回視線!

海全的話一出,大殿之上頓時恢複了安靜,方才還麵紅耳赤爭相表明心跡的大臣們,此時卻又低頭不語,似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那虎威將軍本就以凶悍出名,如今一入幽州地界便做出這樣的事情,若此時皇上派他們前去幽州接替,隻怕小命難保!

更何況,那南尋這些年出了按時上貢,其他的消息幾乎鮮少流出,如今南尋連鎮守在幽州二十幾年的楚培都敢射傷,他們若是被皇命委派過去,隻怕也是難逃一死!

既然橫豎都是一死,那不如保持沉默!

“海王謙虛了,朕倒是覺得海王的法子最為可行!”殊不知,玉乾帝竟是最滿意海王的提議,眾人心頭一顫,隻覺那坐在龍椅上的天子正冷漠的掃視著他們,似是在眾大臣中挑選著可行的人選!

“侯爺有何看法?心中可有合適的人選?”冷目的劃過眾臣的頭頂,玉、乾帝的目光落在挺直立於列隊中的曲淩傲,淡淡的問道!

曲淩傲的目光卻是極快的看了楚飛揚一眼,見對方麵帶淺笑,眼底波光流動,說不盡的睿智流淌在那一眼淺笑之中!

這讓曲淩傲憶起楚王之前的決定,便試探性的開。”皇上,此次虎威將軍不聽楚大人規勸,執意攻打南尋,不知這其中可有何緣故?”

“侯爺認為有何緣故?”玉乾帝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龍案,嘴角帶著一絲漫不經心,隻是那冕旒下的神色卻散發著一絲冷意,帶著令人心驚的洞察力,讓大臣們的頭壓得更低!

曲淩傲卻並未立即回答,而是拱手道“不如請皇上讓傳令官上來詳細說明此事!”

“請皇上傳傳令官上殿!微臣也很想知道此事的真相!畢竟,微臣如今還不知家父到底身受怎樣的重創!”楚飛揚則是明白曲淩傲的意思,便出聲聲援!

玉乾帝見楚飛揚開口,又見他臉上神色微斂,加上楚培畢竟是楚飛揚的父親,自然是有這個權利知曉事情的真相!

“傳!”一聲聽不出任何情緒的聲音自玉乾帝口中說出,眾人便聽見餘公公那尖細的聲音在大殿之上響起,不消一會便見傳令官快步跑進了大殿!

“卑職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你且把當日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與朕聽!”輕敲桌麵的手指微微收起,玉乾帝龍目含威的看向殿下跪著的傳令官!

“是!”隻見那傳令官低頭稱是,隨即便說出當日的情景“卑職隨楚大人與將軍一同進入幽州,當日夜晚,楚大人便與將軍發生爭執,卑職隻在門外零星的聽到將軍似乎不服楚大人的管製,便怒氣衝衝的走出房內,帶著自己的人前去偷襲南尋!楚大人隨後趕到,可雙方已是進入交戰之中,黑暗中楚大人不幸被南尋的弓箭射傷,將軍這才撤了回來!”

大殿之上一片寧靜,再笨的人也能聽出此事是虎威將軍之錯,隻是這虎威將軍不服楚培的管製,隻怕是因為兩人的官品相當吧!

“看樣子,這一切都是虎威將軍自作主張所致!”楚飛揚低聲開口,隻是在寂靜如夜的大殿之上,即便是銀針落地亦能夠聽的仔仔細細,又何況是他的聲音!

而玉乾帝則在聽到楚飛揚略帶譏諷的低語後,目色之中閃過凜冽之色,卻又如過水蜻蜓般瞬間隱去,緩緩開。”大家可有何看法?”

一陣細小的議論之聲漸漸在大殿上響起,眾人交頭接耳各抒己見,卻是無人敢麵聖直言,隻是在相互揣摩著各自心中的意思!

“皇上!”而此時,立於一旁的文攜卻是站出隊列,拱手向玉乾帝行禮,“文大人可是有好的建議?”看到文家的人站出來,眾人心中雖詫異,卻又深覺在情理之中!

楚培夫人與二子救下文家的兩位夫人小姐,這是傳遍京都的事情,此時見楚培被連累受傷,文家人斷是不會視而不理吧!更何況以文家人向來清高孤傲的個性,亦是不會懼怕那虎威將軍,如今文攜又是太子少師,將來便是帝師,更是人人巴結的對象,豈有人敢開罪於他?

文攜一身從一品官服立於大殿中央,臉上特有的書香之氣襯得他清傲獨特,隻見他清朗開。”回皇上!元宵宮宴上楚王爺提出襲爵一事,如今楚大人又無端受傷,若是楚大人承襲楚王一位,想必便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依微臣愚見,既然虎威將軍不服楚大人的規勸,不如加爵楚大人,想必在幽州地界,沒有人敢不服吧!”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頓時哄然響起,眾人心中雖也知楚王位一事,但如今被提上台麵議論,卻依舊是引起軒然大波!

尤其楚培雖治理幽州有功,但與楚飛揚的功勳想必,卻是不足掛齒,若是以功勳承襲爵位,隻怕楚飛揚是第一繼承人!

可是楚培畢竟是楚飛揚的父親,承襲爵位又豈能越過父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