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54

…”那侍衛自小跟隨海越,自然吾時海越忠心耿耿,但海沉溪如今亦是名勇其實掌有實權的海郡王,亦不是他一個小小的侍衛能夠得罪的,況且海王獨寵海郡王,得罪海郡王便是得罪了王爺,為了不給世子添亂,即便麵對海沉溪的刁難,這侍衛依舊是忍下了這口怒氣!

“想必是你們的世子妃娘娘又吹了枕頭風吧!”看著侍衛沉默不語答不出話的模樣,海沉溪徑自開口,隻是卻轉身朝著花園的入口處走去!

“夢兒!”沿著曲徑小路緩緩走向主屋,卻聽到一聲低呼,雲千夢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卻見曲妃卿立於遠處的荷塘邊正對著自己揮了揮手中的娟帕,看到自己注意到她,曲妃卿便提著裙擺沿著荷塘邊快步的走向自己這邊,“表姐什麽時候來的?”看到曲妃卿如今恢複了精神,雲千夢則是放心的笑了!

“與母親來了一小會,看到楚相府的馬車,我便先過來找你們了!”與夏侯安兒、雲嫣相互見禮後,曲妃卿與雲千夢並排走著!

幾人正說著,便見花園的入口處傳來一陣騷動,原本閑散的在花園各個角落中閑聊賞景的夫人小姐紛紛湧向那入口處,恭喜之聲此起彼伏延綿不絕,“想來定是端王妃到了,咱們快去賀喜吧!”雖不願擠進人多的地方,可風俗至此,幾人也隻能原路返回!

此時與端王妃一同走進花園還有韓府的夫人,韓少勉的母親,放眼看去,端王妃如一朵青蓮般遺世而獨立,而韓夫人則是溫和典雅,透著一股和睦的氣韻!

隻是端王妃麵色始終冷淡,並未因為自已府上舉辦宴會而展顏一笑,跟在她身後的韓夫人亦是笑的和煦有禮,並未因為兒子的高中而忘形!

看著麵前的二人,雲幹夢總覺得麵和心不合!

隻是這也難怪,畢竟韓家是前任端王府的娘家,可端王卻在此時為韓家的孩子鋪路,這恐怕不僅僅是因為他滿意韓少勉,隻怕這裏麵還包含著對前任端王妃的情義吧!

這樣的事情,放在任何一個女子身上,恐怕都不會開心!

“臣婦見過王妃,恭喜王妃、韓夫人!”雲千夢領著夏侯安兒與雲嫣一同上前,朝著端王妃微微俯身,淺聲恭賀!

“原來是楚夫人與公主,多謝了!請坐吧!”一如既往的冷淡,端王妃雙目隻是淺淺的掃了行禮的三人一眼,敷衍卻又不失禮數的回了一句話,便不再開口!

隻是,能讓她開口說話,雲幹夢亦是極少數人中的一個,方才她進來時,麵對那麽多人討好的賀喜,可是連眼角餘光都吝嗇給予,此時能夠回了雲千夢一兩句話,在外人眼中,已是極大的麵子!

而那韓夫人雖鮮少在宴席上露麵,卻也是大家閨秀出身,此時看到當朝左相的夫人既沒有激動不已,亦沒有因為畏懼楚飛揚的身份而膽怯退縮,而是朝著雲千夢含笑淡雅開。”多謝楚夫人,楚夫人請坐!”

語畢,那韓夫人亦是閉口,雖眼中含笑,神色卻顯得有些寡淡!

雲千夢抬眸在已經入座的人群中找尋到季舒雨與曲妃卿的身影,便含笑著將要走向二人!

而這時花園外圍竟傳來一陣吵雜的男聲,聽那聲音一片溜須拍馬,想必是端王領著眾男賓朝著花園而來!

不消一會,便見一眾男子出現在花園的拱門口,端王與辰王一襲同色的深紫色親王服,身前的四爪盤龍威嚴而尊貴,顯示著二人尊貴無比的身份!

楚飛揚一身黑色錦袍亦是不輸給兩者,尤其他始終含笑的唇角,更是豔壓前麵兩者,讓眾幹金的目光不由得跟隨著他的身影而動!

隻可惜楚飛揚自出現在花園入口處開始,那雙隱含寵溺的眸子便緊盯著雲千夢,對於其他鶯鶯燕燕愛慕的視線均是自動的漠視!

一個大膽的想法的頓時跳進雲千夢的腦中!

而此時吸引住雲千夢視線的卻是與海沉溪走在一起的年輕男子,隻見他一身的貴氣逼人,臉上掛著溫和的笑意,眼底卻是暗藏著野心,尤其對於身旁與他同行的海沉溪更是帶著與生俱來的排斥,想必他便是海王世子海越吧,隨著這幾位身份高貴的王爺世子的進入,便見韓少勉與一名中年男子走了進來,那男子長得極其的儒雅,韓少勉對他極其的尊重,想必便是韓少勉的父親韓尉升吧!

隻是,這父子兩長的卻不似相同!

雲千夢的目光不由得轉向那韓夫人,與韓少勉的容貌對比著,竟也是找不出一絲的相似之處!

“哈哈,楚相所言極是,還是楚相思慮周全!”此時,不知楚飛揚在端王的耳邊低聲說了什麽,隻見一向嚴肅恭謹的端王竟放聲大笑了起來,如此看到端王的笑容,雲千夢眉梢微微一挑,再次看向與寒澈淺笑交流的韓少勉,隻覺這韓少勉與端王的眉眼之間竟是如此的相似,尤其韓少勉身上始終帶著一絲沉穩大氣,仿若是洋然天成一般,那抹隱藏在骨子裏的貴氣與他平日的平易近人,讓人過目難忘!

即便端王心中再如何的深愛著已故的王妃,即便他愛屋及烏的想幫襯著韓王妃的家人,可如此扶持韓家的人,實在是有些太過了,除非111除非韓少勉與端王之間有著血緣關係!

回想著端王妃與韓夫人方才的表情,雲千夢眼底泛起一抹凝重,若果真如自己的揣測,那韓少勉是否知道此事?

目光漸漸收回,雲幹夢低下頭,漸漸的消化著心頭的震驚,想不到這皇家的秘密可真是多,莫說皇宮,就連王府之中亦是存在著這麽多千絲萬縷的關係!

“夢兒!”此時端王已落座,曲妃卿見雲幹夢低頭不語的模樣,有些擔憂道“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雲千夢聞言抬起頭來,目光卻是不期然的看到同桌的錢世子妃,而她此時正眼帶敵意的看著自己身邊的夏侯安兒,讓雲千夢不得不放下端王府的事情,深究起這錢世子妃的態度!

若說自己與錢世子妃今日亦是第一次見麵,更何況是自小便居住在洛城的夏侯安兒,更是沒有機會見到錢世子妃,可她卻是幾次三番的向安兒表現出強烈的敵意,到底是為何!

“這端王爺真是念舊情,韓王妃去世多年,競還這般的照拂韓王妃的娘家,如今更是這般的提攜韓侍郎,想必將來韓侍郎的仕途定會一帆風順的!

“鄰桌一位夫人閑聊著說道,眾人均是點頭稱是!

端王名氣雖不及辰王,手中權利更不似楚飛揚,但他卻多年如一日的穩坐著端王的位置而沒有讓玉乾帝產生一絲的疑心,可見其人深藏不漏又懂得明哲保身!

因此在朝中,大臣們對於這位端王爺已是十分的恭敬,凡事上也會給他幾分薄麵!

如今韓少勉得端王這般費盡心思的提攜,相信有眼睛的人在將來的共事中均不會太為難韓少勉,他所走的仕途之路也不會太過艱辛!

“噓,小聲點!沒看見端王妃今日比往日還要冷上幾分嗎?端王妃的長子如今已是十四歲,可王爺還未有立他為端王世子的念頭,如今又在王府內為韓王妃的家人舉辦宴席,也難怪端王妃今日臉色越發的冷淡,竟連一個笑容都不曾有!”盡管方才那名夫人說的是事實,但也有人怕得罪權貴而製止她太過大聲的言論,否則連累了自家夫君,豈不是無妄之災?

隻是她們的對話卻給雲千夢提供了不少的消息,那看向主桌上的目光則顯得更加的複雜深沉!

似是感受到雲幹夢射過來的目光,楚飛揚抬眸間便捕捉住了雲千夢的視線,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不如楚相敬端王一杯,以示友好!”而這時,江沐辰卻突然出聲打破兩人之間的互動,更是舉起手中的酒杯擋住楚飛揚看向雲幹夢的目光,冷聲且強硬的要求著!

“本相自有酒杯,就不勞王爺費心了!”楚飛揚豈會不明白江沐辰的用意,修長的手指不著痕跡的推開擋住自己視線的酒杯,朝著雲千夢點了下頭,便執起麵前的酒杯,看向辰王,朗聲道“不如王爺與本相一同敬端王一杯,以示同僚之好!”

說著,楚飛揚便舉高自己的手臂,用衣袖遮住辰王緊盯著雲千夢的視線,眼中含笑的看向江沐辰!

“楚相例是會有樣學樣!”一片黑色的衣袖襠住了自己的目光,讓江沐辰咬牙低怒的譏諷著楚飛揚!

“彼此彼此!”而楚飛揚卻是揚眉一笑,暗諷江沐辰跟著自己一同看向雲千夢的行徑!

“七弟與楚相客氣了,少勉日後還請你們多多關照!”而端王仿若絲毫沒有注意到兩人之間相互的較勁,徑自端起麵前的酒杯,與空中的兩隻酒杯微微碰觸,先行飲下了手中的酒!

同桌的海越則是麵色溫和的看著三人之間的碰酒,相較於海沉溪的陰沉,海越在外貌以及給人的感覺上更似海王,棕色的眼眸中流露出和煦的光芒,一如他儒雅的外表般彬彬有禮!

雖然他鮮少在各大宴會中露麵,但卻絲毫不影響他對朝中局勢對各府各人之間利害關係的了解!

看著楚飛揚與江沐辰之間假惺惺的笑意,海越的眸光不由得轉向讓這兩人轉向敵對狀態的雲千夢,隻是那溫和的眸子卻不禁停留在雲千夢身旁的夏侯安兒的身上!

看著夏侯安兒眼眉帶笑的與雲千夢低聲閑聊著什麽,海越不由得想起之前的瑞王,難怪能讓瑞王有當日的那般舉動,這夏侯安兒當真是傾城美人,果真有讓男子神魂顛倒的資格!

殊不知,在海越聚精會神欣賞夏侯安兒時,錢世子妃的目光亦是交織在自己的夫君身上,看著海越這般認真的凝視著夏侯安兒,錢世子妃心中驚怒交加,眉宇間更現一抹陰沉,卻是舉起手中的酒杯敬向夏侯安兒,淺聲道“方才府中奴婢時公主不敬,還請公主莫要介懷!”

突然被錢世子妃敬酒,夏侯安兒眼中不由得露出狐疑之色,隻是整桌的人均是注視著自已,若在公共場合不給錢世子妃麵子,隻怕會被京中眾人所排擠,不得已,夏侯安兒在雲幹夢鼓勵的目光下緩緩舉起麵前的酒杯,淺笑應道“世子妃客氣了!”

錢世子妃優雅的喝掉杯中的酒,隨即笑道“公主天人之姿,不知可許配了人家?”

此話一出,四周聽到的貴婦小姐們均是發出一聲低低的偷笑聲!

瑞王在宮中求旨賜婚一事誰人不知?

盡管瑞王如今被玉乾帝終生軟禁在瑞王府中,可與瑞王扯上了關係,京都之中隻怕是無人敢再向夏侯安兒提親!

尤其瑞王的事情又似乎牽扯出了曲妃卿,這讓一些消息靈通的夫人小姐心中又是一陣的偷笑,一下子解決掉兩個強勁的對手,對於她們而言可算是天上掉下來的好事!

而這些人中,要以談氏與曲景清最為開心,方才在雲千夢麵前所吃的虧,此刻錢世子妃倒是盡數為她們討了回來!

聽到錢世子妃狀似關心,實則譏諷至極的話語,夏侯安兒眉頭微皺,捏著酒杯的手指微微用力!

而一旁的曲妃卿的麵色更是漸漸的沉了下來,看向錢世子妃的眸子中透著一絲厭惡!

“多謝世子妃關心!安兒年紀尚小,這樣的事情自然是不急的!倒是聽聞世子妃為近段時間為世子納了幾名美妾,可見世子妃當真是大家出身,儀容儀態胸襟氣度當真是不凡,讓我們望塵莫及!”雲千夢則是捏著碗蓋輕輕的刮著茶盞的杯沿,眼眸帶笑的輕聲回道,隻是眼底卻暗藏著一絲不悅與強硬!既然這錢世子妃這般要強,那她們也不能示弱!被人看輕事小,但被他人拿捏人生,卻不是雲千夢願意幹的事情!

錢世子妃豈會料到雲幹夢竟會當眾羞辱自己!

海越身邊的幾名姬妾卻是是她親自挑選的送上海越的床榻的,可唯有這樣,才能避免其他人在自己的身邊安插人手!

海王府中看似自己是尊貴無比的海王妃,可在海恬出嫁前,海王妃與海恬手中均是握著一半的管家權利,好不容易把海恬送去了北齊,海王妃卻是一人獨攬所有的大權,讓她這個世子妃空有頭銜卻無實權!

而海王的其他幾個兒子所娶的妻子也均是出身豪門,平日裏看似相處和睦,可誰不想坐上世子妃的位置?

更何況,在海王府中,海王的心中眼裏始終隻有一個海沉溪,如今更是親薦他為海郡王,這更是讓錢世子妃備感自己地位受到威脅!

若不盡力的抓住海越的心,那她在海王府中隻怕是舉步維艱,這是雲幹夢這樣好運的女子所不曾麵時的,她又有何資格指貴暗諷自己?若是她處在自己的位置,隻怕會做的更甚!

聽到周邊那悉悉索索的議論之聲,錢世子妃心中暗恨,麵上卻笑語盈盈,緩緩放下手中的酒杯,端莊的回複著雲千夢的話“能為世子分憂,自然是本世手妃的福分!在座的夫人們,不也是享受著這樣的福分嗎?隻是楚夫人新婚燕爾,隻怕還未想到這一層,不如本世子妃送夫人幾名美婢,讓她們為夫人排憂解難!”

一番話,讓那些原本笑話錢世子妃的夫人們紛紛閉了口,誰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大家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看著別的女子過的不章,再比照自己的日子,心中便平衡了!

殊不知,這樣的不幸是這個社會造成的,即便她們想逃避,也是於事無補!

想到家中那些年輕貌美嘴甜心狠的美婢,眾位夫人均是擰起了眉頭,暗自咬著口中的貝齒!

而那些嫡出的小姐們更是對那些庶妹們心懷恨意,若不是這些賤人的娘奪走了爹爹的歡心,她們的母親也不會如此的落寂!

如此一想,眾人對錢世子妃側是生出幾分的同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