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02

了整整一個上午,雲千夢自然是沒有時間前去探望夏嬤嬤,便隻能讓映秋每日前去為夏嬤嬤把脈,然後回來稟告自己!

“這幾日天色不好,嬤嬤雙腿有些發疼發酸,奴婢已經為她針灸過了,相比較前幾日,今日嬤嬤的精神好了不少!”映秋看著雲千夢不停舞動著自己的四肢,目光中不由得浮上不解,不明白這些姿勢有何用處!

“哎呀,小姐快看,外麵落雪了!好大的雪花呀!”這時,走出內室的慕春突然趴到了窗子上,指著外麵緩緩落下的雪花興奮的說道!

聞言,屋內的幾個丫頭紛紛跑到慕春的身邊,神色開心的看著外麵漸漸變得雪白的世界!

雲千夢看著那飄然而落的雪花,又見這夢馨小築中那一株雪鬆,腦中頓時靈機一動,吩咐道“記得咱們庫房中原先收著十幾盞精致的琉璃燈,都取出來吧!”

迎夏不解的看向雲千夢“夫人取它們做什麽?難道要放在庭院之中?”

而雲千夢卻是神秘一笑,促崔道“廢話什麽,快去!”

幾個丫頭一哄而散,不消半盞茶的時間,四人手中便拿著幾盞琉璃燈從偏房後麵的庫房中走了出來!

“夫人,都在這裏了!隻是,您要這燈做什麽?”本來昨日楚王爺便命人在庭院中多加了幾盞燈,因此幾人對雲千夢的用意卻是不甚明了!

“跟我來!”而雲千夢卻是繼續賣著關子,自行拿過一旁的鬥笠穿好,率先走出屋內,嚇得四個丫頭紛紛提著琉璃燈跟上,生怕雲千夢出意外!

“給我!”而雲千夢卻是走到那雪鬆下,從慕春的手中拿過一盞琉璃燈舉高,然後把琉璃燈上的繩子牢牢的係在那雪鬆的樹枝上,隨後個袖中掏出一支火折子,點亮了那琉璃燈裏麵的紅燭,隻見那鬱鬱蔥蔥的雪鬆上突然忽明忽暗的亮起一抹紅光,煞是好看!

“按照我的方法,把手中的燈纏在樹枝上!”做了一次示範,雲千夢便微微往後退去,讓身後的四個丫頭上場!

而慕春幾人本就是小女孩心態,平日處事雖穩重,但也是貪玩的年紀,此時見這雪鬆被自家小姐打扮的如此漂亮,便紛紛躍躍欲試,四個人一哄而上,快速的把手中提著的琉璃燈一盞盞的纏在樹枝上,隨後再點亮這十幾站燈,一時間原本光線昏暗的庭院中竟閃爍如星辰,美不勝收!

就連那些原本路過夢馨小築的丫頭婆子們也紛紛頓足觀望,對這位新嫁進相府的當家主母充滿了好奇!

“這是什麽?”楚飛揚一腳踏進自己的院落,便見那一株雪鬆旁圍著四個忙裏忙外的丫頭,而一旁還有一個身穿鬥笠,一動不動的站在雪地中的人兒,不用多想,便知定是雲千夢!

看著越發下得越發大的雪花,楚飛揚眉頭輕蹙,快步走到雲千夢的身後,一手便捉住她隱藏在鬥笠中的小手,滿眼責備的開口“外麵天寒地凍的,你居然連大氅都不披便站在這雪地中,難道是想生病不成?”

意外的看到此時出現在夢馨小築中的楚飛揚,雲千夢則是揚起笑臉,指著麵前的雪鬆開心道“飛揚,你看,這是我準備的聖誕樹!”

若說不想念現代的生活,那是假話!生活了二十幾年,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內便忘得幹幹淨淨!

隻是既然已經來到這裏,又明知回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雲千夢在這一年間亦是努力的適應著古代的生活,偶有思念也是壓在心中,今日看到這雪與雪鬆,這才想起已近聖誕節,便想到這麽一個法子逗著自己!

難得見到雲千夢眉飛色舞的樣子,楚飛揚順著她的手看去,隻見自己院中的雪鬆已是被幾個丫頭打扮的花枝招展,雖不符合自己的風格,但看到雲千夢開懷一笑,卻也是值了!

況且,這雪鬆被十幾站琉璃燈這麽以裝扮,確實多了幾分人情味,讓原本便人丁單薄的楚相府也多了幾分人氣!

隻是,楚飛揚卻是皺眉拉過雲千夢的兩隻手,微微的責備道“手都已經冰涼徹骨,居然還不知道回去!你若是喜歡,我讓洪管家派人過來變成,何必自己站在這冰天雪地之中受罪!”

見楚飛揚又開始婆婆媽媽,雲千夢則是撒嬌的抱住他的胳膊,撅嘴討饒“適當的運動對身體可是有益處的!整日的坐在那屋中,就連四季的變化都感受不到,這樣的人生豈不乏味的很?”

看著雲千夢主動的抱住自己的手臂,雖然隔著鬥笠,可楚飛揚依舊能夠感受到她那柔若無骨帶有馨香的身子,一時間眼中的責備瞬間化去,染上點點笑意,心知這丫頭一張嘴巴生的厲害,可他也有自己的原則和立場,見她的鼻頭亦是被凍的通紅,便不由分說的摟著她往屋內走去!

進了屋內,雲千夢脫掉身上的鬥笠,看著這個時間出現在相府中的楚飛揚,問道“年關將至,朝中不忙嗎?”

“在忙也沒有夫人重要!”而楚飛揚則是快速的接口,順便把暖爐放入雲千夢那紅通通的雙手中!

“巧言令色、油嘴滑舌!”見屋內的幾個丫頭紛紛捂嘴偷笑,雲千夢暗暗瞪了楚飛揚一眼,低聲嘟噥著,目光卻是透過窗子看著院子中的聖誕樹!

見她露出這樣少有的思念之色,楚飛揚眼中閃過疑惑,揮手讓幾個丫頭退出內室,自己則是走到雲千夢的身後輕輕摟住她,低聲問道“喜歡?”

雖隻有兩個字,但雲千夢卻是聽懂了所有的話,帶著一絲懷念的點了點頭,卻在感受到背後那堅強的胸膛時釋然一笑“一時貪玩而已!朝中出了什麽事情嗎?竟讓我們日理萬機的相爺如此早的便回了相府!”

當真是無心的一問,卻被雲千夢問到了重點上!

楚飛揚心知自己不說,過幾日雲千夢還是會得到消息,便抱著她一同看著外麵那熠熠生輝的聖誕樹,低聲開口“曲長卿如今已是刑部尚書!”

聞言,雲千夢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愣,隨即返過身抬眼看向楚飛揚,滿是疑惑道“這是皇上下的旨?”

見雲千夢領悟了過來,楚飛揚含笑點頭,隻是卻加了一句“不過是辰王的提議!”

“他?既然是他的提議,為何皇上會同意?難道說,皇上開始忌憚你了?”可朝中隻要有辰王在,玉乾帝自是不能動楚飛揚,不管他對楚飛揚是利用也好還是信任也罷,此時把曲長卿調離兵部,明麵上是升遷,可曲長卿手中的兵權卻是要盡數的收到玉乾帝的手中,難道說玉乾帝打算慢慢的收回兵權,自己對抗辰王?

一係列的猜測源源不斷的湧入雲千夢的腦海之中,讓她微微蹙起了秀眉!

一隻溫熱的指腹卻是細細的為她撫平了眉間的褶皺,楚飛揚牽著她坐到桌邊,倒了一杯熱茶讓雲千夢喝下去暖暖身子,目光含笑卻又透著嚴肅,直到雲千夢喝了半碗的熱茶,這才見他緩緩開口“夢兒,我的父親是邊疆大吏!隻是這西楚的人卻隻知道爺爺與我的名字,對於我父親楚培,卻是知之甚少!而他自從二十三年前外放做了邊疆大吏,今年是他第一次回京述職!”

聽著楚飛揚的解釋,雲千夢直覺這次的官員變動與自己那尚未蒙麵的公公有關!

這邊疆大吏看似是外放的官職,可卻是由皇帝親自任命,總攬一省或數省軍政大權,鎮撫一方的要員,與那分封疆土的諸侯相比也是差不到哪裏去!

想不到楚飛揚的父親竟是這樣的朝廷大員,難怪會引起玉乾帝的警惕,尤其在這多事之年,楚培竟挑著這個時候進京述職,其用意當真是讓人費解!

“我想,這邊疆大吏,應該不是當今皇上任命的吧!”如若是玉乾帝任命,他又豈會在這個時候應允了辰王的提議!

“是先祖帝任命的!”見雲千夢頃刻間便猜中了要點,楚飛揚嘴角微揚,心情似乎很好,仿若完全沒有受到今日朝中之事的影響!

而雲千夢聽了他的解說,也不由分說的點了點頭!

這就難怪了,楚王與先祖帝稱兄道弟打下這西楚的江山,到頭來卻是擁護著先祖帝坐上了龍椅,先祖帝自然是愧疚自己的兄弟,讓兄弟的孩子成為一方大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他卻沒有想到,到了自己的孫輩便出現奪嫡的戲碼,而楚王這一脈卻又是手握兵權讓人忌憚,因此楚家便成了玉乾帝除去辰王之外的第二個心頭大患!

隻是,雲千夢總覺得這其中有什麽不對勁,對,就是有一處讓她覺得不自在!

細嫩的指腹沿著杯沿緩緩的滑動著,雲千夢心中卻是過濾著楚飛揚方才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心頭突然一顫,猛地抬頭看向坐在自己身邊淺笑不語的楚飛揚,試探性的開口“二十三年不曾回京?那你豈不是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

楚飛揚本是有些納悶雲千夢為何突然沉默了下來,卻不想這丫頭原來實在思考這件事情,本就打算盡數的告知她,便也沒有隱瞞的開口“是啊,在我出生那年,父親便離開了京都!自小,我便是在爺爺和上官嬤嬤的照看之下長大的!之後爺爺奉命出征,我也便跟在其身邊學習兵法打仗!”

見從未提起過自己身世的楚飛揚童年竟是這般可憐,雲千夢眼中微微浮現心疼,這樣的境遇,真是與之前的雲千夢相似!

雲千夢雖然有個父親,但形同虛設;楚飛揚同樣有個父親,但父子見麵怕也是不相識,當真是讓人唏噓不已!

也難怪上次老太君壽宴上,楚王爺爺會說出那樣的話來!

“那公公此次進京隻是述職還是留用京官?”天子腳下自然似乎風光無限,可是卻不及一方大吏來的舒服!

“我也不知他的打算!”見雲千夢小腦袋中想的越發的多了,楚飛揚不由得伸手替她揉一揉太陽穴,免得想壞了這聰慧的腦袋!

而雲千夢則是順勢坐到楚飛揚的腿上,窩在他的懷中,雙手環抱著他的手背輕輕的拍著,似是在哄著孩童一般“飛揚,你的母親?”

“難產而死!”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答案!

卻讓雲千夢緊緊的皺起了眉,心中蔓延開一股心痛,看著平日裏灑脫的楚飛揚竟也有這樣的身世,雲千夢更覺心口發疼!

“夢兒,我沒事!在我的生命裏,你、爺爺都是最重要的人!其他的人於我而言,均是形同路人,何必為了不相幹的人而傷心!”抬手輕拍雲千夢的後背,楚飛揚語氣輕鬆的開口,卻讓雲千夢莞爾一笑,隨即坐直身子,雙目放光的問道“那咱們需要準備客房嗎?”

看著雲千夢眼底一閃而過的狡黠,楚飛揚眼中盛滿寵溺,卻是說出自己的想法“他們應該會先去拜見爺爺的!”

“他們?”瞬間雲千夢便反應了過來,哪有一方大吏沒有外室的?隻怕這次楚培是舉家回京吧!

而見楚飛揚沒有再開口,雲千夢便知在楚飛揚的心中,隻怕還是不願自己的父親住進相府的!畢竟,父子兩自楚飛揚出生便沒有見過一麵,如今要讓兩個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住在一起,還真是有些別扭!

“相爺,夫人,王爺來了!”這時,原本守在外間的慕春快步走了進來稟報!

聞言,雲千夢立即站起身,麵色有些紅潤的低頭撫了撫裙擺上的褶皺,見楚王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便立即行禮道“見過爺爺!”

“哎呀,快起來,別跪壞了膝蓋!”一如既往的不拘小節,讓雲千夢微微一笑,自己隻不過是福了福身而已,哪裏會跪壞了膝蓋!

隻是自從知道了楚飛揚的家事後,對於楚王與楚飛揚,雲千夢卻是更加的留心觀察,隻覺兩人相處輕鬆快樂,也唯有這樣的性情,才能在缺少兒子、沒有父親的情況下,這對祖孫還能過的這般的開心吧!

“爺爺是來辭別回王府的嗎?”看著滿麵紅光的楚王,楚飛揚則是端起麵前的茶盞,細細的抿了一口!

聽著孫子趕自己離開,楚王麵色頓時一沉,隨即怒道“誰說本王要回王府的?本王隻是來跟你商量,你父親即將回京,你有何打算!”

“打算嗎?沒有!父親是進京述職,可不是回來兒女情長的!況且,如今他身邊嬌妻嬌兒圍繞,與我何幹?”楚飛揚回答的雲淡風輕,可話中卻帶著濃濃的疏離之感!

“你……”楚南山自然是清楚孫子與兒子的父子感情的,這才厚著臉皮前來想增加這對感情單薄的父子,可卻被楚飛揚不軟不硬的給頂了回去!

“爺爺,公公若是回來,我們定會登門拜見!況且,落腳之處還是需要公公滿意為好,咱們現在急著做決定也是沒用的!”這這對祖孫快要反目為仇,雲千夢趕緊開口!

聽著雲千夢的勸解,楚南山這才緩緩點了點頭,也知此時勉強自己的孫子,隻怕適得其反,還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農曆十二月二十九日,楚培舉家進入京都!

一早,雲千夢便帶著慕春等人去了楚王府,在偏廳與楚王等了大半個上午後,這才見焦大快步走了進來!

“王爺,老爺方進京都便進宮向皇上請安去了!此刻,二夫人領著少爺小姐正往偏廳而來!”聽著焦大的稟報,雲千夢心頭不知怎的卻是劃過一絲不舒服,麵上卻是冷靜含笑的品茗!

待偏廳的門簾被丫頭們再次掀起時,雲千夢這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