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18節

  看著如此得意的雲易易,蘇淺月卻是突然大笑了起來,隨即帶著一絲得逞的囂張緩緩開口“雲易易,您當真以為那死囚會莫名的找上你?雖然我恨雲千夢,但不可否認,比之雲千夢,你實在是太過乏味可陳,沒有家世沒有樣貌,就連這身段也是幹癟的很,你以為那閱人無數的死囚會看上你這樣的賤人?告訴你,你不過是雲千夢的替身而已,是我吩咐那死囚好好的招待你們姐妹兩的,隻可惜當時雲千夢被救了出去,倒是便宜了你這個賤貨,讓你在有生之年嚐到了魚水之歡的樂趣!”

  “蘇淺月,你這個賤人……”如今聽到毀掉自己一生的竟然是蘇淺月這個賤人,雲易易隔著一條過道,便朝著狂笑不已的蘇淺月吼道,一張憔悴的小臉上寫滿了說不盡的怒意與恨意,恨不得立即便撲過去掐死張狂的蘇淺月!

  “別急,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可麵對雲易易的失控,蘇淺月卻是極其冷靜的繼續開口“你以為,麵對自己的敵人,我真會好心的給你們送吃的?說你傻,你還真是笨啊,那不過是一點小伎倆,沒有騙過雲千夢,倒是把你這個白癡給繞了進去!那糕點的確沒有毒,但卻放了一味春藥,單吃不會發作,但若是聞了我那天點的熏香,兩者相結合,隻怕會情欲大增,而且得不到男子的憐愛,那種痛苦的感覺是絕對不會消失的!難道你沒有發現,你與那死囚在合歡時是十分愉悅的嗎?雲易易,你可真是個從鄉下出來的白癡,這點小伎倆就能把你擺平,當真是侮辱了我!”

  蘇淺月眼底包裹著濃濃的嘲笑,雙唇一開一合的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看著那雲易易漸漸變得發狂發癲的麵孔,心中竟覺得十分的解氣舒服,想要讓她難過,雲易易的功力還差得遠了!

  而雲易易斷是沒有想到自己的一生竟會在蘇淺月這個賤人身上,一時間氣的滿麵漲紅,想著這些日子以來自己所受的苦,想著自己跪在地上懇求那死囚放過自己,但仍舊逃不過他非人的折磨,想著如今自己身上已沒有一處完整的肌膚,雲易易的雙目頓時暴紅,伸出雙手張開五指便想要去掐死麵前的蘇淺月,口中不停的罵著“賤人、賤人、賤人……”

  而蘇淺月則是好整以暇的欣賞著雲易易的怒火與恨意,既然自己已經如此落魄,那她便也不會讓別人好過,如此一想,蘇淺月嘴角的笑意更濃,放聲大笑的聽著雲易易癲狂一般的怒吼……

  隻是蘇淺月的得意之色還未盡顯,便見幾名女獄卒走了過來,二話不說便打開了牢房的大門,隨即便抓過蘇淺月!

  “幹什麽!你們這幫狗奴才,到底想敢什麽!”身上無力,但蘇淺月依舊奮力的掙紮著,卻始終是敵不過膀大腰圓的女獄卒,隻見那女獄卒輕鬆的單手便挾製住蘇淺月,而另一名女獄卒則是拿起手上的枷鎖便把掙紮不休的蘇淺月給拷了起來!

  看著自己肩上突然多出來的木質枷鎖,蘇淺月頓時瘋狂的大叫起來“快給本小姐拿走,你們這是想幹什麽?我爹是刑部尚書,你們都不想活了嗎?我蘇家與辰王府可是姻親的關係,你們現在如此的對我,難道就不怕滅九族嗎?賤人,快放開我……”

  可任憑蘇淺月嘶叫怒吼,那幾名女獄卒均是不理不睬,隻見一名女獄卒用力的推向蘇淺月的背後,讓隻顧著罵人的蘇淺月一個不差,腳下頓時一軟便直直的撲向麵前,跌爬在地,惹得原本滿身怒火的雲易易大笑不已“賤人,你也有今天,活該、活該!”

  而蘇淺月卻是被那枷鎖給磕掉了一顆門牙,痛的她滿眼頓時湧上淚水,卻是說不出話來,挪動著身子跌跌撞撞的站好,卻發現原本與自己同一個牢房的母親與祖母等人,均是被那幾名女獄卒拷上了枷鎖!

  “你們到底想幹什麽?我們乃官家女眷,豈能如此對待我們?我要麵聖!”這時,蘇家老太太發話了,雖帶著枷鎖,但她卻麵色沉靜,自有一股從大風大浪中淘過的鎮定!

  聽到老太太發話,蘇家的女眷如找到主心骨一般的向她靠攏了過來,紛紛麵色憤慨的瞪著麵前站著的幾名女獄卒!

  “還真把自己當一回事了!告訴你們,皇上剛剛下旨,蘇源貪墨受賄、虐待囚犯一案已經證實一切屬實,蘇源明日晌午便會推出午門斬首示眾,其子發配邊疆,家中女眷則盡數充軍!別在我們麵前擺出一副夫人小姐的模樣,你們現在可是連我們也不如!哼!帶走!”

  不等眾人從這個消息中反應過來,幾名女獄卒便推推桑桑的把所有人趕出牢房!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皇上弄錯了!曲長卿本來就與我蘇家有仇,他這是栽贓陷害,他汙蔑爹爹,帶我去見曲長卿,我倒要看看他到底還要被逼到怎樣的程度!”蘇淺月再次吼道,想到自己即將充軍,蘇淺月瞬間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麵色頃刻間便慘白了下來,哪裏還顧得上口中這點疼痛,扯著漏風的牙齒便朝著那幾名女獄卒大叫大嚷!

  ‘啪!’可回答她的卻是狠狠的一鞭子,隻見蘇淺月背後的囚服瞬間劃出一道血痕,耳邊則是響起那女獄卒罵罵咧咧的吼聲“都給老子安靜點,否則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好言好語的跟你們說話,你們倒是蹬鼻子上臉越發得意了,還想見大人,也不看看自己如今是個什麽東西,從現在開始,你們可不再是貴族,一個個都成奴籍了,還這麽囂張,小心再吃我一鞭子!”

  說著,那女獄卒便高高的舉起自己手中的鞭子,嚇得所有蘇府女眷身子一抖,不敢再有異議的拖著沉重的身子往外走去!

  “哈哈哈…蘇淺月,你個賤人,你也有今天,活該啊活該,這是你的報應…你們想幹什麽?滾開,快滾開……”雲易易趴在欄杆內看著蘇淺月的蠢像,笑的不能自已,可還未笑完,便見自己的牢門緊跟著也被打開,從外麵走進兩名女獄卒,二話不說便把最後一副枷鎖拷在了她的肩上!

  “雲易易,你不會忘記,今日是你流放的日子吧!”看著掙紮不休還咬了自己手臂一口的雲易易,那女獄卒揮起那肥厚的手掌便給了雲易易一巴掌,隨後猛地拽住她的頭發使勁的搖晃著雲易易的身子,最後用力的把雲易易的頭撞向木欄,頓時雲易易便頭破血流,奄奄一息的癱倒在地……

  “賤人,活該……”而看到這一幕的蘇淺月則是朝著雲易易狠狠的‘呸’了一聲,隨即心情大好的走出大牢!

  盡管楚培攜妻兒回了楚王府,但也僅僅隻是多了一口人而已,楚王府並未因為他們的到來而顯得十分的熱鬧!

  一下午的時光,楚飛揚與雲千夢均是待在楚飛揚的風墨齋中,楚飛揚處理著手上堆積的折子,而雲千夢則是從他的書架上挑了一本自己感興趣的兵器書癡癡的看著,書房內雖寂靜如夜,卻縈繞著點點溫情!

  楚飛揚時不時的抬頭看一眼坐在不遠處的雲千夢,見她目光專注的盯著書頁,便微微抿嘴一笑,直到批完最後一道折子,這才發現外麵的天色早已黯淡,而雲千夢仍舊如癡如醉的看著手上那本古籍,不由得讓楚飛揚搖了搖頭,悄聲的站起身,踩著腳下的羊毛地毯無聲的走到雲千夢的身後,彎腰低頭湊到她的右臉頰,出其不意的伸手抽走了她手中握著的書卷!

  雙手一時落空,雲千夢瞬間抬起頭來,卻見楚飛揚滿眼不讚同的盯著她,帶著些微的責備道“天色已暗,你居然不點燈便看書,仔細傷了眼睛!”

  說完,楚飛揚便合上了那本兵器書,隨手放在書架的最上端,讓雲千夢觸摸不到!

  而雲千夢則是惋惜的看著那本自己夠不到的書,心中念頭微轉,待改日等楚飛揚不在王府時,自己再過來閱讀!

  以往自己總是覺得這古代的冷兵器著實野蠻無趣,體己龐大不說,而且攜帶不易,最重要的是射程不遠,用起來也十分的繁瑣,就如那用在馬背上的九曲槍,若不鍛煉臂力,怕是連提著都覺得是一種負擔,哪裏有現代武器那般先進,不但便捷威力也大!

  可剛才看了那本兵器書,卻是讓雲千夢長了不少的見識,隻覺這古代的每一種兵器均是有它的用途的,且也不是每一件武器均是體積龐大,讓人無法負荷的!

  這倒是引起了雲千夢的興趣,不知不覺便跟著往下讀了,卻不想正看得津津有味,卻被這突然出現的程咬金給奪走了!

  雲千夢幽怨的掃了楚飛揚一眼,心頭暗自氣悶,可對方身長腿長的,饒是雲千夢身材亦是高挑,卻也不是楚飛揚的對手,隻能暗自生氣,不自覺的便微微嘟起了雙唇!

  “夢兒不會是對兵器感興趣吧!”看著雲千夢這幅可憐兮兮的模樣,楚飛揚拉過她摟在懷中,見她雙手溫暖這才滿意的笑了笑,隻是腦中卻是浮現出晌午時雲千夢那射出冰棱時快與準的手法,以及自己第一次潛入綺羅園時雲千夢那虎虎生威的兩腳,一時間對自己的妻子有一種看不透的感覺,但雲千夢確實沒有內力,這倒是讓楚飛揚有些不解!

  “夫君有意見?”見楚飛揚眼中閃著一絲疑惑,雲千夢則是窩在他的懷中,微微抬頭媚眼如絲、吐氣如蘭的輕聲問著!

  “你說呢?”而楚飛揚卻是突然低下頭,與雲千夢四目相視,漆黑如夜的眸子望進雲千夢清澈見底的雙瞳中,似要看透自己這個總是會帶給人驚喜與迷惑的小妻子!

  “女子總要有自己所感興趣的事情!否則整日的閑在家中,隻怕遲早會悶出病來!況且,你看看這些高門大院中的女子,是不是每日閑的隻會勾心鬥角陷害他人?夫君不會希望妾身也變成那樣的女子吧!”坦誠的迎上楚飛揚的目光,雲千夢說出自己的觀點,卻讓楚飛揚不由得挑起了眉,似懂非懂的直直的凝視著她!

  “怎麽?我說錯了嗎?”見楚飛揚隻是看著自己卻不說話,雲千夢秀眉微蹙,眼中放出威脅的目光,強迫著楚飛揚認同自己的觀點!

  “是是是!娘子說的都對!”見雲千夢一副嬌憨的模樣,楚飛揚眼中頓時盛滿柔情,隻是那兩道濃眉卻是微微皺了下,隨即商量的開口“隻不過,麻煩娘子也稍微分點神給為夫,否則這兵器書,為夫是萬萬不能給娘子的!”

  說半天,楚飛揚是因為雲千夢方才的注意力全在書本上,而沒有注意到他而吃醋!

  雲千夢則是突然環視書房四周,見裏麵出了自己與楚飛揚再無他人伺候,而外麵天色亦是漸漸的黯淡了下來,讓人看不清裏麵的狀況,便抬起雙臂摟住楚飛揚的脖子,微微用力把麵前吃醋的男子拉近自己的麵前,同時踮起腳尖送上自己的紅唇……

  ‘叭’!一個響亮的吻頓時在安靜的書房內響起,雲千夢睜著清透的雙目,嘴角含笑的開口“怎麽樣?夠誠意吧!”

  殊不知,她這一大膽的舉動卻是勾起了楚飛揚強烈訝異住的情愫,環在她腰間的手臂猛然收緊,讓雲千夢的身子緊緊的貼在他的胸膛,微燙的手心浮上那絕美的嬌顏,黑瞳中浮現出少有的意亂情迷,低啞著聲音緩緩開口“壞丫頭,這點利錢還不夠塞牙縫!”

  語畢,不等雲千夢開口,便吻向她右邊臉上那若隱若現的梨渦,用那溫柔卻又帶著絲絲強硬的舌描繪著梨渦可愛的模樣,隨後沿著那細嫩的肌膚一路往下,瞬間精準的攫住那柔軟的紅唇,淺嚐輒止後突然開始攻城掠地,不放過她口中任何一個角落……

  “相爺!”而這時,門外卻傳來習凜恭敬的聲音!

  “何事!”微微放開懷中的嬌妻快速的出聲,隨後又繼續埋首於麵前的秀色可餐中!

  “宮中傳來的消息!”而沒有聽出楚飛揚異樣的習凜,則是認真的回答著主子的問題!

  雲千夢感受到自己胸前微微一緊,頓時推了推楚飛揚,提醒他此時可不是在楚相府內,自己則是趁著楚飛揚麵色一沉的空隙立即退出他的懷抱整理著自己的衣衫!

  隻能看不能吃,隻怕是楚飛揚此刻腦中浮現的最多的一句話!

  想著自己的好事被習凜給打斷,楚飛揚的麵色更加的黑沉,見雲千夢已經整理妥當,便踩著極重的步子踏出書房,滿麵冰霜的冷冷瞪著習凜,不悅道“快說!”

  從未見過自家主子如此的疾言厲色,習凜滿眼不解的抬起頭來,卻發現楚飛揚正滿目深仇大恨的瞪著他,嚇得習凜瞬間低下了頭,低聲把方才得到的消息細細的說了一遍,心頭卻是十分的納悶,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麽惹主子生氣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