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36節

  雲千夢喝了一口熱茶,有些饑餓的吃了一兩塊糕點果腹,卻並未為幾個丫頭解惑,雖然慕春四人均是自己的心腹,可有些事情自己心中有數便可!

  “小姐,奴婢方才聽到宮中侍衛說文家的老太爺去世了!那文老太爺是誰?”見雲千夢不再進食,慕春把小茶幾上的糕點收入食盒中,隨即不解的問著!

  雲千夢則是陷入沉思之中,緩緩在腦海中想著文家,聽著宮中的喪鍾聲越來越遠,這才開口“文老太爺官居太師!是先帝西靖帝的老師,亦是西靖帝成賢文皇後的父親!想不到,居然在今日去世了!”

  “可是小姐,為何奴婢們鮮少聽到文家的事情?”京都之中有什麽事情是能夠逃過眾人的眼睛的,而身為大富之家的奴婢們更是能夠知道一些平民百姓所不知道的事情,可慕春四人卻幾乎沒有聽過文家,著實奇怪!

  “這有什麽奇怪的!自從先皇後去世,文家便漸漸沉寂了下來!文太師雖是西靖帝的老師,可先帝執政後便也不再需要老師,文太師的太師之職也不過是一個稱呼而言,並無實權!這些年文太師年事已高,更是從不出門,咱們自然是沒有聽過文家的消息!”隻是,當年西靖帝為了防止元德妃一宮坐大,便拉攏曲家與阮家,在太後收養玉乾帝之後也並未立太後為皇後,這一點倒是有些蹊蹺,難道是因為西靖帝對成賢文皇後用情至深,這才特意為文皇後保留了後座?可之後文家的落寂卻又讓人看不出西靖帝對文家有何厚待,真真是帝王之心如海底針,讓人難以揣摩!

  “小姐,各府門口均是掛了一盞白燈!”此時馬車已是緩緩駛入長街,迎夏輕輕挑開一側的車簾看了看外麵,開口稟報著!

  聞言,雲千夢點了點頭!

  文太師身為先帝之師,是天下眾學子的楷模,其淵源的學識以及嚴謹的家風與為人,均為天下學子所尊重,各府能在新年之間為他點亮白燈,也是為這位太師的尊重!

  由此也可看出,文家雖已經淡出眾人眼中多年,但在朝中還是有一定的影響力的!

  “回去準備好素服,明日前去文家吊喪!”雲千夢有些疲倦的靠在身後的軟墊上,輕聲吩咐著丫頭們,元冬見雲千夢著實是累了,便拿出矮櫃中存放的毯子輕柔的蓋在雲千夢的腿上,四人均是噤聲端坐在馬車中,不再打擾雲千夢!

  “今日便先行至此,想必太子與大皇子十皇子也都累了,咱們便在這驛站休息一晚,明日再行趕路!”已經趕路一整日,終於在事先製定的時辰趕到了下一個驛站,楚飛揚開口對齊靖元說著!

  “那就有勞楚相了!”齊靖元看著麵前早已準備好的驛站,眼中並未掀起任何的波瀾,隻是快速的飛身下了馬背,隻領著自己的貼身護衛走進客棧,竟完全不管不問海恬!

  而此時後麵緊跟著停下的兩輛鳳輦中分別走出蒙著麵紗的齊靈兒以及一身嫁衣的海恬,兩人均被宮女們攙扶著走進驛站中休息!

  楚飛揚江沐辰與海沉溪三人則是分頭布置人手,務必做到萬無一失,免得在這關鍵的時刻出差錯!

  “相爺!”馬廄中,楚飛揚正悉心的給自己的坐騎喂著草,一名侍衛則是無聲的走近楚飛揚,在他耳邊低聲說著了段話,隻見楚飛揚撫摸著馬頭的手微微一頓,神色頓時變得有些淩厲,聲音卻是閑散慵懶“知道了,退下吧!”

  而同一時間,江沐辰與海沉溪亦是接到了同樣的消息,兩人如同楚飛揚一般,均是冷靜的打發了前來稟報消息的侍衛,三人辦完自己的事情,卻又在驛館的大堂相遇!

  看著齊靖元霸道霸占了整整一層樓的房間,就連身為他的太子妃的海恬亦被趕到了下一層的房中,楚飛揚唇角微揚,看著海沉溪笑道“海郡王是否需要去安慰和順公主?”

  海沉溪豈會聽不出楚飛揚的嘲諷,卻不見有任何的怒意,反倒是笑的坦然“公主心中放著的是誰,想必相爺比誰都要清楚!本郡王過去,豈不是惹得公主不快,倒不如相爺前去,倒還能見到些效果!”

  江沐辰看著兩人之間的唇舌交戰,隨即冷笑一聲便抬腿走上台階,打算回房休息,可楚飛揚豈會放過他,懶散的聲音頓時在江沐辰的身後響起“要說對公主用心最多的,還是王爺!當初公主可沒有少去辰王府啊,隻可惜如今物是人非,太妃的美夢破滅!”

  江沐辰上樓的動作微微停頓,隨即側身,看著下麵笑的越發妖孽的楚飛揚,冷聲道“楚相與海郡王若是無事,不如回房休息,若是了無睡意,那便去外邊巡邏!”

  “文太師仙逝,想必皇上會因為體恤文家,會讓文家的子孫再次的入朝為官吧!”這時,海沉溪淡淡的開口!

  楚飛揚聞言隻是但笑不語,而江沐辰臉上的神色卻是更加的冰冷!

  文太師可謂是文學大儒,活著時的弟子便成千上萬,雖這幾十年文家已是不在入朝,但如今朝中的文官更是有一半曾是文太師的弟子,這樣的家族,若是利用得當,那天下的儒生便皆可歸為己有,若是與之反目,隻怕將會被天下儒生的口水給淹死!

  卻想不到文太師竟在這樣的時刻仙逝,當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隻怕此時各家各府都在觀望著玉乾帝的態度!

  江沐辰目光不由得掃向開口提起此事的海沉溪,心中掂量著海沉溪的用意,隨即冷笑道“海郡王若是太閑,還是去關心關心和順公主,可不要還未成為太子妃便先失了寵,皆是連累西楚與北齊再次發起戰爭,豈不是海王府的過錯?”

  海沉溪卻是不痛不癢的聳聳肩,正要開口,三人的神色頓時緊繃了起來,紛紛抽出腰間佩戴的長劍屏息注意著四周的環境……

  ‘轟……’驛站二樓一間客房的木窗突然被人踹開……

  “啊……”裏麵頓時傳來宮女的尖叫之聲,隻是她還未叫完,聲音便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嘎然停止,不用猜想便知定是被人滅口!

  “是公主的房間!”二樓的侍衛早已是快速的行動起來,楚飛揚三人亦是要奔向二樓,卻不想驛站四周頓時湧進無數的黑衣武士,這些人手持長劍,剛闖進驛站便朝著三人砍殺了過來,而此時驛站外巡邏值夜的侍衛則在聽到動靜之後也紛紛衝了進來,雙方一時間進入了交戰狀態!

  盡管侍衛眾多,但黑衣人的武功卻是個個高強,一時間雙方僵持不下!

  “王爺、郡王,公主交給你們,本相斷後!”楚飛揚卻在此時衝上了樓梯口,擋住了黑衣人的去路,同時對江沐辰與海沉溪開口!

  隻是,那兩人聞言卻是麵色一沉,心中不願卻又不得不去,隻能立即返身朝著二樓而去,此時二樓的侍衛已是漸漸落了下風,眼見著一名黑衣人手中的長劍即將刺進海恬的心口,寧鋒猛地擲出長劍,瞬間刺穿了那黑衣人的胸膛,隨即一個閃身便護在海恬的身前,讓黑衣人近不了她的身!

  由於江沐辰與海沉溪的加入,黑衣人卻是在打鬥了幾番之後又原路返回!

  “以後全部打起精神守夜,不可再出現今日的事情!”楚飛揚抬眼看了看始終沒有動靜的三樓,冷聲對清理場地的侍衛命令道!

  “相爺,那些黑衣人!”此時,此次被派出護送海恬的禁衛軍副統領開口詢問!

  “窮寇莫追,小心他們調虎離山!”楚飛揚留下這句話,便轉身朝著三樓而去!

  “太子當真是膽大心細!”房內的齊靖元在外麵這麽大的動靜中,竟能夠靜心閱讀著手中的兵書,讓看到這一幕的楚飛揚笑的越發的燦爛!

  “楚相這是何意?本宮當真是不明白!”微微放下兵書,齊靖元抬起陰鷙的雙目看向直接擅闖自己客房的楚飛揚,眼中含著濃烈的殺氣!

  “太子此舉,怕是在試探我們帶了多少人,以及這些人的身手如何吧!”而楚飛揚卻是麵如春風,絲毫沒有被麵前之人的凶惡之象所嚇到!

  “哦?楚相為何會有此判斷?”看著楚飛揚說出這番話來,齊靖元眼中倒是浮現了一絲興趣,雙目緊緊的盯著楚飛揚,看他如何解釋!

  楚飛揚則是徑自走到桌邊,在齊靖元對麵坐下,隨即老謀深算的開口“威武將軍隻怕隻是太子堂而皇之進入京都的理由吧!真正牽製住太子的,隻怕是另有其人!”

  聞言,齊靖元卻是笑了,大笑之後眼中的殺氣卻是鋪天蓋地的席卷而來,絲毫沒有隱藏的朝著楚飛揚衝了過去!

  而楚飛揚卻是徑自執起桌上的茶壺,為自己斟滿一杯熱茶,淺淺抿了一口,這才緩緩開口“看來本相的分析是全對!”

  雲千夢這一覺則是睡到辰時,待她睜開雙眸時,外麵天色已是大白!

  “慕春!”嗓子有些幹渴,雲千夢輕聲喚了慕春一句,便見小丫頭立即端著茶盞坐到床邊,扶著雲千夢坐起身,在雲千夢喝水時在她的肩上披了件夾襖!

  “素服都準備好了?我怎麽睡了這麽久?”把茶盞交給慕春,雲千夢隨即便下了床,徑自走到銅盆前洗漱著!

  “小姐昨兒個累了,奴婢們便沒有叫醒小姐!小姐這是要立刻前去文府嗎?”放下茶盞,慕春把早已備好的素服拿出來放在桌上,自己則是伺候著雲千夢梳洗完畢,為她一件件套上冬日的素服,口中還不停的說著“聽咱們府中的丫頭們議論,昨兒個夜中便有不少人家前去文府吊喪呢!”

  聞言雲千夢並未開口,那樣的人家,自然是多得別人一些尊重的,這也不是什麽稀罕的事情!

  見穿好素服,慕春又給雲千夢梳了一個簡單的發髻,挑了幾支樣式簡單的銀簪插在發間,戴上一對白潤圓珠耳墜,便算是裝扮結束!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