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200

夢卻是搖了搖頭,清了清嗓子問道“相爺上早朝了?”

這古代不似現代夜生活豐富多彩,一入夜百姓能做的便是上床睡覺,因此此時雖天色尚早,雲千夢卻已是睡飽,再躺下去隻怕要頭疼了!

況且,自己畢竟初來乍到,雖有楚飛揚的疼愛,但自己若不拿出些魄力來,難免會被底下的人看輕,不如勤快些,免得日後讓楚飛揚難做!

“相爺寅時便動身離開了相府!小姐早膳想用些什麽,奴婢讓小廚房去準備!”隻見慕春利落的從木箱中拿出今日雲千夢要穿的一套紫紅色冬衣替她換上,隨即在她的肩頭披上一件小小的坎肩,小心翼翼的拿起木梳為雲千夢挽發!

“用些紅棗粥吧!一會讓元冬去把洪管家與上官嬤嬤請來,我要了解一下相府內的情況!”挑出一根用金絲線撚成的步搖交給慕春,雲千夢淡淡的開口!

“是!”小心的接過金步搖,慕春替雲千夢cha在右邊的發髻上,便見那金色的步搖在雲發間熠熠生輝,那微微垂下的一顆黃豆般大小的珍珠則是隨著雲千夢的動作而微微的擺動,看上去靈氣極了!

而此時皇宮中的大殿之上,蘇源正滿頭大汗的跪在殿堂中央,垂眸低首的聽著一旁的都察院右都禦史朗聲念著自己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

而這時的殿內,除了那右都禦史清朗的聲音緩緩響起外,便是沉寂一片,眾人心中想法各異,不明白好端端的這都察院右都禦史為何會突然檢舉揭發刑部尚書貪墨受賄、虐待囚犯一事!

朝中各派的中心人物則是麵色淡然、眼神平靜,絲毫不為所動的聽著那洋洋灑灑的罪行,唯有那些依附著他們而活的臣子們紛紛心驚膽戰的沉默不語,心頭不由得揣測著這都察院右都禦史到底是哪一方的人,而大部分人則是瞧瞧的抬首看向辰王,心中猜測著辰王是否會出言庇護蘇源!

可讓他們失望的是,辰王一如往常的立於百官之首,麵色比之往日更加的冷峻,那直視著前方的雙目中更是透著一股森冷的寒意,讓瞧瞧打量他的大臣趕緊的收回了自己的視線,生怕被他那駭人的表情給嚇到!

“好個刑部尚書,真是枉費朕這般的信任於你,這麽多年來把這麽多要的位置交給你,你倒是好,貪墨受賄、虐待囚犯的事情樣樣都沒有落下,若是傳到了百姓的耳中,朕豈不成了暴君昏君?你置朕的顏麵於何地?虧得你孰知我西楚刑法,卻不想這刑法隻是你用來對付敵人、斂財收財的工具,當真是聞所未聞,你太讓朕寒心了!”隻是聽了一小段,玉乾帝那滿含怒氣的聲音便蓋過那都察院右都禦史的,朝著已經渾身發冷的蘇源吼去!

被玉乾帝問罪,蘇源的臉色瞬間變得灰白死寂毫無生機,隻能渾身微微發抖的跪在殿中,心中卻是期盼著辰王能夠為自己開脫!

畢竟,自己已經是依附辰王,加上他的官位本就不低,若是此時被人扳倒,眼下的形勢對於辰王而言亦是不利的!

如此想著,蘇源心頭的顫意微微平複了些,隻是麵色依舊蒼白的朝著那龍椅上的玉乾帝大呼冤枉“皇上,微臣這些年兢兢業業,從未做過出格的事情!微臣的府邸幾十年來從未換過一處,這足以說明微臣絕對沒有貪墨受賄,而虐待囚犯一說更是子虛烏有的事情!微臣身在其位,有時為了讓犯人說實話的確會用刑,可這卻是在刑法的範圍之內,絕對沒有私自濫用刑罰呀,皇上,您可要明察啊,微臣實在是被冤枉的!”

說著,蘇源便急急的朝著玉乾帝磕頭,似是想證明自己的忠心!

可都察院右都禦史方才那振振有詞的宣讀出蘇源一條條的罪狀,卻已是深入了眾人的心中,無論此時蘇源辯解的如何天花亂墜,也是抹不去眾人心中的疑惑!

更何況,刑部乃六部之一,掌管刑罰,若是管理得當,便能使朝中清明一片,又能在百姓心中對朝廷產生信賴;若是管理不當,與朝中的貪汙腐敗之風為伍,那麽朝中定是昏暗一片,百官不清明,又如何能讓百姓信任朝廷、信任皇帝?

如此重要的位置,玉乾帝本是看著蘇源為人嚴肅工整,便委以重任,卻不想這些年下來,蘇源身上的戾氣愈發的濃重,心中的貪念更是越發的大了,當真是讓玉乾帝痛心疾首的同時又恨之入骨!

“蘇大人說的好聽,聽說您家中那幾房姨太太的娘家可是過的風生水起,那派頭完全不輸於一名四品官員的府邸!而會試前發生的那起火災,讓我西楚損失了多少的有才之人,可刑部直到今日亦是沒有找出那縱火之人!至於虐待囚犯一事,皇上,微臣可是聽說蘇源收取男囚的賄賂,讓男囚進入女囚的大牢之中為所欲為,還請皇上派人徹查此事!”可蘇源哪裏說得過都察院右都禦史,他本身便是靠著辯解出身,又是監管朝中大臣的一舉一行,今日既然能夠站出來指證蘇源,自然是有完全的把握,更不會給蘇源逃脫的機會,否則這樣的朝廷蛀蟲繼續留在朝中,隻怕會禍國殃民!

聞言,蘇源卻是瞬間抬起頭來,眼中射出點點陰毒的目光,口氣激動道“柳大人,我與你遠日無仇、近日無怨,你為何要陷害於我?刑部本就是掌管刑罰之處,若是好言好語能讓犯人吐出實情,那還需要刑部做什麽?皇上,微臣這些年為了掃清各種犯人,還朝廷還百姓一個安寧祥和的日子,自然會與人結怨,但若就是這樣便定了微臣的罪,微臣死也不會瞑目的!”

說話的同時,蘇源的目光不禁掃過辰王,卻見今日的辰王卻是比往日還要冷酷,麵對自己被人陷害,他的臉上竟無半點波瀾起伏,這讓蘇源心頭微微一緊,一股不好的預感頓時湧上心頭!

“皇上,臣有本啟奏!”而這時,京兆尹錢大人則是從後排的大臣之中站出列,雙手捧著早已書寫好的奏折快步走到蘇源的身邊!

餘公公見玉乾帝陰沉著臉朝他點了點頭,便快速的走下台階接過京兆尹手中的奏折恭敬的放在龍案上!

在玉乾帝看奏折的這段時間內,蘇源隻覺自己後背的汗如雨下,更是不明白這京兆尹遞了份怎樣的折子,是不是與自己有關?又或者是為自己脫罪的!

而今日辰王的反應實在是太過奇怪了,明明知道少了自己便是少了一條臂膀,可此時的他竟是連眼中的神色也不曾改變,仿若被那都察院右都禦史彈劾的人是其他人一般!

這一係列的想法僅僅在極短的時間內便紛紛湧上蘇源的腦海之中,隻是有一點他卻十分的明白,隻要辰王不開口為自己求情,隻怕辰王派係的人,均不會站出來為他說話!

這樣被動的局麵,讓蘇源心中十分的惱火,早知今日這都察院右都禦史會出其不意的參自己一本,那他就該在一點讓月兒進了韓國公府的大門,否則依著一份親戚的關係,還怕辰王此刻不會開口?

心頭的悔意頓時盡數的湧了上來,可千金難買早知道,蘇源又哪裏能夠算得到會發生這麽多的事情!

玉乾帝看完那奏折卻是沉默不語,大殿之上的百官見玉乾帝不出聲,頓時人人自危,心中紛紛猜測著京兆尹那本奏折中的內容,希望不要涉及到他們!

而這一時的沉默,更是增添了大殿之上的緊張之氣,而跪在中央的蘇源更是忐忑不安,隻覺此刻自己就連呼吸都要窒息了,卻又不敢開口詢問那折子中的內容!

“雲相,這件事情,你怎麽看?”相較於方才的怒意,此時的玉乾帝似是平靜了許多,語氣中帶著詢問的口氣,開口問著立於一旁始終保持沉默的雲玄之!

被玉乾帝點名,雲玄之站出列,冷眼輕睨地上的蘇源一眼,這才緩緩開口“回皇上,微臣所知與方才柳大人所言幾乎相符,隻是還有一點,是柳大人不曾提及的!”

說到這裏,雲玄之微微停頓了下,目光再次射向蘇源,那含著冷意的眼神中,帶著徹骨的恨意,讓蘇源麵色頓時如死灰一般,整顆心再一次的沉入穀底,若自己方才還能反駁那都察院右都禦史,但對於雲玄之的話,他卻是反駁不起來,這些年他所做的事情,有哪一件是逃得過雲玄之的眼睛的?

隻是雲玄之卻是狡猾的很,自己手中卻絲毫沒有他的把柄,這讓蘇源心頭懊惱不已卻又無計可施,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雲玄之那張嘴緩緩的說道“蘇源府中養有刁奴,四處欺男霸女,已是引起不少民怨,還請皇上明察!”

雲玄之十分的聰明,他並未點出蘇源在官場上的失誤,免得被玉乾帝怪罪知情不報,卻隻是點明蘇源府中的情況,讓眾人明白他平日的為人以及府中下人的為人,如此讓人聯想,便更能相信蘇源身為刑部尚書時的確是在其位而不謀其事,枉費了玉乾帝的一片信任之心!

一時間,朝堂之上眾人議論紛紛,看向蘇源的眼神中均是鄙視厭惡,就連那原本與蘇源站在同一立場上的大臣們,也紛紛避讓開這樣的人,私下竊竊私語了起來!

“辰王,你是如何看此事的?”而玉乾帝卻不急著降罪,反倒是把蘇源當作被貓捉住的老鼠一般逗弄著,問完了雲玄之便又轉向辰王,任由蘇源的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

辰王早已料到玉乾帝會有此一問,尤其此時玉乾帝那雙平靜中閃著雪光的眸子,更是隱藏著一絲極其隱晦的亮光,讓辰王心頭閃過不悅,卻也是沉聲回道“皇上向來清明,臣自然是相信皇上會秉公處理此事!”

此言一出,蘇源心中的那根緊繃的弦隨之而斷,辰王方才的話已是告知他,如今的他已成了棄子,不但沒有了辰王發庇護,隻怕四周的豺狼虎豹下一刻便會把他撕裂吞進腹中!

“禮部擬旨,罷免蘇源刑部尚書一職,關入刑部等候審問,其家眷一並押入牢中,待事情查清,一同問罪!”辰王的回應,讓玉乾帝立即下旨,蘇源的身子瞬間軟在大殿之上!

“不知眾卿可有推薦的人選接任刑部尚書一職?”與此同時,玉乾帝雙目淡掃殿下百官,從中挑選著能夠擔當刑部尚書一職的人選!

“回皇上,我朝曆來便要下級頂替上級的先例!”此時,已經記錄完玉乾帝方才所言的禮部尚書出言回道!

“沈大人糊塗了!蘇源既然能夠瞞天過海這麽多年,難保這刑部之中不是烏煙瘴氣,他手下的人豈能再用?”這時,雲玄之卻出言否決!

蘇源瞬間抬頭看向雲玄之,隻見此人儒雅的麵容下藏著的當真是一顆狠毒的心,若由邢侍郎頂替自己,或許還能輕判,但雲玄之連這點機會都不給自己,直接便掐滅了他所有的希望,難怪在青兒一事上,雲玄之也能做的如此的絕!

“皇上,刑部尚書一職極為重要,應當從長計議!且今年科舉考試中亦是選出了不少的良才,若是給他們一個機會,相信定不會辜負皇上的栽培!”雲玄之沉吟片刻,試探性的開口!

卻不知,他的這招險棋卻是引來了不少的反對之聲!

正因為刑部尚書一職重要,眾人這才選舉著在朝中有威望之人擔當,那些僅僅憑著科舉考試才露出尖角的考生雖有幹勁,但能力見識均不能獨當一麵,又何況是位居高位的刑部尚書!

眾人或許不明雲玄之的用心,而楚飛揚卻是看得清清楚楚,隻見他微微側目,眼中含著冷笑的掃了眼雲玄之,卻並未發表任何的觀點!

楚飛揚的目光帶著極強的洞察力,讓雲玄之在一瞬間竟覺得自己被他看透了一般,一顆心不禁微亂了幾下,這才整理好眼中的慌亂,沉著冷靜的立於百官之首!

第一百二十九章 長卿升遷公公回京

“皇上,臣認為兵部侍郎曲長卿倒是名可用之才!此次武舉鄉試會試期間,曲長卿認真選取人才,且為人處事客觀公正,臣倒是認為他可堪擔任刑部尚書一職!”而此時,沉默許久的辰王卻在蘇源滿是哀求的目光下緩緩開口!

此言一出,蘇源渾身猛然的顫抖起來,滿眼不可置信的盯著麵色依舊的江沐辰,若是玉乾帝同意了辰王的意見,隻怕明年的今日便是自己的祭日,曲長卿身為雲千夢的表哥,定是不會放過他的!

隻見蘇源臉上的蒼白一點一滴的退去,換上的是一片黑沉死寂,眼中那僅剩的希望也隨著辰王的開口而盡數的散去,徒留一副空洞的目光!

而辰王的推薦同樣引起大殿之中群臣的驚訝,眾人皆知辰王與輔國公府向來不合,他又為何突然會推薦自己的政敵擔任如此重要的職位?

況且,蘇源本就是辰王的人,此次他不但沒有救出蘇源,更是讓出一個尚書的職位給自己的敵人,其用心用意到底是為何,當真讓人難以琢磨!

莫說他人,就連雲玄之在麵對辰王這樣的決定時,眼中快速的閃過一絲訝異,不明白今日的辰王是被氣瘋了還是深思熟慮後做的決定!

畢竟,若是讓他人接管刑部,辰王亦有手段和本事把刑部再次的收入囊中,但是若換做曲長卿,隻怕即便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不會屈服!

如此一分析,雲玄之的目光不由得轉向楚飛揚,卻發現對方僅僅是嘴角上揚,眼中依舊平靜如常,並不似他人那般震驚,這樣的定力,當真是天下少有!

“曲長卿嗎?”聽到辰王的推薦,玉乾帝那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