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40節

  “三位想必十分不適應我們北國的氣候吧!”此時,齊靖暄策馬走了過來,看著麵前一路上幾乎是一言不發的三人,眼中露出一絲嘲諷“想不到西楚的男兒竟如娘們似的嬌弱,當真是讓人深覺好笑!”

  “前幾日大皇子沉默寡言,如今漸漸的靠近北齊,大皇子也越發的活躍了,看樣子大皇子的膽子也是北齊給的!”楚飛揚此時淡淡的開口,話中暗諷齊靖暄膽小如鼠,隻有在自己的國土上才敢開口說話!

  “楚相真是巧舌如簧,難怪海郡王與辰王均不願與你說話!”齊靖暄豈能聽不出楚飛揚的冷嘲熱諷,看著麵前三人盡不相同的神色,便想挑起他們的內訌!

  “大皇子此言差矣,男兒豈能像小女子那般閑話家常?看樣子大皇子與平常的男兒還是有些不同之處的!”此時,江沐辰冷淡的開口,眼中凝聚的冰霜比之北國的冰雪更加讓人心生寒意!

  “本郡王倒是覺得大皇子與小女子不同!倒是與那已經嫁為人婦的婦人有些相似,那些婦人閑來無事便挑撥是非,真真是讓人生厭!”而海沉溪亦是不落後,陰鷙的雙目盯著齊靖暄那陰沉的臉色,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的開口!

  “哼,三位倒是難得的齊心!隻是不知你們的齊心能夠維持多久!”齊靖暄看著挑撥不成竟激起這三人的同仇敵愾,心頭大怒,但此時還是西楚的國界,若自己做的太過破壞了兩國之間的協議,隻怕父皇反倒會把齊靖元的錯盡數的怪罪到他的頭上!

  如此一想,齊靖暄突然夾緊馬腹朝著前麵奔去……

  “哼!”三聲不屑的哼聲同時響起,而方才齊心合力的三人卻是目光分別看著三處不同的地方,繼續往前行走……

  風沙一陣強過一陣,夾雜著冰雹、雪片直直的撲向所有人,而早有兩國的軍隊列隊候在兩國的邊界,等候著他們的到來……

  ------題外話------

  偶被某人禍害的回了某人的家,悲催……

  今日的留言明日回複,唉……

  劇透:封王之日不遠鳥……大家踴躍的投票啊,偶知道乃們的手裏還藏著好多,最近都不乖,打屁屁!

  最後,祝親愛的們端午節快樂,(*^__^*)嘻嘻!

  第一百三十九章

  “哼,到了咱們的地方,定讓他們有來無回!”齊靖寒等人自小便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對於現在所刮起的風雪絲毫沒有放在眼中,放到是覺著十分的舒服親切,三人目光如炬,早已是看到了遠方那高高舉起的兩國旗幟!

  想著這段時日在西楚所受的侮辱,齊靖寒便恨不得把身後那三個態度囂張的男人給大卸八塊!

  “十弟,你什麽時候才能變得冷靜理智一些?”齊靖元冷睨齊靖寒一眼,隨即雙目微眯的看向風雪中依舊顏色圖案依舊顯眼明顯的北齊旗幟,心中頓時有了計量,目光不由得射向一旁的齊靖暄,隻見對方嘴角含著冷笑的直視前方,絲毫沒有把他的警告放在眼中!

  “不覺得奇怪嗎?條約之中,並未提及出動兩國的軍隊!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齊靖寒尚未弄清楚狀況,雙方簽訂條約時,他身為北齊的十皇子,自然是在場的,盡管當時對太子提出的這條條約十分的不解,但此時出現在違背條約的狀況,便更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這有何奇怪的!想必是有人想在父皇麵前立功,特意請旨讓父皇出兵迎接我們!”待看清了前方較小一些的軍旗後,齊靖元笑的更冷了!

  經過齊靖元的點撥,齊靖寒順著他的目光往前看去,果真看到另一麵旗幟,隻見他麵色頓時一沉,滿臉不滿的瞪向齊靖暄,怒道“齊靖暄,你這是什麽意思?竟然派自己的舅舅前來接應,你這是想把西楚三人連同我和太子一起斬殺嗎?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的心思!一準是你假惺惺的上奏父皇出兵迎接海恬,以示北齊對和親的重視,但卻早已做好痛下殺手的準備,屆時把責任盡數的推給西楚,你自己定多被父皇責備幾句!你可真是心狠手辣,連自己的手足兄弟都不放過,在如此大事麵前居然還想著你的皇位,當真是心胸狹隘!”

  齊靖寒不是平常人,他在宮中向來受寵,從小便被陵孝帝與皇後捧在手心中長大,齊靖元這個哥哥更是處處都維護著他,因此他自小便不怕任何人,即便是麵對齊靖暄這樣勢力強大且心狠手辣的皇子也沒有絲毫的畏懼,更是有什麽說什麽,半點也不懼怕齊靖暄此時漸漸變得凶狠的表情!

  “瞧你這模樣,定是被我說中了!齊靖暄,你當真是糊塗的可以,在西楚麵前玩弄心機,你就怕楚飛揚等人反咬我們一口嗎?”見齊靖暄不開口,齊靖寒心頭亦是怒了,握著韁繩的手猛然勒緊,瞬間調轉馬頭朝著齊靖暄的方向衝去……

  “十弟!”可這時,齊靖元卻是叫住了動怒的齊靖寒,用眼神示意他回到自己的身邊,隨即冷笑著看著齊靖暄,緩緩開口“你以為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嗎?以為所有人都會上當受騙嗎?”

  齊靖暄自始至終均是目視前方,聽到齊靖元的反問,隻是勾了下唇角,無懼刮向麵龐的風雪,狂妄的開口“你以為你的太子之位還能坐多久?你以為你這段時日反覆無常的表現就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和猜忌嗎?齊靖元,別以為父皇立你為太子,你就可以為所欲為,即便今日不是我,後宮中那麽多的皇子,隨便一個也能夠把你從太子的寶座上拉下來,若是不信,咱們大可打賭!不過,這個賭,也要你能夠活著回到皇宮才有效!”

  齊靖暄如此回話,便是承認了前方的軍隊均是他一手策劃安排的!與齊靖元鬥了這麽多年,他就不相信贏不了這個混蛋,明明自己是陵孝帝的長子,可皇後的那幫外戚竟向父皇進言立嫡不立庶,如今這樣尷尬的結局,怎能讓齊靖暄咽下這口氣,勢必也要從齊靖元的手中奪回原本屬於他的一切!

  “是嗎?”可得到的回答的,卻是一句極輕極淺的反問,夾雜在猛烈的風雪之中,瞬間便銷聲匿跡,卻讓齊靖暄頓時警惕了起來!

  “三年前本宮能活著回來,三年後,自然也能夠活著回皇宮!皇兄,你的如意算盤打的的確不錯,但卻總是少了天時地利人和!你難道不覺得,連老天也不想看到你這樣小人得誌的嘴臉贏過我嗎?”論起口舌,齊靖元絲毫不屬於楚飛揚,其氣死人的功力可謂是登峰造極,且他身為北齊太子、位高權重,向來我行我素慣了,隻有旁人看他的臉色行事,何時輪到旁人幾次三番的威脅他了,因此麵對齊靖暄時他亦是不留半分的情麵,尤其此時他鎮定自若的表情與語氣,更是讓齊靖暄心頭暗暗的反複思量著此次計劃的各個環節,免得屆時再出了紕漏,要知道,能夠帶逮到齊靖元犯錯的機會,可是十分稀少的!

  “跟他囉嗦什麽,直接讓人把他捆了擋在身前當肉盾,看他那個舅舅還敢不敢對我們心懷殺意!”齊靖寒則是直爽的多,直接便把自己心中所想說了出來!

  可現在的狀況可不允許他們這麽做,玉乾帝派出楚飛揚、江沐辰與海沉溪,便是用來抑製他們北齊三個皇子的,此時若是他們之間起了內訌,隻怕楚飛揚等人定會趁虛而入!

  且到時候隻怕那候在邊界的北齊大軍亦是會陷入混亂之中,兩國還未開戰,自家的皇子倒是先打了起來,屆時軍隊潰不成軍,反倒是讓西楚鑽了空子!

  “皇兄認為十弟的建議如何?本宮倒是覺得十分可行!”當然,做不做是一回事,恐嚇又是另一回事,齊靖暄既然有膽量把他們陷入如此的境地,齊靖元自然是不會放過他了!

  齊靖暄乃陵孝帝長子,年紀在眾多皇子公主之中是最年長的,經曆的事情自然也是最多的,雖與天縱聰穎的齊靖元有些差距,但對於揣摩人的心思,對於自小便生長在皇宮的他而言,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尤其此時齊靖元隻說不做,更是讓他篤定齊靖元即便此時恨透了自己,也是不會在這樣一個節骨眼上犯政治性的錯誤!

  隻見齊靖暄並未回答齊靖元的問題,而是招手讓自己的侍衛上前,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隻見那侍衛立即領著幾名親兵快馬加鞭的朝著邊界奔去!

  “看樣子北齊是不打算遵照條約行事了!”海沉溪看著前方領路的三人交頭接耳了半天,雙目漸漸放出冷光,隨即笑看著楚飛揚與江沐辰說出自己的觀點!

  “王爺以為如何?”楚飛揚不答反問,把問題丟給了身邊的江沐辰,自己則是繼續盯著前麵的動靜!

  “楚相都不能下定論的事情,本王自然也不能隨意的胡亂開口!”江沐辰的雙眼同樣直視著前方,奈何此時風雪太大,耳邊刮過的烈風嗡嗡作響,即使他武功不弱,亦是聽不見那三人交談的內容,隻能從三人的肢體動作中慢慢的猜著他們此時的情緒!

  而海沉溪則是饒有興味的看著自己身旁的二人,他們二人何時變得如此的謙虛,當真是讓人覺得好笑!

  “楚相與王爺怎能不開口?若對方給我們設下了陷阱,難道我們也要在他們的引導下自己跳進那陷阱之中?”齊靖元等人在西楚待了這麽長一段時間,三個皇子之間的相處模式他們也早已看透摸熟,隻不過此時是兩國之間的事情,不知齊靖元等人是以國家利益為重還是以他們個人極其家族的利益為重!

  “齊靖元既然簽下了這條約書,自然是代表北齊應下了與西楚之間的約定,這一點毋庸置疑!隻不過,那齊靖暄身為北齊大皇子卻要屈居自己的弟弟之下,想必他的心中是十分不甘的吧!”此時,楚飛揚緩緩開口分析道,即便是處在這極其嚴酷的環境之中,他的聲音依舊如拂過垂柳的暖風一般,聲音雖不大卻帶著冷靜!

  “哦?難得楚相此次沒有針對北齊的太子,難不成楚相與齊靖元之間有什麽協議?”江沐辰此時亦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向楚飛揚的目光中帶著冷冽的刺探!

  那日驛館遭到襲擊,自己與海沉溪前去二樓救海恬,獨留楚飛揚一人在大堂,之後等他們二人自海恬的房中出來時,卻見楚飛揚從三樓走了下來,這不得不讓江沐辰與海沉溪懷疑,楚飛揚與齊靖元之間達成了不可告人的協議!

  麵對兩人的逼視,楚飛揚麵色依舊,仿若此刻討論的隻是吃飯一般的小事,半餉才清淺開口“王爺多心了!本相身為西楚子民,又是西楚百官之首,豈能做出對不起皇上、對不住朝廷、背叛百姓的事情!這樣的罪名,別說是本相,即便是落在王爺的身上,想必王爺也不能全身而退!王爺有這閑工夫胡亂猜忌一些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倒不如好好計劃一番,咱們接下來該如何的應對,否則被對方打個措手不及,咱們回京都也無法向皇上交代!況且此次和親的可是海王府的郡主,海郡王難道就不關心令妹到達北齊後的狀況嗎?素聞海王妃十分的疼愛和順公主,想必海郡王與和順公主也定是兄妹情深吧!”

  楚飛揚勾著唇角把話說完,騎在馬背上的身姿並未因為此時的狂風大雪而有所彎曲,直挺的猶如一株蒼鬆般讓人肅然起敬!

  見他如此說到,海沉溪隻是冷笑一聲,目光隨即掃過不遠處的鳳輦,心底劃過一絲冷酷!

  而江沐辰卻是暫時的收回自己射在楚飛揚身上的目光,心知楚飛揚這樣聲東擊西的回答隻不過是想轉移他們的注意力,見他說了這麽半天卻是一絲的重點也沒有提到,隻怕楚飛揚心中真是有鬼!

  隻不過,此時更為重要的還是北齊三人,待解決了這次和親之事,害怕找不到機會揪出楚飛揚的狐狸尾巴嗎?

  “楚相向來足智多謀,又是戰場上的猛將,想必楚相早已是想好了應對之策,又何必來詢問我們?”江沐辰冷淡的開口,看著楚飛揚那自信滿滿的表情,心頭那窩著的一團火便不由得被點燃!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