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26

對於謝氏的擅作主張,楚培雖然臉色依舊肅穆,卻不見絲毫不耐,仿若這些事情由謝氏打理是天經地義之事,倒是能夠看出這位二娘在楚培心中是很有分量的!

雲千夢則是彎唇一笑,有禮的回道“豈有公婆進門不留用膳的?還請公公與二娘賞這個臉麵!”

說著,雲千夢便要吩咐米嬤嬤下去準備今晚的晚上,卻見上官嬤嬤恭敬的走了進來,朝正廳中的眾人福了福身,這才看著雲千夢開口“夫人,文家的二夫人前來拜見夫人!”

聽著上官嬤嬤的稟報,雲千夢的目光似有若無的掃向廳內做客的這幾人,心中漸漸有些明了他們今日前來楚相府的原因!

而不等雲千夢開口,楚培與楚輕揚同時起身,隻聽見楚輕揚有禮開口“既然嫂嫂有女客,那二弟便與父親先回王府!”

說著,楚輕揚便與楚培一同離開了正廳,而謝氏與謝家姐妹則是端坐在正廳之中笑著對上官嬤嬤開口“還請嬤嬤把文二夫人請進正廳,莫要怠慢了貴客!”

上官嬤嬤聽謝氏如此說道,卻並未立即轉身離去,而是看了眼雲千夢,見她點頭,這才退下請人!

“待那二夫人回去,夢兒便隨二娘一同前去王府用膳!前些日子,我差人來請了多次,你這孩子就是太拘禮,今兒個可是再也不會讓你逃掉!”謝氏的話說的合情合理,若是單純點的人,定會認為她是因為關心雲千夢而特意留下來的!

而雲千夢則是但笑不語,端起茶盞潤了潤喉,目光不禁瞟向身旁坐著的謝家姐妹,隻見兩人自自己進入正廳後,除了問候那一聲外均是沉默不語,與她們姑姑的活躍完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倒是讓人心生好奇!

半盞茶不到,便見正廳厚實的棉布門簾被人挑起,那文二夫人一身素淡的走了進來,隻是在見到廳中坐著的謝氏時,眼底迅速的劃過一絲詫異,隨即溫和的笑道“不想楚二夫人也在此,今日是我唐突了!”

“二夫人何出此言?您可是我們請也請不來的貴客呢!”雲千夢笑著起身迎向文家的二夫人,隻覺她典雅有禮,是京中貴婦中少有的讓人看著便身心舒服的女子!

“今日母親本要與我同來,隻是爺爺方去世不久,母親熱孝在身,不便前來,便差我過來一趟,感謝楚夫人那日登門吊喪!”文二夫人笑著開口,在提及文太師時,眼底不免的流露出一抹哀傷,讓人也不由得跟著傷感了起來!

“逝者已矣,夫人還是注意自個的身子,莫要悲傷過度!”雲千夢引著文二夫人落座,丫頭們則是眼明手快的上了熱茶與茶點,隨即無聲的退了出去!

聽著雲千夢的寬慰,那文二夫人則是淡淡一笑,隨即開口“多謝楚夫人!”

“有二夫人這般溫柔的母親,想必二夫人的公子小姐定也是知書達理,孝順父母的!”此時謝氏目光落在文二夫人的身上笑著開口!

“二夫人說笑了!犬子頑劣,至於女兒也是個淘氣的!可比不得二夫人家的楚小姐與二位謝小姐!想必楚小姐與謝小姐在幽州時便已是許配了人家了吧!”文二夫人則是搖頭否定了謝氏對自家兒女的誇讚,眼底有些無奈的閃過一絲無奈,但夾雜在那抹寵溺的眼神中,卻顯出她慈母的形象!

見文二夫人這般模樣,就連謝家兩姐妹已是掩嘴輕笑,謝氏更是笑的越發的親切,直開口道“我那潔兒亦是個調皮的!她若是有夢兒的一般,我也便沒有什麽可操心了!婉婉與媛媛倒是聽話乖巧的孩子,奈何家世差了些,想要尋得一個稱心如意的夫家,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那文二夫人則是想了下剛才進入楚相府時看到的人,便開口問道“方才我在相府門口看到一名身穿墨色錦衣的年輕公子騎在馬上,不知可是二夫人的公子?”

見文二夫人提及楚輕揚,謝氏眼中不免浮現為人母的驕傲與疼愛,立即點頭道“讓夫人見笑了,正是犬子!輕揚與他大哥比起來,可是差遠了,文不成武不就,真真是急死我了!若他有飛揚的十分之一,我便是燒高香了!”

這番話說的有些誇張,又帶著幾分打趣,逗得文二夫人也跟著笑了起來,回憶了下楚輕揚的容貌,隨即誇讚“二夫人過謙了,楚相自然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良相,可二公子生的天庭飽滿,一看也是難得的有誌男兒,將來前途定是不可限量!”

聽著文二夫人對自家兒子的讚美,謝氏心中自然是開心的,隻是麵上卻依舊保持著淺笑的模樣,倒是讓人覺得寵辱不驚,出口的話亦是越發的謙虛“夫人過獎了!我們在幽州倒是聽說京都的普國庵十分的靈驗,倒是想帶著這幾個孩子前去拜一拜!若是文二夫人不嫌棄,倒不如我們結伴而行,路上也多一些照應,更不會顯得無趣!”

雲千夢聽著謝氏的話,便知這謝氏定是有意結交文家,隻是如今看似文家得寵,但真正得勢的卻是文家大房,可從謝氏的態度以及今日這樣的巧遇看來,謝氏似乎對二房十分的熱情,這倒是讓人有些好奇!

畢竟,若楚培有心爭奪楚王一位,拉攏一個沒有官職在身的二房卻是沒有絲毫用處的,盡管二房的文狄在文學造詣上更甚其兄,但相較於此時身為太子少師的文攜而言,文狄確實顯得有些寡淡!

謝氏這葫蘆裏麵倒是賣的什麽藥,又或者,楚培心中到底是打得怎樣的算盤,倒是讓人覺得費解!

而此時,文二夫人在聽到謝氏的邀請後,卻沒有立即回話,而是細細的想了一番,這才回道“多謝夫人的相邀,隻不過此時,我還需回去與母親相商一番!過幾日再給二夫人答複,可好?”

見文二夫人如此回答,謝氏自然是欣然的點頭應下,隨即看向雲千夢,溫和的開口“夢兒也一同前去吧!拜一拜菩薩,爭取今年為楚相生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子!”

廳內眾人聽著謝氏的話均是笑了起來,雲千夢則是麵頰微紅道“二娘最會尋夢兒開心!近日夫君不在府內,夢兒還是呆在府中等夫君回來,免得屆時怠慢了夫君!”

三言兩語,雲千夢推掉了謝氏的邀請,想必在謝氏的心中,也是不樂意見到自己同行吧!

“楚夫人與楚相真是鶼鰈情深,讓人欣羨!”見雲千夢並不紮推的往人群中鑽,文二夫人對她的印象越發的好了起來,出口的讚歎亦是發自內心!

幾人又聊了幾句,見外麵天色漸漸黯淡了下來,文二夫人便起身告辭,而謝氏則是端起婆母的架子,硬是把雲千夢請上了楚王府的馬車!

而此時王府中一應的晚上早已是準備妥當,待雲千夢幾人前去時,楚王則早已坐在餐桌旁等著,而楚培、楚輕揚以及楚潔卻不在列!

“丫頭,快來坐下!”見到自己喜歡的孫媳,楚南山陰沉了許多天的臉上終於是顯出一朵花來,招手便讓雲千夢坐在自己的左手邊!

“見過爺爺!”而雲千夢則是快步走到楚王麵前行完禮,這才坐下!

“潔兒身子不好,兒媳便讓丫頭們把飯菜端進了她的房中,免得她來回的走動受了風寒!”謝氏朝著身旁的丫頭點了點頭,便見幾個丫頭捧著熱菜便走了進來,隨後小心的把手中的熱菜熱湯擺放在桌上!

而楚南山看著麵前這一桌子玲琅滿目的菜肴,卻不甚很有胃口,目光甚是可憐的轉向雲千夢,央求道“丫頭,飛揚此時又不在京都,改明兒,你給爺爺做上次那小子吃的參雞湯,可好?若是好吃,爺爺送你一樣寶貝!”

見楚南山說的這樣神神叨叨,雲千夢本能的想笑,為了一道參雞湯,楚王竟要送自己寶貝,當真是小孩兒的舉止!

隻是,見他時隔這麽久竟還記著那參雞湯,雲千夢倒是有些心疼,便笑著點了點頭!

此時謝氏正落座,見雲千夢點頭,也跟著笑道“王爺對夢兒可真是疼愛!”

話中有話,但卻又讓人挑不出什麽刺來,想來謝氏再表現的大度,但看著楚王對孫媳竟比孫子孫女還好,謝氏心中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舒服的吧!

一頓飯吃的極其的安靜,就連向來在雲千夢麵前說個不停的楚南山,在就餐期間亦是沒有說半個字,用完晚膳,謝氏命丫頭們撤了桌上的殘羹,淺笑的正要開口,卻被楚南山搶先“夢兒,天色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別累著!雖說北齊的人盡數退出了京都,但飛揚不在家,你素日在家也小心些,盡量少接待客人,免得出了差錯!”

聞言,雲千夢下意識的用眼角餘光看了謝氏一眼,卻發現她神色正常的端坐在一旁,仿若沒有聽出楚南山的弦外之音,臉上端著的淺笑始終是保持著同一個弧度,這般的功力,當真是讓人詫異!

“是,爺爺!孫媳告退!”隻不過,既然楚王為她找了杆子下,雲千夢自然是不能辜負了他的一番好心,朝著麵前的兩位長輩福了福身,便在丫頭們的伺候下登上了相府的馬車!

“小姐!”天色早已黑沉了下來,近日大雪初停,墨黑的天空中點綴著零星的幾顆繁星,倒也不失美感,隻是外麵的積雪初融,氣溫依舊低迷,讓慕春欣賞了一會外麵的景色,便嫌冷的放下了車簾!

“何事?”雲千夢則是在馬車路過長街時看到近日容雲鶴與自己剛開的新店鋪,隻是此時還未過元宵節,百姓們依舊沉浸在新年的喜慶之中,所有的店家便早早的打烊,長街上除了各家點亮的燈籠之外,鮮少見到行人在這寒冷的夜中走動!

“小姐不覺著二夫人笑起來有些假嗎?”慕春見自家小姐此時正盯著長街的景色看,便小聲的把自己心中的感覺說了出來“而且,今日老爺為何突然去咱們府上?而且還是帶著二少爺!若不是有二夫人與兩位謝小姐,這樣傳出去,必定對小姐的清譽有所損害!”

見慕春為自己打抱不平,雲千夢眼中浮上笑意,隨即淡淡的開口“他們此行的目的可不是來看我的!沒看到之後文家二夫人前來拜訪嗎?那才是他們的目標!”

慕春一聽,心中立即急了,著急的開口“那咱們豈不是給人當了踏腳石了?”

看著慕春滿目的焦急之色,雲千夢伸手點點她的小腦袋,這丫頭有時候就是不夠冷靜“所以方才爺爺便替我訓斥了二娘!不管她心中有何打算,以後也會有所收斂!”

而且從方才謝氏在楚王府的行事看來,儼然有一家主母的模樣,盡管伺候翁公是做人媳婦的責任,但她的一舉一動中卻帶著一絲的逾越之意,竟不等楚王開口讓楚潔在房中用膳,她便自行決定了,也難怪爺爺今日用膳時一言不發!

而方才在相府,謝氏力邀文二夫人的舉動,怕不止是拉近關係這麽簡單,故意讓文二夫人見到楚輕揚,又提及兒女的婚事,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這倒是讓雲千夢有些猜不透他們心中所想,畢竟,若想爭奪楚王之位,楚輕揚亦或者是楚潔,還是尋得一個有權勢的親家最為可靠,可謝氏卻總是把楚潔藏的緊緊的不讓人發現,卻是把謝家姐妹帶到公開的場合的舉動,亦是讓人不解!

“唉,相爺要是早點回來,小姐這才不用麵對這麽多的煩心事!”見雲千夢麵色嚴肅的沉思起來,迎夏在慕春耳邊低低的開口!

“嗯!”其他三個丫頭同時點頭!

夜色無邊,讓伺候的丫頭們退出內室,雲千夢洗漱幹淨後躺在錦被之中,手臂卻是微微張開,手心往下撫摸著楚飛揚躺過的另一邊,心頭縈繞的事情卻是始終有些放不下,直到後半夜這才勉強的闔上了雙眼,意識迷糊的睡了過去!

此時,內室一閃緊閉的木窗卻在這時被人撬開,隨即一道修長的身影無聲的落在了內室的地毯上,隻見那黑影躡手躡腳的關好木窗,隨後踩著極輕的步子快速的靠近床邊,修長潔白的手指微微挑開那重重放下的帷幔,看著裏麵睡著後依舊微皺眉頭的雲千夢,那黑影也不由得跟著皺起了眉頭!

除去身上的披風與外衣,那黑影快速的脫掉腳上的靴子,已平生最快的速度鑽進把沁著馨香的錦被之中,在一隻小手猛然揮向自己臉頰時敏捷的握在自己的手心中,隨後微一用力把此刻已經睜開眼,冷目射向他的雲千夢拉進了自己的懷中!

“裝神弄鬼!”卻不想,自己的妻子在看到久別的夫君後竟不是他早先設想好的投懷送抱,那帶著責備的話語,讓楚飛揚懲罰的低下了頭,拿自己下巴上新長的胡渣輕輕的磨蹭著雲千夢那吹彈可破的肌膚,口中帶著一絲凶狠的問道“想不想我,嗯?”

臉頰上傳來刺痛感,雲千夢立即抬手想推開胡鬧的楚飛揚,卻發現他黏人的功力越發的爐火純青,隻要逮著自己的手心便撅嘴親兩下,一時間讓雲千夢臉頰發疼、手心發癢,心中卻是大怒!

“想不想我,夢兒!”見雲千夢忙著放手他的進攻,朦朧的光線下,楚飛揚看到雲千夢因為掙紮而露在空氣中的粉色肚兜,那胸前飽滿的隆起讓他眼底頓時燃起一股烈火,身替前所未有的緊繃了起來,手心泛著驚人的熱度輕柔的抓住雲千夢在他麵前揮舞的小手,沙啞著嗓音再次問道!

即便是黑夜之中,雲千夢亦能感受到楚飛揚那灼熱的視線,沙啞的嗓音以及手腕上傳來的燙人的溫度,讓雲千夢抬眸準確的找到楚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