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13

!和順公主從郡主一躍成為公主,這樣的殊榮可不是人人都能夠享有的!如今就連皇上見了海王爺與海郡王亦是以禮相待,用一個女兒換得一家的榮寵,這可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另一名夫人那略顯尖酸的聲音立即插了進來,看向海恬的目光中盡是羨慕嫉妒!

“你們看她身上披著的那件孔雀毛大氅,這可是今年進貢的貢品,天下可隻此一件,是用孔雀毛緞和鑲金彩線編織而成,得來實屬不易,可是有價無市的寶貝!如今卻是穿在這和順公主的身上,可見皇上終究還是厚愛海王爺一家的!”此次開口的竟是曲炎的妻子談香蓮,曲炎作為戶部尚書,對這些貢品自然是了如指掌,身為他的妻子,談香蓮又是戶部郎中的嫡女,自小也接觸了不少這樣的珍貴寶物,此刻自然是侃侃而談!

隻是,她說這話時,目光卻是狀似無意的瞟了雲千夢一眼,眼神中帶著一絲挑釁一抹得意!

季舒雨等人自然是注意到談香蓮的小動作,對於這樣的人,即便是與之理論,也不過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而雲千夢卻不是吃虧之人,看著談氏故意在自己麵前提到海王一家得到的皇恩,雲千夢嘴角漸漸的浮上一絲淡淡的冷笑,目光冷睨談氏一眼,絲毫沒有退縮之意,倒是讓談氏心口猛然一緊,腦中這才想起雲千夢如今的夫君可是楚飛揚,便有些訕訕然的收回了目光,閉口不再談論此事!

眾人本還想再聽談氏說下去,可見她此時閉了口,紛紛有些意興闌珊的坐到自己的席間!

而雲千夢卻是心中感歎,隻覺楚飛揚的名字當真是好用,自己隻不過是用拿目光輕瞥了那談氏一眼,便讓她收斂了不少!

“表姐的腳可好些了?”看著坐在身旁的曲妃卿,雲千夢輕聲問道,目光還不由得轉向曲妃卿那藏在衣裙內的雙腳!

“無礙!疼過之後便沒什麽大礙了!我……”正說著,曲妃卿突然硬生生的停住了口,目光不由得盯著禦花園的入口處!

見她神色有異常,雲千夢緊跟著看過去,隻見百官在楚飛揚、海王、辰王等人的帶領下紛紛走了進來,而人群中,果真是看到了聶懷遠的影子!

簾子後的一群小姐們看著入場的男子們,紛紛羞紅了臉,隻是今日麵前卻有簾子遮擋,讓她們顧不得羞怯,一個個睜大了眼緊盯著心儀的男子,細細的打量著,嘴角不由得浮出滿意的笑容!

而那些夫人們則是睜大眼在人群中找著能與自家閨女能夠相匹配的青年才俊,隨後暗暗的記下對方的名字,待回去後再著人細細的考察了解!

而跟在百官之後進場的,便是今年科舉考試中文舉、武舉的狀元、榜眼、探花六人!

隻見這六人均是清一色的青年才子,較好的樣貌與挺拔的身軀頓時引起在座各位小姐夫人的熱議,隻是,與小姐們頗為注重才貌雙全的眼光相比,夫人們則是更加重視他們的家世背景!

其中,家世最好、且長相出眾的韓少勉,便成了這些夫人心中的女婿人選!

“表姐,你看,那文舉的狀元,不就是咱們之前在長街上見過的那名青年?”與旁人相反,雲千夢的目光在第一時間便落在了寒澈的身上,隻覺他神色清冷孤傲,帶著一股生人勿進的氣息,但卻並未狂妄自大之人,相信他的孤傲隻是來自於他的自信而非對旁人的輕視!

這樣的人,在一群麵帶笑容走進來的考生之中瞬間便凸顯了出來,就連那麵色溫和、相貌俊朗的韓少勉,亦是有被他險險壓住的趨勢!

“咦,可不就是他嗎?”心思本不在寒澈身上的曲妃卿在看到那張熟悉的臉後,頓時微微訝異了起來!

雲千夢見她心思轉向寒澈,便接著開口“當日隻知他是一名落魄卻不失智慧的考生,想不到他竟真考上了狀元,這人真是不可貌相啊!”

聽著雲千夢的感歎,曲妃卿也跟著笑了笑,執起麵前的茶盞輕輕掀開茶蓋,看著裏麵冒著熱氣的碧綠茶水,優雅的抿了一口,隨後開口“隻是,我聽大哥提過,這寒澈可是在辰王府住過一段時日!隻怕……”

即便再欣賞寒澈,若是他已經確立了自己所站的陣營,隻怕雙方亦是敵對的!

而雲千夢卻是不甚在意的笑了笑,隨後開口“他既然是個人才,那自然是會引起惜才之人的注意!況且,我看這寒澈倒是不錯,不像是會趨炎附勢之人,況且,他此刻還未被授於官職,咱們現在下定論,還是有些早了!”

今年科舉考試情況特殊,往年需要跨越大半年的考試,今年在短短兩三個月內便完成,這對於考生而言,難度可想而知!

而寒澈能夠一舉奪魁,相信他本身便是含有真才實學的,加上那次在長街上的表現,倒是讓雲千夢對他頗有些欣賞!

況且,寒澈住進辰王府亦是因為客棧著火所致,若因為此事而把他歸於辰王一黨,卻是有失公平!

正說著,雲千夢突然敏銳的感覺到對麵射過來的幾道極冷至陰的目光,隻是待她抬起頭看過去時,那幾道目光竟消失無蹤,卻平添了心頭的不快!

正要收回視線,雲千夢則發現楚飛揚正坐在自己的對麵,含笑雙目正凝視著她,讓雲千夢麵頰微微一紅,雙目微嗔的瞪了他一眼,便收回目光,繼續與曲妃卿閑聊!

“楚相是否注意些,畢竟是皇宮重地,豈能如此輕佻?”辰王自踏進禦花園那一刻起,目光便找到了雲千夢,看著她淺笑輕顰,眉宇間散發著淡淡的嫵媚氣息,竟是美的不可方物,卻又讓辰王不禁想起,讓她變得這般耀眼的人並不是自己,心中便對身旁的楚飛揚更加的憎恨,若不是此人在中間做了手腳,雲千夢身上的嬌媚則應該是他所賦予的!

“王爺,這話本相就不明白了!本相何時輕佻了?倒是想請教王爺!”修長的手指輕巧的執起麵前的茶盞,楚飛揚輕輕的吹開上麵的茶末,隨後才輕抿了一口,狹長的眸子微微轉動,含著一絲淺笑的看向身旁坐著的江沐辰!

“你我心知肚明,楚相何必明知故問!”怎奈辰王竟冷哼一聲,半點顏麵也不給楚飛揚,直接便一句冷言給回絕了!

而楚飛揚卻是不甚在意的聳聳肩,隨即又喝了一口熱茶,這才轉向另一邊坐著的北齊幾人,笑道“據說太子準備明日便啟程離開西楚!”

楚飛揚的據說可不是胡說,他能夠問出這樣的問題,自然是經過確認且深思熟慮過的!

而此時的齊靖元卻是滿麵冰霜,眼底夾雜著淡淡嗜血的光芒,在聽到楚飛揚的話後,他眼中的神色不減反盛,滿是戾氣的目光轉向楚飛揚,看著對方笑的雲淡風輕,齊靖元不由得冷笑道“這是自然!”

“太子真是體貼萬分!讓和順公主過完除夕再回北齊,想必海王心中對太子亦是十分的滿意吧!”見齊靖元此時的注意力均在自己的身上,楚飛揚眼底神采奕奕,帶著讓人不敢直視的自信,卻讓齊靖元心生警惕,不明白這個足智多謀的男人為何竟說些不著邊際的話!

隻是,齊靖元畢竟也是聰明絕頂的人物,隻是一個眨眼,他便明白了楚飛揚的用意,眼底的戾氣瞬間消散,看著楚飛揚以北齊太子特有的尊貴緩緩開口“楚相不遑多讓,愛妻之心讓人感動!”

而楚飛揚卻隻是勾唇一笑,舉起自己手中的茶盞與齊靖元在半空中互敬,相互飲下了一口清茶,各自心中卻是各有打算!

海王則是靜心的聽著他們之間的閑聊,絲毫不懼幾人之間流動的洶湧澎湃,臉上始終保持著儒雅溫和的表情,讓人隻覺其親切謙和,絲毫沒有當年叱吒戰場的大將雄風!

“今日這麽重要的日子,怎不見楚王前來?”放下手中的茶盞,海王一副懷念的口氣問著楚飛揚“據說楚大人前些日子自幽州回來了,年輕時,我們也是相處過的,隻是晃眼便是二十幾年過去了,本王與他也有些念頭沒有見了!加上本王終日呆在海王府,就變得更加的閉塞了!”

見海全說的這般的謙虛,辰王眼底的冷意漸漸的聚攏了起來,而楚飛揚依舊是含笑以對,以他常有的微笑看向海王“王爺的消息還是這麽的靈通,家父回來不過兩三日,王爺身在王府便已得知,讓本相著實佩服!”

這樣的暗諷,若是常人怕早已是惱怒了,可海王卻似乎沒有聽出其中的意思般,隻是溫和的笑了笑,徑自沉浸在以往的回憶之中“這也不過是沉溪回來告訴本王的!否則,隻怕是你父親再次回幽州,本王都不會知道!倒是這次楚相大婚可真是辦的太過草率了,讓本王都來不及準備賀禮!辰王爺,你說是吧!”

說到此,海全則是看向一旁靜坐不語的江沐辰,含笑的眸子中暗藏著讓人無法察覺的精睿,可江沐辰此時的臉上出了凝結的冰塊,卻再無其他的表情,竟也是讓人察覺不出他此刻的情緒波動!

“父王,您忘記了?辰王前不久可也是娶了嬌媚側妃!想必王爺與楚相之間的禮節倒是可以互免了!”此時,坐在海王身後的海沉溪淡淡的開口,俊美的容顏配上高貴的身份,頓時讓對麵的小姐們看向了他,隻是奈何這位旁人眼中的金龜婿卻隻熱衷於與男子之間的談話,對於麵前的佳麗,卻是視若無睹!

“哼!他可是威風了,風頭都快蓋過你哥哥了!”看著海沉溪與海全之間的父子互動,對麵的海王妃則是眼帶憤色的低聲開口!

“母妃又何必在意?您不也說過,隻要我坐穩了北齊太子妃的位置,他海沉溪即便是得到父王再多的寵愛,也是奪不走大哥的世子之位嗎?”此時海恬的目光正緊緊的放在楚飛揚的身上,隻見在一群男子之間他笑的如沐春風,臉上的表情充滿了旁人所沒有的自信,眼底的神采如流光一般讓人沉迷其中!

麵前的人,明明就有可能成為她的夫婿,卻陰錯陽差的讓她遠嫁北齊,今日一別,隻怕此生再難有見麵的機會了!

如此一想,海恬隻覺心中猛然一痛,手中捏著的絲帕死死的被她攪動著,臉上的冰霜更是冷然了幾分!

尤其想到方才在那偏殿的假山後看到的那一幕,更是讓海恬隻覺自己被人當眾狠狠的打了一記耳光,這樣的侮辱對於她而言是前所未有的!

可此刻,她端坐在禦花園中,卻不能揭穿那人卑鄙的行徑,否則別說玉乾帝不會放過自己,隻怕連自己的父王也不會饒了自己!

心頭的恨意一陣陣的湧了上來,可她偏偏還要努力的壓製著這快要溢出身體的怒意,雙目中的神色逐漸失去了常人的判斷,海恬立即四下找著目標,卻見雲千夢坐在距離自己位置不遠處,雙目頓時滿含陰鷙的射了過去!

雲千夢則是麵帶淺笑的接下了海恬對她的怨氣,心知她心中定是已失去了平衡,便也不去做故意挑起她怒火的事情,免得失態於人前!

那幾位新科狀元榜眼探花則是坐在百官之末卻不多話,隻是細細的打量著禦花園中的每個人,心思卻是轉了不知多少個彎!

“真是要恭喜寒兄榮登文舉狀元!”寒澈身邊坐著的自然是韓少勉,隻見他揚著熱情四溢的笑容,舉手恭喜著寒澈!

聽到韓少勉的聲音,寒澈這才依依不舍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壓下心頭的欣喜若狂,麵帶淺笑著回道“同喜同喜!”

語畢,便徑自端起茶盞,借著喝茶的動作掩飾著自己眼底的狂喜!

是她,真的是她!她果真就是輔國公府的大小姐!

這樣的確定,讓向來冷靜自若的寒澈,也不由得變得有些失控,當日的驚鴻一瞥便永久的刻在了他的心底,今日終於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了她的身影,怎能不讓他激動?

而為了能夠找尋出她,他亦是頂著辰王多日來的壓力,硬是沒有加入到辰王一派之中,惟恐自己在弄不清楚狀況下,不小心與她敵對了!

可今日看到了她,寒澈的心底不禁鬆了口氣,頓覺自己所做的一切均是值得的,嘴角不由得溢出一抹幸福的笑容,就連口中滑動的茶水也似乎是添加了蜜糖一般!

而一旁的孔凡卻是把寒澈這極其細微的變化看進了眼中,不明白這禦花園中有何人能夠讓向來冷情的寒澈眼底浮上一絲淡笑,心中一時覺得詫異!

隻不過,看著一旁身份高貴的韓少勉,孔凡便舉起自己的茶盞道賀“真是恭賀韓公子榮登武舉狀元寶座!”

韓少勉看著孔凡向自己示好,麵上笑容不改,隻是出口的話卻是冷淡了些,舉起茶盞向孔凡示意了下“多謝孔兄!”

“皇上、太後、皇後、容貴妃、楚王駕到!”此時,禦花園入口處傳來餘公公尖細卻洪亮的聲音!

禦花園內原本的嬉笑之聲頓時消失,眾人齊齊站起身立即行跪拜之禮,迎著玉乾帝等人進來“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都起來吧!今兒個是除夕佳節,大家都不必拘謹!”待玉乾帝走上龍椅,這才見他語氣愉悅的開口!

“謝皇上!”眾人聞言,紛紛恭敬的站了起來,隨後均是無聲的落座在席位間,不似方才的高談論闊笑語連連!

“今兒個開席前,朕有一事要宣布!”看著所有人端坐在席間,玉乾帝微微一笑,隨即看了餘公公一眼!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