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91

眼底不由得泛出一抹得意的神色,便推開那擋路的小丫頭走到雲千夢的麵前,看著元冬那緊緊護住雲千夢的樣子,嘴角泛出一抹冷笑,隨即嘲諷道“可真是忠心護主的狗奴才,收起你那張牙舞爪的模樣,平白的讓本妃看著就惡心!”

看著雲若雪如今這般的猖狂,雲千夢隨即冷聲道“若是沒事,妹妹就回自己的園子吧,莫要在我的綺羅園撒潑,無端的引人嫌棄!況且,我的丫頭如何,還輪不到妹妹來指責批評!雖說妹妹可能已經與辰王拜堂成親,但隻要辰王不點頭,妹妹的側妃之位,隻怕是鏡中花、水中月的事情吧!”

雲千夢細細的把所有的過程簡明扼要的講了出來,眾人的雙目頓時看向雲若雪,均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她們原以為雲若雪回相府隻不過是想顯擺,可哪裏知道這其中竟有這麽多的波折,隻怕這側妃之位隻是雲若雪一廂情願的幻想吧!

雲若雪被當眾點明此事,頓時惱羞成怒,隻是她此時卻還是能夠分清事情的輕重,尤其與雲玄之的深談之後,更是明白了許多的事情,便努力的克製著自己的情緒,看著雲千夢那張越發美麗優雅的麵孔,眼中噴火道“姐姐這說的什麽話?聽姐姐的語氣,似乎十分的嫉妒妹妹!隻不過,辰王娶的是我,而非你!隻不過,如今我身份尊貴,隻能讓姐姐替我跑一趟辰王府,告知辰王我的思戀之意,讓他派人接我回王府!”

聽著雲若雪對自己的隻派,雲千夢的腦中頓時浮現‘天方夜譚’四字,隻覺這雲若雪倒是厚臉皮的很,這般的折辱自己的丫頭,居然還想著讓自己幫忙?而那語氣,卻又完全是一副高高在上命令的口氣,直讓院中站著的其他人紛紛皺起了眉頭!

“我若不答應呢?”雲千夢抬手輕輕的撫了撫頭上別著的玉簪,觸手雖冰卻也不及內心冷笑的寒!

“雲千夢,別給臉不要臉,你以為你真是什麽貞節烈女?你那點破事誰不知道,有了楚飛揚後竟還與辰王藕斷絲連,你若是不依,那明日京都的大街小巷之中,隻怕均是唾罵你楚相夫人的聲音!”那日拜堂時辰王的溫柔全是因為把自己當作成雲千夢,這讓雲若雪顏麵盡失,心中更是對雲千夢恨之入骨,也因為知道女子對名譽向來看得極重,便以此威脅雲千夢替她辦事!

“既如此,那姐姐就不得不幫妹妹這個忙了?”麵上一片平靜,完全沒有別人威脅後的畏懼恐懼,那含笑的雙目之中卻是隱藏著點點寒意,讓本來自認為穩操勝券的雲若雪心頭一顫,不明白為何雲千夢這樣一個普通的表情,會讓她心底升起一抹寒意!

“習凜!”雲千夢則是再也不去看雲若雪,朝著外麵冷呼一聲,便見一聲肅靜的習凜瞬間出現在眾人的麵前,見著雲千夢便恭敬的開口“夫人有何指示!”

“把二小姐帶下去好好的裝扮一番,讓趙管家備好轎子,讓他親自送二小姐回辰王府,就說雲相把側妃給辰王殿下給送了回去!”隨著雲千夢的話幹淨利落的脫口而出,眾人便見雲若雪的臉色瞬間慘白了下來,終於知道自己方才的愚蠢把雲千夢給惹怒了,若是以雲相的名義把她送回辰王府,隻怕江沐辰會當場便殺了她!

想起至今還隱隱作痛的胸口,雲若雪心中頓時慌了,尤其看到那叫習凜的侍衛竟毫不猶豫的朝自己走來,嚇得雲若雪腳下的步子頻頻往後退去,直朝著習凜怒吼道“走開,別想碰我,小心辰王要了你的腦袋……”

可她的話卻隻來得及說了一半,隻見習凜早已是快速的出手點了她的啞穴,瞬間便拎著她消失在了綺羅園內!

當雲玄之從下人口中得知此事時為時已晚,那趙管家早已是把話傳給了辰王府的管家,隨即命小廝們放下轎子,眾人逃命似的回道了雲相府!

雲玄之本想借由雲千夢的口讓雲若雪回辰王府做側妃,卻不想雲若雪那個蠢貨竟去挑釁如今的雲千夢,結果不但搭上了她自己,卻也是連累了他被楚飛揚那似笑非笑的冷眸盯著,讓雲玄之心頭不由得微微發顫,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正在心頭蔓延著,仿若麵前精心品茶的楚飛揚是三頭六臂的怪物一般!

“時候不早了,我去看看夢兒!”楚飛揚又豈會不知道這對父女做的好事!

之所以沒有出麵,便是覺得雲千夢能夠應對的了,如今看到雲玄之那強作鎮定卻難掩心慌的表情,楚飛揚便知雲千夢定是做出了讓雲玄之心痛卻又不敢聲張的決定,一時好奇心被挑了起來,便放下手中的茶盞站起身,不等雲玄之挽留便朝著綺羅園的方向走去!

可還未走到綺羅園的門口,便見一團粉色的身影直直的朝著楚飛揚飛奔了過來,一個側身,楚飛揚避過了那人影,立於一旁冷眼看著這雲相府到底還有多少丟人現眼的事情發生!

“來人,怎麽把四小姐給放了出來?還不趕緊把她帶秋碧居!”雲玄之亦是被突然衝過來的雲易易給嚇了一跳,尤其當他看清雲易易竟隻穿著粉色的裏衣,雙腳赤裸的便跑了出來,更是被氣的滿麵漲紅,這樣丟人的事情,他平生還是第一次遇到!

若不是平素老太太對這個小孫女過分的溺愛,養成了她這樣嬌縱的個性,自己豈會在楚飛揚的麵前抬不起頭來!

如此一想,雲玄之心中對於雲玄墨與老太太的恨意便更加的重了,直認為這是那兩人串通好的,見若雪不能嫁給楚飛揚,便故意用這樣的計謀,設計楚飛揚娶了雲易易!

那些追著雲易易過來的丫頭婆子見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也是被嚇得麵色蒼白,紛紛朝著雲易易跑去,一個個立即把手上拿著的衣服鞋襪給雲易易穿戴整齊,而這個過程之中,雲易易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楚飛揚那張冷漠卻俊美的臉,可對方卻是對她視若無睹,竟連半個目光都未看向她!

眾人替雲易易穿好衣衫,本要扶著她回去,卻不想雲易易不知哪裏來的力氣,竟用力的推開身邊的所有人,再一次的朝著楚飛揚跑過去,可還未近楚飛揚的身,便被守護在暗處的習凜給攔住,隻見她用力的伸出自己的雙手,眼中含著淚花的朝楚飛揚喊著“飛揚、飛揚,我是易易啊,你怎麽能娶了雲千夢便忘了我呢?我可是被雲千夢那賤人給害慘了,你一定要為我負責呀!”

說完,雲易易竟抓住習凜橫在她麵前的手臂,低頭便想咬下去,隻是那張開的口還未碰到習凜的手臂,便隻見雲易易的身子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雲相府可真是熱鬧,這是演的哪一出,雲相可否解釋一下!”看著丫頭婆子誠惶誠恐的把雲易易給扶回了秋碧居,楚飛揚冷笑著看向雲玄之,眼中盡是冰冷至極的目光,讓人望而生畏、心底發怵!

雲玄之哪裏料到竟會在此時發生這樣的事情,若是雲若雪也就罷了,偏偏是那個不成器的雲易易,讓雲玄之心頭不斷的湧上怒火,隨即朝著身後怒吼道“趙管家,你這個管家是怎麽做事的?不是讓你通知各院不準打擾大小姐嗎?怎麽還把四小姐給放了出來!”

趙管家聽著雲玄之的吼聲,便知他是把自己推出去當替死鬼,心中一時間委屈至極,可又解釋不出為何那雲易易會突然跑了出來,便隻能撲通一聲跪在楚飛揚與雲玄之的麵前推卸著責任“相爺,您的吩咐奴才哪有不敢遵循的?奴才可是親自吩咐了每隔院落的管事嬤嬤,可不想還是有人偷懶了!奴才即刻便去查清楚,定會給楚相一個交代!”

可他的話卻隻換來楚飛揚的一聲冷哼,查?指望雲相府的人去查清楚,那他楚飛揚這左相也就白做了!

“蠢東西,還不趕緊滾下去查清楚!”見楚飛揚嘴角的冷笑越發的明顯,雲玄之立即出聲嗬斥著趙管家!

不管雲玄之多麽的厭惡雲玄墨與老太太,但畢竟此時是陪著雲千夢在雲相府做客,雲玄之亦是不想讓楚飛揚看到自己家中的事情,況且剛才雲易易那敗德的行為已是讓雲玄之丟進了臉麵,此時真是不願再被雲玄墨一家連累的抬不起頭來!

而楚飛揚此時卻是有些擔心那雲玄墨一家會去找雲千夢的麻煩,便也懶得看雲玄之在此做戲,徑自往綺羅園走去!

柳含玉把近日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給雲千夢聽後,便也領著雲嫣暫時退了出來!

雲千夢聽著方才柳含玉對老太太近況的描述,便知老太太定是受不住雲易珩被剝奪功名的打擊中風了!

想不到老太太爭了一輩子、好強了一輩子,到頭來卻還是爭不過年紀爭不過命,這般輕鬆的便敗倒在病痛的侵襲之下!

一如已經死掉的蘇青,當初那般精明的算計曲若離,即便曲若離死了,她亦是沒有放過對方留下的一雙兒女,卻不知因果輪回報應不爽,在她生產時缺發生了難產,又幾乎是死在了自己所愛之人的手中!

當真是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現如今,均是到了老天來收她們性命的時候了!

隻不過,對於雲易易的反應,雲千夢心頭卻似乎隱隱有了一些了然,隻怕那雲易易早已被……

“想什麽呢?竟如此的專心!”正思索著雲易易的事情,卻見楚飛揚已是來到她的身邊,隻見他一坐下便握住她的手查看著她手上的溫度,直到感覺到她的小手溫熱不已,楚飛揚這才滿意的笑了!

雲千夢微微抬起頭,正要開口卻見雲玄之緊跟著也走了進來,便暫時擱下心頭的疑惑,站起身,待雲玄之落座之後才款款坐下!

而那去而複返的趙管家則是滿麵為難的走了進來,帶著一絲膽怯的開口“相爺,二老爺帶著四小姐來了,說是要見大小姐與楚相!”

聞言,雲千夢柳眉微挑,不禁看向楚飛揚,這無緣無故的,雲玄墨怎會帶著雲易易來見他們!

雲玄之則是暗瞪趙管家一眼,隻覺這趙管家真是越發的不會辦事了,這樣的事情竟當著楚飛揚的麵說了出來,豈不是故意落他的麵子嗎?

正要開口拒絕,卻聽見楚飛揚冷淡的開口“既如此,那就讓他們進來吧!”

這樣的回答,連雲千夢亦是心中含有疑惑的看向楚飛揚,隻不過他的臉上依舊是無懈可擊的淺笑,唯有那桌下捂著她的手微微收緊,讓雲千夢不由得轉目看向一旁的習凜,隻見對方給她一個暗示的眼神,便知方才定是發生了什麽事情惹怒了楚飛揚,這才如此的不給對方麵子!

得了楚飛揚的同意,趙管家立即轉身下樓去請雲玄墨與雲易易,不消片刻,便見滿麵怒容的雲玄墨領著梨花帶淚的雲易易走了進來!

一踏進雲千夢的內室,便見雲易易突然衝到雲千夢的麵前,直直的朝著雲千夢跪了下來,隨即雙手便用力的搭在雲千夢的雙膝上,苦苦的哀求著“大姐姐,你就行行好,讓易易進了楚相府的大門吧!易易不求能過做正室,就算是做楚相的通房丫頭,也不會任何怨言的,大姐姐,你素日便是最疼易易的,你就答應易易吧!易易不會跟你搶什麽,隻希望能夠進入楚相府便是此生最大的心願!”

說著,雲易易便死死的拽著雲千夢膝上的長裙用力的搖著,恨不能搖散雲千夢的身子!

看著雲易易這般的對待自己這身新衣衫,雲千夢心頭閃過不悅,又聽她句句不離要嫁給楚飛揚,更是隻覺可笑,便冷漠的拂開雲易易的雙手,聲音微冷的吩咐著身後的元冬與迎夏“把四小姐扶起來!”

元冬與迎夏早已是被雲易易這番舉動給氣的說不出話來,得到雲千夢的吩咐,兩人二話不說便衝上前,一人一邊的架起雲易易,強行把她拉離雲千夢的身邊,在最遠的地方按著她坐下,便守在雲易易的身邊,以防她再次過去騷擾雲千夢與楚飛揚!

“夢兒,你這是什麽意思?易易怎麽說也是你的堂妹,年紀又是最小的,你不說疼愛她,竟還讓兩個丫頭欺負她至此,你這是故意想給我們臉子看嗎?”看著雲易易這一招不行,雲玄墨便擺出長輩的姿態教訓著雲千夢,尤其在看到雲千夢與楚飛揚能夠平起平坐的場景之後,更是讓雲玄墨心中十分的不舒坦,隻覺雲千夢的位置本應該是雲易易的,可如今卻便宜了雲千夢,當真是讓人氣惱!

雲千夢則是冷笑的看著一臉義正言辭的雲玄墨,隻覺這人當真是會偽裝,當初在蘇城時的儒雅在來到京都之後全然不見,剩下的唯有狼子野心與嘟嘟逼人!

心頭有些不悅,雲千夢幹脆端起麵前的茶盞淺淺的抿了一口,這才看了麵色正常的楚飛揚一眼,緩緩的開口“叔叔說的話、四妹妹說的話,當真是讓夢兒不解!四妹妹一進門便哭著跪著喊著,夢兒雖不知四妹妹身上發生了何事,但這天寒地凍的,又豈能讓四妹妹這麽一個嬌滴滴的姑娘家跪在地上,萬一跪壞了身子,豈不是夢兒的過錯,這才讓丫頭們扶著她坐好,若這也是夢兒的錯,那以後咱們還是不要再見麵,免得徒增猜忌!”

說完,雲千夢隻覺自己的手微微一緊,眼角餘光隨即轉向楚飛揚,隻見他亦是看著自己,隻是方才眼底的那抹冷淡卻被此時的淺笑所取代,顯然是對雲千夢的反駁十分的滿意!

而雲玄墨則是在聽完雲千夢的話後一陣氣結,目光不由得看向她麵前的地上,明明就鋪了一層厚厚的羊毛地毯,可這雲千夢卻睜眼說瞎話,硬說這樣會跪壞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