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40

嗎?你這是在嘲笑朕瞎眼了嗎?”看著那宮女因為拉扯而露出整片的肚兜,那肌膚上因為歡愛後留下的點點紅痕,更是讓玉乾帝怒火中燒,心煩意亂的朝著餘公公胡亂的揮了揮手,讓他命人把眼前的髒東西拖了下去……

皇後看著自己的人就這麽被拖下去打死,張開的口卻不知該如何求情,畢竟事實擺在眼前,龍床上那醒目的一抹紅梅更是提醒著眾人昨晚發生的事情,讓皇後百口莫辯!

此時若是冒然的為自己的宮人求情,隻怕自己的名聲亦會被帶壞,更是會被太後懷疑故意陷害鳳翔宮宮人,屆時兩宮撕破了臉,隻怕皇上疏遠的便是自己!

想著這一切,皇後心頭暗恨,卻是無計可施,隻能老老實實的跪在玉乾帝的麵前,聽候著他的責罰!

“你個糊塗東西!”可此時玉乾帝哪裏顧得上皇後,在他的後宮出了這樣的事情,他一國之君的顏麵早已被龍床上的落紅給羞辱的半點不剩!

此時看著跪在麵前一言不發的瑞王,更是怒上心頭,二話不說便抬起腳來朝著瑞王的肩頭踹去,口中更是恨鐵不成鋼的罵道“朕為了保你為了九牛二虎之力,可你是怎麽回報朕的?好啊,yin亂朕的後宮,若不是宮人們發現的早,是不是朕的後宮就全是你的了?”

瑞王被玉乾帝用盡全力的踹了一腳,身子猛然往後倒去,可卻見他立刻又跪直了身子,咬牙吞下肩頭的劇痛,麵色陰沉的開口“皇兄息怒,臣弟怎會覬覦皇兄的東西!臣弟昨日隻是陪著皇兄談論完事情便打算出宮回瑞王府,可半路上那帶路的小太監竟轉到了甘露殿,臣弟深覺不妥便打算轉身離去,卻不想當時全身乏力,醒來時便看到皇兄站在了床邊!皇兄請息怒好好的想想,就算給臣弟十個膽子,臣弟亦是不敢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更何況整件事情疑點重重,還請皇兄不要冤枉了臣弟!”

瑞王雖在與北齊一戰中失利,可卻也不是沒有腦子的人,方才趁著玉乾帝審問小宮女時,他便已是抓到了事情的重點,這才有條不紊的提出自己的疑問!

“哼,王爺與那宮女在龍床上顛龍倒鳳卻也是事實!此次到還拖上了本宮的鳳翔宮,這一點王爺如何解釋?”太後冷睨皇後一眼,隨即語氣冰冷的開口!

想不到平日裏文文雅雅的皇後竟也有這樣的心計,自己的宮女yin亂後宮,竟還拉上自己墊背,可真是好計謀!

皇後亦是沒有想到太後竟這般的狠辣,不但除掉了自己的心腹,更是用‘顛龍倒鳳’四字坐實了自己宮女yin亂後宮的罪名,這樣深沉的心機與狠毒的手段,當真是讓人心寒!

“母後息怒,如今那宮女已經是死無對證,母後又何必為那樣的狗奴才費神!”可玉乾帝卻是不給太後為自己正名的機會,一句‘死無對證’讓太後背上了陷害正宮娘娘的罪名,惹得太後那收於衣袖中的手猛然握緊,帶著重重殺氣的目光頓時射向皇後!

“皇上讓本宮如何的息怒?這樣的事情出現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知道的自然明白本宮是被冤枉的,不知道的,定會斥責皇後管理六宮不善,這樣下去,皇上的顏麵何存?”保養得意的手指著麵前跪著的兩人,太後怒道!

而玉乾帝也因為一句‘顏麵何存’而皺起了眉頭,目光陰鷙的射向瑞王,沉思片刻後緩緩開口“四弟,你真是枉費朕對你的栽培!”

瑞王聽到玉乾帝這樣的口氣,心頭頓時一顫,立即朝著玉乾帝磕頭表明心跡“微臣對皇上一片忠心,絕無半點僭越之心,皇兄若是覺得臣弟罪則致死,臣弟心中雖有冤屈,卻也不得不死!”

看著瑞王到這個時候依舊是聲明被人冤枉,玉乾帝帶有怒意的眸光微閃了閃,心中的決斷卻在此時轉變了方向,朗聲朝著門口的烏大人喚道“來人,把瑞王押回瑞王府,沒有朕的聖旨,此生不得踏出瑞王府一步!”

“臣遵旨!”聽到玉乾帝對瑞王的判決,烏大人麵無表情的押著瑞王走出甘露殿!

“據說昨夜母後留宿曲表妹在鳳翔宮,不知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表妹可有受到驚嚇!”瑞王被帶下後,太後原以為玉乾帝會責罰皇後,卻不想他居然提及自己留宿曲妃卿的事情!

太後心口一緊,若是把曲妃卿卷進這樣的醜聞之中,別說讓她成為宮妃,隻怕普通的官宦人家都難以再接受這樣的兒媳!

如此一分析,太後猛然抬起雙目看向玉乾帝,卻發現他早已是恢複了往日的冷靜與帝王特有的深沉,便淡淡的開口“多謝皇帝關心!妃兒昨日並未留宿宮中,本宮覺得不妥,便又命人連夜送她回了輔國公府!”

衣袖下的手不斷的縮緊,太後的目光看似平靜,可卻在甘露殿內四下的搜索著,卻發現此時除了他們幾人,再無旁人的身影,眉頭隨著視線的失望而不著痕跡的皺了下,麵上卻依舊保持著她的冷靜,讓人察覺不出半點焦色!

“既如此,那真便放心了!萬一今日的事情傳了出去,勢必會對表妹的清譽有損,還是母後有先見之明!”見太後這樣說道,玉乾帝卻並未再多言,隻是讓宮女扶起皇後,帶著她離開了甘露殿!

“蘭兒,快去輔國公府看看,妃兒在不在府內,要親眼看到她再回來!”太後總覺得玉乾帝的話隱含深意,看著甘露殿內隻剩自己的心腹,立即低聲吩咐著蘭姑姑!

“是,奴婢這就出宮!”蘭姑姑心中亦是著急,二話不說便轉身步出甘露殿!

楚飛揚今日提早回到相府,卻被告知自己的夫人前去了王府,便隻能婦唱夫隨的跟著去了王府!

謝氏昏迷了近兩日,依舊沒有醒來,索性今日早上的時候一直持續的高燒退了,讓楚潔等人不禁放下了一半的心,更是命人請來雲千夢,以感謝她當時當機立斷的決定!

殊不知雲千夢剛踏進謝氏的屋中,便見兩位文夫人與文老夫人坐在謝氏的床前靜候著!

------題外話------

新的一月開始啦,啦啦啦~票票~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內室一片安靜,所有人都不敢發出大的聲響,生怕會吵到謝氏的休息!

雲千夢則是在小丫頭掀開門簾後緩緩的走了進來,雙腳踏在厚實的地毯上,絲毫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那原本坐在桌前的幾位文夫人看到雲千夢前來,均是友好的點頭示意,而守在床邊的楚潔與謝家姐妹則是立即站了起來,雲千夢見狀則是走到床邊,看了眼依舊昏迷中的謝氏,隨後伸手輕輕的搭在楚潔的肩頭,手指稍稍用力壓著她重新坐了下來,低聲問道“二娘如何了?”

楚潔卻隻是皺眉搖了搖頭,眼中擔著濃濃的擔憂與害怕“身上倒是不再發燙了,隻是還未醒過來!李大夫正在小廚房煎藥,說待娘醒來後再服用!隻是從早上到現在,娘還是這樣,真是急死人了!”

“二娘定會沒事的,潔兒你也該去好好的休息,你瞧瞧,這眼睛下方都黑了一圈,想必昨夜沒有休息好吧!”說著,雲千夢便招手讓楚潔的貼身丫頭過來,讓她去打一盆洗臉水來給她家小姐好好的梳洗一番!

隨後雲千夢眼帶關心的轉向謝家兩姐妹,隻見謝媛媛與謝婉婉今日打扮的較為素淨,臉上一些極細微的擦傷也已經處理得當,便問道“兩位表妹身子可好些了?”

“多謝表嫂關心,我們沒事,隻是擔心姑姑!”謝婉婉小聲的回著,目光卻是隱含焦色的看著床上的謝氏!

雲千夢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向謝氏,隻見床上染血的被褥早已換下,謝氏的衣裙也已是幹幹淨淨,隻是此時她麵色極差,想必是失血過多,麵色慘白泛著隱隱的黑氣,若不是她胸前微微的起伏,隻怕真會被人誤解!

看著這樣的謝氏,又想起昨晚所發生的事情,雲千夢眸色微沉,隨即麵色平淡的轉身看向桌邊坐著的三位文夫人,淺笑道“晚輩來遲,還請三位夫人莫怪!”

“楚夫人客氣了!我們也隻是剛到而已!沒想到如今的盜匪竟這樣的猖狂,在官道上便也敢開始打家劫舍,當真是讓人心寒!”兩位文夫人均是這文老夫人的嫡親兒媳,加上此次文家前去普國庵的還有幾位小姐,若真在路上出了事情,隻怕文家在京都的麵子也就丟盡了,祖祖輩輩積攢下來的聲譽名望,也差點被破壞殆盡!

而楚家這次的挺身而出不但化解了文家的尷尬,更是拉近了兩家的關係,難怪文老夫人會親自前來!

“老夫人莫擔心,京兆尹錢大人早已是派人前去搜索線索,相信不出幾日定能找到凶手,還京都百姓一個安祥寧和的環境!”雲千夢寬慰著文老夫人,眼角餘光卻是瞥向謝家姐妹,見她們二人低頭不語,隻是謝婉婉的左手卻是下意識的撫上右手腕上的那隻金鐲子,圓潤飽滿的指尖輕輕的在那金色的鈴鐺上微微打著圈,似是藏著心事!

“有錢大人出麵,這自然是好的!否則這以後還有誰敢出城?這一次若是沒有二夫人與二公子,隻怕我這兩個兒媳都危險了!”文老夫人頗有感歎的開口,看向謝氏的眼中免不了的又是一陣擔憂,隻是見楚潔與謝家姐妹已是憂心忡忡的模樣,便開口說著些吉利的話“二夫人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定會沒事的!”

雲千夢見文老夫人說著這般寬慰人的話,淡笑道“二娘自是有福之人,定會沒事的!”

“我們家的孩子太過嬌弱,真真是不如兩位謝小姐來的勇敢!那幾個隨行的孩子,如今可是被嚇壞了,說什麽也不肯再出文府的大門!哪像兩位謝小姐這般的體貼細心,竟這般的守在二夫人的床邊,真是讓人感動!我家大人聽說了此時後,更是對兩位謝小姐讚不絕口!”此時,文攜的夫人緩緩開口,那看向謝婉婉與謝媛媛的眼中透露著一股讚賞,隨即又想起救自己性命的楚輕揚,免不了的又是一陣誇讚“二公子真不愧是楚王的嫡孫,身手不凡且膽量過人,當時若不是他及時出手,隻怕我已是命歸黃泉!”

饒是現在坐在安全的楚王府內,文家大夫人回憶起當時那慘烈的畫麵,侍衛家丁們被盜賊砍殺的血腥畫麵,仍舊是讓她微微變了臉色,眼底深處湧上一股恐懼與對死亡的害怕!

聽到‘嫡孫’二字,雲千夢笑的越發的清淡,淺淺的點了下頭,隨著大夫人的話開口“二弟自小生長在父親的身邊,文韜武略自是不在話下!”

“據說二公子還未娶親,尚未成家便能夠這般的沉著穩重,可真是少見!”那大夫人似乎對楚輕揚十分的滿意,幾句話中均是在讚揚著他!

聞言,雲千夢但笑不語,忽而想起昨日在宮宴上楚培與文攜相談甚歡的模樣,心中笑意更甚!

幾人正說著話,便見慕春走了進來,在雲千夢耳邊低語了幾句,便見雲千夢略帶抱歉的開口“幾位夫人慢坐,晚輩去去就來!”

三人見雲千夢似是有事要辦,也知她如今身份不同,定是忙裏忙外的,也不留著她相陪,便紛紛點頭,含笑著目送雲千夢步出內室!

而雲千夢則是帶著慕春一路走到風墨齋,果真見習凜守在書房的門外,留下慕春候在門外,雲千夢輕輕的推開雕花木門,踩著極輕的步子走進書房!

越過層層書架,卻見楚飛揚竟坐在趴在桌上睡著了,雖然書房內燃了炭火,可由於房中藏著眾多珍貴的古籍,未免點燃書籍,隻點燃了一隻香爐,且被放置在了角落的位置,與方才謝氏的內室相比,這風墨齋顯得清冷異常!

看著楚飛揚進來時把大氅擱在了太師椅上,雲千夢悄聲的拿起大氅,躡手躡腳的走進那睡著的人,輕輕的把大氅披在他的肩頭,那含著點點暖意的指尖卻沒有立即收回,而是溫柔的撫上楚飛揚的睡顏,隻覺難怪楚飛揚年紀輕輕便能威懾百官成為宰相,即便是睡顏之中,亦是隱隱的帶著一絲的霸氣,興許是他平日裏均已淺笑示人淡化了這抹霸氣!

而此時閉上雙眼休息的他,濃黑的劍眉之下是挺直的鼻梁,那微抿的薄唇更是帶著一絲剛毅,僅僅是一個側麵,卻已是完美的無可挑剔!

細膩的指腹不由得探向他那長而卷翹的睫毛,雲千夢一時玩心大起,另一隻手則是不禁抬起測了測自己睫毛的長度,與楚飛揚的進行著比較!

隻是,還不等雲千夢撅嘴生氣,她的腰身頓時一緊,一個天旋地轉,人已經是跌坐在一具溫暖的懷抱之中!

“沒勁,每次都被你偷襲!”看著方才還沉睡不醒的人此刻已是睜開那雙晶亮的眸子,含著淺笑的凝視著自己,雲千夢收回自己反攻的手勢認命的窩在楚飛揚的懷中,這種狀況不管出現幾次,楚飛揚總是能夠出奇製勝,而自己所學的散打在他的麵前根本就是不堪一擊,接二連三的打擊讓雲千夢有些消沉的耷拉著小腦袋,雙手拽著他披風上的兩條帶子打著蝴蝶結!

“剛才是誰趁著我熟睡的時候偷摸我的?嗯?”一隻溫熱的手輕輕的抬起雲千夢滿含不服的小臉,楚飛揚忍著笑意的開口,不過另一隻手卻是細心的拉過背後的大氅,把雲千夢整個人都包裹在裏麵!

被人識穿了自己的小動作,雲千夢微皺了下俏鼻,隨即指控道“你裝睡!”

想來也是,武功極高的他又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