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28

“夢兒,到了!”耳邊依舊是楚飛揚輕柔的聲音,隨後雲千夢被抱下了馬背!

隻見他們已是來到了山頂,與四處高聳入雲霄的山脈想必,他們腳下的這座山的確是不出眾,但從這山頂看向四周,視野卻是極其的寬闊,那通向西南洛城的方向上更是沒有任何的阻擋,煙霧繚繞的山頂沁著極冷的寒氣,放眼看去,山頂鋪著一層厚厚的白雪,隻是那白雪之中卻赫然樹立著一塊墓碑!

楚飛揚已是取下馬背上的包袱,牽著雲千夢的手緩緩走向那墓碑,隨後便見他把手中的包袱放在雪地上,伸手輕輕的拂去墓碑上覆蓋著的白雪,漸漸的露出墓碑上雕刻的字跡來!

墓碑是用大理石所做,上麵卻隻是簡單的寫著‘楚飛揚之母--夏侯盈之墓!’

莫說是提及自己的丈夫,就連生辰也沒有刻上去,隻怕這是夏侯盈心中鬱結所在,丈夫一去不回頭,而她身邊除了兒子再無旁人,因此才狠心舍棄所有!

楚飛揚看眼兀自發愣的雲千夢,心知有些事情需要她自己消化,便打開身旁的包袱,拿出裏麵的祭品擺在墓前,又拿出一束幹花小心的放在墓碑旁,隨即雙膝跪地,恭敬的朝墓碑磕了三個頭,雙目帶著遺憾的直盯著墓碑上的‘夏侯盈’三字!

一雙小手輕柔的搭在楚飛揚的肩頭,見他帶著孩童般茫然的抬頭看向自己,雲千夢溫婉一笑,淺聲提醒“也該讓我給娘親磕頭了!”

一個拚死生下楚飛揚的女子,不管她生前心中藏著多少的怨恨,但至少她是愛自己的孩子的,是她給了楚飛揚生命,讓自己能夠遇到這樣優秀的他,雲千夢對於夏侯盈自然是發自內心的尊重的!

而楚飛揚一時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若不是雲千夢提醒,還真是沒有想起今日帶她來的目的!

雙腿稍一用力便站起身,扶著雲千夢跪在墓前,楚飛揚帶著一絲羞赧,有些生硬的開口“娘親,這是夢兒,您的兒媳,兒子帶她來看您了!”

聽著楚飛揚的解說,雲千夢心中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沒想到所向披靡的楚相也有別扭的一刻,便嘴角含笑的清淺開口“兒媳千夢拜見娘親!娘親且放心,兒媳定會好生照顧保護夫君!”

說完,雲千夢恭恭敬敬的朝著那墓碑磕了三個頭,隨即被楚飛揚給扶了起來!

“夢兒,豈有讓娘子保護夫君的?你方才是不是說錯了?”對於雲千夢的措辭,楚飛揚當真是斤斤計較,隻見他挑起一邊濃眉,眼神中更是帶著危險的氣息!

隻是這副能夠嚇到旁人的表情,在雲千夢的麵前卻是絲毫也不管用,隻見她雙腳微跺,小臉立即轉向墓碑,委屈的開口“娘,夫君欺負我!”

楚飛揚本還等著雲千夢的反駁,卻不想古靈精怪她竟告起自己的狀來,打得楚飛揚一個措手不及,頓時利用武力把她拉進懷中,轉過那憤憤不平的小臉,嚴肅道“不準打擾娘親休息!”

頓時,雲千夢眼底閃過錯愕,這楚飛揚竟是跟著自己胡鬧,還說的這般義正言辭,果真是狐狸一枚!

“夫君的意思是,妾身打擾了娘親的休息?夫君可知,婆媳關係不合便是這麽被你給挑起來的!”胡攪蠻纏誰不會,隻怕這回要輪到楚飛揚頭痛了!

果真,見雲千夢說著這樣的話來,楚飛揚眼底浮上不解疑惑,正要反問,卻見雲千夢眼中閃著得意的笑意,便暫且放過她,替她拉攏好披風,隨即看向那墓碑,道別“娘,我們先回去了!”

語畢,突然就抱著雲千夢直接飛身上了馬背!

雲千夢毫無準備,突然雙腳離地,身子便漂浮在半空中,本能的便伸出雙手環住楚飛揚的脖頸,不讓自己掉下去,卻發現那漂亮的薄唇竟該死的壞心的揚起,頓時明白這是楚飛揚在報方才的仇!

雲千夢眼中噴火,心底卻冷靜,二話不說便鬆開了雙手,嚇得楚飛揚頓時張開另一隻手臂緊攬住她的腰身,待兩人均是落座在馬背上,這才低頭瞪向雲千夢,無聲的責備著她的大膽!

而雲千夢卻是毫不躲閃的揚起一抹勝利的笑容,隨即以防楚飛揚偷襲的閉目養神!

楚飛揚看著她唇角那抹得意洋洋的淺笑,寵溺的搖了搖頭,這是不肯落一點下風,可惡的丫頭,卻又是牽動了他整顆心,讓他打不得、罵不得,還得寵著她!

認命的微歎口氣,楚飛揚長臂環住雲千夢的身子,拉住韁繩夾緊馬腹,兩人共乘一騎的朝著山下走去!

寒風刮過臉龐,讓人的腦袋瞬間便冷靜了下來,想到之前宮宴上曲妃卿對自己的提醒,雲千夢低聲開口“飛揚,謝氏家族與南尋國有何關係?表姐告知我,謝家可是幽州第一世家,更是掌握著與南尋國通商的要徑,父親之後為何又會娶了商人之女?”

在雲千夢心中並無士農工商之間的高低貴賤之分,隻是古代對於階級的劃分卻是極其的嚴苛的,商人永遠是最低等的行業,否則西楚第一首富容家,又豈會在已出了兩名貴妃的情況下,依舊被京中各大家族所排擠!

而以楚王的精明加上被他培養成人的楚飛揚的睿智,雲千夢自然相信楚培亦是一個有謀略的人,卻不明白他為何會娶了謝氏!難道隻是為了讓楚王難看而做出的報複?

提到謝氏,楚飛揚卻並未立即回答雲千夢的問題,摟在她腰間的手微微縮緊,半餉耳邊才響起楚飛揚清冷微寒的嗓音“西楚貴族食用的香米,便是南尋國通過謝家進貢給西楚的!此米種唯有在南尋國那樣的土壤中才能培植出來,在貴族中也是頗受歡迎!而南尋國國主身體向來羸弱,膝下也僅有一位公主和一位小皇子,加上南尋國土麵積狹小,他們自然是要向西楚示弱!”

“既如此,玉乾帝為何不派兵攻下南尋國,而隻是讓他們依附於西楚!難道他不怕將來南尋實力壯大威脅西楚?”再誠心的依附,也沒有把它變為自己的領土來的讓人放心!

盡管雲千夢並不讚成戰爭,但有時候,武力的確是解決事情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否則將來南尋壯大,威脅的隻怕是西楚的邊陲安危!

聽著雲千夢的疑問,楚飛揚笑了笑,腦中卻是頓時印出南尋國的地圖,一一解釋著“南尋國易守難攻,玉乾二年,皇上曾派虎威將軍帶領二十萬大軍攻向南尋,卻是折損了十六萬人,最後帶著四萬人倉皇的退回了西楚的邊界!可想而知南尋地理位置的複雜!你方才說南尋與西楚通商唯有幽州這一條途徑,其實,進入南尋國,亦是隻有那一條途徑,且那條道路處於山穀之中,他們隻需在兩旁是山上埋伏偷襲,我們的軍隊可是一點的反擊能力也沒有!況且如今北齊強盛隱有超過西楚的趨勢,若是此刻抽調大批軍隊進攻南尋,隻怕北齊會趁虛而入,屆時西楚涼麵受敵,處境可就危險了!至於謝氏,則是在娘親過逝三年後嫁給父親的,據說是為了讓父親為娘親守喪,才在十八歲的高齡嫁給父親!”

聽到此處,雲千夢想著謝氏的八麵玲瓏以及能夠替楚培做主的模樣,心中有些明了,在古代為了一個男子守孝而苦等三年,從十五歲及笄的大好年華等到十八歲,這謝淑怡果真是個有魄力有膽量的人,若不是下了賭注,有誰家小姐會做出這樣的犧牲,且不論那被等的男子是否心儀於她,三年之間的變數太大,她就不怕楚培中途看上了別的女子?

而楚飛揚的分析則是合情合理,雖說南尋國與北齊之間有西楚相隔,但難保兩國不會秘密接洽,屆時來個雙麵夾擊,那西楚可就真正的危險了!

且那齊靖元又是個十分厲害的人物,心狠手辣不說又善於揣測人心調兵遣將,這樣的人物當真是讓人頭痛!

可再厲害的人,隻怕也是會有弱點的,不知自己的發現可算不算得上是齊靖元的弱點!

微微側過身,雲千夢在楚飛揚滿眼的希冀之下拉下他的頭,卻隻是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語畢便睜大美目盯著楚飛揚的表情!

可事實證明,楚飛揚亦沒有讓她失望,那微挑的眉梢、眼底的讚揚,均是告訴雲千夢,她之前的猜測均是正確的!

“他實在是太過大膽了!”更是拿人命當作兒戲,雲千夢輕蹙眉暗道!

一隻手扳過雲千夢凝眉思索的俏臉,委屈道“我也很大膽,當初為了探望你潛入相府,你可知我是冒著多大的危險嗎?”

看著突然印入眼簾的俊顏,雲千夢心頭既想發怒又想發笑,楚飛揚竟還有臉說,當時若是被人發現,自己的清譽可就全毀了,蘇青蘇源等人,是斷不會放過自己的!

看出雲千夢眼底暗藏的怒意,楚飛揚則是掀起披風上的帽子,結結實實的包住了雲千夢的頭臉!

隨即輕喝一聲‘駕’,那原本悠閑散步的馬兒瞬間便衝了出去……

“哎呀,你們可算是回來了!”馬兒還未收住蹄子,馬背上的兩人便聽到一道可憐兮兮的聲音在楚相府的門口響起!

雲千夢掀起帽簷看去,之間楚王竟是坐在楚相府的大門口,雙手托腮的看著他們二人!

楚飛揚看著這樣丟人現眼的楚王,麵色頓時陰沉了下來,抱著雲千夢下了馬背,便牽著她直接走向楚相府的大門,再也不去理會明明可以自由進出楚相府,卻非要坐在大門口的老頭!

“喂!臭小子,你給我停住!你什麽意思,居然給我臉色看!我在王府天天看你那死人老子的臉色也就算了,憑什麽你也給偶臉色看?我是哪點對不住你了?”見楚相府的大門即將在自己麵前關上,楚王立即身受敏捷的跳進大門,指著楚飛揚的背影吼道!

本就憋了一肚子的氣,想來看看他可愛的孫媳,卻不想人居然不在相府,那他就坐在門口等吧,可等了半天、挨了半天的凍,給他的卻是張凍死人的臉,這能不讓楚王暴跳如雷嗎?

楚飛揚一路走著,楚王一路吼著,卻見楚飛揚在夢馨小築的院門口停住腳,帶著冷笑的轉身,反問道“又不是我請您老來的!”

“你……”楚南山頓時捂著心口說不出話來……

雲千夢輕扯楚飛揚的衣袖,隨即笑著開口“爺爺快進去坐吧,等了半日定是凍著了!孫媳晚膳做人參雞湯給爺爺好好的補一補!”

昨日楚王便提到了人參雞湯,今日便迫不及待的趕來了,隻是他時運不濟,卻與楚飛揚麵對麵的碰上了!

說完,雲千夢便領著迎出園子的慕春等人向小廚房走去!

楚飛揚見雲千夢離開,腳下的步子卻是轉變了方向,往書房走去,楚南山見狀則是立即跟上,隻是那泛著亮光的眸子在看向楚飛揚的後背時,卻時不時的會露出幽怨的光芒!

“你方才帶夢兒去看你娘了?”認命的為孫子關上書房的門,楚南山一本正經的問著!

“爺爺,你可以去做包打聽了,這差事十分的適合你!”總是被楚王猜到自己的行蹤,讓楚飛揚眉頭緊皺,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而楚王卻是聳聳肩頭,隨即坐在書房內的太師椅上,自己斟了一杯熱茶,大口的喝光了茶盞中的茶水,這才再次開口“你每年都會獨自上山,今年卻是帶走了夢兒,顯然是帶她去了你娘的墓地!這樣顯而易見的事情,即便是笨蛋也能猜到,你心裏又何必不爽呢!”

“那爺爺今日前來,僅僅是為了一鍋參雞湯嗎?”手指輕敲著桌麵,楚飛揚看著楚王一臉八卦的模樣,聲音冷然道!

看出孫子眼中的鄙視,楚南山頓時坐直身子,表情嚴肅道“你爺爺我是那麽嘴饞的人嗎?隻不過是想你們了,便順道過來看看!而夢丫頭又這般的孝順,爺爺自然是不能拂了她的一片孝心!看著文太師仙逝,不得不感歎自己年紀大了,與你們相處的日子也越發的短暫了!可文太師卻有那麽多孝順的孫子,本王一共才兩個孫子,一個自小在幽州長大感情自然不深,還有一個一手拉扯大,卻是個狠心的!看來看去,還是文太師有福氣,也難怪文攜如今成了太子少師!想來今日早朝時,你已經見過文攜了吧!”

楚飛揚冷睨楚王一眼,見他兜兜轉轉的說了這麽多,最後一句才說道了重點上,便凝重道“現在是朝廷用人之際,皇上自然是會啟用以往的一些重臣,否則他的身邊沒有扶持的人,辰王與海王又豈會放過這樣的機會?文家世代 ,文太師更是聞名天下,是所有儒生所崇拜的大儒,拉攏這樣的人家勢在必行,而文家孫輩之中,最有才氣的則是老二文狄,但此次皇上卻把太子少師一職給了文攜,隻怕他看中並非文攜的學識!”

雖說文家人多是有骨氣清傲之人,但也不免會出現一些向往官場的孫輩!

相較於文狄的清心寡欲,一心撲在書本之上的專心,文攜則更加的八麵玲瓏適合官場,且這樣的人有野心有貪心,心中有自己想要的東西,這對於帝王而言,卻是更好駕馭的!

無欲則剛這句話對於文狄而言則是最適合不過,卻也是讓玉乾帝拋棄名氣更大的文狄而選擇文攜的重要原因!

聽著孫子的分析,楚南山少有的點了點頭表示讚同,隨即帶著一絲深沉,緩緩的開口“飛揚,你可知你父親此次回來的目的!”

聞言,楚飛揚眼底劃過一絲冷笑,薄唇微微的揚起勾勒出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