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22

爺與公公,還請二娘帶去夢兒的問候!”

說完,雲千夢微抬雙眸掃了謝家姐妹一眼,便起身與眾位夫人告辭,領著元冬與慕春踏出堂內,與文家的眾位夫人告別後,這才坐上自家的馬車!

“小姐,咱們現在是要回哪個相府?”慕春一直貼身護在雲千夢的身邊,自然是聽到方才二夫人的話!

“習凜,去雲相府!”看著馬車內放著的禮品,雲千夢不得不感歎謝氏的八麵玲瓏,隻怕自己的馬車剛到文府的門口,謝氏的人便已經提著東西走向馬車!

隻是,今日謝氏的舉動卻是勾起了雲千夢的好奇,在各大世家的麵前,豈有隻顧著介紹侄女而忽略親生女兒的道理?

“夫人,雲相府到了!”習凜駕車技術極好,總是能在最快的速度以最平穩的方式把人送到目的地,隻怕這也是楚飛揚把他留下的原因!

雲千夢則是讓幾個丫頭拎著各色的禮物走下馬車,雲相府的新管家見大小姐回來了,立即命人打開大門,迎著雲千夢走進相府!

“見過大小姐!”聞訊而來的柳含玉則是領著雲嫣在第一時間出現在雲千夢的麵前!

“父親呢?”雲千夢示意慕春等人把禮物交給管家,自己則是打量著柳含玉及雲嫣的氣色,見兩人均是過的不錯,便笑著開口問道!

“相爺方才從文府回來,此時正在書房換衣!大小姐可也是從文府回來的?”看著雲千夢一身華麗的衣裙,柳含玉有些不確定的問著!

雲千夢輕點頭,方才在馬車中,她已是換下了一身的素服,免得被人挑理!

“我去迎客廳,勞煩姨娘告知父親一聲!”說著,雲千夢朝著迎客廳的方向走去!

“啊……”而此時,一團白色的身影朝著雲千夢直直的衝了過來!

元冬立即閃身擋在雲千夢的身前,單手便把來人的手反背身後,讓那人動彈不得!

眾人看去,隻見柳含玉麵色突然難看了起來,指著跑過來的丫頭婆子便罵道“你們是怎麽看人的?為何讓二小姐隨便跑出風荷園?”

聽柳含玉這麽一提醒,雲千夢低頭看向那被元冬強壓著跪在地上的人,隻見她隻著白色的裏衣,雙腳赤果著便踩在冰冷的雪地上,此時她長發披散,淩亂的遮住了她的樣貌,若不是柳含玉提醒,自己還真是認不出雲若雪!

“奴婢知錯,請大小姐恕罪!”那跟著雲若雪的嬤嬤頓時跪了下來,渾身瑟瑟發抖的求饒著!

而雲若雪除了掙紮之外,口中竟如念經一般的嘟嘟囔囔,竟還想低頭去吃地上的白雪!

雲千夢見狀,皺眉看向那婆子,厲聲問道“二小姐這是怎麽了?”

那嬤嬤豈會料到向來與雲若雪不對盤的大小姐會突然關心起二小姐來,神情頓時一愣,隨即才開口“大小姐,二小姐她自從出了那事之後,便一直便是這樣了!”

那嬤嬤說話時眼神微閃,似有一記怨恨的目光射向依舊瘋瘋癲癲的雲若雪!

雲千夢把那嬤嬤的表情收於眼底,隨即看了映秋一眼,隻見映秋立即上前執起雲若雪的一手細細的把脈,半餉才放開雲若雪,垂眸回道“回夫人,二小姐一切正常,並非患了癲瘋之症!”

“還要繼續裝嗎?”雲千夢冷眸射向雲若雪的後背,聲音極寒道!

雲若雪仿若沒有聽到雲千夢的質問,依舊是玩得開心,而雲千夢卻也不著急,並未讓那嬤嬤起身,也沒有讓元冬放開雲若雪,隻是在元冬耳邊低語幾句,便帶著其他的丫頭朝著迎客廳走去……

雲玄之聽到管家來報雲千夢回府了,本要前去扶柳院的腳步頓時改變了方向,直直朝著迎客廳而去!

“女兒見過父親!”見雲玄之踏進迎客廳,雲千夢款款起身,行了一個極其標準的禮!

“快讓爹爹看看!”雲玄之倒是熱情的很,三兩步便走到了雲千夢的麵前,雙目含笑的打量著雲千夢一番,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氣色不錯,這樣爹爹便放心了!”

如今雲若雪出了那樣的事情,雲嫣在京都又毫無名氣,雲玄之自然是對雲千夢高看一眼,且楚培這次回來怕是也要留作京官,如此一來楚家的勢力更是增強了不少!

而聽著雲玄之如此開口的雲千夢卻是心中冷笑,自己前兩日沒有休息好,用膳也不固定,氣色何意稱得上好,可雲玄之卻是睜眼說瞎話,當真是讓人好笑!

“父親的氣色亦是甚好!這樣女兒在楚相府也能夠放心一些!隻是今日看到二妹,心中卻著實有些擔憂!”說著說著,雲千夢眼中的神色便黯淡了下來,似是十分擔憂雲若雪!

見雲千夢提到自己最不想聽到的名字,雲玄之眉頭微皺,眼中閃過一絲厭惡,沒好氣的坐下開口“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為父沒有把她趕出相府,已是顧念父女之情!”

“父親所言極是!隻是二妹也總不能養在相府之中,時日長了,難免遭人非議!父親倒不如物色個老實可靠的人,把二妹嫁出去!這樣她的後半生才能有依靠!”

“哦?夢兒可是有看中的人?”聽雲千夢這麽一提,雲玄之心中便活絡了起來,眼中帶著希望的看向雲千夢!

若是雲相府加上楚相府同時出麵,隻怕若雪還是能夠有些用處的!畢竟,有誰敢同時得罪左右兩名丞相,況且這之後還有一個楚王府!

雲千夢的目光則是淡掃門外,微微提高聲量“二妹如今已是這樣,嫁入公卿之家是斷沒有希望的!而一般的人家又是極其的重視女子的清白,隻怕,隻能委屈二妹做姨娘!畢竟,正室講究身家清白,但姨娘卻沒有這麽多的限製!亦或者,二妹嫁入平民之家,或許……”

“雲千夢,你這個賤人,我跟你沒完!”雲千夢的建議還未說完,便聽到門外傳來雲若雪的大罵之聲!

聽到雲若雪‘突然’恢複了正常,雲千夢眼中劃過一絲冷笑,而雲玄之臉上則是閃過一絲錯愕,隻怕他是做夢也沒有想到雲若雪此時竟在門外!

而還不等雲玄之回過神來,大門頓時被人撞開,雲若雪一身狼狽的衝了進來,舉起手便要打向雲千夢……

隨後便進來的元冬豈能看雲若雪那一巴掌打向雲千夢,在雲玄之眼睛的死角處微微的抬了抬腿,雲若雪頓時身體失去了重心,直直的往另一邊摔去,一手直接拍在了桌麵上,手上還扯著那錦緞桌布……

‘嘩啦啦……’桌上的茶壺茶盞頓時摔了一地,發出一陣陣刺耳的聲響,卻是讓雲玄之氣紅了臉,一手指著雲若雪半天說不出話來!

“父親息怒,二妹並非故意的!方才來的路上,夢兒便聽照顧二妹的嬤嬤提到,二妹如今精神異常,有些奇怪的舉動也是正常的!父親可不能生二妹的氣!”雲千夢讓元冬上前‘好心’的扶起雲若雪,自己則是安撫著雲玄之!

“你哪裏還有一點相府小姐的模樣?你以前的矜持都跑哪裏去了?居然衣衫不整的便跑出自己的閨房,你這樣的女兒,我真是要不起!”雲玄之順過起來,指著雲若雪的鼻子便大罵了起來!

近段日子以來,自己想著雲若雪遭受了那樣的侮辱,對於她許多出格的行為均是包容了,可今日她竟讓他在雲千夢的麵前丟盡了臉麵,看樣子,還是他太縱容若雪了,讓她越發的沒大沒小!

而雲若雪則是在聽到雲玄之的話後,麵色頓時慘白了起來,眼中的淚頓時落了下來,扯著嗓子便吼道“若不是這個賤人,我豈會變成如今這般的模樣?爹爹,我可是被辰王八抬大轎娶進辰王府的側妃,你怎可偏心這個賤人?娘在世的時候,你何曾這樣對過我?我不甘心……”

雲玄之本就在氣頭上,雲若雪卻又不怕死的提起蘇青,更是讓雲玄之怒不可赦,二話不說便是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隨後朝著柳含玉吼道“現在就找人把她嫁過去,為奴為妾均與雲相府無關,我這相府太小,養不起你!”

說著,雲玄之再也不看雲若雪,徑自轉過身平複著心頭的怒氣!

而雲若雪正要開口罵人,卻被元冬點了穴,隻能瞪著雲千夢,殊不知,對於自己不在意的人,雲千夢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上,隻是對於雲若雪,雲千夢心中卻是搖頭不已,若是她聰明點,就不會落得這般的田地,以雲玄之昔日對她的疼愛,即便是養著她一輩子,雲玄之亦是不會有怨言的,如今鬧得父女反目成仇,將來在婆家受了委屈也沒有人為她出氣!

看著雲若雪被強行拖了出去,雲千夢雙目清明,心中前所未有的冷靜!

北國風光,千裏冰封,萬裏雪飄……

越是往北前行,氣溫便越發的低迷,風霜中夾雜著細小的冰雹打在人的身上臉上,灼痛了人的肌膚,放眼望去,大江已是冰封多日,銀裝素裹之下的景色,帶著一股沁心的寒意!

齊靈兒與海恬坐在鳳輦之中尚可禦寒,而馬背上的人卻是連鬥笠也穿了起來,用於抵擋那落個不停的大雪!

“還有一日!”海沉溪計算著離京的日子,看著距離兩國邊界越來越近,便出聲提醒楚飛揚與江沐辰,隻是一開口便吃進一肚子的冷氣,口中冒出的白起形成一股煙霧,在他的眼前繚繞了一番漸漸消失在空中!

盡管海沉溪自小在氣溫較低的陽明山長大,但與此時的景色想必,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這一路走來,除了出京都的第一晚不安靜之外,之後卻再也沒有出現意外!

這讓三人心中越發的小心,惟恐還有更大的‘驚喜’等著他們!

“三位想必十分不適應我們北國的氣候吧!”此時,齊靖暄策馬走了過來,看著麵前一路上幾乎是一言不發的三人,眼中露出一絲嘲諷“想不到西楚的男兒竟如娘們似的嬌弱,當真是讓人深覺好笑!”

“前幾日大皇子沉默寡言,如今漸漸的靠近北齊,大皇子也越發的活躍了,看樣子大皇子的膽子也是北齊給的!”楚飛揚此時淡淡的開口,話中暗諷齊靖暄膽小如鼠,隻有在自己的國土上才敢開口說話!

“楚相真是巧舌如簧,難怪海郡王與辰王均不願與你說話!”齊靖暄豈能聽不出楚飛揚的冷嘲熱諷,看著麵前三人盡不相同的神色,便想挑起他們的內訌!

“大皇子此言差矣,男兒豈能像小女子那般閑話家常?看樣子大皇子與平常的男兒還是有些不同之處的!”此時,江沐辰冷淡的開口,眼中凝聚的冰霜比之北國的冰雪更加讓人心生寒意!

“本郡王倒是覺得大皇子與小女子不同!倒是與那已經嫁為人婦的婦人有些相似,那些婦人閑來無事便挑撥是非,真真是讓人生厭!”而海沉溪亦是不落後,陰鷙的雙目盯著齊靖暄那陰沉的臉色,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的開口!

“哼,三位倒是難得的齊心!隻是不知你們的齊心能夠維持多久!”齊靖暄看著挑撥不成竟激起這三人的同仇敵愾,心頭大怒,但此時還是西楚的國界,若自己做的太過破壞了兩國之間的協議,隻怕父皇反倒會把齊靖元的錯盡數的怪罪到他的頭上!

如此一想,齊靖暄突然夾緊馬腹朝著前麵奔去……

“哼!”三聲不屑的哼聲同時響起,而方才齊心合力的三人卻是目光分別看著三處不同的地方,繼續往前行走……

風沙一陣強過一陣,夾雜著冰雹、雪片直直的撲向所有人,而早有兩國的軍隊列隊候在兩國的邊界,等候著他們的到來……

------題外話------

偶被某人禍害的回了某人的家,悲催……

今日的留言明日回複,唉……

劇透:封王之日不遠鳥……大家踴躍的投票啊,偶知道乃們的手裏還藏著好多,最近都不乖,打屁屁!

最後,祝親愛的們端午節快樂,(*^__^*)嘻嘻!

第一百三十九章

“哼,到了咱們的地方,定讓他們有來無回!”齊靖寒等人自小便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對於現在所刮起的風雪絲毫沒有放在眼中,放到是覺著十分的舒服親切,三人目光如炬,早已是看到了遠方那高高舉起的兩國旗幟!

想著這段時日在西楚所受的侮辱,齊靖寒便恨不得把身後那三個態度囂張的男人給大卸八塊!

“十弟,你什麽時候才能變得冷靜理智一些?”齊靖元冷睨齊靖寒一眼,隨即雙目微眯的看向風雪中依舊顏色圖案依舊顯眼明顯的北齊旗幟,心中頓時有了計量,目光不由得射向一旁的齊靖暄,隻見對方嘴角含著冷笑的直視前方,絲毫沒有把他的警告放在眼中!

“不覺得奇怪嗎?條約之中,並未提及出動兩國的軍隊!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齊靖寒尚未弄清楚狀況,雙方簽訂條約時,他身為北齊的十皇子,自然是在場的,盡管當時對太子提出的這條條約十分的不解,但此時出現在違背條約的狀況,便更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這有何奇怪的!想必是有人想在父皇麵前立功,特意請旨讓父皇出兵迎接我們!”待看清了前方較小一些的軍旗後,齊靖元笑的更冷了!

經過齊靖元的點撥,齊靖寒順著他的目光往前看去,果真看到另一麵旗幟,隻見他麵色頓時一沉,滿臉不滿的瞪向齊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