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16

要站起身,卻被雲千夢用力的按住,耳邊同時傳來雲千夢的提醒“別動,否則別說保不住他,就連你也要被眾人所懷疑!”

直到此時,雲千夢倒是有些放心了,即便玉乾帝真有想要聶懷遠性命的心思,隻怕穀老太君與曲淩傲也會出麵,畢竟,雖與他們而言,聶懷遠也算是曲淩傲的救命恩人,方才太後的舉動不也正是說明了這一點嗎?

“皇上,今日乃除夕之夜,這杖責還是待過了新年再執行,免得晦氣!”此時,太後淡淡的開口!

“母後所言極是!”聽著太後的提點,玉乾帝揮了揮手,讓人把聶懷遠帶了下去,餘公公見狀,立即示意奏響樂聲,免得禦花園內的氣氛如此的冷清下去!

而這時,小太監們則是見縫插針的在舞女的身邊走過,在禦花園的中間搭起了篝火,上麵放好了架子,隨後眾人便見禦廚們抬著一頭剛剛宰殺的乳豬走了進來,動作嫻熟的把那乳豬架在篝火之上慢慢的轉動著,不一會禦花園中便飄起了陣陣香味,讓人食欲大振,眾人也仿佛忘記方才聶懷遠的事情,重新開始敬酒套交情,其中人數最多的便是楚飛揚辰王這邊,大臣們輪番的上前敬酒,讓他們連片刻也休息不了!

女眷這邊也是紛紛起身聊天,放眼看去,始終保持著坐姿的出了容貴妃,便是海恬母女了!

隻是,相較於容貴妃的冷靜自若,海王妃則是始終拉著海恬的手,兩人相互間交流著,想必是海恬快要離開西楚,生為她的母妃,海王妃自然是心生不舍的!

“寒兄,咱們去敬辰王一杯吧!”雖隻是七品編修,但能夠進入翰林院,讓孔凡心中還是有了一絲希望,隻要熬過三年的考察期,他也是有機會成為內相之選,而此時最重要的,便是攀附上一門權貴,能夠讓自己盡快的超越寒澈!

“我不善飲酒,還是孔兄自己去吧!”可寒澈卻是出言拒絕了孔凡的提議,徑自坐在席間喝著麵前的茶水,就連眼前精致的宮廷禦膳亦是沒有引起他的注意!

孔凡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隻覺今日的寒澈讓人難以捉摸,可也知他並沒有巴結辰王之心,因此自己方才才故作大方的邀請他!此時見他拒絕,孔凡便也不再開口,自己端著手中的酒杯朝著前方那權貴的聚集地走去!

“夢兒,我想去偏殿休息會!”禦花園少了自己心中裝著的人,讓曲妃卿一時失去了興致,加上裙擺上又灑了些酒水,便見她起身離開席間!

“我陪你!”想著上次自己在宮中遇到的事情,雲千夢始終不放心讓曲妃卿獨自一人呆在偏殿,便也跟著起身,兩人相攜越過拱門,往偏殿內走去!

隻是曲妃卿的離席,卻讓寒澈心中頓時浮上些許的失望,隻是那雙眸子卻仍舊冷靜的讓人察覺不出絲毫異樣!

“寒兄,可想與我一同去敬刑部尚書一杯?曲大人曾是兵部侍郎,我正有些問題想討教於他!而他曾經又是楚相的部下,楚相文武狀元翰林院出身,自然是了解翰林院的情況,寒兄也可向曲大人討教討教!”這時,韓少勉笑著開口,他本是習武之人,對於楚飛揚與曲長卿自然是十分的佩服,如今能夠與他們同朝為官,亦是讓韓少勉深感榮幸!

而對於寒門學子而言,楚飛揚卻是一座越不過去的高山,能夠拿下單科狀元已是了不起,更何況是同一年內奪下雙科狀元,加上上次身為楚相夫人的雲千夢路見不平的處置了酒樓的那些惡霸,更讓寒澈對楚飛揚心生佩服,倒也沒有拒絕韓少勉的提議,兩人執起酒杯,朝著端坐在席間默默用膳的曲長卿走去!

------題外話------

斷網……登錄了半個多小時才上來……崩潰中……

第一百三十六章 和親

“夢兒,我沒事了,隻是想一個人靜一靜!”在雲千夢的陪伴下,兩人走進偏殿,此時所有人均在禦花園,偏殿內除了她們二人之外,便再無旁人,曲妃卿心中頓時深深的鬆了口氣,心頭的失落感也不再埋在心底,帶著點點失落與傷感看著雲千夢開口!

雲千夢見她願意在自己的麵前表露真實的感情,提著的心不由得微微放下了些,正要開口寬慰她幾句,卻突然麵色一凜,淩厲的目光瞬間射向那半闔的紅漆木門,舉起右手食指放在唇邊,對曲妃卿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卻沒有出聲驚動門口站著的人!

而雲千夢眼中透著點點寒意,身上透著一股淩厲之氣,拉著曲妃卿便把她塞到偏殿的紅柱之後,隨後自己則是快速來到那木門之後,謹慎的看向外麵!

隨著雲千夢這一係列動作的做出,曲妃卿的表情頓時也變得嚴肅了起來,雙目中帶著一股冷冽之氣,頓時閉上了雙唇,神色戒備的看向偏殿的入口處!

‘吱嘎!’偏殿那半闔的門瞬間被雲千夢拉開,外麵站著的人不小心跌了進來,幸而偏殿的地上鋪了一層厚厚的地毯,緩衝了腳下的滑力,讓她身形雖有些踉蹌,卻沒有跌倒,隻是往前衝了幾步便站穩了身子!

“楚潔?”看著麵前那桃粉色的身影,雲千夢明眸半眯,略帶驚訝的眼底藏著極冷的寒氣,隻是口氣卻輕柔卻含著淡淡的探究,似乎在等著楚潔的解釋!

“大嫂!”楚潔好不容易站穩了身子,有些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隨即轉向雲千夢,眼中含笑著喊了一聲!

“潔兒怎麽跑來偏殿了?二娘若是在禦花園找不到你,怕是要著急了!”見曲妃卿自紅柱後走了出來,雲千夢恢複了以往淡然的表情,隱下心頭的不悅淡淡的開口!

“是啊,楚小姐擅自離席,隻怕楚夫人會著急的!”此時,看到方才那躲在門口的人是楚潔,曲妃卿與雲千夢對視一眼,也跟著緩緩開口,隻是心中卻不由得佩服雲千夢的敏銳,若不是她方才在瞬間發現異樣,隻怕她們的對話均是落在了楚潔的耳中!

隻不過,楚潔聽著她們的話卻隻是調皮的笑了,隨後走上前挽住雲千夢的手臂,撒嬌道“娘親此刻正與各位夫人聊天,我又不認識那些小姐,與她們著實沒有話可說,真是無趣!又見大嫂與曲姐姐離席,便跟著過來了,還未進門便被大嫂嚇了一跳!”

雲千夢嘴角含笑的聽著她的解釋,卻並未對她的行為做出評論,隻是抬手拍了拍那挽住自己手臂的手,淺淺的開口“既然來了,就與我們一同坐會吧!你曲姐姐是覺著外麵有些冷,才進來取暖的!你若是不嫌這邊悶,便陪著我們,一會再回席間,免得讓二娘著急!”

說著,雲千夢轉麵遞給曲妃卿一個眼神,兩人心領神會,帶著楚潔落座在最近的座位上!

“向來參加第一次宮宴的人均會覺得宮宴有趣,如楚小姐這般覺著無趣的,我還是第一次見著!”口中有些酒氣,曲妃卿則親自為二人倒了杯熱茶,端起自己麵前的輕輕抿了一口,這才緩緩開口,帶著一抹深意的問著!

而楚潔則是向她道了聲謝,接過茶盞,隨即笑著開口“曲姐姐有所不知,我素來便不愛參加這些宴會,以往在幽州,各府中有宴會,我也是找著借口躲開了!倒不如坐在這裏,陪著大嫂由於曲姐姐聊天,來的更加的自在一些!”

看著她毫無偽裝的模樣,雲千夢輕輕的滑動著碗蓋,淺笑著對曲妃卿開口“還有更有趣的,公公與二娘來到京都那日,眾人均是疲憊的回各自房中歇息,唯獨這丫頭領著兩位謝表妹在楚王府的花園閑逛,絲毫不見疲態,可見她當真是個好動的,半點拘束也受不得!隻是不知將來誰有這個福氣能夠娶到她,想必定是婆家的開心果!”

說著,雲千夢抬手輕輕點了點楚潔的額頭,語氣中帶著促狹的笑意!

被雲千夢這樣一說,楚潔麵頰頓時一紅,帶著幾分嬌羞道“大嫂就愛取笑人!潔兒還小,自然要承歡父母膝下,哪有那麽快便出嫁的?”

看著她這番含羞的模樣,曲妃卿眼露驚訝道“楚小姐這般的羞赧,不會是真有心上人了吧!若果真如此,不如說來我們聽聽,如若是咱們京都的公子,我與夢兒也可給些意見!”

“哎呀,怎麽曲姐姐也跟著大嫂取笑潔兒了?潔兒剛來京都,這幾日又均是呆在王府中,又怎會有機會見到外男,即便是今日的宮宴,亦是有垂簾擋著,豈能自己私定終身,讓旁人看不起,您說是不是,曲姐姐!”

說著,楚潔抬起含笑的眼看向曲妃卿,眼中無一例外的便是一片笑意,隻是落在曲妃卿的眼中,也甚是紮眼,似乎方才楚潔的話意有所指,帶著其他的意思!

“想不到楚小姐竟是這般謹記身份的人,這樣看來,倒顯得我們小人心態了!還請楚小姐莫要介懷呀!”緊接著,曲妃卿便接上一句,話中點明楚潔的身份,即便她也是楚家的嫡女,即便謝氏是楚培的正室,可謝氏畢竟是填房,有些東西不是他們能夠肖想的,亦不是他們能都沾手的!

自從楚培一家入京以來,穀老太君便時常與兒子媳婦議論此事,曲妃卿跟在一旁自然是明白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加上雲千夢與她交好,她自然是不能讓屬於雲千夢的東西落入旁人的手中,便趁著這個機會開口說道!

畢竟,雲千夢自始至終都要叫楚培為公公,稱謝氏為二娘,有些話,自雲千夢的口中說出便是大逆不道,而從她的口中說出,最多不過是各府小姐之間的口舌之爭罷了!

楚潔則是坦然的一笑,並未去深究曲妃卿話中的意思,仿若真沒有聽出裏麵所含的深意,隻是好奇的問著雲千夢“大嫂方才是如何得知我站在門口的?方才我正要推開那木門,卻不想它自己倒是動了,嚇得我一時不察,差點便跌進大殿!”

雲千夢見楚潔起了疑心,便放下手中撥弄著的碗蓋,似真似假的開口“還不是你這丫頭藏了太多的臘梅在袖中,還未走進偏殿,那香氣便飄了進來!我與表姐本想逗你玩兒的,卻不想害得你差點摔倒,便也沒了興致!不知方才可有傷到?”

說著,雲千夢便拉起楚潔,輕輕的轉動著她的身子細細的檢查著!

“大嫂,我沒事!”楚潔則是笑嘻嘻的在雲千夢的麵前轉了一圈,頓時恍然大悟道“難怪方才見曲姐姐從那紅柱後走出,嫂子又是躲在門口!幸而我沒有站穩,否則豈不上當了?”

說完,楚潔自己倒是先笑了起來,笑聲如銀鈴一般回蕩在靜謐的偏殿中,帶著一絲甜膩的氣息!

“咱們也該回去了,否則二娘見不著你,可真要著急了!”喝完一盞茶,雲千夢緩緩的站起身,看了看外麵的天色,這才發現此時天空則是愈發的陰沉黑暗,想必這場大雪不會這麽快便停!

“是!”雲千夢既然已起身,其他二人自然也是跟著起來,三人走進禦花園時,院內一片歡歌笑語,眾人忙著欣賞歌舞敬酒寒暄,倒也沒人發現她們方才悄悄的離席!

楚飛揚看著雲千夢重回席間,原本含著疏離的眼底緩緩浮上一抹暖笑,這才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江沐辰則也是看著緩緩坐下的雲千夢,見她進入禦花園後的第一眼便是看向楚飛揚,那捏著酒杯的手頓時青筋爆出,用力的收回自己看向她的目光,滿心的怒氣無處發泄,仰頭便喝光了手中的美酒!

“王爺這是怎麽了?似乎與宮中的美酒有仇似的!即便您愛酒,也不是這麽個喝法!顯得暴殄天物!”江沐辰與楚飛揚相鄰而坐,對於江沐辰的一舉一動,楚飛揚自然是心中有數!

此時見辰王隻顧低頭喝著悶酒,楚飛揚便‘好心’的提醒著,隨後那修長的右手則拿起桌上的玉壺,動作優雅的為自己斟滿一杯,兩隻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的端起麵前的酒杯,嘴角含笑似是十分享受的慢慢飲下了杯中的美酒,那半眯的星目更是折射出點點笑意,似是對口中香醇的美酒十分的滿意!

“楚相如今可是娶得嬌妻,官場得意,難怪有這番閑情雅致細細品酒!當真是讓我們羨慕不已!”此時海王卻插話進來,精明的雙目掃向麵色冷沉的辰王,接著開口“不過,辰王也是不遑多讓,據說王爺的側妃亦是傾國傾城,不知為何沒有出席今日的宮宴?”

海王的話落在旁人的耳中則是再正常不過的問候,可到了江沐辰的耳中,卻成了赤果果的羞辱!

隻要一想起那日在楚飛揚手中所受的折辱,江沐辰心頭的怒意便不可抑止的湧了上來,尤其方才看到楚飛揚與雲千夢之間深情款款的互動,更是刺激到江沐辰,隻覺麵前的楚飛揚比以往更加的礙眼,若是沒有此人的存在,雲千夢即便是插翅,也是飛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聽著海王狀似無心的話,楚飛揚徑自勾唇淡雅一笑,隨即品著杯中的美酒,並未參與到他們的對話中,那淺笑的眸子早已是越過禦花園中的篝火看向對麵的雲千夢,見她低頭正與曲妃卿說著些什麽,那眼中閃爍的聰慧與嘴角噙著的淡笑,無一不再向世人展示著她的自信與獨有的魅力,一時間竟讓楚飛揚看得有些恍惚閃神,隻盼著這無聊的宮宴盡快結束,免得他如此幹坐著!

“海王與海郡王似乎對本王的側妃十分好奇,今日已是第二次提起她了!”辰王冷哼一聲,如冰的視線自楚飛揚的臉上掃向海王,嘴角裂出一抹極冷的笑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