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93

的錢大人!

而那錢大人則是朝習凜點了點頭,便見習凜立即轉身走了出去,而他自己則是恭敬的回答著楚飛揚的問題“回楚相,下官已從雲玄墨的話中略微知曉了事情的大概!若是下官的猜測沒有錯,隻怕此時牽扯到了楚相與雲玄墨口中的雲易易!隻是,此時要斷起來也並非難事,還請楚相稍等片刻!”

說著,眾人便見習凜手捧筆墨紙硯走了進來,替那錢大人擺放好,隨即再一次的轉身出了花廳!

而那錢大人則是立即執起麵前的毛筆,把方才從雲玄墨口中聽到的話一字不差的盡數寫了下來,隨即開口問著“既然是雲小姐失節一事,那自然是在我京兆府的管轄範圍之類!若雲老爺真想為小姐討回公道,還是請把知道的事情盡數說出來,莫要有所隱瞞!”

饒是雲玄墨素日裏冷靜,可被逼到這樣的份上,隻見他麵色蒼白,那扶著扶手的雙手更是青筋爆出,似是壓抑著極大的怒氣!

而雲易易更是沒有想到楚飛揚竟絲毫不在乎自己的麵子,居然還把京兆尹給找了過來,打算把此事公開,這讓她麵色驟然漲紅,滿眼不可置信的看向楚飛揚,喃喃自語道“飛揚,你竟如此待我?”

語畢,兩行清淚滑下臉頰,看上去煞是可憐!

隻是此時卻無人欣賞她的我見猶憐,隻見慕春早已是忍不住的站出來跪倒在錢大人的麵前,把方才在內室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盡數說了一遍,與此同時,迎夏與元冬亦是站出來作證,一時間,汙蔑朝廷命官的帽子頓時死死的壓在了雲玄墨與雲易易的頭上,讓他們此時的處境越發的被動!

“錢大人,你莫要聽這些丫頭的胡言亂語!她們都是雲千夢的丫頭,自然是向著自己的主子,見我與飛揚感情好便心生不快,此時更是巴不得想抹黑我!大人身為京兆尹,可一定要為易易做主啊!”雲易易見慕春等人竟把自己與爹爹方才的一言一行盡數的說了出來,頓時惱羞成怒的站起身,指著跪在地上的三人便厲聲罵道,絲毫沒有注意到那錢大人微皺的眉頭!

“哦?本相何時與你感情好了?雲小姐的臉皮當真是比那城牆還要厚,一個未出閣的女子竟如此的不知廉恥,可真是讓本相大開眼界!既然你如此的篤定,那本相倒是有些好奇事情發生的時間地點以及人證物證,還請雲小姐仔細的回憶一番,可別說漏了!”而此時,楚飛揚卻是滿麵笑容的開口,隻是那雙含笑的眸子中卻是包裹著濃濃的殺氣!

這讓始終盯著他的雲易易不由得從心底打了一個激靈,隻覺楚飛揚嘴邊掛著的不是笑,而是一把殺人於無形的利刃,讓她一時竟忘了開口回答問題,直到那錢大人再一次的問起,雲易易這才戰戰兢兢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心中含著懼意的低聲開口“這…當晚天色太黑,我並未看得十分的清楚,隻是有一點可以肯定,若是楚相沒有進入牢房,雲千夢又豈在聖旨到達之前便離開了刑部大牢,有怎會在楚相府與他完婚?”

“原來四妹妹沒有看清楚是誰,便把責任盡數的推到了我夫君的身上啊!那我就是不明白了,既然夫君要救我出去,那他哪裏來的時間作案呢?四妹妹是否可以解釋一下!”雲千夢同樣嘴角含笑,隻是目光清冷,似是一柱極寒的冰柱般,讓雲易易周身頓時泛起一股冷意,讓她下意識的低下了頭,不敢與雲千夢直視!

“姐姐說的什麽話,事情自然是發生在姐姐走後的第二個晚上!難道姐姐以為易易會拿這樣的事情開玩笑嗎?”眼睛雖是不敢看向雲千夢,可此時雲易易卻是嘴硬到底,反正橫豎都已被這個錢大人知曉了,倒不如拚一拚,或許還能夠掙到一個進入楚相府的機會!

麵對雲易易的轉移話題,雲千夢卻是突然話鋒一轉,雙目含著精光的看向錢大人,麵色嚴肅的開口“錢大人,您不覺得奇怪嗎?按照易易的說法,夫君已是救出了我,又何必再冒險進入刑部大牢?更何況,這與夫君回京的時間根本就不符,若是大人不信,大可把當日當值的城防軍傳來以及十二月初九那日當值的城防軍傳來一問,看看夫君回京到底是這兩日中的哪一日!錢大人大可放心,那城防軍可是辰王的部下,可不是我們能夠收買的!”

這京中今日所發生的事情,又有哪件能夠逃過京兆府的眼睛,盡管此時辰王與楚飛揚還未真正的翻臉,可楚飛揚大鬧辰王婚禮,而辰王對楚飛揚圍追堵截,均是被錢大人看在眼中,因此,那城防軍的證詞倒是可以一信,畢竟,沒有人會為自己的敵人作證!

那錢大人正要開口吩咐門口的屬下去辦此時,卻見習凜早已是領著兩名城防軍走了進來!

看著習凜如此迅速的動作,雲千夢心中不禁讚歎不已,對於楚飛揚的深思熟慮卻是更加的佩服,隻怕在方才雲玄墨咄咄逼人之時,楚飛揚便早已想到了一切,這才暗中吩咐習凜去辦妥這一切的吧!

身隨心動,雲千夢的目光漸漸轉向楚飛揚,卻見他朝著自己溫柔的一笑,隻是眼底的冰霜卻始終沒有散去,怕是今日雲玄墨與雲易易此舉是惹怒了楚飛揚,不達到他的目的,他是絕對不會罷手的!

而此時,錢大人已是詢問起麵前兩人“你們可都是今年十二月初五與十二月初九當值的士兵?”

“是,大人!”兩人異口同聲的開口!

“那你們可知楚相是那一日回到京都的!你們記著,據實以報,不可有半點隱瞞!”錢大人那雙隱含精睿的眸子把麵前的兩人掃了一遍,見他們身著正式的城防軍官服,腰間佩戴著兵部鑄造的長劍,便確認了兩人身份的真偽,這才開口問著!

“回大人,卑職是十二月初九當值的侍衛!楚相是於初九那日正午回京的,卑職看得十分的清楚,隨行的還有兵部侍郎曲大人!”一名個子稍矮的士兵這時開口說著!

“你胡說,楚相明明是初五那日回京的,怎麽就變成初九了?你是不是被雲千夢給收買了做偽證,小心錢大人治你的罪!”這時,聽完那士兵回答的雲易易突然暴跳如雷了起來,手指著那士兵便開始威脅道,直惹得那士兵怒目相向,頓時硬氣的開口“錢大人,卑職沒有必要拿這種事情說謊!況且,當日當值的可不止卑職一人,大人若是不信,大可再傳問其他的人!況且,咱們京都有誰不認識楚相,卑職絕對是不會看走眼的!”

當兵之人向來耿直,此時被雲易易這般的懷疑,那士兵自然是心頭不滿,看向雲易易的眼神中更多了一抹厭棄!

而這時,習凜竟又帶著一名身穿刑部大牢囚服的男子走了進來!

錢大人見暫時不需要再問那兩名城防軍其他的問題,便讓兩人暫時退出花廳,目光繼而放到那名男囚犯的身上!

而雲易易卻在看到那男子時,麵色頓時慘白了起來,雙唇哆嗦的甚是說不出話來,身子亦是微微的顫抖起來!

雲千夢看著這一切,目光也隨著開始打量起那男囚犯,隻覺這男子的側麵好生的熟悉,隻是記憶卻有些模糊,讓她一時間陷入回憶之中!

而那男子卻也在看到雲易易之後露出一抹頗有深意的邪笑,讓雲易易更是嚇得猛地讓後退了幾大步,瞬間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可她越是如此的避諱,卻越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懷疑!

“跪下!”習凜見那男子目光大膽,竟一一掃過花廳內的眾人,便一手按住那男子的肩胛骨、一手反過他的右手,強迫著那男子跪在了錢大人的麵前!

“你是何人?”看著麵前目光含有邪氣的男子,錢大人滿麵嚴肅的開口問道!

看著麵前麵色肅穆的錢大人,那男子卻是笑了起來,隨即滿不在乎的開口“我嗎?我隻是刑部大牢裏的一名死囚!不知大人今日把我帶來這裏有何事!”

聽到‘死囚’二字,雲易易腳下頓時一軟跌坐在地上,可此時卻無人管她,眾人均是盯著那死囚,不明白習凜為何會把這種人帶入雲相府!

而就在那男子笑了起來時,雲千夢腦海中那已被封存的記憶頓時被喚醒!

是他!

是那名在女子大牢內奸yin女囚犯的男子,難怪方才自己見他的側麵如此的熟悉,卻沒有想到他竟是那無恥之徒!

而習凜能把此人帶來,加上此時雲易易的種種反應,隻怕真正破了雲易易處子之身的,便是這名死囚!

而雲易易為了愛慕虛榮、也為了粉飾太平,便把這個罪名推到了楚飛揚的頭上,可見其內心是多麽的自私自利,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貪圖享樂,竟完全不顧旁人的死活,這樣的人,即便是被世人唾罵,那也是罪有應得!

而此時再看雲玄墨,隻怕他也早已從這一輪輪的證人的證詞中得到了最後的結果,看著雲易易此時已是毫無回天之術,雲玄墨便聰明的選擇了沉默,以此來逃避方才誣陷楚飛揚的責任!

隻是,雲千夢並非多麽心胸寬廣之人,不可能對一個想要把她逼入絕境的敵人心懷仁慈,而楚飛揚隻怕更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企圖破壞他與雲千夢感情的人!

“本相且問你,你可認識你身邊的這名女子?可是與她有過肌膚之親?”而此時,楚飛揚卻是先於雲千夢一步開口!

楚飛揚何等的精明,豈會看不出那死囚眼中淫穢的目光,為了避免他看到雲千夢,楚飛揚便快速的開口問著!

而那死囚則是順著楚飛揚的話往自己的身邊看去,卻見雲易易滿眼哀求的看著他,便笑著緩緩開口“自然是記得,我還記得這名小姐的肌膚嫩白細滑,右邊的胸口還有一顆黑痣!大家若是不信,可以找驗身的嬤嬤檢查一下!”

在雲易易苦苦的哀求下,那死囚緩緩的說出雲易易身上的印記!

而雲易易則在聽到他承認與自己的關係之後,再也忍不住心頭的恐懼,一時間竟翻眼暈厥了過去!

雲千夢立即給了元冬一個眼神,隻見元冬頓時上前執起雲易易的手腕細細的把脈,確定她隻是暈倒後,這才朝雲千夢微微點了點頭!

而聽到他這麽說的雲玄墨則是再也忍不住的霍然站起身,猛地衝到那死囚的麵前,指著那死囚便罵道“你血口噴人,我女兒清清白白的世家小姐,豈會與你行那等苟且之事!你莫要認錯了人,害了我女兒一生!”

說完,雲玄墨竟又看向雲千夢,急切的開口“夢兒,你與易易相處時間最長,定是十分的了解易易,她又豈會是那等淫jian的女兒家!”

“有句話叫做‘知人知麵不知心’!即便易易沒有做出這種事情,但是她卻企圖用這樣的事情汙蔑我的夫君,可見其心甚是歹毒!而她若是真與這死囚有了肌膚之親卻還要賴到我夫君的身上,更可見她的蛇蠍心腸!這樣的妹妹,二叔讓我如何替她說話?更何況,易易有沒有做過此時,讓嬤嬤驗身,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二叔又何必如此心急!”雲千夢看著此時知道著急的雲玄墨淡淡的開口,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此時知道求人了,可隻怪他們自己當時不給自己留半點的退路!

“來人,讓柳姨娘領兩個婆子過來!”而此時看到雲玄墨吃癟的雲玄之,則是朗聲朝著侯在外麵的劉護衛開口!

而那劉護衛自始至終均是站在門外,自然是聽到了事情的始末,更是為這二老爺一家的無恥感到憤怒,此時聽見雲玄之的吩咐,他便知道該告知柳姨娘選什麽樣的婆子過來,二話不說便立即快步的走下閣樓,離開了綺羅園!

隻是半盞茶不到的時間,便見柳含玉親自領著兩個上了年紀的嬤嬤走了進來!

見到雲玄之楚飛揚等人,柳含玉一一行禮,隨即指揮著丫頭們把暈厥過去的雲易易抬進就近的偏房之中,自己則是隨著丫頭們一同進去,片刻之後便退了出來,輕聲向雲玄之稟報著驗身的結果“回相爺,四小姐右胸口確實有一顆黑痣,而方才嬤嬤也已經驗明,四小姐的確已非完璧!”

語畢,柳含玉便在雲玄墨那吃人的眼神後站到了雲玄之的身後不再言語!

“事到如今,你還有何話要說的?”此時,楚飛揚冷聲開口,聲音雖不大,卻讓腦中一片空白的雲玄墨如被雷擊,隻見他神色間突然緊張了起來,絲毫沒有往日的冷靜與從容,那看向楚飛揚的眼中有著深深的不可抹滅的畏懼!

直到現在,他終於是見識到楚飛揚對待敵人的手段了,這個男人根本就不在乎自身的名譽,況且,此事隻牽扯到雲易易的聲譽,楚飛揚便更加不用手軟,不但請來了京兆尹,更是抽絲剝繭的把所有的人證找了過來,這樣的心機與手段,這樣雷厲風行的行事作風,讓雲玄墨終於認識到對手的強大,內心頓時為自己方才的愚蠢而悔恨不已!

隻是此時見楚飛揚那冷淡中帶著殺氣的表情,雲玄墨便知自己今日是難逃一劫,心灰意冷之下讓他原本便不算好的麵色愈發的蒼白,更是心浮氣躁的猛烈咳嗽了起來!

“事情的始末,相信錢大人已經了解清楚!隻是不知這雲玄墨與雲易易汙蔑本相的罪名,錢大人要如何的判刑?”顯然,楚飛揚是不打算放過讓雲千夢不好過的這兩人,出口便是詢問如何處置這兩人!

錢大人則是收好自己方才所做的筆錄站起身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