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33節

  “海王爺難道忘記了,曲長卿曾任兵部侍郎,那韓少勉過去自然是討教問題!至於寒澈嘛,本相方才倒是看到,似乎是被韓少勉拉過去充數的!畢竟,端王可是韓侍郎的親姑父,寒澈出身寒門又初入朝中理事,自然是不能得罪人的!”楚飛揚此時淡淡的開口,看向海王的眼中夾雜著淺淺的冷意,方才海王的話中可還是把輔國公府給牽扯了進來,無非便是想讓江沐辰更加的憎恨曲長卿等人,這樣的老謀深算當真是讓人畏懼!

  而楚飛揚不等海王回話,便又緊接著開口“聽說今日皇上留下海王一家,免得王爺來回奔波,也是體恤和順公主即將遠嫁,這才讓公主與海王府親人多些相處的時間!可見皇上終究還是看重王爺的!”

  殊不知,聽到這話的齊靖元卻是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似是帶著一絲不屑,又仿佛是在嘲笑玉乾帝的大費周章,那雙充滿陰鷙的眸子在今晚終於第一次轉向端坐在對麵席間的海恬,眼中的冷意殺氣毫不掩飾的便朝著那滿眼不甘的海恬的撲去,讓快速反應過來的海恬驚出了一身的冷汗,不由得抓緊海王妃的手,帶著身上泛起的寒意顫聲道“母妃,我當真是不想去北齊!”

  海王妃沒想到到了這個節骨眼上,海恬竟心生退意,便立即拉過她的手,用力的握在自己的雙手中,以能抓痛海恬的力道緊握著,隨後帶著一絲殘忍道“恬兒,你發什麽瘋!你難道想毀了你大哥?你看看這幾次出席宮宴,你父王的身邊帶著的是誰,難道你就不為你大哥擔心嗎?如今那海沉溪已是海郡王,若再被他奪走你大哥的世子之位,就連母妃恐怕也活不過第二天!你可知你這一句‘不想去’害死的不止是母妃與你大哥,怕是將來在海王府,也不會有你的立足之地,更別提嫁一個如意郎君了!想想海琳那小賤人的下場,難道你想跟她一樣?還是說你做好被那賤人恥笑的準備?”

  海恬隻覺此時雙手被握得發疼,可卻仍舊不及方才齊靖元的目光讓她心感恐懼!

  隻是海王妃的分析亦是有理,讓她一時間陷入矛盾之中,麵色慘白如雪、神色間的冷傲已漸漸被剝離,徒留一張迷茫的容顏……

  ‘砰砰……’遠處的廢殿之中在子時到來時頓時響起一陣煙花爆竹之聲,所有人紛紛停住了手上的動作抬頭看向那落雪的夜空,隻見那漆黑的夜色下正緩緩綻放著五彩繽紛的煙花,那耀眼的色彩在黑暗下彰顯著它的絢麗!

  宮宴結束回到楚相府,已是近寅時,想著明日還要送海恬出城,雲千夢與楚飛揚便簡單的洗漱了一番上床小憩片刻!

  隻是不知是今日神經太過緊繃還是早已過了睡意,雲千夢卻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瞪著頭頂上方黑暗中的帳頂,有些難受的輕蹙起了眉頭!

  “怎麽了?”察覺到身邊人的異樣,楚飛揚伸手把她拉進懷中,輕吻了下她散發著清香的發絲,低低的問著!

  “沒什麽,隻是過了睡覺的時辰,現在倒是不困了!你睡吧,明日還要早起!”明日楚飛揚與辰王海郡王一同代替玉乾帝送海恬出城,而雙方早已是約定了地點交換人質,即便此時雲千夢心中有事,也不會在此刻說出來,免得楚飛揚分心,在明日的事情出了差錯!

  楚飛揚豈會感受不到雲千夢的用心,便也不再多問,擁著她緩緩閉上雙目,心中卻是把明日的事情又再一次的過濾了一遍!

  翌日卯時,楚飛揚便起身,雲千夢身為內命婦,自然也是要早早的去宮門口列隊送海恬,見楚飛揚已經起來,便也緊跟著坐起身,拿過一旁的衣衫快速的穿在身上!

  “還早,你再躺一會!我先去宮中與皇上商量些事情,這才早起的!現在外麵天寒地凍的,小心著涼!”看著雲千夢一夜未睡顯得有些憔悴,楚飛揚係腰帶的手微微一頓,立即走到床邊按著她的肩頭想讓她再睡一會!

  可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此時若是睡過去了,隻怕會誤了時辰,屆時指不定又要掀起怎樣的風言風語!

  見楚飛揚衣襟還未翻好,雲千夢輕輕一笑,伸出雙手輕柔的替他整理好,隨即又命他站好,親自替他係好腰帶,這才從上至下的檢查了一番,最後才點了點頭“可以了!”

  見雲千夢這般細心,楚飛揚心中頓時升起一抹怨氣,明明是大年初一,偏偏還要為了不相幹的人忙於公事,家中明明有嬌妻相伴,卻隻能心中惦記著!

  尤其此時雲千夢嘴角噙著的那抹淺笑,更是牽動了楚飛揚的心,長臂快速的探出,待雲千夢反應過來時,身子已經被楚飛揚攬在懷中,自己微冷的雙唇緊接著便被兩片溫柔且帶有霸氣的薄唇吻住,帶著一絲戀戀不舍,楚飛揚仿若怎麽也吻不夠一般的想把她揉碎了吃進肚中,半餉才微微的拉開兩人的距離,低聲的保證道“忙完這事,我便有好幾日可以休息,屆時便可在家好好的陪你!”

  而雲千夢則是窩在他的懷中點了點頭,目光不由得看向外麵已經蒙蒙發亮,便伸手推了推楚飛揚,輕聲道“快去吧!別誤了時辰!”

  說著,雲千夢拿過一旁早已備好的大氅,親自替楚飛揚披好,這才看著他離開!

  “昨兒個回來的那般晚,定是沒有睡好!小姐怎麽不多睡會?瞧您的臉色都有些憔悴了!”候在外間的慕春等人見楚飛揚離開,這才端著洗漱用具走了進來,見雲千夢已是穿好了夾襖,便立即放下手中的東西,取出內命婦的朝服為雲千夢換上!

  “傻丫頭,今天這樣的日子,又有幾個人能夠睡好的?”昨兒個自己還小眯了片刻,隻怕那宮中的海恬則是整夜無眠吧!

  背井離鄉可不是說出來這麽容易!況且海恬還是隻身一人嫁入北齊的皇宮,將來則是要以一人之力麵對整個北齊的皇宮,更別提齊靖元又是個心狠手辣的主,隻怕這將來的日子,當真沒有外人看到的這般光鮮亮麗!

  待收拾好,已是過了一刻鍾,想著進宮還需要一段路程,慕春便讓迎夏裝了些早膳在食盒中,幾個丫頭一同陪著雲千夢坐上早已備好的馬車中,往皇宮奔去!

  由於是新年,街上幾乎不見人影,想必百姓們均在家中過年,就連昨天下了一夜的雪也沒有人清理,車輪滾過厚厚的積雪,發出一聲聲碾壓的聲響,雲千夢則是抬手掀開車簾,一股冷氣頓時撲麵而來,雖刺骨的寒冷卻讓雲千夢精神一陣,倒也不似方才那般疲倦了!

  “小姐,用些早膳吧!一會還要在外麵站上好一會子呢!”慕春貼心的在雲千夢的胸口披上一件小坎肩,免得用膳時不小心掉落在朝服上,隨後把手中的粥碗遞給雲千夢!

  “不了,喝粥容易腹脹,就用些糕點吧!”看著那湯湯水水的米粥,雲千夢退回慕春手中,徑自用筷子夾起食盒中還冒著熱氣的小籠包,蘸了些陳醋吃就了起來!

  慕春一聽雲千夢的話,方覺有理,便放下粥碗,把各種小菜夾到雲千夢麵前的小碟中!

  用完早膳,雲千夢再次漱口,去掉口中的味道,再次檢查了自己的裝容,這才斜靠在身後的軟墊上閉目養神!

  “夫人,皇宮到了!”不知過了多久,外麵駕車的習凜則低聲開口提醒,雲千夢緩緩睜開雙眼,似乎聽到一陣陣低低的議論聲,便挑開車簾,卻見此時內宮之中早已是到了不少的內命婦,眾人站在寒風中,麵色蒼白的等著海恬的到來,隻是看那樣子卻是十分的不耐煩,時不時便與旁邊的人交頭接耳一番,似是在抱怨著什麽!

  “你們便在車內候著吧!”姿態優雅的走下馬車,雲千夢吩咐這慕春幾人,自己則是朝著人群走去!

  與眾位夫人一一見禮後,雲千夢走向隊伍的最前方,隻是,以她太過年輕的麵容卻站在了大部分中年內命婦的前頭,卻還是會引起旁人的側目與非議!

  “真是好命,嫁給楚相,今日可是出盡風頭了!”一名三品官員的夫人極小聲的開口,看向雲千夢的眼中滿是羨慕!

  想她的夫君年長楚飛揚二十歲,如今卻也隻是個從四品的祭酒,而此生怕是無望能夠進入內閣,怎能不讓她氣惱!

  “嗬嗬,夫人何必羨慕她?隻怪自家的夫君不爭氣,想想楚相是何人,十幾歲便征戰沙場,這樣的能耐,又豈是平凡人能夠做到的?”此時,蘇啟的正妻走了過來,看著雲千夢的背影冷笑著,若不是楚飛揚在其中使壞,他們蘇家何以淪落至此,如今沒了大哥的相互協助,夫君的漕運使亦是做的小心翼翼,惟恐會被人抓住把柄,這段時間家中進賬更是少了許多,一度的吃穿用度便緊張了起來,讓那些個姨娘天天在夫君的麵前告她的狀,真是氣死人了!

  周圍的夫人們見是蘇家的人,便立即紛紛閉上了嘴,畢竟蘇源的事情才過去幾天,她們哪裏敢跟這樣的人家過多的接觸,否則回家後自個的夫君還不對她們蹬鼻子上臉,越發的寵愛那些後進門的騷蹄子!

  雲千夢一路走到季舒雨的身後,兩人相視一笑,便按照誥命依次站好,等候皇家的人出來!

  而此時,站在最前頭的一名中年美婦卻是引起了雲千夢的注意,隻見她背脊挺直、身姿高雅,雖沒有看到她的正麵,可僅僅從背影看來,便也知是身份高貴、教養極好之人,尤其那一身正妃的朝服更是彰顯著她讓人欽羨的地位!

  “舅母,那是?”輕輕扯了扯季舒雨的衣袖,雲千夢小聲的問著季舒雨!

  而季舒雨則是順著雲千夢的目光看去,頓時笑了笑,解說道“那是端王的正妃!她是端王的第二位正妃,可是位厲害的人物!夢兒怎麽突然問起她了?”

  雲千夢則是淡笑著回道“隻是覺得她有些與眾不同!隻是以往的宴席上,卻鮮少見到這位端王妃呀!”

  季舒雨回頭見雲千夢眼中閃著好奇,眼底不由得浮現一絲寵愛,這丫頭雖說嫁人了,可還是個小孩兒的心性,見到生人也會產生好奇心,便耐心的解釋著“這位端王妃可是係出名門,是當年太子少保的嫡女!隻是,她當年看上了已有家世的端王,少保愛女心切,不得已才把女兒嫁入端王府為側妃,直到後來原先的端王妃去世,她才被端王扶為正妃!”

  雲千夢細細的聽著季舒雨的解釋,心中不由得想起韓少勉來,昨日見韓少勉與端王之間的互動,隻覺端王對這個侄子倒是十分的關心“舅母,端王爺與昔日的韓正妃感情可好?與韓府的關係又如何?”

  昨兒個天色晚了,加上禦花園中既有垂簾又有落雪,中間還有舞女,讓雲千夢一時有些看不清端王的五官,便旁敲側擊著!

  “倒是伉儷情深!否則端王不會在正妃去世後三年,才扶正這位端王妃!至於與韓府的關係倒也是近幾年才熱絡了起來!之前端王府中盛傳韓王妃與端王感情破裂,也不知是真是假!你這孩子,今日怎就竟打聽這些了?有這心思想這些,倒不如快快為楚相生個一男半女的,也讓我們高興高興!”見雲千夢目光淡淡的看著端王妃的背影,季舒雨輕敲了敲她的小腦袋,笑著開口!

  而雲千夢則隻是笑了笑,隨即轉移話題道“怎麽著也要等表哥與表姐成親之後!不知外祖母與舅舅舅母可有在為表哥表姐物色人選了?”

  說道此時,季舒雨則是微微一歎,柔和的眉眼間也不由得浮上一層愁緒,不用開口,雲千夢卻也知道她心中所擔憂的,見後麵傳來鍾鼓之聲,便趕緊開口“開始了!”

  方才還顯得有些淩亂的隊伍,因為玉乾帝等人的出來,眾人紛紛站好候在一旁!

  海恬一身紅妝被兩名宮中的嬤嬤給攙扶了出來,身上大紅嫁衣上用金絲線繡成的鳳凰栩栩如生,讓在場大部分女眷紛紛露出羨慕卻又惋惜的眼神!

  隻可惜她此時頭上蒙著蓋頭並未看到,否則隻怕海恬早已是氣的滿麵漲紅!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