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42節

  不一會,那兩名侍衛分別帶著瑞王與威武將軍奔至雙方的陣營!

  “大哥,有勞你帶著瑞王前去交換人質!”齊靖元竟在此時對齊靖暄開口!

  聞言,齊靖暄與驃騎將軍的雙目頓時射向齊靖元,怕是均沒有想到齊靖元竟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指使自己的皇兄!

  更何況,齊靖暄是北齊的皇子,這種危險的事情,豈能讓他去做?

  “太子,您這是何意?大皇子身份尊貴,豈能讓他涉險?若是出事,太子難道就不怕皇上怪罪?”驃騎將軍滿身怒火,瞪向齊靖元的眼中盡是恨意!

  “派出皇子,才能方顯我北齊對此次和親的重視與誠意!”齊靖元卻是不溫不火的開口說出這句話來!

  “既如此,太子何不自己前去?這樣更能讓西楚感受到北齊的真誠!”齊靖暄雙目陰鷙,一身的殺氣毫不保留的衝向齊靖元,此時邊界的幾萬大軍均是他舅舅的親信,齊靖元即便有通天的本領,隻怕也是插翅難飛,他就不信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齊靖元還有膽子威脅強迫自己!

  “皇兄糊塗了!本宮身為太子,乃是北齊的儲君,國之根本!你何時見過儲君前去交換人質的?況且,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保不準有人早就派了弓箭手在隱秘的地點,等著本太子孤身前去時射殺本宮!本宮還要為父皇分憂,豈能如此輕易的便中了旁人的暗算?”冷目微微瞥向那顯然已經動怒的甥舅,齊靖元笑的雲淡風輕,絲毫沒有把麵前一字排開的北齊軍隊放在眼中,帶著他獨有的狂妄朗聲開口,句句警告著齊靖暄與驃騎將軍、字字打壓著麵前麵色鐵青的二人!

  “哼!在場的皇子,可還有十皇子!怎不見太子派十皇子前去?難道是因為大皇子與太子不是一母同胞,因此才打算借由此事鏟除異己!”那驃騎將軍常年參與各皇子黨派之間的爭鬥,自然知道用什麽話來反擊齊靖元!

  更何況,現如今陵孝帝正值壯年,身體健康,若是出現各皇子之間為了皇位之爭而殘害自己的手足,即便這人是陵孝帝向來疼愛的太子,隻怕也是難逃罪責,屆時恐怕連皇後都要被牽連其中!

  扳倒了太子一黨,以大皇子這些年在朝中的作為,以及在眾皇子之中的排序,太子一位遲早是大皇子的囊中之物!

  如此一分析,那驃騎將軍頓時改變了之前製定的作戰方案,略微低垂的眼眸中刪除一抹奇異的光澤,快速的與齊靖暄交換了下彼此的眼神,便打算暗示自己身後的副將,卻不想齊靖元竟在此刻開口!

  “皇兄與驃騎將軍不會是想上演一出苦肉計吧!這樣老掉牙的劇碼,二位不覺得無趣嗎?不如讓本宮來射出那一箭,這樣演戲才算逼真!”齊靖元雙目盯著那副將,緩緩開口,口氣充滿嘲諷與先知,讓齊靖暄心頭一緊,而那驃騎將軍的眼底則是劃過一絲殺意!

  “本宮能射出這一箭,自然是有辦法向父皇及百官交代!今日場麵混亂,本宮想解救自己的皇兄便向敵人放箭,卻不想皇兄執意不肯回來,這才導致皇兄受傷!這樣一來,二位以為眾人是相信本宮還是犯錯的你們?”齊靖元騎著馬匹漸漸的靠近麵前的兩人,用隻有三人能夠聽到的聲音緩緩說出自己的計劃,嘴角的冷笑越發的森寒,這樣的洞察力讓人不寒而栗,卻又無從反駁!

  “當然,本宮前去也不是不可以!隻是,屆時本宮若是死了,皇兄自然也是脫不了幹係,屆時皇兄為他人做了嫁衣,不知皇兄可會甘心?”見兩人同時噤聲,齊靖元繼續開口!

  陵孝帝子嗣眾多,皇子便有二十幾位,自己與齊靖暄隻是其中的兩個,且也是實力最強的兩派,他們若是倒了,隻怕高興的是其他人!

  齊靖元相信以齊靖暄的智謀與狹隘心胸,斷是不可能做出為他人做嫁衣的蠢事來的!

  “若我前去,你會如何?”齊靖暄向來精明,又豈會做虧本的買賣?若此時齊靖元所說的話隻是安撫他的,待他前去交換人質又改變了注意,那自己豈不是得不償失?

  “哼!本宮自然是等著皇兄把威武將軍帶回來!隻要驃騎將軍能夠拎得清主次輕重,本宮自然不會對皇兄如何!”齊靖元看眼對麵嚴陣以待的西楚大軍,尤其他們在楚飛揚出現後頓時表現出另一種狀態,讓人心生不悅的同時又不得不提高警惕,便冷聲開口“北齊內亂,西楚齊心,屆時會出現什麽狀況,皇兄想必比任何人都清楚吧!”

  順著齊靖元的話往前看去,隻見此時西楚大軍氣勢如虹,整個軍隊精神抖擻,每個將領士兵雙目炯炯有神,讓人望而生畏,可見此時若他們發生內亂,隻怕即便自己今日除掉了齊靖元與齊靖寒,楚飛揚等人也不會放過他!

  “好!本皇子就信你一次!”與其殺了齊靖元讓自己陷入絕境,齊靖暄則是選擇了暫時的妥協!

  “大皇子,您怎麽可以信……”驃騎將軍見齊靖暄竟同意了齊靖元的提議,頓時心亂如麻,朝著齊靖暄便嚷嚷了起來!

  “舅舅,你隻要派人在暗處保護好本皇子便行!其他的話,待此事結束了再議!”而齊靖暄卻不給虎威將軍說話的機會,看著齊靖元那冷笑不斷的臉,齊靖暄心中明白,這是一個從不會放過對手絲毫差錯的人,若是此時驃騎將軍再說出一個冒犯齊靖元的話,隻怕回了宮中自己便會少一隻臂膀!

  語畢,便見齊靖暄從那侍衛手中接過馬背上的瑞王,把他放在自己的馬背上、置於自己的身前,帶著瑞王緩緩往兩國的分界線走去!

  “王爺與郡王就在此等候,本相前去交換瑞王!”見對方派出齊靖暄,楚飛揚便拉過那身體魁梧的威武將軍,把他放置在馬背上,騎著戰馬朝著齊靖暄的方向而去!

  江沐辰與海沉溪見楚飛揚自作主張的獨自前往,兩人同時皺眉怒目瞪著楚飛揚的背影,而那虎威將軍卻是流露出一抹狠毒的目光!

  “沒想到有勞大皇子親自前來!”看著麵色鐵青的齊靖暄,楚飛揚則是淺笑開口,隻是那雙暗藏睿光的眸子卻是細細的打量著麵前的瑞王,緩緩開口“辛苦王爺了!”

  瑞王年紀不大,卻也是有骨氣之人,此次被北齊擄獲做了俘虜已是讓他無言麵對眾人,此時見楚飛揚前來,臉上更覺無光,麵對楚飛揚的問候隻是目光冷淡的掃了眼楚飛揚,拒絕與人交流!

  “看樣子,楚相也並非十全十美!這世上,還是有看不慣楚相的人!”見楚飛揚在瑞王麵前碰了釘子,齊靖暄冷笑著嘲諷道,陰冷的目光卻同時看向坐在楚飛揚身前的威武將軍,隻見平日裏風光無限的威武將軍如今依舊是挺直腰背神色肅然,齊靖暄則是突然笑道“將軍近日可好?三公主為了將軍的事情,可是操了不少的心!”

  那威武將軍本就是三公主的翁公,但畢竟三公主是陵孝帝的掌上明珠,雖是自己的媳婦,但畢竟也有君臣之分,如今聽齊靖暄這樣說來,威武將軍麵上不由得浮現慚愧之色,隻能謝罪道“待回了皇宮,本將軍定會親自向皇上請罪!有勞大皇子了!”

  見威武將軍如此說道,齊靖暄心中冷笑一聲,想必齊靖元千算萬算卻是漏算了威武將軍此人,自己此時隻消想他表現出關懷之意,加上今日是自己冒險前來交換他,隻怕即便三公主與自己不對盤,將來這威武將軍也不會太過針對自己!

  殊不知,遠處的齊靖元盯著這邊的狀況,眼中卻是浮現譏諷!

  一國的太子為了一個將軍而犧牲自己的太子妃之位,這比起齊靖暄的這點小恩小惠,可是有意義的多,也更能讓威武將軍肝腦塗地!

  “既然確認無疑,那就開始吧!”見雙方均是確認了交換的人質不是旁人喬裝,楚飛揚雙目肅穆的看向齊靖暄,以防對方暗中使詐!

  而齊靖暄則是略微點了下頭,雙方人馬同時下馬,兩人一手分別緊抓著對方人質綁在背後的雙手,另一手則是漸漸的靠近自己人,身後對壘的兩軍則是精神集中的盯著這邊的一舉一動,惟恐半途中出現意外!

  此時風雪猛然劇烈了起來,可所有人卻絲毫感覺不到這寒風之中的冷意,所有人的目光齊聚在遠處的四人身上,隻覺自己的手心中均是冒出一股冷汗,神色緊張的猶如第一次上戰場一般!

  雙方的兩位將軍則是早已讓弓箭手準備好,長弓拉滿對準對方,若是前方稍有異樣便立即放箭!

  隻是,北齊驃騎將軍的部下則是把箭頭對準了楚飛揚與瑞王二人,而西楚虎威將軍的親信則是把箭頭對準了遠處的四人!

  江沐辰與海沉溪看出虎威將軍的用途,卻紛紛保持了沉默,他們倒要看看楚飛揚如何在這場生死之爭中撿回一條命來!

  卻不知,方才那萬人的軍隊早已是得到了楚飛揚的暗示,一支上千人的隊伍手持盾牌立即圍住了萬人大軍,把弓箭手通通保護在其中,即沒有擋住弓箭手看向齊靖暄二人的視線,卻又是巧妙的遮擋住了他們看向楚飛揚二人的準頭,頓時引起眾人的不滿,卻又因為這是虎威將軍的密令,眾人亦是敢怒不敢言,隻能保持著原有的姿勢不敢有所疏忽,否則引起兩國之間的混戰,隻怕玉乾帝大怒之下,就連虎威將軍也難逃罪責!

  那虎威將軍則是萬萬沒有想到竟有人膽敢不聽自己的命令,擅自做主派出其他的士兵支援楚飛揚,心頭大怒,正要出聲嗬斥,卻發現此時楚飛揚與齊靖暄的手已是同時觸及到自己人的衣袖,雙方同時用力,把交換的兩人拉回自己的身邊!

  楚飛揚掃了眼神情落寂的瑞王,隨後把他置於自己與馬匹的中間,而齊靖暄則是同樣把威武將軍夾在兩者之間,雙方再次對視一眼,便一眼不發的騎上各自的戰馬,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各自的陣營之中!

  相較於那威武將軍在見到齊靖元後立即單膝跪地請罪的舉動,瑞王回到安全地帶後麵色越發的難看,那消瘦蒼白的麵頰顯示出他今日所受的精神折磨,在看到海沉溪那春風得意的麵容後,瑞王心底更是竄上一股怒氣,尤其今日居然讓海沉溪此人見到自己作為俘虜被楚飛揚交換了回來,更是讓瑞王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王爺累了,帶王爺下去休息吧!”楚飛揚見瑞王對海沉溪懷恨在心,便讓屬下帶著瑞王暫且回軍營休息,而身後排開的敵軍陣容卻還需要他們來善後!

  風雪卷起在半空中,模糊了人的視線,卻讓人心越發的清明,海沉溪看著如今吃了虧依舊沒有學乖的瑞王,心頭劃過一絲冷笑,卻也沒有再理會這單有傲氣卻不虛心的王爺,徑自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前方的敵人身上!

  “如今事情已全部辦妥,還請太子帶回我們的條約交給陵孝帝,以示兩國交好!”盡管齊靖暄與那驃騎將軍對所有人虎視眈眈,但楚飛揚相信以齊靖元的智謀,是斷不會在這個時候發生內訌或者與自己的軍隊正麵交鋒,否則最為吃虧的,隻怕是齊靖元本人!

  “這是自然!”穿過風雪,齊靖元見楚飛揚三人騎在馬上、身姿挺拔,身後堅不可摧的將士們更是護在三人身後,便朗聲回了一句,隨即調轉馬頭,領著齊靖寒等人率先撤離了邊境!

  “楚相當真是好膽量,方才那般緊張的時刻,楚相竟不與我們二人商量便獨自前往,若是出了事,皇上與百官豈不是要怪罪於本王二人?”看著北齊邊界的大軍瞬間撤離,江沐辰寒聲開口,看向楚飛揚的眼中盡是責備“即便楚相想要邀功,也不該如此!”

  “王爺何出此言?皇上派本相與王爺郡王三人共同交換人質,這功勞,自然不是本相一人的!隻是想不到王爺處在高位,竟還在乎這點功勞,當真是讓人吃驚不已!”語畢,楚飛揚的目光淡淡的掃向一旁的虎威將軍,方才千鈞一發之間的生死較量,讓楚飛揚看清了這虎威將軍如今手中所握有的親信是哪些人!

  那虎威將軍一心想給自己下馬威,卻不知自己便是利用他這一點心理,險中求勝,探清了對手的實力!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