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97

姐,如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等於是身敗名裂!對於女子而言,哪裏還有比失貞更加可怕的事情!因此在這件事情上,劉護衛即便是被雲玄之拖下去杖責,也是沒有任何怨言的!

而趙德心中本就有鬼,此時又見雲玄之誓要找出那凶手,嚇得他手心不由得冒出一層冷汗,便立即開口推卸責任“相爺息怒,都是下人的錯,都是他們偷懶,隻是把二小姐抬到了辰王府的門口,卻沒有親眼見到二小姐進去便回來了!奴才一會便去責罰他們!還請相爺息怒!”

“息怒?你讓本相如何的息怒?出了這樣子的大事,你讓本相的臉麵往哪裏擱?讓本相以後如何在京都在朝中立足?趙德,你也是這相府的老人了,你辦事向來小心,怎麽這次就出了這樣的紕漏?若你的女兒遇到這樣的事情,你會息怒嗎?”說著說著,雲玄之隻覺心頭的怒意更甚,隨手拿起書桌上那塊上好的端硯,便朝著趙管家的腳邊砸去,嚇得趙管家頓時小心的舉起手臂,顫抖著擦著頭上不斷冒出的汗珠!

“請相爺給卑職一次將功贖罪的機會,卑職定會找出凶手!”而此時,沉默良久的劉護衛卻是突然出聲!

他雖沉默寡言,可卻並不愚鈍,尤其方才在雲玄之與趙管家對話時,更是發現向來辦事還算盡心且處事較為冷靜的趙德,今日竟顯得十分的慌張,心中不由得便起了疑心,因此立即出聲請求雲玄之!

見劉護衛麵上盡是肅穆之色,雲玄之稍稍點了點頭,而此時卻見門外走進另一名在前院招待客人的管事,立於書房外恭敬的開口“相爺,京兆尹錢大人此時正在迎客廳等您過去!”

“錢大人?他怎麽又來了?”心中雖一團亂麻,可雲玄之依舊是打起精神的問著!

“奴才不知!”可沒有見到雲玄之之前,錢大人又豈會把自己的來意告知一名管事?

“知道了,你先退下!”書房內傳來雲玄之的聲音,隻見那名管事立即退出了書院,而此時雲玄之卻是揮手讓劉護衛下去暗查雲若雪的事情,自己則是帶著趙管家前往迎客廳!

還未踏進迎客廳,便見京兆尹錢大人早已起身走到雲玄之的麵前,雙方見禮後,雲玄之卻發現錢大人的目光在自己的身後中掃了一圈!

“不知錢大人還有何事?難道是我那二弟的事有了判決?”見今日京兆尹第二次登門,雲玄之心中一時好奇,便出口問道!

而此時的雲玄之早已是收起了方才的怒意,整個人顯得平和冷靜,讓人察覺不出相府方才竟出了那般大的事情!

而錢大人的目光卻是定格在某一處上,隨後才對雲玄之拱手道“雲玄墨的案子,下官正在著人準備,隻是此時過來,是另有他事!還請相爺把貴府的趙管家叫進來!”

見京兆尹麵色嚴肅如判案,雲玄之便知定是趙德犯了什麽事,麵上頓時無光,神色頃刻間陰沉了下來,朝著侯在門外的趙管家冷聲道“趙管家,進來!”

趙德豈會料到這京兆尹此刻進來竟是來找自己,心中已是忐忑,腦中不斷的猜測著是不是雲玄之發現此事是自己做的,打算讓京兆尹來審問自己!

注意力一時不集中,竟在進門時不小心被門檻絆了一跤,整個人險些的跌趴在地上,跌跌撞撞的走了幾步這才穩住身子,卻已是丟盡了雲玄之的臉,卻也更讓雲玄之心中冒出狐疑,不明白今日趙德怎麽會如此的冒冒失失,平日裏還算周全的一個人,今日竟是一而再的犯錯,仿若是在害怕什麽事情似的!

“不知大人找小的來有何要事!”此時的趙德則是滿心的不安,就連錢大人的雙目都不敢直視,隻是一個勁的低著頭,悶聲問著!

“趙管家看看這玉佩可是趙公子的!”卻不想,錢大人竟拿出一塊男子佩戴在腰間的玉佩放在他的眼前,讓他識別!

趙德看了一眼,便知這是大兒子隨身佩戴的玉佩,便不由得點了點頭“的確是犬子的!隻是不知為何會在大人的手上?”

問話的同時,趙德的心中卻是不斷的猜測著,難道是自己那不成器的兒子又闖禍了?可這次卻是驚動了京兆尹,隻怕真是大事!

如此一想,趙德心中一驚,神情中更是緊張!

而一旁的雲玄之卻是緊盯著趙管家的表情,眼中的狐疑越發的嚴重!

“既然是趙公子的,那就請趙管家雖本官前去京兆府認領趙公子吧!今日晌午,趙公子在青樓與人發生爭執,不慎十足從三樓掉了下來,當場身亡!”把玉佩交給趙德,錢大人平靜的開口!

可對於趙德而言卻是晴天霹靂,手中捧著的玉佩頓時滑落在地毯上,滿眼的不可置信,腦子一片空白的猛然抓住錢大人的手臂再次問道“大人,是不是弄錯了?那不可能是我兒子,我兒子此刻正在家中……”

可說道最後,就連趙德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大兒子這個時候會乖乖的呆在家中!

隻是,他萬般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竟會死的這麽不明不明、死的這麽突然,明明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麽說沒就沒了?

“趙公子是與人在爭奪一名青樓女子時,在鬥毆中不慎摔下了三樓!”見趙德一時無法接受喪子之痛,錢大人再次開口解釋著!

“不知到底是何人,竟對我兒下這樣的狠手,還請大人明示!”老淚 ,趙德心中正飽嚐喪子之痛,雖然大兒子是個不學無術的,可畢竟是他的兒子,如今死的不明不白,他定要為兒子討回公道!

說完,便見趙德朝著雲玄之雙膝跪了下來,猛地磕了三個頭,神色悲痛道“相爺,奴才這些年對相府盡心盡力,如今犬子死的著實蹊蹺,還請相爺能為奴才做主啊!”

說著,趙德便放聲哭了起來!

雲玄之微皺眉,心中對趙德有了不少的怨言,隻怪這趙德實在是分不清輕重,明知相府之中也是發生了大事,可他現在卻當著京兆尹的麵讓自己給他那不成器的兒子做主,當真是有些好笑!

隻是,在錢大人的麵前,雲玄之還是皺眉詢問道“錢大人可知是何人竟如此的大膽,竟在眾目睽睽之下行凶!”

看到雲玄之開口,錢大人神色間沾染了一些為難,沉吟了半餉,這才緩緩開口“是韓國公府的小少爺元慶舟!”

若說這元慶舟也是個喜愛沾花惹草的主,隻要是青樓就沒有他沒去過的,隻要是少有姿色的女子,就沒有他不沾染的!況且他身家顯赫,係出名門,身後有著辰王府和韓國公府作為後盾,就更加的有恃無恐,在京都也是出了名的小霸王!

而趙德的兒子亦是個喜愛女色的色鬼,平日裏就愛往青樓跑,加上其父又是右相府的總管,便狗仗人勢的以為自己也是高人一等的主子,整日的隻知道尋花問柳,與人押妓的事情也是時常發生,可均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想著自己的兒子如今已是成了一具屍體,趙德心中便悲憤萬分,恨不能揪出凶手殺之剮之!

卻突然從錢大人口中得知對方竟是更有來頭的元慶舟,一時間趙德麵色慘白,神色間一時變得無主,雙目緊緊的盯著雲玄之,希望他能夠為自己做主!

而此時聽到元慶舟名字的雲玄之,亦是為難的皺起了眉,同時亦是眼中含著怒意的瞪向趙德,心中不免有些埋怨趙德竟會給他沒事找事,自己的兒子不看管好,現在卻來連累雲相府,一時間雲玄之心頭微怒,加上雲若雪的事情,更是讓他沒有好臉色,隨即開口道“你先隨錢大人前去京兆府認屍吧,稍後的事情,待你回來後再議!”

這件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若是往小了說,隻是嫖客之間為了一個青樓女子爭風吃醋鬧出的人命,可若是往大了說,那便是朝中兩個派係之間的爭鬥!

因此,以防萬一,錢大人這才親自跑到雲相府來探明雲玄之的態度!

可此時看雲玄之麵色穩重的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讓錢大人心中暗自皺眉,卻也隻能先按照雲玄之的話,領著趙管家先行離開!

待錢大人與相好的離開,雲玄之的麵色驟然陰冷了下來,隻是心中卻還是掂量著此事,便隻能起身往綺羅園走去!

一路上,雲玄之均是琢磨著一會該如何的開口,不知不覺中便來到了綺羅園,而此時雲千夢正午睡起來,被楚飛揚緊逼著喝著手中的參湯,便見雲玄之滿腹心事的走了進來!

趁機放下手中的參湯,雲千夢款款起身開口“父親怎麽過來了?”

而楚飛揚卻是暗自瞪了眼雲千夢,隨即又拉著她坐下,把那隻喝了幾口的參湯再次推到雲千夢的麵前,用眼神暗示她乖乖的喝下去!

雲玄之看著大女兒嫁人後的生活,又想著那個沒有用處的二女兒,心中一時間竟衍生出了些許惆悵,若是自己不那麽寵著若雪,或許今天這樣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目光自雲千夢的身上轉向楚飛揚,雲玄之便把方才趙德的事情說了一遍,隨即觀察著楚飛揚的表情!

“雲相希望此事如何解決?據本相所知,那趙管家的大兒子本就是不學無術之人,平日裏出了賭博便是逛青樓,雲相若是為這樣的人出頭,難道就不怕京都眾人恥笑?更是會嘲笑雲相治家不嚴,奴才的兒子犯了這樣的錯,做主子竟還出麵包庇!間接的還連累了夢兒!當然,雲相若是顧念主仆情誼,大可為其出麵,隻不過,這雲相府,夢兒日後怕是不能再來了,免得被連累了名聲!”楚飛揚的話說的十分的明白,要麽就顧念主仆情誼不要女兒、要麽就是裝作不知道,孰輕孰重,這裏麵所牽扯的厲害關係,雲玄之即便不用細想,也明白該怎麽做了!

“方才聽說二妹身子不好,不知是出了何事?不知是否方便去探望!”雲千夢不著痕跡的把參湯推到楚飛揚的麵前,執起娟帕拭了拭嘴角,隨即淺笑著問道,卻是成功的轉移了雲玄之的注意力!

聽到雲千夢提到雲若雪,雲玄之心頭更是一團亂麻,為人父的焦急頓時顯現在了臉上,那緊皺的眉頭下是暗藏暴怒的眼神,隻是在楚飛揚的麵前卻還是懂得克製,加上並不想讓楚飛揚知道雲若雪的事情,便簡單的開口“小孩子家的鬧脾氣,常有的事情!你們可用過午膳了,可別餓著!”

聞言,雲千夢微點頭,卻見劉護衛尋著雲玄之來到了偏廳的門外!

而雲玄之卻沒有讓他進來,反倒是自己親自走出去,在門外聽著劉護衛的稟告,隨之便見他從劉護衛的手中接過一根腰帶看了看,這才揮手讓劉護衛先退下!

待雲玄之返回偏廳,卻見雲千夢滿麵不解的看著他,被這雙清澈見底的眸子如此的盯著,雲玄之心頭微愣,麵色慘白卻還是硬擠出一絲笑容柔聲道“爹爹還有要事,你們就在這綺羅園中好好的休息吧!”

說著,便見他打算轉身離去,而楚飛揚卻在此時站起身,淺笑道“我們也叨擾了半日,如今看雲相有事,我和夢兒也該回府了!”

說完,楚飛揚便命外麵的習凜準備馬車,而雲玄之此時亦是沒有心情留下他們,便點了點頭,讓另一名管事送著雲千夢與楚飛揚出了相府!

“咱們這是回楚相府?”看著與來時的路不相同,響起之前楚飛揚的話,雲千夢放下車簾淡淡的問道!

“夢兒難道就不好奇之後的事情嗎?”楚飛揚拉著她坐到自己的身邊,見她的雙手因為方才吹了風而微涼,便緊緊的包在他的手心中暖著!

聽他這麽一問,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一切的事情不過是因果輪回而已!”

當初若不是蘇青心存歹念的想壞了自己的名節,又豈會種下趙德這個惡種子,如今這顆種子已是發芽開花,有了實力之後便開始報複之前害過他的人,而蘇青卻已不在,便隻能把仇恨發泄在雲若雪的身上!

而雲若雪若不是貪圖榮華富貴與側妃尊貴的身份,又豈會讓趙德有機可趁?

“隻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為何當日會是若雪與辰王拜堂成親?這其中,難道不止一次從辰王身邊換了人?”雲千夢清楚的記得,當時自己隻是把辰王的意圖以及所想的方案通過那夥夫送到了習凜的手中!

之後,習凜便根據她的安排放了火,趁機救走了牢中的自己!

隨後的日子,自己便一直呆在楚王府中並未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而辰王卻也在當晚把牢中昏迷的雲千夢給帶入了辰王府,若當時的雲千夢是雲若雪偽裝的,辰王豈會察覺不出兩人之間細微的差異?

而雲若雪亦沒有那般傻笨,會認為頭上有蓋頭遮著便萬無一失!隻怕當時的她亦是沒有弄清楚現狀吧!

見雲千夢終於還是問出這個問題,楚飛揚頓時勾唇一笑,隨即湊近自己的臉頰,低聲道“親一下才告知你謎底!”

看著突然湊近的俊顏,又見楚飛揚耍賴的表情,雲千夢哭笑不得,隻覺楚飛揚當真是精明無比,任何時候都不會讓自己吃虧!

雲千夢心底的倔強也不由得湧了上來,看著楚飛揚一副得意的模樣,雲千夢轉過臉去,悶悶的開口“我自己想,我就不信……”

可話還未說完,身子便頓時失去了重心,直直的倒入楚飛揚的懷中,紅唇即刻被那溫柔的薄唇含住,不容她抗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