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09

好!表姐別忘了,他自己可也是位名醫,豈會有病不治?”

聽著雲千夢的解釋,曲妃卿的心便放了下來,隻是想著元旦宮宴便是後日,不知後日之前自己能否見上聶懷遠一麵,亦或者,這場見麵會往後順延!

“表姐這兩日就待在府中,我若是安排好了,自會讓人請表姐過府一聚!”看出曲妃卿此時的想法,雲千夢開口說道“隻是,表姐的閨譽始終是最重要的,還請表姐書信一封,夢兒著人送給他,探了他的口風再告知表姐,不知這樣的安排,表姐可有意義?”

曲妃卿見雲千夢如此的心細如發,事事均是為自己考慮到了,甚至為了她的閨譽而如此的勞師動眾,讓曲妃卿心頭一暖,眼中含著感謝的點了點頭!

瞧著曲妃卿應下了自己的要求,雲千夢則是笑著起身“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

“我送你出門!”隨著雲千夢站起身,曲妃卿拿過衣架上的大氅,仔細的為雲千夢披上,正要與她一同出門,卻被雲千夢給攔住“外頭冷,你隻穿了夾襖,還是不要出來了!讓樂瑤送我便可!”

說著,雲千夢把曲妃卿往內室推了推,自己則轉身出了正屋!

隻是沒有想到,在登上馬上的那一刻,竟巧遇騎馬回府的曲長卿!

雲千夢收回剛剛抬起的腳,立於原地看著曲長卿跳下馬背,大步朝著自己走過來,立即行禮“見過表哥!”

“夢兒怎麽不多留會?祖母和母親最近可是十分的想念你啊!”與曲妃卿一樣,曲長卿見著雲千夢,也是先觀察了她如今的氣色,見比在雲相府時還要好上一些,這才笑著開口!

雲千夢則是含著淺笑的回道“今日是特意來看表姐的!隻是見表姐心情鬱悶,夢兒心中有些擔憂!”

見雲千夢突然說到自己的妹妹,曲長卿麵色微微一愣,又聽到妃卿心情鬱悶,便讓曲長卿知道,雲千夢定是從妃卿那得知自己的決定,一時間竟沉默了下來!

雲千夢見他如此,便知在曲長卿的心中,亦是把太後當作親姑姑來看待,手心手背都是肉,這樣的抉擇,的確是非常的為難!

心頭微歎口氣,雲千夢隻是淡然的開口“表姐好福氣,有表哥這樣為她著想的哥哥!可表哥亦是好福氣,表姐可是為了您的決定,而終日傷神!也許,在表哥心中,這麽做的確是了表姐,可是,表哥可曾想過你這麽做了,表姐又何嚐能夠安心?隻怕到頭來,表哥的一番心血與犧牲都是白費了!與其如此,又何必搭上自己的終身幸福呢?”

聽著雲千夢這番話,曲長卿猛然轉頭看向她,他一直都知道這個表妹自被辰王退婚後便變得異常的機靈聰慧,可沒有想到今日的她會推心置腹的與自己說出這番話來,這讓總認為自己是為了妃卿好的觀念不由得產生了一絲鬆動!

見曲長卿似是有些被自己說動,雲千夢繼續開口“況且,表哥拿什麽保證,那人不會在對你賜婚後不會表姐下手?外祖母與舅舅舅母這麽就不提表哥與表姐的婚事,難道表哥還不明白嗎?隻要你們的婚事一旦被提上日程,隻怕再也由不得你們自己所想了!”

聞言,曲長卿的目光驟然變得淩厲,隻是出口的話卻是沒有絲毫的底氣“她畢竟是我們的親……”

“那我之前的遭遇算什麽?”可他的話還未說完,便被雲千夢厲聲發問!

一時間,曲長卿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心底大概是已經從雲千夢的分析中回過神來!

而此時雲千夢麵上的肅穆則是消褪了些,帶著一絲感歎道“況且,表姐的事情還沒有定論,表哥何必因為關心而自亂陣腳!”

不由得想起昨晚問楚飛揚的問題,而楚飛揚卻隻是說明聶懷遠此人醫術高明,但卻半點也不熱衷仕途,平日裏隻是埋首於研究藥方藥丸,對於與人的交際卻是一點也不主動,顯得格外的孤僻!

而雲千夢此時便是要提醒曲長卿,莫要太早下定論,若曲妃卿不能嫁給聶懷遠,那他豈不是白白的犧牲了自己的幸福?

見自己該說的都已說明,雲千夢便再次朝曲長卿福了福身,淺聲道“夢兒先行告辭了!”

語畢,便轉身登上馬車,一路奔回楚相府!

而這日下午,雲千夢正核算著府中丫頭小廝各月的月銀及過節時應發的紅包,卻見迎夏走進來開口說道“小姐,方才府門口傳來好大的炮竹聲,奴婢跑去一看,您猜,發生了什麽事?”

此時其他三個丫頭都跟著幫忙清點著現銀,倒是迎夏活蹦亂跳的四處閑逛,頓時引起其他三人的不滿!

“小姐,您看迎夏,獨獨她最輕鬆了!竟跑出去看熱鬧了!小姐,咱們得罰她的月銀,正好添加在咱們三個的月銀裏頭!”說著,慕春便從桌上撿起寫有迎夏名字的荷包,從裏麵取出一錠銀子,笑眯眯的舉高了,在迎夏的麵前使勁的晃了晃!

“小姐,慕春欺負人!那是我的銀子,還給我!”見自己的荷包瞬間癟了下去,迎夏張開雙臂便朝著慕春撲了過來,可半途中卻被元冬給擋住,硬是不讓她欺進慕春!

“慕春,快把銀子分好!”而向來嚴肅的元冬,如今亦是開起迎夏的玩笑,雙手隻是輕輕的擋在迎夏的麵前,仍有這丫頭如何的上竄下跳,就是衝不過去,急得她如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

“放心吧!”得到同伴的支持,慕春立即把那整錠的銀子放入盒中,從中挑出等值的幾個小碎銀,作勢要放進自己、映秋與元冬的荷包中!

“小姐……您看…她們都欺負我……”迎夏一時著急,跺著腳便委屈的向雲千夢撒嬌道!

雲千夢任由她們胡鬧著,心情也不由得好了些,放下看了許久的賬本看向迎夏那滿是委屈的小臉,笑著問道“那你說說看,剛才看到了什麽?若是讓我滿意,我便賞你一錠銀子!”

聞言,迎夏立即衝到雲千夢的身邊,討好的替雲千夢垂著肩膀,低聲道“奴婢看到那去洛城的禦醫侍衛全部回京了!為了迎接他們,每家每戶都放鞭炮迎接 !”

聽她這麽一說,雲千夢手中的賬本緩緩的合上,沒想到聶懷遠這麽快就回來了!

“你們四個都過來!”腦中的計劃再次過濾了一遍,雲千夢招手讓四個丫頭靠近,在她們耳邊吩咐著事情!

次日一早,曲妃卿便踏著著急的步伐來到楚相府,直接便衝進夢馨小築看望病中的雲千夢,隻是當她看到雲千夢正悠閑的靠在床頭看書時,臉上不由得顯出訝異!

“夢兒,你沒事吧!”瞧她麵色紅潤的樣子,當真是看不出有何事!

“當然沒事,表姐的信都寫好了嗎?”放下手中的書卷,雲千夢露出一抹極其無辜的笑容!

見她真是沒事,曲妃卿這才捂著胸口鬆了一口氣,隨即便溫柔的斥責道“你若是想見我,讓慕春直說便是,何必勞師動眾的說自己病了,真是的,還得祖母也跟著著急,立即便差我過來看看!”

見曲妃卿眼底盡是擔憂,雲千夢有些抱歉道“表姐息怒,是夢兒不好!隻是,若我把實情告知表姐,隻怕表姐不會表現的如此真切,反倒是引人懷疑!況且,我若不病,又如何能把小聶大夫請進相府呢?”

若是自己的事情,大可以讓楚飛揚去辦,可畢竟曲妃卿是個未出閣的女子,即便楚飛揚知道她心中的事情,始終還是要避開的!

聽著雲千夢裝病是為了自己,曲妃卿滿腹斥責的話頓時化為烏有,麵色微微泛紅道“你呀,真是嚇死我了!隻是,他什麽時候到呀!”

說著,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則不由自主的往門口望去!

雲千夢暗自搖頭,隻覺表姐見色忘義,便拉著她坐在床邊,開口道“表姐把信交給我吧!一會你便躲到裏麵的換衣間,免得見麵尷尬!”

見雲千夢早已是安排好了一切,曲妃卿自然是沒有不放心的,立即掏出貼著心口放著的信封,慎重的放到雲千夢的手上!

“小姐,相爺帶著小聶大夫來了!”這時,站在門口望風的迎夏立即開口提醒著裏麵的人!

而慕春則是立即拉著曲妃卿躲進裏間,元冬與映秋則是眼明手快的放下帷幔,免得被人瞧見雲千夢太好的氣色!

一切正準備妥當,小聶大夫便在楚飛揚的帶領下踏進內室!

“夫人怎麽會突染風寒呢?這樣的天氣染上風寒,可是不容易好啊!”在洛城與楚飛揚相處了一段時間,聶懷遠對楚飛揚的為人處事均是十分的佩服,而楚飛揚亦對他的情操十分的欣賞,兩人倒是成了好友,說話間也就隨意了些,而小聶大夫更是一改在人前的沉默寡言,與楚飛揚相處時總是能夠侃侃而談!

“是我的疏忽!”而楚飛揚卻是淡淡的來了這麽一句,可落在雲千夢的耳中,總覺得這話中似乎藏有深意!

------題外話------

票票……

第一百三十三章

“請夫人伸出手來!”走到床前,小聶大夫有禮的開口!

可伸出來的卻不是雲千夢的纖纖玉手,而是一封密封好的書信!

小聶大夫有些不解的看著那穿過帷幔露出一半的書信,並未伸手去接,畢竟不明白這是給自己的還是給楚飛揚的!

而雲千夢則是輕聲開口解釋道“勞煩小聶大夫替我看一看這封信上的方子是否可行?”

聞言,小聶大夫則是看了眼身旁的楚飛揚,見他對自己點了點頭,這才抬起手臂接過那封書信,撕開封口出,抽出裏麵的信函細細的看了起來!

隻是,越往下看,小聶大夫的表情便越發的嚴肅冷然,就連眉頭亦是不由得漸漸緊皺了起來!

楚飛揚立於他的身旁注視著他的表情變化,心中漸漸有了答案!

而當小聶大夫看到那最後一筆署名時,那冷肅的雙目不由得微微圓睜,似是含著極大的驚訝,臉上方才凝聚起的肅穆頓時有了些微的變化,眼中更是藏著似是疑惑又或者是不解的神色,對這封突如其來的信十分的吃驚,對信中所書寫的每一個字更是震驚不已,雙目隻是緊緊的盯著那最後一個‘妃’字,而久久回不了神!

楚飛揚把他的表情反應均是看在了眼中,也知如此在沒有心理準備下告知他這件事情,的確有些難以接受,便也不催促聶懷遠立即給出答案,隻是靜靜的立於一旁,讓他消化著這封信帶給他的震驚!

而雲千夢亦是知道這件事情對於一心撲在醫術上的聶懷遠而言,的確是太過吃驚了!

隻怕他做夢也想不到,他隻不過是本著救死扶傷的精神對病人進行施救,可不想卻把病人女兒的心也給救走了,偏偏這女子身份高貴,讓兩人之間橫著無數的橫溝,隻怕此時聶懷遠心中的驚訝與矛盾,比之裏間的曲妃卿,要來得更為激烈吧!

“小聶大夫,不知這藥方是否可行?”半餉之後,雲千夢緩緩的開口,輕盈的聲音讓聶懷遠此刻混亂的心如被羽扇輕輕拂過,帶著一縷和煦的暖風,讓他焦躁的心情一時間得到了平複!

隻是,他卻不知這到底曲妃卿一時的心血來潮還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才寫的這封信!

但不管到底是兩者中的哪一個,對於他而言,實在是太過震驚和訝異了,他似乎沒有拒絕的理由,但更沒有接受的理由!

“是不是需要帶回榮善堂好好的研究一番?”見聶懷遠始終沒有開口回答自己,雲千夢再次開口!

的確,這件事情太過突然,換做是誰都會手足無措!更何況,曲妃卿與聶懷遠在身份上的確相差甚遠,盡管自己讚同曲妃卿追求自己的幸福,隻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幸福豈能隻是兩個人的事情?

而且,從聶懷遠此刻的反應看來,隻怕他想到的事情,比曲妃卿此時想到的要多的多吧!

“夫人,這藥方太猛,隻怕不適合!”而此時,聶懷遠竟突然出聲,帶著一絲堅定的說出自己的想法與決定!

聞言,楚飛揚平靜的瞳孔微微縮了縮,卻始終沒有開口,隻是沉默的等著聶懷遠的解釋!

帷幔內的雲千夢更是覺得他的回答即在情理之中、卻又在自己的意料之外,隻怕那躲在裏間的表姐更是沒有想到聶懷遠竟是在一番思考過後拒絕了她吧!

“小聶大夫,你可有認真仔細的看這藥方?這裏麵的每一味藥材看似普通卻珍貴異常,還請你不要把珍珠當作了魚目,屆時後悔便來不及了!”雲千夢心知此時曲妃卿心頭定是難以接受聶懷遠的決定,便盡量為她爭取著,希望聶懷遠能夠看清曲妃卿的真心!

而聶懷遠卻是對著帷幔搖了搖頭,雙目盯著宣紙上那娟秀的小字,認真卻又帶著一絲惆悵的開口“夫人所言,聶懷遠心中自是明白!隻是,正是因為這裏麵的每一味藥材均是珍貴無比的稀世珍寶,聶懷遠才不敢輕易的碰觸!聶懷遠隻是一名小小的市井大夫,此生隻希望能夠為病人解除病痛,用藥亦是些最為普通常見的藥材,這樣名貴的藥方,不是普通的老百姓能夠用的起的,還請夫人收回!”

說完,聶懷遠便疊好那展開的信紙,小心的放進信封之中,伸出手想交還給楚飛揚,可對方卻是麵沉如水的立於床邊,並未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