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95

側妃!否則,爹爹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江沐辰的行為頓時也惹怒了雲若雪,心中對雲千夢的憎恨與嫉妒已是讓雲若雪失去了理智與正常的判斷,不管麵前站著的是何人,她心中唯一想到的便是報複對方!

可江沐辰不適旁人,他斷不會懼怕雲玄之,更不會被雲若雪的威脅所嚇到,隻是那抬起的腳步卻是再次的收回,衣袖下的雙手早已在聽到‘雲千夢楚飛揚’的名字後緊緊的握成拳,帶著戾氣的雙目漸漸轉向雲若雪,極其冷聲道“憑你也配與雲千夢相提並論?都發什麽楞,還不趕緊動手,難道想被軍法處置不成?”

幾名侍衛聽到辰王已經用這樣的聲音開口,心頭頓時一緊,二話不說便伸手探向雲若雪的衣襟!

‘撕拉……’一聲,雲若雪身上嫁衣的衣襟已是被撕開,隨即不過眨眼的瞬間,那紅色的嫁衣便成了寸寸衣料被丟在她的周身!

‘轟……’大門關上的聲音提醒雲若雪,她今日不但沒有踏進辰王府,更是被江沐辰狠狠的羞辱了一番,看著身上白色的綢緞裏衣,雲若雪淚如雨下,羞憤難當的猛然站起身,不顧身上的尷尬撲向那塗著朱漆的大門,用盡全力的拍打著門板,大聲的吼道“江沐辰,你給我開門,你怎麽可以這麽對我?你不是人,不是人……”

可是任憑雲若雪如何的拍打叫喊,那緊閉的大門均沒有打開,直到她累的筋疲力盡,這才滿麵淚水的滑坐在地上,隨即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身子,放聲大哭了起來……

“呦,這小妞是誰呀!長得可真是標致!”這時,一道滿是輕浮的聲音在雲若雪的耳邊響起!

猛地抬起頭來,雲若雪看到幾名衣著破爛的乞丐竟緊緊的盯著自己,尤其他們眼中那冒出的淫穢的目光,讓雲若雪心頭不由得泛上一股惡心,讓她立即低頭看去,卻發現自己此時衣衫不整,那白色的裏衣根本就遮不住那一身水靈細嫩的肌膚,貼身的粉色肚兜更是若隱若現的呈現了外人的眼中,嚇得雲若雪一時間根本就忘記了哭泣,雙手用力的拽著自己的裏衣,口中哆哆嗦嗦的驅趕著麵前這些滿身髒汙的乞丐“滾開,你們可知我是誰?不想死的就趕緊滾!”

“呸,別裝做一副良家婦女的模樣,方才你抱著辰王的淫dang模樣,我們兄弟幾個可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可惜人家辰王看都不看你一眼,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要不是看你長的還行,兄弟幾個連瞟你一眼的功夫都沒有!”說著,一名帶頭的乞丐竟伸出他那隻肥膩的手摸向雲若雪細滑的臉蛋,頓時被那細膩的觸感給勾起了情欲,眼中泛著淫光的一步步逼近雲若雪!

“啊……你幹什麽?滾開……”被那乞丐輕薄的舉動給嚇壞了,雲若雪揮舞著雙手便想趕走麵前的人,同時想轉身向江沐辰求救,可還不等她再次開口,一張塗了藥草的髒布便蒙上了她的閉眼,瞬間便見雲若雪閉上了雙眼停止了掙紮,而那幾名乞丐則是眼露得意的笑意,手腳利索的抬著雲若雪離開了辰王府門口……

而此時得到蘇源的到來的消息後,雲玄之心頭有些不快!

畢竟,自己如今官複原職,仍舊是正一品的宰相,而蘇源卻始終是正二品的刑部尚書,可蘇源卻是仗著找到辰王這顆大樹越發的不把自己放在眼中,出入雲相府則是像出入他蘇府一般的自由,隻是在進入雲相府後,才讓管家來通知自己!

蘇源這般的自由散漫不把自己放在眼中,讓雲玄之隻覺在女兒女婿麵前丟盡了臉麵,心中的感覺自然是不悅了許多!

隻是,方才雲玄墨被京兆尹帶走且幾乎是被判流放一事,卻是讓雲玄之心中暗喜不已,兄弟兩鬥了這麽多年、他輸在得不到母親的疼愛上,卻是贏在職場之上,如今有了楚飛揚這個女婿,更是讓雲玄之如獲至寶,隻覺一切事情到了楚飛揚的手中,可真是如剝大白菜一般的簡單!

想著那絲毫不知廉恥的雲易易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楚飛揚的身上,結果卻被楚飛揚送給了那個死囚,雲玄之陰沉的眸子中漸漸的浮現出得意之色,隻是卻在即將踏進迎客廳時整理了自己的表情,滿麵沉靜的走了進去!

而此時蘇源正獨自坐在迎客廳右排的椅子上,麵色十分的難看,滿是陰鷙目光的眸子暗藏著即將爆發的怒意,即便是明明看到雲玄之踏進迎客廳,他亦是沒有起身,唯有目光微微掃了雲玄之一眼,口中漸漸發出譏諷至極的聲音“如今要見到雲相,可真是比登天還難!”

而此時雲玄之心情尚好,如今得到實實在在的得到楚飛揚這個後盾的他,再也無需為了避諱辰王而對蘇源小心翼翼!

畢竟,這楚飛揚與江沐辰,這兩人不管是實力或身份均是不相上下,而若是雲若雪能夠成為辰王真正的側妃,那自己此生可便是高枕無憂了,一個蘇源算什麽,那蘇淺月早已是殘花敗柳不成威脅,這笑到最後的人,還不是他雲玄之嗎?

如此一想,雲玄之的心情便越發的暢快,更是攜帶著一股不可阻擋的氣勢越過蘇源走向主位,麵色冷靜的坐下,接過丫頭遞過來的熱茶緩緩喝了一口,隨即揮手讓屋內伺候的丫頭們紛紛退了出去,沉默的等待著蘇源再次開口!

蘇源今日前來不僅僅是為了蘇青的事情,還有自己刑部大牢內發生的事情!

原以為雲玄之看到自己的到來,至少會解釋一下這兩件事情,可不想對方如今腰杆越發的挺直硬朗了,從走進迎客廳開始,便沒有拿正眼看他,此時更是一副胸有成竹等著他開口求饒的模樣,一時間,蘇源心頭十分的不爽,便與雲玄之耗著,他倒要看看雲玄之打算打算硬挺到什麽時候!

一時間,迎客廳內隻剩兩人端茶、喝茶、放茶盞的聲音,兩人均是沉住氣等著對方率先開口!

“相爺,如今已是晌午了,您是去綺羅園與大小姐楚相一同用餐,還是單獨在迎客廳用午膳?”半柱香的時間漸漸耗去,此時隻見趙管家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用蘇源能夠聽清楚的聲音詢問著雲玄之!

聽到趙管家如此說道,蘇源那雖然難看卻還算平靜的臉上,終於發生了變化,隻見他冷笑一聲,陰鷙的目光定定的盯著趙管家那討好的臉,冷笑道“趙管家如今是越發的得勢了,也不想想當初是誰可憐你、推舉你做這雲相府的管家的!可不想卻在身邊養了你這頭白眼狼,一看我妹子失勢,你便也跟著落井下石,如今還命人把她的屍首扔在我蘇府的門口,你這能耐可真是見長,倒真是一點也不把我放在眼中!此刻還拿出你家大小姐來壓我,你以為本官會怕雲千夢那個丫頭?你可真是個會看門的狗奴才!”

被蘇源這麽夾槍帶棒的一陣損貶,饒是趙管家沒臉沒皮的,但麵上終究有些難看,便隻能靜立在兩人的麵前低低的垂著頭,不再開口!

“蘇大人何必急著動怒?本相還未開口,蘇大人倒是比本相還要心急!以往夢兒隻是雲相府的千金小姐,可如今卻是楚相府的當家主母,蘇大人方才那番話,是不是應該修正一下?難道得罪楚相,也在你蘇大人今日雲相府一行的計劃之中嗎?”雲玄之冷冷的掃了已經有些按捺不住的蘇源,語帶得意又暗藏譏諷的開口!

而蘇源見雲玄之終於還是忍不住的把楚飛揚給抬了出來,嘴角立即冷笑一聲,隨即反駁道“方才我還納悶,今日雲相怎麽變得這般沉得住氣,原來是如今有了楚相這做靠山,覺得我們這些窮親戚入不了您的眼了,當真是讓人寒心!更為了討好雲千夢楚飛揚,竟把自己結發多年妻子的屍體扔出了雲相府,當真是讓我開了眼界、長了見識!”

‘啪!’蘇源的話剛出口,迎客廳內便響起一聲拍打桌麵的巨響!

嚇得趙管家身子微微一顫,抬頭望去,隻見雲玄之麵色漲紅、目光陰沉的盯著麵帶譏笑的蘇源,周身更是湧出一陣陣的怒氣!

“蘇源,你太放肆了!在朝中,我是一品宰相,而你隻是二品的尚書,你這樣以下犯上,別以為我不知道是仗的誰的勢!以往看在蘇青的麵上,我也就忍了,可你如今可真是越發的目中無人了,當著我的麵便也敢出言不遜,你真當自己有了靠山便可以為所欲為了嗎?更何況,蘇青自始至終都隻是雲相府的妾,本相沒有讓人把她扔在亂葬崗已是顧念昔日與她之間的情分,你卻這般的斤斤計較,當真是讓人寒心!而蘇青在相府這些年,做過些什麽,我想你這個當哥哥的不會不知道,亦或者,你也參與了其中!其中一條殘害主母、殺害本相嫡子的罪名,就夠你們蘇家跟著倒黴,可本相宅心仁厚並未多加追究,可你卻是得理不饒人,你倒是說給本相聽聽,到底是本相對不住你們蘇家,還是蘇家愧對本相?”雲玄之官職品級均在蘇源之上,雖然這些年因為蘇青受寵而對蘇源禮遇有加,可他畢竟身在高位多年,三番兩次被人如此的挑釁他的地位與尊嚴,在他看來卻也是不可饒恕的!

加上如今有了楚飛揚這個後盾,雲玄之便更加有恃無恐,尤其此次自己入獄一事與蘇源有著最直接的關係,更是讓雲玄之心中恨透這個在背後捅他一刀的人,因此今日也就新賬舊賬一起算,他倒要看看蘇源拿什麽做借口!

這一番淩厲的質問,卻隻是讓蘇源一聲冷哼!

他如今投靠了辰王、女兒又即將嫁入韓國公府,與皇室攀上關係,他的身份不適同日而語!

而雲千夢雖然有個當太後的姨母,可畢竟太後此生無子,即便如今玉乾帝尊太後為母後,可這後宮之中,即便是親母子亦會反目成仇,又何況是那對假母子,因此,嚴格說來,他蘇源才是真正的皇親國戚,而雲玄之卻不過是個狐假虎威的貨色!

至於楚飛揚,他雲玄之當真以為楚飛揚會風光一輩子?曆朝曆代,又有那個皇帝真正放心讓一個異姓王手握重兵的?現在倒還以為雲千夢嫁了個好人家,將來怎麽死的,隻怕雲玄之也不知道吧!

而雲玄之看著蘇源麵帶不屑的樣子,心中頓時惱火,衝著趙管家便吩咐道“讓廚房把午膳送去綺羅園,讓大小姐與楚相單獨用膳,不用等本相了!”

聽著雲玄之那不善的口氣,趙管家立即點頭答應,正要轉身,卻又被雲玄之給叫住,隻聽見他又命令道“以後進出我雲相府,你的眼睛都睜大點,不要什麽貓狗都給本相放進來,沒得弄髒了本相的地方!”

隻覺雲玄之是真的動怒了,趙管家唯唯諾諾的點頭,隨即快速的退出了迎客廳!

“雲相好大的架子,這是故意說給本官聽的吧!哼!”瞧著雲玄之如今這番耀武揚威的模樣,蘇源心中更是對他冷笑不已!

“本相的架子大不大,都不是蘇大人說了算的!隻是,蘇大人的官威到似乎是壓過了本相,讓本相有時不禁有些糊塗,蘇大人一個刑部尚書,架子倒是比王爺的還要大,方才本相進門時也不曾起身相迎,是不是改日在皇上的麵前,蘇大人也是這般的放肆?”雲玄之頓時反唇相譏!

他本就是文官,又是當年的文舉狀元,加上這麽多年在朝中的磨練,口才自然是不差,隻是昔日顧念著蘇青便對蘇源十分的禮讓,可如今蘇青已死,加上蘇青殺死他第一個兒子的事情,讓雲玄之心頭含恨,自然不可能再給蘇源好臉色看,就連說出的話,亦是十分的犀利,讓向來擅長用刑的蘇源一時有些接不上話來!

看著有些發愣的蘇源,雲玄之則是繼續開口“蘇大人當真以為本相不知,這次相府被怨入獄一事的主謀者是誰?你我同朝為官這麽多年,又因為蘇青而相處多年,蘇源,你的為人,我還不清楚?向來是順你者昌、逆你者死,隻要看看刑部大牢內的那些白骨,便也知你是個心狠手辣之人!隻是,你這次卻是挑錯了對象,你以為挑著楚飛揚不在京都的時間便能把我雲相府一網打盡?你以為我雲玄之當真隻是靠著別人才坐到今日這個位置的?是我這麽多年來對你太過忍讓了,讓你變得越發的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竟把算盤打到了我的頭上!此次你沒有讓辰王遂願,你以為,辰王會放過你?你又因為夢兒得罪了楚飛揚,你以為楚飛揚會大度的饒了你!此刻居然還有臉坐在我的府內冷嘲熱諷,蘇源,你也不摸摸你脖子上有幾個腦袋,夠不夠那兩人砍的!”

這一招攻心術,雲玄之運用的爐火純青,隻是他說的卻也是事實!

隻見蘇源因為他的話,麵色越發的難看,就連心中亦是不停地打起了小鼓!

這幾日他亦是過的戰戰兢兢,畢竟辰王已是誤會是他把雲若雪送到了辰王府,而自己故意陷害雲玄之讓雲千夢入獄一事,隻怕也與楚飛揚結怨!

隻是,這兩人最近卻絲毫沒有什麽動靜,難道是為了找到證據而故意在拖延時間?亦或是打算一擊命中的要了自己的命?

如此一分析,蘇源心頭猛然一顫,若是隻需麵對楚飛揚,他尚有一絲勝算,可若連辰王也不再護著他,隻怕他蘇府上下便要跟著遭殃了!

越想,蘇源心頭越亂,隻怪自己方才聽到管家來報,說是雲相府的小廝把蘇青的屍首丟在蘇府的門口,便怒上心頭的衝了過來,卻沒有細細的琢磨這一連串事情會引發的後果!

一時間蘇源心亂如麻,可如今他與雲玄之已是決裂,即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