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05

卻又害怕萬分的猜測著曲長卿會怎麽對付自己!

“曲長卿,你敢!我可是辰王的人,你居然敢對我用刑,你輔國公府活的不耐煩了?”見幾名衙役竟真的聽命於曲長卿上前押著自己趴在長凳之上,蘇源心中頓時怒火叢生,扯著嗓子便開始大罵曲長卿!

可不管他如何的咒罵,曲長卿依舊是麵不改色,一聲冷酷的‘打!’字從他口中冒出,蘇源便感到那衙役脫掉他的褲子,隨即刑部那又重又寬的木板便一下下的打在他的背上和臀上!

這刑部一係列的刑罰,經過這麽年的演化,已經是能夠讓人痛不欲生,卻又不會讓人立即死去!

別看這木板在外表上與大戶人家責罰奴才的無異,可裏麵的學問可大了!

正麵看似正常的木板,在打向人肉的那一麵上,卻是鑲嵌著無數的細小銀針,那一下下用力的拍下去,卻是如被針紮,尤其那銀針尖頭十分的銳利,往往能夠刺到人的骨頭之中,當真是讓人生不如死!

蘇源執掌刑部多年,又豈會不明白這裏麵的貓膩?

加上他養尊處優多年,僅僅是挨了一板子,便已是有些受不住,隻是想到此刻堂上坐著的是曲長卿,即便痛進了骨髓之中,蘇源亦是咬緊牙關,拒不向曲長卿求饒,一如當時曲長卿被蘇源侮辱時的反應一樣!

木板打在肉上的聲音頓時響徹整座刑部大堂,那邢侍郎看著蘇源漸漸漲紅的臉,又瞧著蘇源已是開始翻白眼,便渾身冒出一層寒栗,頓時爬下自己的椅子跪在曲長卿的麵前,用力的磕頭求饒道“大人饒命啊,大人饒命啊,下官隻是按照蘇源的指示做事啊!以下官的官品,可是無論如何也是不能與蘇源對著幹的!大人,下官知道蘇源的事情,下官可以作證指證蘇源,求大人饒命啊!”

“邢侍郎,你這個畜生,你這個孬種,居然敢背叛本官……”聽到邢侍郎這個不中用的東西居然嚇得向曲長卿求饒,一直拚命咬住牙關的蘇源頓時破口大罵“啊……”可他卻也隻來得及罵這一句,身上突然加重的板子讓他仰頭大叫一聲,瞬間便暈厥了過去!

“大人,蘇源暈過去了!”看著犯人暈了過去,此時行刑已是沒有意義,那執行的衙役則是停手問著曲長卿!

“潑醒繼續拷問!”而曲長卿卻是朝著邢侍郎的方向扔下一張白紙,示意他把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一件不差的寫上去,口中卻是下命繼續拷問蘇源!

隻見得命的衙役立即點頭,頓時提過旁邊一同冒著熱氣的熱水,不由分說的便朝著蘇源那血肉模糊的背部潑去……

“啊……”再一次被疼醒,蘇源怎會忘記這隻不過是他對於囚犯最輕的一種刑罰,往犯人的傷口上潑熱鹽水,讓暈厥過去的犯人再次清醒過來!

卻不想這個曲長卿居然也生的這般歹毒的心思,隻怪當初自己沒有把他整死在牢中,讓這個王八蛋有了翻身的機會!

可蘇源的咒罵還未開始,背上又傳來鑽心的痛,帶著鹽水的聲音,眾人隻見那板子離開他背部時,瞬間便濺出無數的血水與已經脫離身體的碎片……

而此時的蘇源已是沒有了呼喊大罵的力氣,隻見他麵如白紙,滿頭大汗的死死的盯著堂上的曲長卿,卻是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大人,大人,卑職寫好了!”這是,那邢侍郎已是用最快的速度寫完蘇源的罪狀,然後巴結的捧到曲長卿的麵前!

曲長卿看著邢侍郎那狗爬似的字,眼中的目光頓時陰沉了下來,看樣子在這刑部之中,還存在賣官的行為!

耐著性子看完所有的罪狀,曲長卿一手猛然拍向案桌,嚇得那兩名行刑的衙役一時間停了手,不解的看向堂上坐著的刑部侍郎!

“把蘇源押入死牢!”而曲長卿卻是麵色冷寒卻堅定無比的開口!

第一百三十一章

聽到曲長卿對自己的判處,蘇源雖是怒目而視,但始終是因為身體的劇痛而沒有說出半個字來,任由衙役們拖著他便走出了刑部大堂!

而此事卻還沒有結束,看著蘇源被帶下去,曲長卿冰冷的眸子頓時射向那戰戰兢兢立於一旁的邢侍郎,還不等他開口,便見那邢侍郎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滿麵驚恐的求饒“大人,卑職真的是被逼無奈,還請大人饒了卑職這一回,卑職定當以大人馬首是瞻、惟命是從!還請大人饒了卑職這一回吧,卑職家中有老有小,真的不能出事啊!”

說著,那邢侍郎便不停的朝著曲長卿磕頭求饒,可曲長卿卻絲毫不為所動,若是人人以此為理由,那朝廷還設有刑部幹什麽?每個犯罪之人均是隻要口頭認錯,那天下不就都太平了嗎?

曲長卿還不至於無知到這等地步,僅憑著邢侍郎檢舉揭發了蘇源便不追究他曾經犯過的罪!

給旁邊衙役一個眼神,便見那幾名衙役不由分說的便把邢侍郎給拖了下去,而曲長卿則是取過一旁的空白奏折,把今日所審問出的事情完完整整的細述在上麵,待一會進宮麵聖時呈上去!

而此時的女子牢房中,蘇淺月正因為夥夫送來的餿飯而大發脾氣,一腳踢開那破碗,陰沉著一張臉坐在稻草堆上,兀自生著氣!

這樣的情景被重新送回大牢之內的雲易易看到,滿眼譏諷的看著如今已經入獄卻還要擺出大小姐架子的蘇淺月,冷嘲熱諷道“呦,蘇小姐這是怎麽了?你爹爹不是刑部尚書嗎?怎麽把你這個千金小姐給關進了這裏?不會是你未婚先孕的事情被外人發現,蘇大人為了遮羞打算把你關在這裏一輩子吧!”

此時蘇淺月已是滿心的煩躁和委屈,她萬萬沒有想到雲家竟能在那樣的環境下來了一個鹹魚翻身,不但置之死地而後生,更是用最快的速度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了蘇家的頭上,轉而讓自己家下了獄,這讓向來驕傲自負的蘇淺月心中頓時委屈極了,又十分的後悔當初沒有在有喜後便進入韓國公府,此時的她是寧願做元慶舟的妾,也不願呆在這滿是臭氣汙穢的刑部大牢之中!

隻是,她自個的悶氣還沒有生完,耳邊便響起雲易易的譏諷之聲,頓時火冒三丈,如被踩到了尾巴一般的跳了起來,隔著欄杆便指著雲易易罵道“雲易易,你又是個什麽東西?當初害我失去了孩兒,這筆帳,我遲早會跟你算清楚!不過,聽說你被一名死囚強bao了,後來竟有嫁給了那死囚,看來你與那死囚真是有緣啊,隻不過剛當上新娘便要成為寡婦,當真是一個克夫的命啊!”

雲易易此時最是討厭別人提到自己的事情,而她亦是沒有想到蘇淺月對自己的事情知道的竟是如此的清楚,一張此時微微發黃的臉頓時猙獰了起來,瞬間便從稻草堆上站起身衝到欄杆旁,想到自己那千瘡百孔的後背,便直直的指著蘇淺月那張賤人的臉罵道“你以為你如今還出得了這刑部的大門?蘇淺月,你如今也不過是個階下囚,別做著韓國公府會前來營救你的美夢了,你就乖乖等著你蘇家滿門抄斬吧!幹盡喪盡天良的事情,你以為老天會饒了你們?況且,反正你那孽種生下來也是個野孩子,還不如感謝我替你解決了一個麻煩呢!”

說著說著,雲易易竟滿目得意的笑了起來,如今的雲易易滿身汙黑,發絲因為許久沒有打理而早已經打結,麵上則是長久沒有打理而發黃,看著蘇淺月竟毫無忌憚的大笑著,絲毫沒有千金小姐的矜持與嬌貴!

看著如此得意的雲易易,蘇淺月卻是突然大笑了起來,隨即帶著一絲得逞的囂張緩緩開口“雲易易,您當真以為那死囚會莫名的找上你?雖然我恨雲千夢,但不可否認,比之雲千夢,你實在是太過乏味可陳,沒有家世沒有樣貌,就連這身段也是幹癟的很,你以為那閱人無數的死囚會看上你這樣的賤人?告訴你,你不過是雲千夢的替身而已,是我吩咐那死囚好好的招待你們姐妹兩的,隻可惜當時雲千夢被救了出去,倒是便宜了你這個賤貨,讓你在有生之年嚐到了魚水之歡的樂趣!”

“蘇淺月,你這個賤人……”如今聽到毀掉自己一生的竟然是蘇淺月這個賤人,雲易易隔著一條過道,便朝著狂笑不已的蘇淺月吼道,一張憔悴的小臉上寫滿了說不盡的怒意與恨意,恨不得立即便撲過去掐死張狂的蘇淺月!

“別急,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可麵對雲易易的失控,蘇淺月卻是極其冷靜的繼續開口“你以為,麵對自己的敵人,我真會好心的給你們送吃的?說你傻,你還真是笨啊,那不過是一點小伎倆,沒有騙過雲千夢,倒是把你這個白癡給繞了進去!那糕點的確沒有毒,但卻放了一味春藥,單吃不會發作,但若是聞了我那天點的熏香,兩者相結合,隻怕會情欲大增,而且得不到男子的憐愛,那種痛苦的感覺是絕對不會消失的!難道你沒有發現,你與那死囚在合歡時是十分愉悅的嗎?雲易易,你可真是個從鄉下出來的白癡,這點小伎倆就能把你擺平,當真是侮辱了我!”

蘇淺月眼底包裹著濃濃的嘲笑,雙唇一開一合的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看著那雲易易漸漸變得發狂發癲的麵孔,心中竟覺得十分的解氣舒服,想要讓她難過,雲易易的功力還差得遠了!

而雲易易斷是沒有想到自己的一生竟會在蘇淺月這個賤人身上,一時間氣的滿麵漲紅,想著這些日子以來自己所受的苦,想著自己跪在地上懇求那死囚放過自己,但仍舊逃不過他非人的折磨,想著如今自己身上已沒有一處完整的肌膚,雲易易的雙目頓時暴紅,伸出雙手張開五指便想要去掐死麵前的蘇淺月,口中不停的罵著“賤人、賤人、賤人……”

而蘇淺月則是好整以暇的欣賞著雲易易的怒火與恨意,既然自己已經如此落魄,那她便也不會讓別人好過,如此一想,蘇淺月嘴角的笑意更濃,放聲大笑的聽著雲易易癲狂一般的怒吼……

隻是蘇淺月的得意之色還未盡顯,便見幾名女獄卒走了過來,二話不說便打開了牢房的大門,隨即便抓過蘇淺月!

“幹什麽!你們這幫狗奴才,到底想敢什麽!”身上無力,但蘇淺月依舊奮力的掙紮著,卻始終是敵不過膀大腰圓的女獄卒,隻見那女獄卒輕鬆的單手便挾製住蘇淺月,而另一名女獄卒則是拿起手上的枷鎖便把掙紮不休的蘇淺月給拷了起來!

看著自己肩上突然多出來的木質枷鎖,蘇淺月頓時瘋狂的大叫起來“快給本小姐拿走,你們這是想幹什麽?我爹是刑部尚書,你們都不想活了嗎?我蘇家與辰王府可是姻親的關係,你們現在如此的對我,難道就不怕滅九族嗎?賤人,快放開我……”

可任憑蘇淺月嘶叫怒吼,那幾名女獄卒均是不理不睬,隻見一名女獄卒用力的推向蘇淺月的背後,讓隻顧著罵人的蘇淺月一個不差,腳下頓時一軟便直直的撲向麵前,跌爬在地,惹得原本滿身怒火的雲易易大笑不已“賤人,你也有今天,活該、活該!”

而蘇淺月卻是被那枷鎖給磕掉了一顆門牙,痛的她滿眼頓時湧上淚水,卻是說不出話來,挪動著身子跌跌撞撞的站好,卻發現原本與自己同一個牢房的母親與祖母等人,均是被那幾名女獄卒拷上了枷鎖!

“你們到底想幹什麽?我們乃官家女眷,豈能如此對待我們?我要麵聖!”這時,蘇家老太太發話了,雖帶著枷鎖,但她卻麵色沉靜,自有一股從大風大浪中淘過的鎮定!

聽到老太太發話,蘇家的女眷如找到主心骨一般的向她靠攏了過來,紛紛麵色憤慨的瞪著麵前站著的幾名女獄卒!

“還真把自己當一回事了!告訴你們,皇上剛剛下旨,蘇源貪墨受賄、虐待囚犯一案已經證實一切屬實,蘇源明日晌午便會推出午門斬首示眾,其子發配邊疆,家中女眷則盡數充軍!別在我們麵前擺出一副夫人小姐的模樣,你們現在可是連我們也不如!哼!帶走!”

不等眾人從這個消息中反應過來,幾名女獄卒便推推桑桑的把所有人趕出牢房!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皇上弄錯了!曲長卿本來就與我蘇家有仇,他這是栽贓陷害,他汙蔑爹爹,帶我去見曲長卿,我倒要看看他到底還要被逼到怎樣的程度!”蘇淺月再次吼道,想到自己即將充軍,蘇淺月瞬間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麵色頃刻間便慘白了下來,哪裏還顧得上口中這點疼痛,扯著漏風的牙齒便朝著那幾名女獄卒大叫大嚷!

‘啪!’可回答她的卻是狠狠的一鞭子,隻見蘇淺月背後的囚服瞬間劃出一道血痕,耳邊則是響起那女獄卒罵罵咧咧的吼聲“都給老子安靜點,否則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好言好語的跟你們說話,你們倒是蹬鼻子上臉越發得意了,還想見大人,也不看看自己如今是個什麽東西,從現在開始,你們可不再是貴族,一個個都成奴籍了,還這麽囂張,小心再吃我一鞭子!”

說著,那女獄卒便高高的舉起自己手中的鞭子,嚇得所有蘇府女眷身子一抖,不敢再有異議的拖著沉重的身子往外走去!

“哈哈哈…蘇淺月,你個賤人,你也有今天,活該啊活該,這是你的報應…你們想幹什麽?滾開,快滾開……”雲易易趴在欄杆內看著蘇淺月的蠢像,笑的不能自已,可還未笑完,便見自己的牢門緊跟著也被打開,從外麵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