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32節

  “楚潔?”看著麵前那桃粉色的身影,雲千夢明眸半眯,略帶驚訝的眼底藏著極冷的寒氣,隻是口氣卻輕柔卻含著淡淡的探究,似乎在等著楚潔的解釋!

  “大嫂!”楚潔好不容易站穩了身子,有些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隨即轉向雲千夢,眼中含笑著喊了一聲!

  “潔兒怎麽跑來偏殿了?二娘若是在禦花園找不到你,怕是要著急了!”見曲妃卿自紅柱後走了出來,雲千夢恢複了以往淡然的表情,隱下心頭的不悅淡淡的開口!

  “是啊,楚小姐擅自離席,隻怕楚夫人會著急的!”此時,看到方才那躲在門口的人是楚潔,曲妃卿與雲千夢對視一眼,也跟著緩緩開口,隻是心中卻不由得佩服雲千夢的敏銳,若不是她方才在瞬間發現異樣,隻怕她們的對話均是落在了楚潔的耳中!

  隻不過,楚潔聽著她們的話卻隻是調皮的笑了,隨後走上前挽住雲千夢的手臂,撒嬌道“娘親此刻正與各位夫人聊天,我又不認識那些小姐,與她們著實沒有話可說,真是無趣!又見大嫂與曲姐姐離席,便跟著過來了,還未進門便被大嫂嚇了一跳!”

  雲千夢嘴角含笑的聽著她的解釋,卻並未對她的行為做出評論,隻是抬手拍了拍那挽住自己手臂的手,淺淺的開口“既然來了,就與我們一同坐會吧!你曲姐姐是覺著外麵有些冷,才進來取暖的!你若是不嫌這邊悶,便陪著我們,一會再回席間,免得讓二娘著急!”

  說著,雲千夢轉麵遞給曲妃卿一個眼神,兩人心領神會,帶著楚潔落座在最近的座位上!

  “向來參加第一次宮宴的人均會覺得宮宴有趣,如楚小姐這般覺著無趣的,我還是第一次見著!”口中有些酒氣,曲妃卿則親自為二人倒了杯熱茶,端起自己麵前的輕輕抿了一口,這才緩緩開口,帶著一抹深意的問著!

  而楚潔則是向她道了聲謝,接過茶盞,隨即笑著開口“曲姐姐有所不知,我素來便不愛參加這些宴會,以往在幽州,各府中有宴會,我也是找著借口躲開了!倒不如坐在這裏,陪著大嫂由於曲姐姐聊天,來的更加的自在一些!”

  看著她毫無偽裝的模樣,雲千夢輕輕的滑動著碗蓋,淺笑著對曲妃卿開口“還有更有趣的,公公與二娘來到京都那日,眾人均是疲憊的回各自房中歇息,唯獨這丫頭領著兩位謝表妹在楚王府的花園閑逛,絲毫不見疲態,可見她當真是個好動的,半點拘束也受不得!隻是不知將來誰有這個福氣能夠娶到她,想必定是婆家的開心果!”

  說著,雲千夢抬手輕輕點了點楚潔的額頭,語氣中帶著促狹的笑意!

  被雲千夢這樣一說,楚潔麵頰頓時一紅,帶著幾分嬌羞道“大嫂就愛取笑人!潔兒還小,自然要承歡父母膝下,哪有那麽快便出嫁的?”

  看著她這番含羞的模樣,曲妃卿眼露驚訝道“楚小姐這般的羞赧,不會是真有心上人了吧!若果真如此,不如說來我們聽聽,如若是咱們京都的公子,我與夢兒也可給些意見!”

  “哎呀,怎麽曲姐姐也跟著大嫂取笑潔兒了?潔兒剛來京都,這幾日又均是呆在王府中,又怎會有機會見到外男,即便是今日的宮宴,亦是有垂簾擋著,豈能自己私定終身,讓旁人看不起,您說是不是,曲姐姐!”

  說著,楚潔抬起含笑的眼看向曲妃卿,眼中無一例外的便是一片笑意,隻是落在曲妃卿的眼中,也甚是紮眼,似乎方才楚潔的話意有所指,帶著其他的意思!

  “想不到楚小姐竟是這般謹記身份的人,這樣看來,倒顯得我們小人心態了!還請楚小姐莫要介懷呀!”緊接著,曲妃卿便接上一句,話中點明楚潔的身份,即便她也是楚家的嫡女,即便謝氏是楚培的正室,可謝氏畢竟是填房,有些東西不是他們能夠肖想的,亦不是他們能都沾手的!

  自從楚培一家入京以來,穀老太君便時常與兒子媳婦議論此事,曲妃卿跟在一旁自然是明白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加上雲千夢與她交好,她自然是不能讓屬於雲千夢的東西落入旁人的手中,便趁著這個機會開口說道!

  畢竟,雲千夢自始至終都要叫楚培為公公,稱謝氏為二娘,有些話,自雲千夢的口中說出便是大逆不道,而從她的口中說出,最多不過是各府小姐之間的口舌之爭罷了!

  楚潔則是坦然的一笑,並未去深究曲妃卿話中的意思,仿若真沒有聽出裏麵所含的深意,隻是好奇的問著雲千夢“大嫂方才是如何得知我站在門口的?方才我正要推開那木門,卻不想它自己倒是動了,嚇得我一時不察,差點便跌進大殿!”

  雲千夢見楚潔起了疑心,便放下手中撥弄著的碗蓋,似真似假的開口“還不是你這丫頭藏了太多的臘梅在袖中,還未走進偏殿,那香氣便飄了進來!我與表姐本想逗你玩兒的,卻不想害得你差點摔倒,便也沒了興致!不知方才可有傷到?”

  說著,雲千夢便拉起楚潔,輕輕的轉動著她的身子細細的檢查著!

  “大嫂,我沒事!”楚潔則是笑嘻嘻的在雲千夢的麵前轉了一圈,頓時恍然大悟道“難怪方才見曲姐姐從那紅柱後走出,嫂子又是躲在門口!幸而我沒有站穩,否則豈不上當了?”

  說完,楚潔自己倒是先笑了起來,笑聲如銀鈴一般回蕩在靜謐的偏殿中,帶著一絲甜膩的氣息!

  “咱們也該回去了,否則二娘見不著你,可真要著急了!”喝完一盞茶,雲千夢緩緩的站起身,看了看外麵的天色,這才發現此時天空則是愈發的陰沉黑暗,想必這場大雪不會這麽快便停!

  “是!”雲千夢既然已起身,其他二人自然也是跟著起來,三人走進禦花園時,院內一片歡歌笑語,眾人忙著欣賞歌舞敬酒寒暄,倒也沒人發現她們方才悄悄的離席!

  楚飛揚看著雲千夢重回席間,原本含著疏離的眼底緩緩浮上一抹暖笑,這才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江沐辰則也是看著緩緩坐下的雲千夢,見她進入禦花園後的第一眼便是看向楚飛揚,那捏著酒杯的手頓時青筋爆出,用力的收回自己看向她的目光,滿心的怒氣無處發泄,仰頭便喝光了手中的美酒!

  “王爺這是怎麽了?似乎與宮中的美酒有仇似的!即便您愛酒,也不是這麽個喝法!顯得暴殄天物!”江沐辰與楚飛揚相鄰而坐,對於江沐辰的一舉一動,楚飛揚自然是心中有數!

  此時見辰王隻顧低頭喝著悶酒,楚飛揚便‘好心’的提醒著,隨後那修長的右手則拿起桌上的玉壺,動作優雅的為自己斟滿一杯,兩隻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的端起麵前的酒杯,嘴角含笑似是十分享受的慢慢飲下了杯中的美酒,那半眯的星目更是折射出點點笑意,似是對口中香醇的美酒十分的滿意!

  “楚相如今可是娶得嬌妻,官場得意,難怪有這番閑情雅致細細品酒!當真是讓我們羨慕不已!”此時海王卻插話進來,精明的雙目掃向麵色冷沉的辰王,接著開口“不過,辰王也是不遑多讓,據說王爺的側妃亦是傾國傾城,不知為何沒有出席今日的宮宴?”

  海王的話落在旁人的耳中則是再正常不過的問候,可到了江沐辰的耳中,卻成了赤果果的羞辱!

  隻要一想起那日在楚飛揚手中所受的折辱,江沐辰心頭的怒意便不可抑止的湧了上來,尤其方才看到楚飛揚與雲千夢之間深情款款的互動,更是刺激到江沐辰,隻覺麵前的楚飛揚比以往更加的礙眼,若是沒有此人的存在,雲千夢即便是插翅,也是飛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聽著海王狀似無心的話,楚飛揚徑自勾唇淡雅一笑,隨即品著杯中的美酒,並未參與到他們的對話中,那淺笑的眸子早已是越過禦花園中的篝火看向對麵的雲千夢,見她低頭正與曲妃卿說著些什麽,那眼中閃爍的聰慧與嘴角噙著的淡笑,無一不再向世人展示著她的自信與獨有的魅力,一時間竟讓楚飛揚看得有些恍惚閃神,隻盼著這無聊的宮宴盡快結束,免得他如此幹坐著!

  “海王與海郡王似乎對本王的側妃十分好奇,今日已是第二次提起她了!”辰王冷哼一聲,如冰的視線自楚飛揚的臉上掃向海王,嘴角裂出一抹極冷的笑容,與禦花園中此刻熱鬧的場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辰王說笑了!本王隻是有些遺憾沒有參加王爺與楚相的婚禮!若不是本王雙腿不便,也不會錯過兩場精彩的婚禮!據說楚相大婚之時,王爺可是親自去楚王府道喜的!而王爺大婚之時,楚相更是千裏迢迢自洛城趕了回來!兩位這樣的好交情,在這朝中可不多見啊!”海全今日一改往日沉默謹慎的模樣,風趣幽默的講述著他從外人口中聽到的一些事情,卻讓楚飛揚漸漸收回了看向雲千夢的視線,而辰王眼中的寒意卻是越發的濃重了!

  “這原本便隻是本相自己的終身大事,豈能勞煩王爺親自跑一趟?尤其,辰王此次娶的還隻是側妃,這側妃之位可是有兩個,將來辰王再娶,海王爺豈不是還要再登門!況且,出了側妃,還有正妃,以此算來,海王爺單單是因為賀喜,便要前去辰王府三次之多,王爺身子不是向來不好嗎?又豈能這樣的奔波勞累,若是累垮了,想必太子這個女婿也是會心疼的!太子若心情不好再次攻打西楚,那王爺豈不成了西楚的罪人?所以辰王爺這才沒有通知海王,這也是為了王爺與西楚的百姓著想!”楚飛揚唯恐天下不亂,不但譏諷了辰王,又把齊靖元給拉了進來,更是威脅著海王,一番話,幾乎把所有掌權者繞了進來,一個也沒有逃過他的算計!

  語畢,他卻是沒事人一般的繼續品酒觀舞,一副恬然自得的模樣,似乎方才說出那番犀利言辭之人並非是他一般!

  “楚相此言差矣,父王本隻想表達同僚之間的相互關心,卻不想被楚相給誤會了!太子雖是我父王的女婿,可太子向來心係北齊的百姓,又豈會因為父王多跑幾趟喜宴便大動幹戈?且這次太子前來便是為了西楚與北齊兩國的安定,娶小妹更是對西楚的承諾,又豈會自毀信諾,為了這樣的小事而發起戰爭!楚相實在是多慮了!”這時,海沉溪笑著開口!

  他心思細膩不下於楚飛揚,雖參政時間較短,但海王這些年的親自教導以及在海王府與海王妃等人的較量,亦是鍛煉出了他敏捷的思維與伶俐的口舌,更是在第一時間反駁了楚飛揚的話,輕鬆的擋回了楚飛揚方才拋出的高帽子!

  “既如此,王爺也不必時刻把成親一事掛在嘴邊!幾次三番的提起,難道是在暗示本王禮數不周?”而江沐辰卻是破天荒的沒有針對楚飛揚,反而是對著海王父子冷笑著!

  畢竟,方才是海王首先提起此事,且從海王的話中便已是聽出,對於那日所發生的事情,他定是了如指掌,否則又豈會說出那番話來?這般明顯的嘲笑若江沐辰聽不出來,那他這些年的宮廷生活也就白過了!

  況且,關於雲千夢,這是他與楚飛揚之間的事情,江沐辰可不希望海全也橫插一腳,需知此人心機深沉,又善於察言觀測伺機以動,若是被他發現了什麽,隻怕均會成為他手中的利劍!

  而始終麵色陰沉的齊靖元卻是一言不發的聽著這幾人之間的爭鋒相對,並未開口為海王說項,亦沒有充當和事佬!

  畢竟,齊靖元並非西楚的子民,盡管將會娶海恬為太子妃,他依舊是北齊的太子,對於西楚內部的爭鬥,他沒有興趣參與,但卻也沒有絕對的抽身,隻是冷眼旁觀,細細的觀察著哪一方的實力最強!

  “據聞科舉考試期間有一家客棧發生火災,王爺為了安撫考生,便把幸存的考生接入辰王府!此等義舉,當真是讓本王佩服!”若是三言兩語便能激起海王怒目而視,想必海王府也不會屹立在陽明山上,此時隻見他雲淡風輕的轉移話題,隱含精銳的眸子淡掃不遠處向曲長卿敬酒的寒澈,緩緩開口說道!

  “本王食朝廷的俸祿,自然是要為朝廷辦事!相信海王若看到當時的情景,也會如此!”江沐辰豈會沒有發現寒澈的舉動,隻是見海王絲毫不放鬆的提起,他的麵色微微冷了幾分,語氣卻頗具有大義!

  “隻是本王不解,那武舉的韓狀元乃是王爺選出,而文舉的寒狀元則又受惠於王爺,怎麽這兩人均是去敬曲尚書的酒,倒是把王爺晾在一邊,當真是稀奇!亦或是他們覺得王爺的身份高不可攀,不敢前來敬酒?”海全話裏話外包裹著無數層的意思,一來挑撥韓少勉寒澈與江沐辰之間的關係,點出那兩人不識好歹忘恩負義!

  二來,卻是說那兩人看不上辰王,輔國公府乃四大家族,身份地位並不低於辰王,可那兩人卻寧願去敬曲長卿的酒也不願過來,可見這並非辰王高不可攀,而是人家那兩人心中另有打算!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