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55

情,畢竟隻有親身經曆過的人,才能了解這過程的揪心與痛苦!

再反觀被楚飛揚捧在手心中的雲千夢,隻能暗歎同人不同命,當初那些嘲笑雲千夢被辰王退婚的人,又豈會想到她會時來運轉,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呢?

而錢世子妃最後那友好的一問,更是勾起了眾人的好奇心,不知這雲幹夢該如何的回答這個問題!

同意了,便要與其他女子共享自己的丈夫!

不同意,雲千夢妒婦的威名至此便會傳播開來!

不得不說,這錢世子妃當真是好謀算,不管雲千夢如何的選擇,都會有所缺失!

雲千夢掃了眼眾人那看好戲的眸光,卻隻是淡雅的一笑,半睜的眸子中一閃而過的是說不盡的睿智,隻見她輕啟紅唇,緩緩道來“多謝世子妃美意!隻是楚相府不比海王府那般富裕,我們平日的生計便是靠著夫君的俸祿,且夫君素來節儉,也時常叮囑我們不可鋪張浪費,實在是沒有多餘的銀兩再養活其他的人!倒不如世子妃,不但已經選了美妾侍奉世子,竟還留著備用的,當真是賢惠大度,堪稱女子的楷模!”

眾人豈會料到雲千夢當真是拒絕了錢世子妃的提議,但卻是從平日的用度說起,不但村立了楚相府清廉的形象,更是反比出海王府的奢靡!

尤其眾人均知楚王與楚飛揚均不是貪圖享樂之人,這番話從雲千夢的。

中說出,不但沒有寒酸之味,更是增添了可信度,當真是運用得當!

“既然夫人有這般的為難,那本世子妃也不勉強!”在所有人認為錢世子妃會強行塞人進楚相府的時候,她竟是反其道而行,驟然收回自己方才的話!

且雲千夢剛才那般的做時比,卻絲毫沒有讓錢世子妃動怒,可見這海王府的女子當真是一個賽過一個的厲害!

“雲三小姐頭上這支碧玉棱花雙合長簪可是富貴堂的珍品,想不到楚相府這般的節儉,雲相府竟會一擲幹金為三小姐置辦頭飾!據我所知,兩位宰相的俸祿相差無幾吧!”錢世子妃端起手邊的茶盞,清冷的目光淡掃坐在別桌的雲嫣,淡淡的開口!

隨著她的話,眾人轉眸看向雲嫣,目光均是聚集在雲嫣發間的那支碧玉,棱花雙合長簪上,隻見那玉簪被雕刻的栩栩如生,上麵鑲嵌的寶石更是天衣無縫,若非名家之作,怕是無人相信!

聽到這錢世子妃如此精確的便找到雲嫣,更是抓住那支碧玉棱花雙合長簪,雲千夢不得不佩服她的觀察能力,隻不過,既然已經開戰,她自然不能退縮,否則這群見風使舵的夫人們還不知如何的編派今日的事情!

雲千夢的目光清淡的掃過雲嫣的黑發,唇角掛著一抹了然的笑容,隨即解釋著“女兒家總要好好的裝扮一番!在場的小姐們,可都是盛裝出席今日的晚宴,錢世子妃更是明豔動人、富貴逼人,嫣兒這一支小小的簪子,恐怕連世子妃頭上那一顆米粒般大小的珊瑚珠也比不上!”

轉瞬間,雲千夢又把眾人的目光轉向了錢世子妃!

莫說錢世子妃頭上那價值連城的珠釵,即便是那珠釵上鑲嵌的一顆珠子,亦是常人難以尋到的!

看樣子,這海王府果真是富可敵國啊!

始終注視著這邊的海越則是在此時收回視線,笑著時楚飛揚開。”楚夫人當真是能言善辯!隻可惜,她竟把送上門給楚相的豔福給拒之門外!可惜、可惜啊!”

楚飛揚一半的注意力始終是放在雲千夢的身上,又豈會不知方才她與錢世子妃的對話內容,此時見海越幫著錢世子妃,他自然也不能落後,更是要積極的跟著夫人的話走!

隻見楚飛揚暫時放下與辰王之間的鬥爭,轉向笑的平和的海越,微揚的雙唇絲毫沒有因為海越的嘲笑而轉向憤怒,反倒是心情大好的開。”夫人負貴管家,對於相府的一切用度,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她能夠為相府著想,自然是相府的福氣!況且本相平日裏公務繁忙,不似世子這般清閑能與美婢賞花賞月,相府中自然不需要那麽些無所事事的人!在這,今日可是端王府與韓府的好日子,咱們豈能隻聊自己的事情,該為王爺賀喜才對!”

溫和的回答中帶著一貫的霸道,楚飛揚譏諷完海越的無所事事,竟還不讓對方反駁的直接轉換了話題,直接端著酒杯與端王對飲一杯!

而江沐辰卻是冷眼瞥了海越一眼,見他當真是繼承了其父的性格,即便被人當眾嘲諷依舊淺笑不改,便冷笑著開。”男子三妻四妾實屬平常,楚相何不成全了世子與世子妃的美意!或許還能有意想不到的發現!”

“本相與王爺年紀相同,總不能本相三妻四妾,王爺至今卻是孑然一身吧!倒不如王爺收了那幾名美婢,也可圓了太妃的心願啊!”楚飛揚話中有話,寓意深淵,隻不過眾人心中卻是心如明鏡,元德太妃先前看上海恬郡主一事也並非什麽隱秘之事,隻不過卻沒有想到楚飛揚反應如此之快,瞬間便把這件不起眼的事情給挖掘了出來,用來堵住辰王的口!

“楚相豈會不知本王心有已有一人,除此之外,其他的所有人均是胭脂俗粉!”冷睨楚飛揚一眼,江沐辰聲音冷寒的開口,目光卻是已經轉向雲幹夢的身上!

“不知是哪家的千金有這樣的榮幸?不過,王爺則可要加快速度,否則被別人捷足先登,豈不懊悔終生?”楚飛揚裝傻,卻又動作優雅的夾起麵前的一塊竹筍放入口中,細細咀嚼,慢慢品味,欣賞著辰王眼底一閃即過的懊悔,心情豁然開朗!

“若說所有的小姐中,當屬楚相的表妹夏侯公主最為出類拔蘋!”而此時,海越卻是緩緩開口,目光含笑溫和,讓人看不住半絲的企圄!

“怎麽?世子竟是傾心於夏侯公主了?”海沉溪把玩著手中的酒杯,專注的眸光中透著讓人捉摸不透的冷笑!

聽到海沉溪的反問,海越沒來由的微皺了下眉頭,雖隻是一瞬間的動作,卻被主桌上的其他人看的一清二楚!

隻見他頃刻間又恢複了方才的模樣,因為海沉溪的話而笑著搖頭道“五弟這般的緊張,不會是看上夏侯公主了吧!說來夏侯公主的確是傾城傾國,確實有讓人一見傾心的本事!不知楚相意下如何?”

“世子抬舉飛揚了!安兒上有祖父,父親,下有兄長,何時輪到我這個表哥做主親事?即便是要議婚,也要前去洛城與我舅舅相談,世子當真是問錯了人!”楚飛揚推脫著!

但眾人心中卻是明白,以楚飛揚的影響力,別說是做主夏侯安兒的婚事,即便是此時把夏侯安兒嫁了,夏侯族亦不會反時!

可顯然海王府的門第不是楚飛揚相中的,他隻不過是拿長輩來推拖此事罷了!

而坐在一旁的韓少勉則是因為幾人之間的對話,手心不由得冒出一層冷汗,看似平常打趣的對話,卻是泄漏了太多的訊息!

若海沉溪當真娶了夏侯安兒,那海楚兩家則是聯姻,隻怕這京中的局勢又要改變,屆時會發生什麽時候,隻怕無人知曉!

目光不由得看向身旁的端王,隻見自己的姑父沉穩的坐在首座上,絲毫沒有因為幾人的爭執而亂了方寸,神色間一如既往的淡然讓人欽佩,難怪父親常常教導自己多向端王學習!

注意到韓少勉看向自己的目光,端王冷硬的表情中擠出一抹笑意,伸手拍了拍韓少勉的肩頭,笑道“少勉,今日可是你的好日子,快向辰王楚相世子海郡王敬酒!”

得到端王的提示,韓少勉舉杯站起身,淺笑著向幾人一一敬完酒,目光卻不期然的掃向遠處那桌的寒澈,隻見他一如往常那般冷淡的坐在自己的席間,對於身旁之人熱切聯絡感情的舉動視若無睹,即便旁人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夾雜著排斥,他依舊能夠獨處!

看著自己手中空了的酒杯,韓少勉含笑著坐下,心頭卻是有些羨慕此時的寒澈!

酒席剛剛開始不一會,便見烏大人竟直直的闖了進來,那雙耿直的眸子頓時看到主桌的位置,帶著身後的侍衛快步走了過來“卑職見過幾位王爺、楚相、海郡王!”

眾人見守衛皇宮的烏大人竟出現在端王府,“心中詫異,端王冷靜的問道“不知烏大人前來有何要事?若是無事,也請烏大人入席對飲一番!”

而烏大人卻是搖頭,緊接著低沉道“皇上請端王、辰王,楚相與海郡王立刻進宮!”

“不知有何要事?”楚飛揚看著烏大人凝重的表情,他的神色也緊跟著慎重了起來!

“相爺,皇上請各位立刻進宮,詳細的情況,自有其他的大人向幾位明說!”此時女眷眾多,亦有不少品級低的官員,烏大人自然不能公然議論朝政,隻能堅持自己的職責開口,隻是看向楚飛揚的眼神卻是微微暗了幾分!

“既如此,那咱們也隻能泰命行事!”放下弄中的酒杯,茅飛揚率井站起身,目光卻是與雲千夢在空中交接了一下,隨即便與其他幾人一同離開了端王府!

“到底出了何事?”見烏大人離開,眾人這才放聲議論起來,方才看那烏大人神色凝重的模樣,當真是有些嚇人!

“上歌舞!”可此時,端王妃的一聲輕呼,卻壓住了這竊竊私語之聲!

明後開始封王,啦啦啦,偶滴票票啊,飛來吧……

【155】

容華宮!

‘嘴’一聲,瓷碗摔碎在地上的聲音,黃褐色的湯藥灑了一地!

看著容貴妃越發憔悴的臉色,玉乾帝大怒的奪過鴛兒手中的藥碗,使勁的往跪在不遠處的太醫身上砸去,怒道“這麽長時間過去,為何容貴妃的病情不見絲毫好轉?你這個太醫是如何當的?”

那太醫渾身瑟瑟發抖,額頭上均是冷汗,麵對龍顏大怒卻隻能戰戰兢兢的開。”皇上息怒!微臣111微臣已是盡力”,可容貴妃脈象始終虛弱,不知是何緣故呀!皇上息怒!”

太醫不開口還好,一開口更是惹得玉乾帝怒從中燒“息怒息怒!朕養你們,就是為了聽一句息怒嗎?”

越是看麵前的太醫越覺得氣惱,每年朝廷花那麽大的心思甄選太醫,可誰知選出來的盡是些草包,連一個小小的病痛也治不了,這讓他如何能夠息怒?

“皇上!”而此時,帷幔後傳來一聲輕呼,帶著一絲有氣無力,讓玉乾帝暫時放過那太醫,“心煩的揮手讓他退出寢宮,這才命鴛兒掀起帷幔,露出容貴妃的容顏!

“還是不舒服嗎?”見容貴妃長發披散在肩頭,那一頭如瀑布一般的黑發垂滿了整個玉枕,襯得容蓉原本便蒼白的臉色越發的嬌弱可憐,卻又讓她比往日的清冷多了一抹楚楚可憐的韻味,讓玉乾帝一時間竟看呆了眼!

“皇上,是臣妾的身子不爭氣,與太醫無關,還請皇上莫要怪罪於他!

“遞給鴛兒一個眼神,隻見鴛兒立即手腳麻利的扶起洋身無力的容貴妃,在她背後墊了軟厚的被諉,讓她半躺著與玉乾帝說話!

看著容蓉這般模樣,玉乾帝則是微微皺眉,隨即拉過她的手,隱下心頭的怒意,微歎口氣的開。”你又何必為他們說情?調養了這麽多日,再差的身子也該好了,可如今你卻是越發的嬴弱,讓朕怎能不擔心?這後宮中,也唯有你這容華宮最為清淨,朕可是一直盼著你早日康複,能陪朕吟詩作對!



聽著玉乾帝話中對自己的特殊,容貴妃麵上卻依舊是淺淡的笑意,眼中並沒有被皇恩眷顧的感激,亦沒有時眼前天子的動情,隻是淡淡的笑著,如一縷輕煙拂過那過分蒼白的嬌顏“皇上說笑了!吟詩作對臣妾可不擅長!隻是病了這麽久,臣妾尚不能好好的照顧瑤公主,不如請皇上開恩,讓公主回到皇後娘娘的身邊!畢竟臣妾這容華宮整日的熬藥,氣味著實不好,難免會熏到了公主!”

而她的話卻是讓玉乾帶微皺起了眉頭,雙目蒂著探究的射向麵前虛弱的人兒,卻隻從容貴妃的眼中讀到‘認真’二字,玉乾帝不由得拍了拍她的手,緩緩開。”你向來冰雪聰明,又豈會不明白朕的苦心?”

見玉乾帝如此說道,容貴妃頓時便掙紮著要起身,卻被玉乾帝給製止,強按著她重新躺回床上,這才繼續開。”瑤兒的事情,朕自會看著辦的!你這容華宮最為清淨,朕今日若不是煩了,也不會來叨擾你病重休養!”

注視著玉乾帝眼底淡淡的閃過一絲困擾,容貴妃謹慎的回道“這後宮盡是皇上的,豈有叨擾一說!”

“你病了這麽久,若是平日裏覺得無趣,便宣家中的親人進宮相伴,或許會好的快些!這幾日朝中事情繁忙,朕隻怕是顧及不到你這了!”看到鴛兒重新端來一碗新煎的湯藥,玉乾帝便接了過來,一手端著藥碗,一手則是拿著湯勺輕輕的攪動著裏麵滾燙的湯藥,雙眉微垂的輕聲開口!

容貴妃看著他那半斂的目光,卻是有些猜不透玉乾帝為何突然在自己麵前提及容家的親人,又為何無緣無故的向自己說起朝政之事,心中不禁暗暗警惕了起來,麵上卻依舊是一哥雲淡風輕的表情,帶著絲絲的病容,勝似西子三分!

“祖母年紀大了不宜出行,家中的事情又繁忙,倒也不能常常讓她們進宮!況且宮中衣食住行皆是最好的,臣妾豈能再招家人進宮相伴?且近日太妃時常過來探望臣妾,比起宮中其他的姐妹,臣妾已是十分的幸運!”

聽著容貴妃小心謹慎的回答,玉乾帝卻依舊是認真的攪拌著碗中的湯藥,半斂的目光始終專注著那泛著熱氣的藥汁,隨即舀起半勺的藥汁親自嚐了一口,苦澀的味道讓他英挺的濃眉頓時緊皺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