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50

猜出這一點,楚飛揚輕嚼米飯的雙唇不由得上揚,眼底浮現出一抹淺笑,夾菜的動作隨即輕鬆了不少“還是夢兒深得我心!”

見到了這個時候楚飛揚竟還笑的出來,雲千夢的心微微提起,若是事實真如楚飛揚表現的這般輕鬆,那他便不可能在皇宮待到這麽晚!

那虎威將軍此時手下的軍隊原本是由楚飛揚一手帶出來的,若說這是楚飛揚的親衛軍,也不為過!

若是把這支軍隊派遣去攻打南尋,隻怕以那虎威將軍齜牙必報的個性,隻怕這支軍隊隻會是打前陣,屆時成全了後麵的西楚軍,卻是借由南尋的手盡數的消滅了楚飛揚的人,到時候楚飛揚的勢力定會收到創傷,隻怕這也是玉乾帝樂意見到的!

可楚飛揚的這支軍隊卻是鎮守西楚北邊邊關的靈魂,正是由他們在西楚北邊邊關守衛,這才讓北齊這麽多年來雖是虎視眈眈的盯著西楚,卻始終沒有冒然的出兵攻打!若是此時把這支隊伍抽調去南方作戰,隻怕正好給了北齊機會,屆時南北兩方隻怕會同時受到兩國的攻擊!況且這支隊伍早已是適應了北方的氣候,此時竟把他們派往南方,將士們的身體狀況定會調整不過來,反倒是影響了整支隊伍的作戰水平!如此的得不償失,恐怕亦是玉乾帝最不願看到的!

兩種情況如此的矛盾,這才是玉乾帝分外焦急的原因吧!

雲千夢心中快速的分析這一切,隨即鎮定的看向楚飛揚,見他神色悠然,便知自己能夠想到的,他定是早已把利害關係在腦中過濾了一遍!

而正因為會威脅到西楚的國本動搖以及玉乾帝的皇位,因此玉乾帝此時定是沒有應準虎威將軍等人的奏請!

隻是,若是讓玉乾帝放棄這麽好的鏟除異己的機會,隻怕他心中亦是所有不甘吧!

“此時朝中最為了解南尋國狀況的便是父親,不知他有何見解!”雲千夢關心的問著,楚培在幽州這麽多年,最是了解南尋國的人,況且他此時還是楚王位的繼承人之一,若說此次的事情與楚培無關,雲千夢是怎麽也不會相信的!

“他已奏明皇上,後日便啟程返往幽州!”放下碗筷,楚飛揚拿起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嘴角,淡淡的回道,黑瞳中卻是閃過一抹極淡的冷意!

“皇上竟這般放心讓他離開?畢竟,父親可是姓楚,若皇上同意虎威將軍攻打南尋,皇上難道就不怕……”隻是,看著這樣的楚飛揚,雲千夢心口的疑問卻是有些說不出口,總覺得楚培這一次的離開似是要發生什麽事情!

楚飛揚豈會不明白雲千夢話中的意思?

若是玉乾帝拿著楚家人的軍隊首發其衝的攻打南尋,即便楚南山再忠心,隻怕心裏頭也會有所不悅!加上楚培又十分的熟悉南尋,屆時父子二人很有可能來個裏應外合,反過來一舉殲滅玉乾帝的人,那玉乾帝可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不但失去了楚南山這個重臣,亦會損失他好不容易招攬的軍隊,更甚者會失去江山!

牽著雲千夢離開小桌,摟著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楚飛揚語氣較為輕鬆的開口“放心吧,朝中的事情我會看著辦!皇上亦是知道謝氏此時身受重傷不能長途跋涉!原本邊疆大吏離開京都均要帶走家屬,可這次皇上卻特準謝氏及其子女留京靜養!準許父親隻身一人回幽州!在他的親人均在京都之中的情況下,皇上是料定父親不會起那造反之心!”

聞言,雲千夢不得不佩服這君臣之間的猜心與較量,各種因素均是考量在了裏頭,這才做出這般的決定!

“那咱們此時應該做些什麽?還是以不變應萬變,以靜製動?”眨了眨晶亮的雙目,雲千夢淺笑開口,眼中閃爍著遇到困難時不屈不饒的光芒!

見她這般模樣,楚飛揚眼底浮現一絲笑容,心中卻早已從雲千夢的神情中猜出她此時定是為他動了怒,想著自己的妻子這般的維護自己,楚飛揚心頭如抹上一層蜂蜜一般,情不自禁的抬起手輕輕刮了下雲千夢微皺的俏鼻,笑道“樹欲靜而風不停,咱們耐心的等著,總會看清這陣風向!”

見他此時說的輕巧,雲千夢卻是皺鼻輕哼兩聲,也不知是誰方才進門時一副披霜帶冰的模樣,此時心情倒是便好了!

看著雲千夢鮮少耍性子的模樣,楚飛揚低頭輕笑不已,隨即拋開這個沉重的話題,摟著懷中的她閑話家常“今日可是帶著楚潔幾人前去富貴堂挑選珠釵?”

見楚飛揚問起這事,雲千夢則是暫時放下南尋的事情,轉而說出自己的疑問“我已問過孟掌櫃,他竟也不曾見過那樣的手鐲!我本想去典當鋪找人識別,卻不想在‘玉家當鋪’遇到了爺爺!”

說到楚南山,雲千夢的語氣中不由得夾雜了一絲無奈!

若說楚南山是老頑童,但他所做的每件事情卻又仿佛透著神秘!

可仔細觀察楚南山,他卻又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讓人找不出蛛絲馬跡,就連擅長觀察對方表情揣摩心思的雲千夢,亦是對楚南山欽佩不已!

還未說出後麵的話,雲千夢便發現楚飛揚在聽到‘玉家當鋪’時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隻是見他並未開口打斷自己,便接著往下說道“爺爺想著把當鋪的房契與地契交給我打理!飛揚,這件事情,你有何看法?”

若說前麵聽到當鋪的名字時讓楚飛揚心中劃過驚訝,那麽楚王大方的送出‘玉家當鋪’這個消息,則是讓他有了一瞬間的凝神!

看著楚飛揚露出少有的吃驚之色,雲千夢便知那當鋪定不會是表麵看上去那般的簡單,給他時間消化著這則消息,雲千夢則是老神在在的端起桌上的茶盞,吹開上麵浮著的茶沫,隨即輕輕的抿了一口,雙目微眯的享受著茶香在唇舌之間的曼妙之感!

“他倒是大方!”卻不知,等了半餉,卻隻聽到楚飛揚略帶嘲諷的幾個字!

黛眉微擰,雲千夢雙目中不禁露出不解的光芒看向楚飛揚,等著他的下文!

“在西楚,‘玉家當鋪’名聲極大,卻鮮少有人知曉那是爺爺名下的產業!”見雲千夢乖巧的窩在自己的懷中,楚飛揚便知她是在等著自己的解釋,也隻有這個時候,雲千夢是最為乖巧聽話的,如一個好學生般靜心的聽著她所不知的事情,一反平日裏那狡黠的模樣,卻同樣讓楚飛揚心動不已!

隻是,雲千夢顯然對他的說辭不滿意,見她眼中顯出危險的光芒,楚飛揚立即接著開口“‘玉家當鋪’表麵上是一家普通的當鋪,可背後卻暗藏著楚家的情報網!沒有‘玉家當鋪’收集來的情報,想要在困難的時候出其不意給對手致命的一擊,那可是十分的困難的!”

“可爺爺為何要送給我?既然當鋪是爺爺一手創立的,自然是由他親自坐鎮最好!”這樣一個龐大的組織,其中耗費的心血怕是常人無法想象,可楚南山卻是輕而易舉的便盡數給了雲千夢,當真是讓人震驚不已!

可楚飛揚接下來的話,卻更具震撼性,隻見他勾唇一笑,緩緩開口“創立當鋪的並不是爺爺!而是祖母!”

饒是雲千夢冷靜異常,卻依舊不得不佩服當初的楚王妃!

那是怎樣的一個女子,能夠得到楚南山全部的愛意,在死後這麽多年依舊能夠讓楚南山懷念不已!

又是怎樣的一個女子,在這封建社會中,竟獨自一人創立了那樣一個地下王國!

想來,楚王妃定是一位極其聰慧的絕世女子吧!

“我想,爺爺可能覺得你與祖母相似,便打算把這當鋪交給你打理!”看著雲千夢平靜的表情,楚飛揚腦中不禁想起以往楚王在他的麵前對祖母的描述,兩者相互比較之下,隻覺雲千夢與祖母竟是出奇的相似,遇事總是那般的冷靜,憑著自己的智慧解決身邊出現的問題,即便是身陷險境,依舊能夠坦然麵對,不慌不忙的神情讓對手絲毫察覺不到她已出手,便神不知鬼不覺的處理掉了所有的問題!

想必爺爺便是看中了夢兒這些特點,這才決定把當鋪交給她打理吧!

“不過,還有一個可能!那便是有人早已是看中了那間當鋪,想要從爺爺的手中奪走!”隻不過,此時楚飛揚話鋒一轉,由方才的柔情瞬間轉化成淩厲,微眯的眸子中泛出點點危險的光芒,隻是那摟著雲千夢身子的雙手,卻依舊是那般的溫柔!

感受到他細微的情緒波動,雲千夢微抬眸,看著此時麵色微寒的楚飛揚,心中卻早已是明白他所指何人!

既然‘玉家當鋪’那般的神秘,隻怕知曉楚王是幕後老板的人亦是隻有楚家人!身為楚南山的兒子,楚培則不可能不知道這當鋪的存在!

況且,除去當鋪內隱藏的情報網,作為京都第一當鋪,每日亦是日進鬥金,想來任何人都不會放棄擁有它的機會!

隻是,他們現如今並不知楚培與楚南山近日的獨處中到底聊了些什麽,對於這樣的猜想,也隻僅限於對各方麵事情的總和而做出的推論!

“希望我接受嗎?”‘玉家當鋪’背後隱藏著如此巨大的利益,若是落在居心叵測的人手中,隻怕會掀起血雨腥風,雲千夢注視著楚飛揚,淡然的問著!

“你若是喜歡,自然可以接受!”看到雲千夢眼底一閃而過的調皮目光,楚飛揚帶著笑著回答!

雲千夢則是聳聳肩,微斂眉坐在楚飛揚的腿上,心中考量著接受後可能會遇到的問題!

見雲千夢一如既往的小心,楚飛揚嘴角含著淡淡的笑意,喜歡看她這般為了生活而努力的模樣,這般的真實,有著其他不知人間疾苦的千金小姐所沒有的活力!

而此時,雲千夢心中卻已是下了決心,隻見她抬起頭來,清亮的目光帶著淺笑的迎上楚飛揚的,隨即莞爾一笑,瞬間把自己的決定告知了楚飛揚“既如此,那我便接受爺爺的好意!”

見識了楚飛揚的厲害,雲千夢此時對‘玉家當鋪’可是十分的好奇,不知這樣的情報網與現代想必有何不同,若是條件允許,自己更願意改造這情報網,讓它變得更加的便捷有效率!

楚飛揚擁著她,仿若抱著他的所有,鼻尖縈繞著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清香,耳邊時不時的響起她低吟淺笑,一股滿足之意頓時充斥他的胸膛,讓他不願鬆手放開這樣的幸福,卻也願意為這樣的幸福而努力奮鬥!

楚培離京的決定頓時在各府之間傳了開來,就在他動身離開的前一刻,文家則是派了文狄過來相送!

相較於如今身為太子少師而忙碌的文攜,文狄則顯得悠閑許多,因此才被文老夫人指派了過來!

原本沉默的楚王府的門口,因為文狄的到來而顯得稍稍有了些氣氛!

“小侄見過王爺,王爺千歲!”相較於圓滑的文攜,文狄則給人清貴之感,滿身的書香之氣襯得這位繼文太師之後,在西楚最受學子們推崇的男子十分的儒雅高貴,眼底所縈繞的清雅之氣更是讓人對他的好感倍增!而他亦是在看到楚南山時,有禮的寒暄著!

“今日怎麽是你這小子前來?”楚南山看到他時則是淡淡一笑,見文狄一貫的隻是打招呼而並未溜須拍馬,便對他有些另眼相看,隻覺在文家眾多的子孫中,也唯有這文狄在學識與性情上與過逝的文太師最為相似!

“回王爺是話,小侄是替兄長前來送楚大人離開京都!”文狄據實以告,文攜如今要輔佐太子、監督太子每日的功課,每天天未亮便已進宮,此時自然是無法分身前來相送,文家則隻有另派子孫前來!

聞言,楚南山點了點頭!

而楚培則是淺笑著來到文狄的麵前,拱手道“真是有勞文兄了!”

文狄見楚培前來搭話,雙目淡淡的打量著麵前的楚培,出口的聲音卻依舊是一如既往的平靜“楚大人客氣了!”

幾人正在楚王府的大門口離別致辭,前方的青石路上卻是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聽那震天的聲響,仿若要把長街給踏平,伴隨著清晨的薄霧,眾人看到虎威將軍竟領著一縱士兵朝著楚王府直直的奔了過來!

隻見那虎威將軍一身戎裝,騎著的戰馬直逼楚王府的大門口,這才緩緩的拉住韁繩從馬背上跳了下來,原本含著殺氣的臉在看清楚王府門口站著的人時立即緩和了許多,大笑著走上前,對楚南山行禮道“下官見過王爺!”

相較於麵對文狄時的和顏悅色,看到這虎威將軍,楚南山的麵色驟然一沉,隻是冷冷的用鼻音回了一聲,便斜眼掃了那虎威將軍一眼,極其冷淡道“何時我這楚王府也有這樣的麵子,竟能夠讓將軍不請自來!”

聽著楚南山的一席話,那虎威將軍心頭頓時湧上一陣怒火,可楚南山地位崇高,莫說自己,就連玉乾帝見了亦會禮讓三分,若自己在楚王府的大門口不給楚南山麵子,這樣的事情若是宣揚了出去,自己輕則會被玉乾帝責罵,重則隻怕會遭到禦史的彈劾,屆時影響了自己的前途!

更何況,楚南山此人深不可測,楚王府更是固若金湯如一座城池,自己若冒然的得罪了楚南山,隻怕小命難保!

如此一想,那虎威將軍立即收斂了方才故意外放的殺氣,緩和了臉上的表情,恭敬的笑道“王爺說笑了!下官前幾日方從邊關回京,皇上因為不放心楚大人,這才特意派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