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202節

  “是!”習凜立即領命而去!

  而楚飛揚卻是冷冷的掃了那對父女一眼,隨即扶起雲千夢,牽著她的手一同走向花廳!

  待眾人來到花廳時,隻見花廳內立著一名身穿正四品官府的中年男子,雲玄之定睛看去,竟是京兆尹錢大人!

  “下官見過楚相、雲相!”看到先後走進來的幾人,錢大人立即躬身行禮!

  “錢大人不必多禮,請坐吧!”楚飛揚徑自帶著雲千夢坐下,而雲玄之則是坐在楚飛揚的身旁,那錢大人自然是不敢跟兩位一拚宰相同坐,便挑了花廳右側的位置坐下,至於雲玄墨與雲易易則在習凜與元冬的強押下坐在了左側的座位上!

  “二弟,此時京兆尹錢大人在此,若是易易受了什麽委屈,你大可說與錢大人聽,相信錢大人定會為易易洗刷冤屈的!”楚飛揚如今讓習凜把錢大人請來,其用意不言而喻,雲玄之便賣楚飛揚一個人情率先開口,同時也是不讓雲玄墨找機會開脫!

  雲玄墨本以為這時雲相府與楚相府的家事,這才大膽的把雲易易失身一事拿出來說,可不想這楚飛揚竟是冷硬心腸之人,居然讓人把京兆尹給請了過來,若自己不說出方才的話,那便是故意誣陷朝廷命官,況且方才那麽多人均已是聽到了自己對楚飛揚的指控,自己即便是想抵賴,隻怕雲玄之等人亦是不會答應!但若是說了,雲易易失身一事一旦傳揚了出去,隻怕她這輩子算是毀了,即便將來進入楚相府,也會一生遭到世人的詬病!

  直到這時,雲玄墨才真正發現楚飛揚的可怕,隻覺相比較伶牙俐齒的雲千夢,楚飛揚的手段更加的讓人心生恐懼,這樣不留餘地的打擊對手,當真是要置對手於死地!

  一時間,雲玄墨的額頭竟不由得微微沁出一層薄薄的冷汗,雖然此時花廳中早已是點了銀碳溫暖至極,隻是他卻隻覺四肢冰冷,猶如身在冰窖中一般!

  “二叔還是抓緊時間說吧!京兆府中事情繁多,錢大人向來時間寶貴,還是莫要耽擱了錢大人辦公為好!或者二叔覺得這相府之中不適合談論此事,不如就此跟著錢大人前去京兆府好好的申訴一番,也讓京都的百姓旁聽著為四妹妹評評理!”此時雲千夢淡淡的開口,對於敵人,她向來沒有什麽同情之心!

  盡管此時雲玄墨與雲易易雙雙沉默,看上去有些可憐,隻是方才他們父女兩那般逼迫自己為楚飛揚納妾時的嘴臉,卻早已是深深的印在了雲千夢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便冷眼旁觀著他們的下場!

  雲玄墨則是在聽到雲千夢的話後暗自皺眉,隨即以商量的聲音開口“夢兒,這可是關係到你四妹妹一生名譽的事情,豈能就此說與外人聽?況且,這件事情本就是家事,又何必勞煩錢大人?你即便不為易易的閨譽著想,總也要為楚相的官譽著想吧!盡管男子風流向來被人傳頌,可畢竟易易是楚相的妻妹,這樣的事情,自然是要捂住,哪有往外捅出去的道理?”

  聽到這裏,那錢大人即便不知道事情的經過,但以他多年辦案的經驗,卻也是猜的八九不離十!

  隻怕是楚相少年風流,背著夫人不小心貪嘴了!而這個貪嘴的對象,卻正是正妻的妹妹!

  隻不過,楚飛揚為官這些年來向來嚴於律己,私生活更是自律,唯獨那次向皇上請旨賜婚讓朝中所有人驚訝不已之外,當真是沒有傳出過他對哪家的小姐有何不軌的舉動!

  因此,當錢大人聽完雲玄墨的話後,心中不由得有些懷疑雲玄墨所說之事的真假!

  “錢大人,他的話你可是都聽清楚了?”而楚飛揚卻是懶得與雲玄墨多說,隻是徑自的問著端坐在一旁的錢大人!

  而那錢大人則是朝習凜點了點頭,便見習凜立即轉身走了出去,而他自己則是恭敬的回答著楚飛揚的問題“回楚相,下官已從雲玄墨的話中略微知曉了事情的大概!若是下官的猜測沒有錯,隻怕此時牽扯到了楚相與雲玄墨口中的雲易易!隻是,此時要斷起來也並非難事,還請楚相稍等片刻!”

  說著,眾人便見習凜手捧筆墨紙硯走了進來,替那錢大人擺放好,隨即再一次的轉身出了花廳!

  而那錢大人則是立即執起麵前的毛筆,把方才從雲玄墨口中聽到的話一字不差的盡數寫了下來,隨即開口問著“既然是雲小姐失節一事,那自然是在我京兆府的管轄範圍之類!若雲老爺真想為小姐討回公道,還是請把知道的事情盡數說出來,莫要有所隱瞞!”

  饒是雲玄墨素日裏冷靜,可被逼到這樣的份上,隻見他麵色蒼白,那扶著扶手的雙手更是青筋爆出,似是壓抑著極大的怒氣!

  而雲易易更是沒有想到楚飛揚竟絲毫不在乎自己的麵子,居然還把京兆尹給找了過來,打算把此事公開,這讓她麵色驟然漲紅,滿眼不可置信的看向楚飛揚,喃喃自語道“飛揚,你竟如此待我?”

  語畢,兩行清淚滑下臉頰,看上去煞是可憐!

  隻是此時卻無人欣賞她的我見猶憐,隻見慕春早已是忍不住的站出來跪倒在錢大人的麵前,把方才在內室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盡數說了一遍,與此同時,迎夏與元冬亦是站出來作證,一時間,汙蔑朝廷命官的帽子頓時死死的壓在了雲玄墨與雲易易的頭上,讓他們此時的處境越發的被動!

  “錢大人,你莫要聽這些丫頭的胡言亂語!她們都是雲千夢的丫頭,自然是向著自己的主子,見我與飛揚感情好便心生不快,此時更是巴不得想抹黑我!大人身為京兆尹,可一定要為易易做主啊!”雲易易見慕春等人竟把自己與爹爹方才的一言一行盡數的說了出來,頓時惱羞成怒的站起身,指著跪在地上的三人便厲聲罵道,絲毫沒有注意到那錢大人微皺的眉頭!

  “哦?本相何時與你感情好了?雲小姐的臉皮當真是比那城牆還要厚,一個未出閣的女子竟如此的不知廉恥,可真是讓本相大開眼界!既然你如此的篤定,那本相倒是有些好奇事情發生的時間地點以及人證物證,還請雲小姐仔細的回憶一番,可別說漏了!”而此時,楚飛揚卻是滿麵笑容的開口,隻是那雙含笑的眸子中卻是包裹著濃濃的殺氣!

  這讓始終盯著他的雲易易不由得從心底打了一個激靈,隻覺楚飛揚嘴邊掛著的不是笑,而是一把殺人於無形的利刃,讓她一時竟忘了開口回答問題,直到那錢大人再一次的問起,雲易易這才戰戰兢兢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心中含著懼意的低聲開口“這…當晚天色太黑,我並未看得十分的清楚,隻是有一點可以肯定,若是楚相沒有進入牢房,雲千夢又豈在聖旨到達之前便離開了刑部大牢,有怎會在楚相府與他完婚?”

  “原來四妹妹沒有看清楚是誰,便把責任盡數的推到了我夫君的身上啊!那我就是不明白了,既然夫君要救我出去,那他哪裏來的時間作案呢?四妹妹是否可以解釋一下!”雲千夢同樣嘴角含笑,隻是目光清冷,似是一柱極寒的冰柱般,讓雲易易周身頓時泛起一股冷意,讓她下意識的低下了頭,不敢與雲千夢直視!

  “姐姐說的什麽話,事情自然是發生在姐姐走後的第二個晚上!難道姐姐以為易易會拿這樣的事情開玩笑嗎?”眼睛雖是不敢看向雲千夢,可此時雲易易卻是嘴硬到底,反正橫豎都已被這個錢大人知曉了,倒不如拚一拚,或許還能夠掙到一個進入楚相府的機會!

  麵對雲易易的轉移話題,雲千夢卻是突然話鋒一轉,雙目含著精光的看向錢大人,麵色嚴肅的開口“錢大人,您不覺得奇怪嗎?按照易易的說法,夫君已是救出了我,又何必再冒險進入刑部大牢?更何況,這與夫君回京的時間根本就不符,若是大人不信,大可把當日當值的城防軍傳來以及十二月初九那日當值的城防軍傳來一問,看看夫君回京到底是這兩日中的哪一日!錢大人大可放心,那城防軍可是辰王的部下,可不是我們能夠收買的!”

  這京中今日所發生的事情,又有哪件能夠逃過京兆府的眼睛,盡管此時辰王與楚飛揚還未真正的翻臉,可楚飛揚大鬧辰王婚禮,而辰王對楚飛揚圍追堵截,均是被錢大人看在眼中,因此,那城防軍的證詞倒是可以一信,畢竟,沒有人會為自己的敵人作證!

  那錢大人正要開口吩咐門口的屬下去辦此時,卻見習凜早已是領著兩名城防軍走了進來!

  看著習凜如此迅速的動作,雲千夢心中不禁讚歎不已,對於楚飛揚的深思熟慮卻是更加的佩服,隻怕在方才雲玄墨咄咄逼人之時,楚飛揚便早已想到了一切,這才暗中吩咐習凜去辦妥這一切的吧!

  身隨心動,雲千夢的目光漸漸轉向楚飛揚,卻見他朝著自己溫柔的一笑,隻是眼底的冰霜卻始終沒有散去,怕是今日雲玄墨與雲易易此舉是惹怒了楚飛揚,不達到他的目的,他是絕對不會罷手的!

  而此時,錢大人已是詢問起麵前兩人“你們可都是今年十二月初五與十二月初九當值的士兵?”

  “是,大人!”兩人異口同聲的開口!

  “那你們可知楚相是那一日回到京都的!你們記著,據實以報,不可有半點隱瞞!”錢大人那雙隱含精睿的眸子把麵前的兩人掃了一遍,見他們身著正式的城防軍官服,腰間佩戴著兵部鑄造的長劍,便確認了兩人身份的真偽,這才開口問著!

  “回大人,卑職是十二月初九當值的侍衛!楚相是於初九那日正午回京的,卑職看得十分的清楚,隨行的還有兵部侍郎曲大人!”一名個子稍矮的士兵這時開口說著!

  “你胡說,楚相明明是初五那日回京的,怎麽就變成初九了?你是不是被雲千夢給收買了做偽證,小心錢大人治你的罪!”這時,聽完那士兵回答的雲易易突然暴跳如雷了起來,手指著那士兵便開始威脅道,直惹得那士兵怒目相向,頓時硬氣的開口“錢大人,卑職沒有必要拿這種事情說謊!況且,當日當值的可不止卑職一人,大人若是不信,大可再傳問其他的人!況且,咱們京都有誰不認識楚相,卑職絕對是不會看走眼的!”

  當兵之人向來耿直,此時被雲易易這般的懷疑,那士兵自然是心頭不滿,看向雲易易的眼神中更多了一抹厭棄!

  而這時,習凜竟又帶著一名身穿刑部大牢囚服的男子走了進來!

  錢大人見暫時不需要再問那兩名城防軍其他的問題,便讓兩人暫時退出花廳,目光繼而放到那名男囚犯的身上!

  而雲易易卻在看到那男子時,麵色頓時慘白了起來,雙唇哆嗦的甚是說不出話來,身子亦是微微的顫抖起來!

  雲千夢看著這一切,目光也隨著開始打量起那男囚犯,隻覺這男子的側麵好生的熟悉,隻是記憶卻有些模糊,讓她一時間陷入回憶之中!

  而那男子卻也在看到雲易易之後露出一抹頗有深意的邪笑,讓雲易易更是嚇得猛地讓後退了幾大步,瞬間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可她越是如此的避諱,卻越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懷疑!

  “跪下!”習凜見那男子目光大膽,竟一一掃過花廳內的眾人,便一手按住那男子的肩胛骨、一手反過他的右手,強迫著那男子跪在了錢大人的麵前!

  “你是何人?”看著麵前目光含有邪氣的男子,錢大人滿麵嚴肅的開口問道!

  看著麵前麵色肅穆的錢大人,那男子卻是笑了起來,隨即滿不在乎的開口“我嗎?我隻是刑部大牢裏的一名死囚!不知大人今日把我帶來這裏有何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