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89

和順公主可也是一名絕色佳人,相信太子與和順公主將來也定是夫妻和睦、相敬如賓!又何必羨慕我們這樣的凡夫俗子?”

而對於楚飛揚故意的轉移話題,齊靖元麵上卻是顯出一抹冷酷的笑容,隱藏陰鷙的眸子不禁看向雲千夢,見她嘴角含著淺淡從容的笑容,眼中散發著堅定自信的光芒,而一旁的齊靈兒卻是在楚飛揚開口後便沉默不語,麵上雖含有笑意,卻始終是隱含了一抹容易被人挑起的燥意,這也是她雖然在容貌上遠勝雲千夢,但在氣勢上輸於雲千夢的原因!

“本宮與靈兒出來也有半日了,今日叨擾了這麽久,也該回去了!”有些出乎意料的,齊靖元竟主動開口辭別,倒是有些讓人驚訝!

幾人同時起身,依舊是雲千夢與齊靈兒並排走下台階!

“啊……”可這時,有些心不在焉的齊靈兒竟踩到了自己的裙擺,右腳還未踩到一個台階,雙手在半空中胡亂的揮舞著,差點便打到一旁的雲千夢,而她的身子卻是不穩的往前麵楚飛揚的後背撲去……

“小姐……”“公主……”

一群跟在後麵的丫頭宮女紛紛變色,頓時手忙腳亂的衝出涼亭,卻不想這涼亭雖不小,但台階卻隻容三人並排站著,此時突然湧出這麽多人,又均是身穿長裙的女子,場麵頓時混亂極了!

眾人你推我、我推你,你踩我、我踩你,雙方人馬心頭均是惦記著各自的主子,互不相讓,差點便當眾鬥毆了起來,更有些站在台階邊緣的被擠掉下了台階,重重的摔在那綠色的草坪上!

而這邊齊靈兒則是眼見著就要撲上楚飛揚的後背,卻突然被人拽住了左手,隨後那人用力的拉著她的手腕,讓她站穩了身子!

齊靈兒原以為是自己的宮女拉住了她,正氣急敗壞的轉過身想要責罰,卻發現雲千夢麵含淺笑的立於她的身後,笑語盈盈的開口“公主沒事吧!”

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後的雲千夢,齊靈兒下意識的再次轉身,卻發現原本站在自己右邊的雲千夢早已移動了位置,心中滿是驚訝,隻是卻拍著自己的胸口,麵色蒼白道“多謝夫人!”

而楚飛揚則在同一時間來到雲千夢的身後,雙目冰冷的盯著麵前的齊靈兒,似是含著極大的怒意!

“鬧夠了沒有?”看著自己帶來的宮人們如此的沒有規矩,在楚相府便大呼小叫,齊靖元雙眉緊皺,眼中漸漸的浮現出嗜血的光芒,嚇得眾人即便是被人踩了也不敢再開口,隻是趕緊走到齊靈兒的身後,小心的扶著她走下台階!

見宮人們安分了,齊靖元的目光便立即掃射道齊靈兒的臉上,見她麵色微微發白,齊靖元卻是露出一抹冷笑,隨即對楚飛揚開口“是本宮督管不利,讓楚相見笑了!”

而楚飛揚卻是麵帶冷色,那含霜的眸子始終緊盯著已經轉過身的齊靈兒,譏諷道“公主乃北齊的天之嬌女,想不到竟連這最基本的行走,也是走不好!看樣子,公主回北齊後,可是要好好的從頭學一遍了!”

被楚飛揚這含槍帶棒的一頓貶損,齊靈兒麵色早已是漲的通紅,偏偏此時齊靖元正惡狠狠的瞪著她,讓她有怒氣也不敢撒出來,便憤憤的踩著腳下的台階走到齊靖元的身旁!

“習凜,派一頂軟轎,送公主出王府!”而此時,楚飛揚卻又是加了一句看似體貼,實則譏諷至極的話,惹得齊靖元麵色頓時陰沉了下來,隨即便冷聲道“既如此,本宮便告辭了!”

說完,不等楚飛揚相送,便領著齊靈兒快速的步出楚王府!

“回房吧!外麵風大!”見雲千夢在花園中陪著齊靈兒坐了半天,楚飛揚牽著她緩緩的往後院走去,隻是那握著她的手卻是那般的用力,仿若一鬆開她便會消失!

這樣的緊張,讓雲千夢不由得失笑,這可不像向來胸有成竹的楚飛揚,微微的張開五指與他的手指糾纏在一起,見他那陰沉的唇角已有慢慢上揚的趨勢,雲千夢快走兩步跟上他的步伐,兩人並肩走回房內!

可是,剛踏進房門,楚飛揚便轉身關上了雕花的木門,把後麵跟著的所有人關在了外麵,隨即轉過身,眼中閃著十分不讚同的目光,神色嚴肅道“夢兒,你可知剛才的危險?那台階那般的狹窄,你若是跌下去,隻怕骨頭都要斷了!”

而雲千夢卻也是有話要說,看著楚飛揚這張太過招眼的俊顏,撅嘴道“難道別人打我夫君的主意,我這個夫人不能無動於衷吧!”

雖然雲千夢心中知道楚飛揚定會閃過身不讓齊靈兒碰到,可那樣一來,齊靈兒定會跌倒丟臉於人前,屆時若影響了兩國的關係,隻怕倒黴的還是自己與楚飛揚!

既然如此,那不如她動手拉住齊靈兒,既讓齊靈兒看清現狀,又讓齊靖元的怒火發不出來,豈不兩全其美!

隻不過,齊靈兒害得自己擔心受怕,自己自然要回敬她一點小禮,方能顯出她宰相夫人的氣度!

看著雲千夢嘴角含著的那抹壞笑,楚飛揚這才緩緩放下心來,尤其聽到她方才那句話,更是讓楚飛揚滿意的露出一抹笑容!

“相爺!”可這時,習凜卻是煞風景的出現在門口!

“什麽事?”拉過雲千夢,讓她進內室休息,楚飛揚則是打開房門低聲問著習凜!

“這是老爺的信!”而習凜卻是從懷中掏出一封信件交給楚飛揚!

楚飛揚向來冷靜的眸子中閃過一絲訝異,隨即接過那封信,揮手讓習凜暫時離開,自己則是走回內室撕開信封,抽出裏麵那薄薄的一張宣紙,打開掃了幾眼,隨即又把那信疊好收入信封之中!

看著楚飛揚神色間的轉變,雲千夢心中不解,是怎樣的一封信,竟讓楚飛揚突然變得沉默了起來!

“出了什麽事嗎?”拉著楚飛揚坐下,雲千夢低聲問著!

聞言,楚飛揚卻是朝雲千夢露出一抹淺笑,隨即拉著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雙手環著她的腰身,同時把頭擱在她的背上,帶著一絲沉重道“我的父親要回來了!”

聽著楚飛揚用這樣的語氣告知自己這件事情,雲千夢潛意識裏便覺得這對父子之間是不是有什麽心結?否則為何楚飛揚顯得這般的無力?

心中不知怎的,有些心疼這樣的楚飛揚,雲千夢轉過身伸出雙手輕輕的抱住他的頭,淡淡的開口“我們一起麵對!”

聽到雲千夢這哄小孩的聲音,楚飛揚一時笑出了聲,隻是那自她懷中抬起的雙目卻是透著認真,輕捏了捏雲千夢小巧的鼻尖,隨即開口“後日便是你回門的日子,我已讓洪管家準備妥當,你也不用太過操心!待回門的日子一過,咱們便搬回楚相府,免得被老頭算計!”

雲千夢見楚飛揚不願多談他的父親,便也不再追問,隻是聽他把楚王喚作老頭,便有些忍俊不禁,隨即才點了點頭!

兩日後……

兩人登上馬車便朝著雲相府的方向而去!

隻是,馬車剛剛到達雲相府的門口,便見趙管家指使著幾個小廝抬著用草席裹起來的東西,從小門走了出來!

一見雲千夢與楚飛揚回來,那趙管家方才還凶神惡煞的表情立即變得笑容滿麵,低聲吩咐了那幾個小廝幾句話,便快速的朝著雲千夢與楚飛揚跑了過來,行禮道“奴才見過楚相、見過大小姐!”

“趙管家,那是什麽?”雲千夢銳利的雙目看到那草席下似乎垂著一縷長發,頓時皺眉問著!

順著雲千夢的目光回頭,趙管家見那幾個小廝竟還在原地磨磨蹭蹭的,便立即吼道“小兔崽子,還不趕緊送過去,在這裏磨蹭什麽,平添了咱們相府的晦氣!沒看到今兒個是大小姐與姑爺回門的日子嗎?”

那幾個小廝被趙管家那凶惡的眼神一瞪,頓時嚇得手忙腳亂了起來,一個不察,竟失手把手中抱著的草席給丟在了地上!

那草席在地上滾了幾圈,竟露出一張麵色鐵青發黑的麵孔來,突然見到死人,雲千夢心中一驚,而她的雙目頓時被一隻大手給捂住,耳邊響起楚飛揚含怒的冷聲“明知道今日大小姐回門,你們居然還在門口弄這些汙穢的東西,是想觸夢兒的黴頭嗎?”

隻是,即便楚飛揚及時的捂住了雲千夢的雙眼,從那死者的容貌看來,雲千夢也是猜出了是誰!隻是沒有想到雲玄之竟如此的絕情,亦或是明知自己今日會帶著楚飛揚回門,便故意做了這麽一場戲,讓自己與楚飛揚記住他的這點好?

那趙管家哪裏見過如此冷峻的楚飛揚,頓時嚇得滿頭大汗,正要開口,卻又被楚飛揚搶先“還不讓人趕緊處理掉!難道你想讓夢兒在這雲相府的大門口站上半日?”

聞言,趙管家立即唯唯諾諾的點頭,帶著怒意的走到那幾個小廝的麵前,一人賞了他們一巴掌,低吼著讓他們趕緊把人給抬離了相府的門口!

幸而此時時間尚早,若是到了晌午十分,這雲相府門口人來人往的,被百姓看到了這樣的情景,還指不定會如何的編派此事!

“楚相、大小姐,奴才都安排好了,相爺此時也在迎客廳等著二位呢!”直到此時,楚飛揚這才放下遮住雲千夢視線的手,冷冷的點了下頭,便牽著雲千夢走進雲相府!

隻是,剛剛踏進大門,便見滿麵怒氣的雲若雪跑了出來,見到趙管家巴結雲千夢的模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舉起手便朝著趙管家的臉打了下去!

“好你個趙德,當初是誰提攜你當上這雲相府的管家的?你居然這麽對我娘,你可真是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不知恩圖報也就罷了,竟還落井下石,你這樣的狗東西,怎麽不被雷劈死?如今你攀上高枝了,就那般的待我娘,我娘好歹也是雲相府的姨娘,豈有讓你們丟進亂葬崗的道理?”說著,雲若雪便推開趙管家朝著那幾個小廝追去……

“來人,還不趕緊把二小姐帶回去!”趙管家哪裏會料到雲若雪會突然衝出來,不但當眾給了自己一耳光,還把他罵的狗血淋頭,在雲千夢與楚飛揚的麵前丟盡了臉麵,又見這雲若雪想把事情鬧大,便立即出聲,隻見那跟著雲若雪的丫頭們紛紛衝了上來,五六個人用力的壓著雲若雪,把她往風荷園的方向拖去……

“放開我,我是辰王側妃,你們居然敢這麽對我,小心王爺砍了你們的頭……”又是一陣威脅的吼聲,隻是此時無人理會雲若雪,不消片刻,她的聲音便消失在空氣之中!

“趙管家,你讓小廝把蘇姨娘的屍體帶到哪裏去?”看著如今這般破落卻還強調自己是辰王側妃的雲若雪,雲千夢心中卻無半點同情憐憫!

那趙管家哪裏料到揮出這樣的事情,又被雲千夢那雙淩厲的眸子緊盯著,心頭一時畏懼,便隻能老實的回道“相府吩咐奴才把蘇姨娘的屍體送回蘇府!”

聞言,雲千夢與楚飛揚對視一眼,同時從對方的眼中讀懂了與自己相同的心思!

隻是比之楚飛揚的麵無表情,雲千夢心中卻是不禁的冷笑一聲,都說最毒婦人心,可在她看來,最毒的,隻怕不是婦人心,而是那利用婦人的心!

加上此次相府入獄一事亦是蘇源一手策劃,雲玄之自然是對蘇源恨之入骨,便借著這樣的機會一麵討好楚飛揚,一麵羞辱蘇源,隻怕過幾天的朝堂之上,便會掀起一股討伐蘇源的浪潮!

“蘇姨娘是如何去的?”雖隻是一眼,雲千夢卻也發現蘇青的臉頰處已有腐化的現象,加上如今天氣嚴寒,隻怕死了已有些時日了!

“回大小姐的話,那日咱們都進了刑部的大牢,便沒人照顧那蘇姨娘的一日三餐,待咱們回府後才發現,蘇姨娘早已斷氣!怕是就在咱們入獄的這段時間內沒的!幸而這段時間房內沒有燒炭,否則此時隻怕整個相府都臭氣熏天了!”在陳述蘇青死前的狀況是,趙管家隻是口口聲聲的提到生怕蘇青的屍體會腐爛發臭,卻絲毫沒有昔日的主仆之情,涼薄自私至此,當真是讓人心寒!

也難怪雲若雪方才的情緒那般的激動,若是自己遇上這樣的奴才,隻怕也會生氣動怒吧!

不想再看到這趙管家的嘴臉,雲千夢便與楚飛揚接著往相府內走去,如今雨過天晴,雲相府內又是一片花團錦簇的景象,丫頭們穿梭在走廊之間,小廝們則是打理著各處的花草樹木,隻是由於今日雲千夢回門,那些喜愛在花園中賞花的姨娘便被命令不得踏出自己的院落,倒也顯得清淨了不少!

走了一刻鍾左右,兩人便見那迎客廳中坐著的雲玄之站起身朝他們迎了過來!

“見過父親!”心中雖不齒雲玄之的做法,可該有的禮數,雲千夢自然是不能少的,見到他,便淺淺的福了福身!

“雲相!”而楚飛揚卻依舊是以同僚的身份稱呼著雲玄之!

“爹爹可是等你們多時了,外麵怪冷的,快進來坐吧!”而雲玄之卻是不甚在意,反倒是熱情的把雲千夢與楚飛揚迎進了迎客廳中!

剛踏進迎客廳,便見裏麵升起嫋嫋輕煙,那紫檀香爐中焚燒的銀碳當真是好用至極,竟沒有半點嗆鼻的味道,可見對於楚飛揚的到來,雲玄之是下來苦功的!

“洪管家!”而麵對這樣的苦心,楚飛揚卻是絲毫也不領情,隻是徑自喚進跟過來的洪管家吩咐道“準備的禮物呢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