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33

,經過一番調整,此時楚潔早已是平靜多了,見雲千夢正在淨手洗去手上的血漬,楚潔雙目微睜,不可置信的看向雲千夢!

“楚小姐請放心,隻需過了這兩日,二夫人清醒過來,那便沒事了!”聶懷遠向那貼身丫頭交代了一些注意的事項,便收拾好藥箱回答著楚潔的問題!

“也就是說,我娘不會死了?”楚潔臉上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樣,盡管雙眼通紅,卻也難掩眼底的開心!

而聶懷遠卻是謹慎的搖了搖頭,客觀的開口“這兩日極其的凶險,二夫人的身旁斷不能少了守夜的人,若是發現二夫人發燒,盡量用冷帕子覆在她的額頭為其降溫,斷不可隨便喂食食物和參湯!”

見聶懷遠把該說的都已經說明白了,雲千夢朝他點了點頭,再次看了眼另一名大夫,沉聲道“二娘的性命安危就交給你了!”

“是!”那大夫被雲千夢身上所散發出的冷氣所威懾住,便立即彎腰應道!尤其聶懷遠方才已是把所有的事項都交代清楚,他隻需注意這二夫人近兩日的病情變化便可,如此想來,那大夫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幸而二夫人沒事,否則大人定會責罰自己!

“既如此,我們也就不再叨擾!若二夫人醒來,還請楚夫人知會我們,定當上門親自拜謝!”聽到大夫如此說道,兩位文夫人暫時放下心來,兩人同時站起身,麵色稍稍平緩的看向雲千夢!

“二娘醒來,夢兒定會派人知會夫人們!我送二位出門!”說著,雲千夢便領著兩人往外走去!

見到她們出來,楚培與楚輕揚同時站了起來,而雲千夢則是留下聶懷遠向兩人解釋謝氏的傷勢,自己則是送著兩人離開王府!

隻是,剛送了兩人上了馬車,雲千夢便見楚飛揚帶著聶懷遠大步流星的走出王府,路過她身旁時不著痕跡的牽起她的手登上了相府的馬車!

“查出什麽了嗎?”見楚飛揚一言不發的坐在馬車中,隻是緊緊的握著她的手,雲千夢開口問道!

“習凜早已通知了京兆尹,此時京兆尹已是派人前去現場!”楚飛揚看著雲千夢緩緩開口!

聞言,雲千夢不解的抬眼看向楚飛揚,卻見自家夫君嘴角掛著一抹漫不經心的淺笑,心中頓時明白!

想來楚飛揚的人早已是在現場檢查過一番,之所以通知京兆尹,一來這是他的管轄範圍,二來便是讓那幕後之人認為楚家認定這次的意外隻是普通的打劫,讓對方放鬆警惕!

而自己今日命人救活了謝氏,楚培與楚飛揚父子之間的隔閡也並非讓那幕後黑手如願的加深,想必一次刺殺不成,那人定還會派出第二次,一次能夠做的天衣無縫,但並不代表每次都能夠如此,遲早會有露出馬腳的一日!

“隻不過,習凜來報,曾說那幫盜匪藏身之處曾經有過打鬥的痕跡!想必是一方打贏了另一方,這才獨占了那地頭!”說到此處,楚飛揚目若寒星,散發出陣陣寒意!

而雲千夢則是陷入沉思,若是她的猜測沒有出錯,想必那被打敗的一方,怕是楚培的人手!

難怪方才見到楚培時他神色凝重,隻怕不僅僅是因為兒子妻子身受重傷,還有自己的人竟悄無聲息的被別人給滅口的原因吧!

“這倒是越發的好玩了,夫君,沒想到咱們家也成了眾人眼中的香餑餑,竟然一個個都把算盤打到了我們的頭上!”斜斜的靠在楚飛揚的懷中,雲千夢語氣慵懶的開口,半眯的美目中帶著狡黠與讓人心顫的寒意!

而此時車外竟傳來一陣吵嚷之聲,與街市的熱鬧迥然不同,似是女子與男子之間的爭論聲!

“出了何事?”楚飛揚緊摟著閉目養神的雲千夢,低聲問著車外的侍衛!

“回相爺,是一名女子攔住了刑部尚書的去路,兩人似乎在爭論著什麽!”

聽到‘刑部尚書’四字,雲千夢半眯的眸子微微睜開,坐直身子掀開車簾,果真見到表哥牽著自己的坐騎被一名少女攔住了去路!

那少女明目皓齒、神情豐富多彩、身材更是玲瓏有致,此時正指著曲長卿說著什麽,而自己那向來寡言的表哥卻是抿緊雙唇冷目盯著那少女,不管她說什麽均是沒有做出回應!

“咱們下去看看吧!”看那少女已是叉腰,雲千夢心頭暗歎口氣,總不能讓自己的表哥吃虧吧!況且曲長卿本就不擅長應對女子,若是任由那女子這麽說下去,表哥的顏麵往哪擱?

而楚飛揚亦是收起方才的心思,精明的雙目透過車簾看向外麵的情景,隨即點了下頭,便扶著雲千夢一同走下馬車!

“你這人怎麽這麽奇怪?半天都不說一句話!你可知你方才可是撞壞了我竹籃中的雞蛋!”兩人走近那被人圍起來的小圈子,便聽到少女的嗓音如叮咚泉水般流淌了出來,聽之絕對不像在與人爭吵,倒是像唱戲文般悅耳!

“我已道歉,且承若賠償,姑娘何必得理不饒人!”此時曲長卿甚是頭疼的開口,想不到他堂堂刑部尚書,竟也會遇到這麽蠻不講理的丫頭,他的道歉收下,可硬是不要銀兩!

“你這人真是好笑,別拿你的臭錢侮辱人!我這雞蛋可是娘親養大的母雞孵出來的,這可是帶給哥哥的,你裏麵的情義,豈是你那幾個臭錢能夠買到的?看你穿的人模人樣的,卻不想竟完全不懂人情世故,真真是可惜了你的相貌!”那少女纖細的手指指著被撞翻在地打碎了的雞蛋,麵色氣憤的開口!

這讓原本想向前為曲長卿解圍的雲千夢頓時收住了腳步,拉著楚飛揚站在人群中看著麵前的兩人,隻覺那少女甚是可愛,而曲長卿臉上的不耐更是打破了他往日那冰封的表情,百年難得一見,雲千夢自然是要好好的欣賞!

楚飛揚豈能不明白雲千夢的小心思,嘴角含笑的陪她立於人群中,雙手把她圍在自己的身邊,不讓旁人有機會碰到雲千夢,亦是麵帶淺笑的看著曲長卿已經開始變色的臉!

“姑娘莫要得寸進尺!即便是心意,你就該好好的保護著,為何要在官道上邊走邊玩?今日幸而是遇到了我,若是擋住了宮中的馬車,你必死無疑!”刁民!這是曲長卿腦中此時浮現出的最多的詞語!

明明是這丫頭自己不怕死的蹦蹦跳跳的走在官道上,被撞又怎能怪別人,現在倒好,她竟把所有的責任推到了自己的身上,讓曲長卿也絲毫不給她一個女兒家麵子的開始反駁!

“想不到表哥竟有這樣的口才!這麽快便找到了突破口!”聽著曲長卿的話,雲千夢讚同的點了點頭,想起一年前那被元慶舟追趕著跑上官道的女子,那時候若不是自己與季舒雨攔著,那瞿公公定是會命小太監活活打死那女子!

楚飛揚卻是但笑不語,曲長卿若真是草包,自己又怎會把他放在身邊啟用?沒有腦子的人上了戰場,除了死就再也沒有其他的出路!

“你!你憑什麽以權壓人?難道百姓的性命就這麽不值錢嗎?周圍的叔叔伯伯、嬸子婆婆、姐姐妹妹們,你們可都是看到了,我一個孤苦的小丫頭進京為哥哥送點娘親準備的雞蛋,不但被這惡霸給打破,竟還被他欺負,這可是天子腳下,豈容你這般的目無王法?”那丫頭竟一改方才的氣勢淩人,小鳥依人的雙眼通紅,一手捏著帕子低低的哭訴道!

隻不過,這京中的人或多或少也是知道曲長卿此人的,也有不少人見過曲長卿,加上曲長卿為官清廉、輔國公府更是每年都會周濟百姓,對於這小姑娘的指控,竟是沒有一人出來討伐曲長卿,更有甚者覺得無聊,人群漸漸的散了開!

“咦?”那小丫頭見自己的哭訴指控沒有得到響應,一時迷茫的抬起了頭來,卻見麵前男子的身後立著一雙眩目耀眼的男女,此時兩人正含笑的盯著自己,讓她少女隻覺自己如被看穿一般,心頭微微一顫!

“玉兒?”此時,遠處傳來一聲急切的呼聲!

那少女聽到熟悉的聲音立即轉身,看著奔過來的人用力的揮著手,脆聲回應著“哥哥!”

而其餘三人看到那跑過來的人,眼中均是顯出詫異之色!

“下官見過楚相、夫人、曲大人!”而走近三人的寒澈亦是看清了麵前的人,立即恭敬的行禮道!

“哥哥?”那少女不解的看著自己的哥哥,隨後帶著恍然大悟的轉向麵前的三人,心中猛然咯噔一聲,又掃了眼地上被打碎的雞蛋,心頭一時矛盾了起來!

曲長卿卻是沒有多餘的時間浪費在小事上,轉身發現楚飛揚與雲千夢直直的盯著他,便立即出聲告辭,飛身上了馬背朝著刑部的衙門奔去!

“想不到寒大人竟有如此活潑可愛的妹妹!”見曲長卿跑了,雲千夢隻能把注意力放在寒澈的身上!

“小妹自小頑劣,若是衝撞了相爺與夫人,還請二位海涵!”寒澈謹慎的回道,與其妹方才的天真爛漫可真是截然不同!

“寒大人客氣了!隻是與寒小姐有誤會的,卻是我的表哥!既然今日是寒大人兄妹團聚的日子,我們便不打擾了!”再次看了那擰眉的寒小姐,雲千夢含笑著登上了馬車!

元宵佳節,因為謝氏身受重傷,楚潔等人均是沒有進宮參宴!

還未到夜晚,長街上便掛起了各色各樣的燈籠,放眼看去,長街已是一片燈的海洋!

楚飛揚與夏侯族長一早便同時進宮上朝,過了晌午,雲千夢便與夏侯安兒一同登上馬車,往皇宮的方向前去!

“想不到京都竟這樣的繁華!表嫂,你快看,那隻兔子燈可真是可愛!”夏侯安兒性子也是個活潑的,此時夏侯族長又不在她身邊看著,便見她越發的開心了,恨不能下車逛上一圈再去皇宮!

雲千夢嘴角含笑的拉著她坐下,耐心的開口“若是乞巧節,這花燈可是隻多不少,在綠黛河上放燈,更是讓人終身難忘的美景!”

聽著雲千夢的解說,夏侯安兒吞了吞口水,兩眼放光道“果真如此嗎?洛城雖然也有燈會,可比不得京都這麽大,整條街上都是花燈!況且每次出門,爺爺與爹爹都會派人跟著,當真是無趣極了!”

見她這般模樣,雲千夢隻能搖頭笑了笑,隨後把入宮後應注意的事項,一一說給夏侯安兒,讓她牢記於心,免得屆時衝撞了宮中那些貴人!

隻不過,湊巧的是,進入內宮剛下了馬車,雲千夢便見季舒雨與曲妃卿扶著穀老太君同時走下馬車,便立即領著夏侯安兒前去請安!

“夢兒,這邊是飛揚的表妹?”相較於楚潔等人,曲妃卿對夏侯安兒的印象更好一些!

聞言,雲千夢點點頭,笑著為雙方做介紹,而夏侯安兒此時則是收斂了身上的散漫,拿出了夏侯族公主的模樣,謙虛的朝著穀老太君及季舒雨行了禮!

“楚夫人,我們娘娘有請!”這是,一名麵生的小太監走了過來,低聲在雲千夢的耳邊說道!

低頭打量了這小太監一眼,雲千夢眼露疑惑,若是太後有請,隻會派瞿公公前來,且有外祖母在場,瞿公公怕也不會明目張膽的請走自己!

“不知你家娘娘是?”不是太後,那又會是誰?

那小太監早已料到雲千夢不會立即跟自己走,便伸出自己的右手往上一番,一塊寫有‘容’字的玉牌赫然印入雲千夢的眼簾!

“我又怎能信你是她身邊的人?”隻看了那玉牌一眼,雲千夢便轉開目光,眼中微光清冷的開口!

“娘娘說,想親自謝夫人那日的馨口臘梅!”那小太監見雲千夢竟如此的警惕,便立即把隻有寥寥幾人知曉的事情說了出口!

第一百四十四章

聞言,雲千夢一記冷光射向那小太監,但見他神色依舊,並未因為自己突然看向他是的淩厲而慌了神色,雲千夢漸漸收回目光,嘴角重新染上一抹淺笑,對曲妃卿開口“表姐,安兒就拜托表姐多加照拂,我去去就回!”

穀老太君三人均是麵帶憂色的看著雲千夢,曲妃卿拉過雲千夢,隔開那小太監小聲開口問道“到底出了何事?這小太監是哪個宮的?”

方才那玉牌被小太監握在手心之中,隻是瞧瞧的給雲千夢看了一眼,因此穀老太君等人均是不知道前來邀請雲千夢的是哪一宮的主子!

而雲千夢卻隻是淺笑一對,給麵前臉色擔憂的三人一個放心的笑容,淡然道“外祖母放心,娘娘隻是請夢兒過去喝杯茶,一會便回!況且,不一會宮宴便要開始,也耽擱不了多少時辰!”

說完,雲千夢走到夏侯安兒麵前,把她牽到曲妃卿的麵前,溫和道“安兒,這是表姐曲妃卿,你先隨表姐進宮,我一會便回來!”

說完,雲千夢拍了拍夏侯安兒的手,便隨那小太監坐進一頂普通的宮中軟轎中,那小太監微微抬頭掃了穀老太君等人一眼,便命人抬起軟轎,朝著深宮之中走去!

雲千夢則是坐在轎中整理著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平日容貴妃與自己一個在宮中一個在宮外,而自己又並非皇族中人,若是容貴妃冒然的宣自己進宮,以容家的財力加上楚家的兵力,隻怕會惹人非議猜測,屆時定會為兩家惹來殺身之禍!

而容雲鶴畢竟是男子,雖與容貴妃為親姐弟,但畢竟男女有別,加上後宮之中均是女子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