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04節

  隻是,看著雲易易拚命的掙紮樣子以及臉上痛苦的表情,那死囚卻顯得十分的開心,腳上的力道不斷的加重,不一會竟整個人均是踩在了雲易易的背上,然後緩緩的蹲下身,把手中滴著的蠟燭油順著雲易易的衣襟,慢慢的滴進雲易易那白嫩的脖子中……

  “啊……”一聲痛呼,雲易易隻覺自己胸口的空氣仿若被壓榨的一絲不剩,而脖子上更仿若被人砍了無數刀,一時間承受不住這樣鑽心的痛,瞬間又暈厥了過去!

  第一百二十六章

  雲若雪沒有想到趙管家竟是這樣一匹白眼狼,當年他被娘親提拔成雲相府總管時,對她們母女可是萬分的恭敬,可她娘才死幾天,這個狗東西便狗仗人勢的依附了雲千夢,對雲千夢的話言聽計從,而對她卻是越發的不尊重,竟聽著雲千夢的吩咐,命令婆子丫頭強行為她套上了那日成親時穿的嫁衣!

  “趙德,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我娘當時那般的信任你,可她屍骨未寒,你就把她的屍首丟出了相府,如今還聽命於雲千夢那個賤人,這般的對待我,你不得好死!難怪你那幾個兒子都不是個東西,原來根源就在你這裏,這個吃裏扒外的狗東西,狗仗人勢的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居然敢這麽對我,待我回明了王爺,別說是你,就是雲千夢也要跪地求我!”雲若雪扭動了身子,不讓那粗手粗腳的粗使婆子給自己換衣服!

  她萬萬沒有想到,當日與辰王拜堂時所穿的嫁衣竟還保留著,如今又被趙德這個賤人給翻了出來,重新讓她穿上,讓雲若雪備感恥辱,當日在喜堂之上發生的一切均又湧到了她的腦海之中,辰王與楚飛揚種種因為雲千夢的對話爭鬥,又如眼前景象一般浮現在心頭,讓雲若雪隻覺這身嫁衣當真是諷刺至極,對雲千夢的恨意更是深入到了骨髓!

  而趙管家則是站在門外任由雲若雪嘶吼大罵著,麵上卻噙著一抹得意的笑容,時不時的順著雲若雪的話陰陽怪氣的搭上幾句“二小姐,您自己總稱自己為辰王側妃,可這側妃豈有像您這樣大呼小叫滿口賤人賤人的叫的?你這樣,別說得不到辰王爺的歡心,隻怕剛進辰王府,便會被冷落!您還是歇一歇,別再給婆子們添亂,趕緊穿上嫁衣,讓奴才送您回辰王府吧!”

  聽著趙管家那極其諷刺的話,雲若雪隻覺兩眼發暈,她怎麽會知道,那向來對自己畢恭畢敬的趙管家,竟會這般的譏諷自己,心頭頓時大怒,朝著那撕開自己原先衣裳的婆子便是一個耳光,隨即破口大罵道“你是什麽東西,居然敢碰我?狗東西,跟趙德一個德行,居然敢在我的身上撒潑,你找錯人了吧!”

  那婆子本就是趙管家故意從砍柴的粗使婆子中挑來的,對於伺候小姐們洗漱換衣的事情根本就一竅不通,加上雲若雪的衣裳均是名貴但卻極其輕薄柔軟的布料,自然是經不起那婆子大力的拉扯,隻是輕輕一下,便見雲若雪外衣的衣襟便被撕出一個大口子來,氣的雲若雪雙目含刀的瞪向那婆子,恨不得殺了這個侮辱她的老東西!

  “二小姐,您還是不要太挑剔了,日後到了辰王府,您若還是這樣,隻怕連粗使的婆子都不會來伺候您!奴才這也是為了您著想,提前讓您能夠適應適應!”趙管家豈能聽不到裏麵的動靜,此時又聽見雲若雪把自己與那連三等丫鬟都不如的粗使婆子相提並論,心頭自然是恨意橫生,自然是趁著現在雲若雪還在相府時多加譏諷嘲笑!

  “畜生!”可得到的,卻是雲若雪更加難聽的指責!

  聽著裏麵雲若雪不斷掙紮的聲音,趙管家此時卻是心平氣和了,隻是,眼底卻是浮現出一絲戾氣,帶著一抹讓人不能察覺的狠意開口“奴才在二小姐的眼中自然是豬狗不如!隻是,這畜生也是一條人命!當日奴才為了幫助蘇姨娘和二小姐,讓自己結拜大哥的兒子去接近大小姐,卻不想,我那親戚卻死於非命,可得到消息後,蘇姨娘與二小姐是如何對待奴才的?又是如何對待我那親戚的?二小姐,若說奴才是畜生,那您和蘇姨娘又是什麽?隻怕連畜生都不如吧!”

  “你……”雲若雪哪裏想到趙管家會跟自己算起舊賬來,一時間怒上心頭,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正巧此時那些婆子為她換衣結束,幾個力大無比的婆子頓時往她嘴裏塞了塊帕子,又用細繩把她雙手雙腳均捆綁了起來,這才壓著扭動不已的雲若雪走出門外!

  “二小姐,我全您還是不要亂動,免得這些笨手笨腳的婆子傷了您!況且,奴才這可是送您回辰王府,這不是您一直想回去的嗎?怎麽此時倒是不樂意了?”看著雲若雪這番狼狽的模樣,趙管家心中得意極了,又見此時雲若雪除了兩隻眼睛能夠瞪他,便再也不用聽她聒噪的聲音,更是讓趙管家心頭舒暢,指揮著那幾個婆子便把雲若雪強行壓進轎子中,囑咐小廝們送雲若雪去辰王府!

  待轎子被抬到了辰王府的門口,一名小廝便上前與那辰王府的門童說了幾句話,隨即那幾個婆子為雲若雪解開手腳上的細繩,便留下轎子便紛紛快速的離開這裏

  “你們……”看著那一個個離自己遠去的身影,雲若雪正要放聲大罵,可卻發現屹立自己麵前的正是辰王府,便立即閉上了嘴巴,揉著被勒出痕跡來的雙手,掏出衣袖中的絲帕蒙著臉便出了轎子,來到辰王府的門口,便趾高氣揚的對那小門童開口“快開門!”

  那門童本就隻是一個孩子,哪裏見過這樣凶悍的女子,即便元德太妃為人冷淡,卻也不似雲若雪這般的頤指氣使,便帶著不願道“你是何人?王爺吩咐過奴才,不準放陌生人進府!”

  聞言,雲若雪隻覺怒氣湧上心頭,那藏在衣袖下的手更是克製的不讓自己打出去,這才努力的放緩聲音道“我是王爺的側妃,因近日家中有事便暫回了雲相府幾日,想必你還不知道吧!”

  那小門童則是歪頭看了雲若雪半餉,卻依舊沒有讓開身子,惹得雲若雪心中更加的不快,正要發怒,卻聽見身後傳來一陣馬蹄聲,回頭一看,竟發現江沐辰下朝回王府,一時讓雲若雪喜上心頭,立即整理好自己的衣衫發髻,立於一旁恭敬的朝走過來的辰王福了福身,淺聲道“妾身見過王爺!”

  江沐辰沒想到這雲若雪竟是這般的沒臉沒皮,居然找上門來,麵色頓時一沉,周身散發出一股寒意,嚇得那小門童頓時低下了頭,心頭不禁慶幸,幸而方才沒有放人進去,否則此時王爺隻怕連自己都要趕出辰王府了!

  而江沐辰則隻是冷冷的看了雲若雪一眼,隨即便要抬腿走進辰王府……

  可還未跨出一步,他前麵的路便被一身紅色嫁衣的雲若雪給擋住,隻見雲若雪突然朝著辰王跪下來,神色極其淒哀道“王爺,不管妾身做錯了什麽,但若雪畢竟是您娶進辰王府的側妃,您怎能如此的冷酷無情?”

  沒想到她竟敢攔住自己的去路,江沐辰微微低頭,隻見雲若雪竟還敢穿著自己為雲千夢挑選的嫁衣,麵上的神色便更加冷然,毫不留情的開口“滾開!”

  可他的話卻沒有讓雲若雪產生退意,反倒是猛地撲向辰王,雙手緊緊的抱住辰王的右腿哭道“王爺,若雪知道王爺心中隻有姐姐一人!可姐姐如今已經嫁給了楚相,您為何不回頭看一看若雪,姐姐有的,若雪同樣有,為何王爺對若雪這般的沒有耐心與憐惜之意?”

  說著,雲若雪便低低的哭泣了起來,美人落淚,頓時讓路過的行人紛紛對辰王指指點點,均是以為辰王始亂終棄,惹得人家女子上門討要公道!

  而雲若雪不說這話,辰王到隻是冷麵對她,可此時雲若雪卻把辰王的心事公布於眾,讓辰王成為百姓的眾矢之的,一時間眾人紛紛感受到周圍溫度的驟降,這才驚覺他們咒罵之人是當今的辰王,紛紛心中升起懼意,再也不敢在此地久留,掩麵便快速的離開了這裏!

  而江沐辰卻不像上次那邊抬腿踢向雲若雪,反倒是麵色冷靜的彎下腰,伸出一手勾起她那細小的下顎,看著麵前這張梨花帶淚的臉,眼中盡是讓人看不出波瀾的平靜!

  “王爺……”雲若雪心中一喜,以為辰王被自己的真心給打動,眼中雖有淚水打滾,可抽泣之聲卻已漸漸停止,況且辰王本就長得俊美,被他這麽一直凝視著,雲若雪的麵頰不由得浮上兩朵紅暈,一時間羞澀極了!

  “寧鋒,扒掉她這身嫁妝,丟出辰王府!日後她若是再敢靠近辰王府的大門,便名弓箭手放箭!”可不想,就在雲若雪心中出現希望之時,耳邊卻響起江沐辰那極其殘忍的命令!

  還不等她掙紮,雲若雪的身子便已被兩名侍衛給拉開,讓她眼睜睜的看著江沐辰踏進辰王府!

  “王爺,你還是不要心存幻想了!雲千夢已經嫁人,即便您心中不服,這也是事實!如今您娶了我,即便是再不樂意,我也是這辰王府的側妃!否則,爹爹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江沐辰的行為頓時也惹怒了雲若雪,心中對雲千夢的憎恨與嫉妒已是讓雲若雪失去了理智與正常的判斷,不管麵前站著的是何人,她心中唯一想到的便是報複對方!

  可江沐辰不適旁人,他斷不會懼怕雲玄之,更不會被雲若雪的威脅所嚇到,隻是那抬起的腳步卻是再次的收回,衣袖下的雙手早已在聽到‘雲千夢楚飛揚’的名字後緊緊的握成拳,帶著戾氣的雙目漸漸轉向雲若雪,極其冷聲道“憑你也配與雲千夢相提並論?都發什麽楞,還不趕緊動手,難道想被軍法處置不成?”

  幾名侍衛聽到辰王已經用這樣的聲音開口,心頭頓時一緊,二話不說便伸手探向雲若雪的衣襟!

  ‘撕拉……’一聲,雲若雪身上嫁衣的衣襟已是被撕開,隨即不過眨眼的瞬間,那紅色的嫁衣便成了寸寸衣料被丟在她的周身!

  ‘轟……’大門關上的聲音提醒雲若雪,她今日不但沒有踏進辰王府,更是被江沐辰狠狠的羞辱了一番,看著身上白色的綢緞裏衣,雲若雪淚如雨下,羞憤難當的猛然站起身,不顧身上的尷尬撲向那塗著朱漆的大門,用盡全力的拍打著門板,大聲的吼道“江沐辰,你給我開門,你怎麽可以這麽對我?你不是人,不是人……”

  可是任憑雲若雪如何的拍打叫喊,那緊閉的大門均沒有打開,直到她累的筋疲力盡,這才滿麵淚水的滑坐在地上,隨即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身子,放聲大哭了起來……

  “呦,這小妞是誰呀!長得可真是標致!”這時,一道滿是輕浮的聲音在雲若雪的耳邊響起!

  猛地抬起頭來,雲若雪看到幾名衣著破爛的乞丐竟緊緊的盯著自己,尤其他們眼中那冒出的淫穢的目光,讓雲若雪心頭不由得泛上一股惡心,讓她立即低頭看去,卻發現自己此時衣衫不整,那白色的裏衣根本就遮不住那一身水靈細嫩的肌膚,貼身的粉色肚兜更是若隱若現的呈現了外人的眼中,嚇得雲若雪一時間根本就忘記了哭泣,雙手用力的拽著自己的裏衣,口中哆哆嗦嗦的驅趕著麵前這些滿身髒汙的乞丐“滾開,你們可知我是誰?不想死的就趕緊滾!”

  “呸,別裝做一副良家婦女的模樣,方才你抱著辰王的淫DANG模樣,我們兄弟幾個可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可惜人家辰王看都不看你一眼,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要不是看你長的還行,兄弟幾個連瞟你一眼的功夫都沒有!”說著,一名帶頭的乞丐竟伸出他那隻肥膩的手摸向雲若雪細滑的臉蛋,頓時被那細膩的觸感給勾起了情欲,眼中泛著淫光的一步步逼近雲若雪!

  “啊……你幹什麽?滾開……”被那乞丐輕薄的舉動給嚇壞了,雲若雪揮舞著雙手便想趕走麵前的人,同時想轉身向江沐辰求救,可還不等她再次開口,一張塗了藥草的髒布便蒙上了她的閉眼,瞬間便見雲若雪閉上了雙眼停止了掙紮,而那幾名乞丐則是眼露得意的笑意,手腳利索的抬著雲若雪離開了辰王府門口……

  而此時得到蘇源的到來的消息後,雲玄之心頭有些不快!

  畢竟,自己如今官複原職,仍舊是正一品的宰相,而蘇源卻始終是正二品的刑部尚書,可蘇源卻是仗著找到辰王這顆大樹越發的不把自己放在眼中,出入雲相府則是像出入他蘇府一般的自由,隻是在進入雲相府後,才讓管家來通知自己!

  蘇源這般的自由散漫不把自己放在眼中,讓雲玄之隻覺在女兒女婿麵前丟盡了臉麵,心中的感覺自然是不悅了許多!

  隻是,方才雲玄墨被京兆尹帶走且幾乎是被判流放一事,卻是讓雲玄之心中暗喜不已,兄弟兩鬥了這麽多年、他輸在得不到母親的疼愛上,卻是贏在職場之上,如今有了楚飛揚這個女婿,更是讓雲玄之如獲至寶,隻覺一切事情到了楚飛揚的手中,可真是如剝大白菜一般的簡單!

  想著那絲毫不知廉恥的雲易易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楚飛揚的身上,結果卻被楚飛揚送給了那個死囚,雲玄之陰沉的眸子中漸漸的浮現出得意之色,隻是卻在即將踏進迎客廳時整理了自己的表情,滿麵沉靜的走了進去!

  而此時蘇源正獨自坐在迎客廳右排的椅子上,麵色十分的難看,滿是陰鷙目光的眸子暗藏著即將爆發的怒意,即便是明明看到雲玄之踏進迎客廳,他亦是沒有起身,唯有目光微微掃了雲玄之一眼,口中漸漸發出譏諷至極的聲音“如今要見到雲相,可真是比登天還難!”

  而此時雲玄之心情尚好,如今得到實實在在的得到楚飛揚這個後盾的他,再也無需為了避諱辰王而對蘇源小心翼翼!

  畢竟,這楚飛揚與江沐辰,這兩人不管是實力或身份均是不相上下,而若是雲若雪能夠成為辰王真正的側妃,那自己此生可便是高枕無憂了,一個蘇源算什麽,那蘇淺月早已是殘花敗柳不成威脅,這笑到最後的人,還不是他雲玄之嗎?

  如此一想,雲玄之的心情便越發的暢快,更是攜帶著一股不可阻擋的氣勢越過蘇源走向主位,麵色冷靜的坐下,接過丫頭遞過來的熱茶緩緩喝了一口,隨即揮手讓屋內伺候的丫頭們紛紛退了出去,沉默的等待著蘇源再次開口!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