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10

立即伸手去接,而是似乎在等著帷幔內的雲千夢開口!

“那請問小聶大夫,你是因為太過珍貴而不敢碰觸接受,還是因為不喜這藥方才如此下定論的?”雲千夢雖沒有看到外麵發生的一切,卻也從那細微的折紙聲中聽出了一些倪端,隻怕此時那聶懷遠正要退還信件吧!

心中不由得為曲妃卿微微歎了口氣,這個表姐看上誰不好,竟是看上了一心隻有醫術病患的聶懷遠!

此番聶懷遠這樣清楚的拒絕,隻怕此人心中當真是沒有情愛,即便曲妃卿強行的要嫁給他,隻怕將來這兩人還有得磨合!

而聶懷遠則是沒有想到雲千夢竟會有此一問,臉上的表情不由得微微一怔,隨即眉頭緊跟著皺了起來,不禁低頭沉思了起來,似乎這個問題十分的棘手,讓人難以回答!

沉吟半餉,寂靜的內室之中這才想起他的反問聲“夫人,這個問題有這麽重要嗎?”

聶懷遠想不明白,為何自己已經拒絕了,雲千夢還要問出這樣的問題,顯得有些多此一舉!

而帷幔後的雲千夢卻是淡然的一笑,隨即緩緩開口“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在本質上能夠區分出你此刻內心真正的想法,還請小聶大夫能夠如實的回答我!”

盡管自己不能為曲妃卿多做些什麽,但至少也要為她盡最後一份力,即便是被聶懷遠拒絕,也要讓給曲妃卿明白他拒絕的真正理由!

聽著雲千夢那輕柔中帶著強硬的口氣,又見楚飛揚目色中始終閃著支持雲千夢的目光,聶懷遠心頭不禁探出一口氣,緩緩開口“夫人,這藥方之中的藥材彌足珍貴,既不是普通百姓能夠用的起的,也不是我這種普通的大夫能夠買的起的!這是其一!而第二便是,這藥方看似溫和,用起來卻是凶險萬分,稍有不慎便是人命關天,聶懷遠雖隻是一介平民百姓,但卻也是一名大夫,自然是看不得因為有人服用這藥方中的湯藥而喪命!至於第三點,則是聶懷遠雖談不上醫術精湛、絕世無雙,但這樣的一份藥方,卻也是從未見過的,也從未想過會有一天能夠配製出這樣一味藥丸!這便是我的回答,不知夫人是否滿意?”

這樣的回答,莫說超出雲千夢對聶懷遠的認識,就連楚飛揚此時亦是心頭微震,想不到自己與聶懷遠在洛城相交相處這些日子,總以為他隻是一名隻會埋頭在醫術藥材中的醫癡,對外界的一切均是沒有任何的感悟!

可如今看來,他並非不是沒有感悟,隻是因為感悟太深,因此便不再去接觸碰觸,把自己對外界的看法想法紛紛的隱藏了起來,隻單一的去研究那些藥材醫書!

隻是,在遇到問題時,聶懷遠卻並未閃躲避開,而是認真謹慎的麵對!

而對於如今雲千夢的身份而言,聶懷遠能夠當著她的麵拒絕曲妃卿,亦是可見此人並非趨炎附勢之人!

加上方才的回絕清晰有理,足見聶懷遠心思細膩,也難怪他能夠研製出許多疑難雜症的藥方,沒有堅定的信念、沒有心細如發的小心,隻怕是堅持不下來這一份枯燥的事情!

‘啪!’而這時,從裏間竟傳來一陣瓷器破碎的聲音!

雲千夢眉頭猛然一皺,想必是曲妃卿聽到這樣的回答後,情緒失控所致!

而立在床前的聶懷遠更是心中了然的抬頭掃了眼那垂著門簾的裏間,心頭雖含著歉意,卻並不後悔自己方才所說的每一個字!

內室頓時陷入沉靜之中,過了半餉,那裏間的門簾微微的挑開一點,隻見元冬從裏麵走了出來,看到楚飛揚與聶懷遠,立即福了福身,隨即悄聲來到床前,把手中疊好的信件送入床內!

雲千夢看著那信件上低落的一顆圓形的水滴,便知定是曲妃卿在折疊信紙時忍不住落下的淚,心頭不由得微微有些心疼她,便快速的打開那信件快速的掃了一眼,心中頓時有些五味雜陳,捏著信紙的手微微握緊,半餉,才緩緩開口“今日多謝小聶大夫了!我的風寒並不是什麽大事,有勞小聶大夫跑這一趟!”

見雲千夢開口如此說道,聶懷遠一直提著的心不由得放了下來!

盡管楚飛揚見他方才麵色沉靜、神情穩重,但聶懷遠心中卻是明白,以曲妃卿的身份,若是要強嫁於他,也不是不可能!

但自己卻真是無心娶妻,屆時定會鬧得兩府之間產生矛盾,隻怕聶府與輔國公府之間的交情也會葬送在自己的手上!

因此,此刻聽到雲千夢這樣的語氣,聶懷遠心口憋著的那口氣才盡數的散去!

見他神情頓時鬆散了下來,楚飛揚走到他的身邊,抬起右手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兩人一同步出夢馨小築!

“小姐,小聶大夫走了!”見他們走遠,慕春這才出聲提醒,順便把方才相爺遞給她的信封交給雲千夢!

雲千夢則是立即掀開帷幔,套上繡花鞋便快步走向裏間,隻見曲妃卿此時正斜斜的靠坐在太師椅上,襦裙的裙擺上一片潮濕,就近的地毯上雖已被打掃幹淨,可上麵的水漬卻赫然在目,雲千夢便知定是方才曲妃卿聽到聶懷遠的拒絕後,情緒不穩把茶盞給打碎了!

而此時曲妃卿的麵孔卻是微微向內側去,執著絲絹的右手緊緊的抵在唇邊,而垂放在膝蓋上的左手則早已握成了拳,那微微發抖的手,無形之中泄漏了她此刻激動卻又悲傷的神情!

雲千夢抬起一手,示意身後的丫頭們出去,獨留自己與曲妃卿呆在裏間,這才緩緩的走向她,並未探頭去看曲妃卿無聲哭泣的模樣,而隻是把雙手輕輕的扶住曲妃卿的肩頭,小心的扶著她的上半身慢慢的靠進自己的懷中,雙臂帶著暖意的環住她不住發顫發冷的身子,輕柔的開口“表姐,若是心裏頭難受,就哭出來吧!把心底的苦楚發泄出來,一切便都過去了!”

語畢,雲千夢隻覺自己腰身一緊,懷中頓時傳來一陣壓抑的嗚咽聲,低頭看去,隻見曲妃卿用盡全力的抱著她,整張臉盡數的埋在她的懷中,輕顫著身子低低的哭著!

一股心酸頓時湧上雲千夢的心頭,右手不禁抬起輕撫上曲妃卿的青絲,心中微歎,這是怎樣的教育,讓曲妃卿即便心如刀割,卻依舊隻能壓抑著心頭的痛,就連哭,也是不能暢快淋漓的發泄出來!

帶著一絲溫柔的輕輕撫摸著曲妃卿的發絲,雲千夢知道此刻說什麽都是枉然,隻是靜靜的陪著她!

“夢兒,我不夠好嗎?”許久過後,曲妃卿的情緒這才稍稍平靜了些,也許真如雲千夢所言,心頭積聚的那抹痛楚通過淚水發泄出來後,整顆心當真是不如方才那般痛了,隻要不去回想聶懷遠當時拒絕的話,她的心頭便不會如刀絞一般!

見曲妃卿漸漸的停止了哭泣,雲千夢放開她,看著滿麵蒼白、雙目通紅的曲妃卿,雲千夢掏出娟帕輕柔的為她擦拭著眼睛周圍的淚水,半餉才緩緩開口“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讓他要不起!”

別說如今的太後是曲妃卿的親姑姑,即便沒有太後,輔國公府在西楚的地位、大舅舅的侯爺之位、表哥的尚書之位,均不是聶懷遠所能攀比的!

而聶懷遠始終保持這冷靜清醒的頭腦,盡管得到曲妃卿這樣一位天之嬌女的青睞,他卻沒有半點嬌縱之心,自始至終均是冷靜異常的分析著事情的始末,當真是讓人心生敬佩!

“但我信中亦是提到願意放棄現在的身份地位,他為何還要如此清楚的拒絕?”平生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在被拒絕後,讓曲妃卿心情複雜難受極了,看到足智多謀的雲千夢,便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不願放手!

雲千夢看著緊緊拽著自己手臂的那雙青蔥玉手,抬起另一隻手輕輕拍了拍她的雙手,隨即淡笑道“他方才亦說你這藥方看似溫和,用起來卻是凶險萬分,稍有不慎便是人命關天!表姐,即便表哥願意看到你的幸福,即便外祖母、舅舅均是站在你的身邊,可還有許多人見不得你就此脫離他們的掌控!更有許多看輔國公府不順眼的人,正等著這個絕好的機會打算一網打盡!”

可聽完這一切,曲妃卿卻隻是苦笑著落下一滴淚來,半餉才淡淡的開口“夢兒,你我都錯了!這些,隻不過都是借口罷了!他那最後一句話,才是他真正想說的!隻不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而已!我雖心係於他,可他始終對我無情!你也不必再安慰我!有他那句話,我心中便有數了,斷不會再糾纏於他!”

說著,曲妃卿抬起手來輕拭去眼角的那顆淚珠,神情雖還帶著淡淡的失落,但眼神中卻似是下了決心般,不再含有奢望癡想!

看著故作堅強的曲妃卿,雲千夢秀眉不著痕跡的輕蹙了下,隨即拉過曲妃卿的雙手,帶著一絲擔憂道“表姐,你……”

見雲千夢一副擔心自己的模樣,曲妃卿不由得輕笑出聲,心中卻因為還有如此的關心自己而暖和著,更是反過來握住雲千夢的手,淡笑道“傻丫頭,哭過之後便沒事了!你不必擔心!如今知道了他對我的態度,我又何必再固執下去,否則受傷的隻怕便不止我一人了!況且,既然我與他沒有緣分,那大哥也不必再為我的事情而焦慮,更不用為了我的事情而犧牲他自己的幸福,如此想來,夢兒,這並不是一件壞事!”

瞧著曲妃卿笑的輕鬆的樣子,雲千夢的眉頭終究還是緊皺了起來,看向曲妃卿的眼中泛著不解疑惑擔憂的神色,生怕這個向來柔弱的表姐會在回去後想不開!

微涼的指尖輕輕的點了點雲千夢的額頭,曲妃卿輕笑道“傻丫頭,我真的沒事!現在倒有些解脫的感覺,不用每日每夜的揣測著他對我有何態度,反倒是輕鬆了許多!隻是今日當真是有些丟臉,幸而聽了你的話躲在裏間,否則日後若與他相見,豈不尷尬?”

見曲妃卿言語間的確是恢複了以往的活力,雲千夢也不由得微微鬆了口氣,隨即吩咐外麵的丫頭們準備洗漱用品,讓曲妃卿好好的整理一番!

隻是,看著她那通紅的雙眼,雲千夢始終覺得不是辦法,便開口挽留道“今晚表姐還是留宿相府吧!否則若被外祖母與舅母看到,豈不多心?”

而曲妃卿則是低頭湊近銅盆,雙手掬起一捧溫水輕柔的洗著臉上的淚痕,隨後接過樂瑤手中的帕子輕輕的拭幹,這才開口“祖母與娘親早已是歇息下了,一會我讓樂瑤前去報個平安便可,倒是不叨擾你了!”

說話間,樂瑤已是從隨身的荷包中掏出一隻小小的瓷盒,打開蓋子用指尖微微的挑了些白色乳狀的凝脂膏出來,隨後輕輕的點在曲妃卿的臉上小心的抹開,這才拿出銅鏡舉到曲妃卿的麵前,讓她再次檢查儀容!

雲千夢見她拒絕,便也不再挽留,唇邊隻是溢出一抹極淡的歎息,隨即提醒道“明日晚上的除夕宮宴,或許他會進宮領賞!”

不管曲妃卿是真放下還是假裝放下,雲千夢都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免得到時候她沒有心理準備,被人瞧出了端倪!

聽到雲千夢的提醒,曲妃卿轉動臉頰的動作微微的停頓了下,隨後才輕輕的應了一聲“嗯!”

雖隻是一個細微的動作,卻還是落入了雲千夢的眼中!

隻是這一次,雲千夢卻在沒有開口多說什麽,畢竟每個人的心中都是有不能讓外人碰觸到的角落,自己若是再開口,豈不是血淋淋的撕開曲妃卿心口的傷痛!

隻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心裏的這塊傷口能夠結痂脫落吧!

“我先回去了,你也早些休息吧!為了我的事情倒是影響你與楚相的歇息了!”讓樂瑤取來自己的披風,曲妃卿站起身淡笑著開口!

雲千夢則是把信交還給曲妃卿,笑著送她出了楚相府,這才重新返回夢馨小築,卻發現楚飛揚不知何時已經回了內室,此時正斜躺在床上看著她方才讀過的書卷!

揮手讓丫頭們都退了下去,雲千夢解去外衣躺會床上,卻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隻能睜著大眼愣愣的盯著那繡花的帳頂!

“夢兒怎麽了?竟了無睡意!”纖細的手臂被握住,隨後整個人落進一具溫熱的胸膛之中,耳邊隨即響起楚飛揚輕柔的詢問聲!

而雲千夢卻隻是搖了搖頭,並未開口!

隻不過那雙小手卻是主動的摟住楚飛揚的腰,緊緊的拽著他身上的白色絲緞裏衣不肯放手!

看著今晚所發生的一切,雲千夢知道曲妃卿並未真正的放下,隻怕她還有還一段時間的傷心,才能夠真正的開心起來!

想著這一切,雲千夢不由得感歎,幸而楚飛揚與自己最終是兩情相悅,否則兩人豈不是成了怨偶?

這樣的好運,讓雲千夢更加的珍惜麵前的人,更不會把他讓給任何人!

看著今日雲千夢孩童一般的表現,楚飛揚的唇角不由得微微揚起,攬著她纖腰的手更加用力的把她帶進自己的懷中,另一手則是輕拍著她的後背,低聲道“睡吧,明日的宮宴,還有得累呢!”

聽他如此說來,雲千夢本想開口詢問,可心裏頭卻是有些不踏實,便埋首在他的胸膛之中,緩緩的閉上了雙眼,竟在他的輕拍之下,不一會便沉入了夢想之中!

而楚飛揚則是感受到她即便是進入睡夢中,卻依舊緊緊的抓著自己,心情頓時大好,隨即也跟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