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178

,然後把雲若雪救出刑部大牢,娶其為側妃!

而通過這件事情,眾人似乎又明白,難怪之前辰王千方百計的要退了雲相府大小姐的婚事,原來是為了這二小姐!

隻不過,辰王是不是分不清魚目與珍珠?

這雲若雪的身份豈能與雲千夢相比?即便雲千夢再不得他的喜歡,也用不著為了一個庶女而退了與嫡女的親事吧!

想不通、想不通,這辰王平日便是一副生人莫進的模樣,當真是讓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隻是,今日之事實在是太過震驚了,且不說辰王娶了誰,可是這雲若雪此時還是朝廷的欽犯,他竟來了一個掉包,若是被玉乾帝知道了,隻怕就算是辰王,也是保不住這雲若雪的!

“王爺……”蔣嬤嬤看著麵前的雲若雪,已是被驚嚇的說不出話來了,難怪這些日子王爺不讓太妃靠近院子,原來裏麵藏著的是雲若雪!

想起雲若雪如今的身份,蔣嬤嬤的麵色頓時難看了起來,瞬間便給元德太妃使了個眼色,而元德太妃雖然並沒有看到這女子的麵貌,但卻早已從眾人的表情猜出事情怕是有變,頓時自座位上站起身,急急的朝著雲若雪走過來,二話不說便用力的扳過雲若雪的身子,讓人扒下她捂臉的雙手,隻見元德太妃的臉色頓時鐵青了起來!

“你……”江沐辰正給新娘撫背,並未注意到蔣嬤嬤與眾人的表情,直到元德太妃出其不意的過來拉下雲若雪的雙手,他這才看清自己細心嗬護的竟不是雲千夢,一時間竟是說不出話來!

“呦,這不是二小姐嗎?怎麽突然變成江城首富之女嫁給辰王爺做側妃了?雲相知道此事嗎?終生大事,自然是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不知王爺可有去雲相府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呢?可別委屈了二小姐!”看著江沐辰那黑白交錯的臉色,楚飛揚語氣輕鬆的開口!

唯恐天下不亂,這是江沐辰此時對楚飛揚的評價!

隻是,他明明是看著雲千夢上花轎的,隻是短短一炷香的時間,為何自己的新娘竟變成了雲若雪?

那真正的雲千夢在哪裏?寧鋒他們都是幹什麽吃的?竟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都看不住!

這雲若雪不是還在刑部大牢之內嗎?此時又為何會一身嫁衣的出現在自己的麵前!這事,與蘇源是否有關係?

一重重的問題排山倒海的襲向辰王的腦中,隻見他的麵色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發的難看!

淩厲如刀片的目光頓時掃向雲若雪身上的嫁衣,隻見他黑沉的臉色瞬間如雪片一般慘白,這件嫁衣,是他親自為雲千夢挑選的,上麵的每一道金線每一個花紋,沒有人比他更熟悉了,看著這件嫁衣此時竟是穿在雲若雪的身上,江沐辰頓時怒不可赦,頃刻間伸手,朝著雲若雪的背後猛力的推去!

雲若雪見事情被發現,又見元德太妃與辰王皆是一副要生吞活剝自己的模樣,亦是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就連那好不容易維持住身體不倒的雙腿,亦是瑟瑟發抖!

可此時卻又毫無防備的被辰王那帶有內力的雙手一推,整個人頓時往那高堂之上的香案上飛去……

‘嘩啦……’香案上擺放的喜果酒水均是盡數的散落在地,而雲若雪的身子卻是狠狠的撞在那香案上,在上麵打了個滾,隨即又被牆麵反彈了回來,直直的跌落在地麵,隻見她在地上滾了幾圈之後,才趴在地上難受痛苦的吐出一口鮮血來……

“你設計本王!”對於雲若雪的慘狀,辰王卻是沒有心思多看她一眼,反而是轉頭滿眼陰霾的盯著楚飛揚,冷聲質問道!

麵對冷若冰霜、氣勢駭人的辰王,眾賓客均是麵露懼意,唯有楚飛揚此時卻是揚起笑容,輕聲反問“王爺莫要把自己的失望推卸到旁人的頭上!本相剛從洛城回來,一聽說今日王爺大婚便趕過來道喜,又豈會這其中竟發生這樣的事情?就算本相想插手此時,也是沒有時間準備這一切!況且,這辰王府的侍衛武功高強、辰王府戒備又如此的森嚴,王爺自己都不曾疑心自己方才抱著的人,本相又豈會知道這側妃竟是雲家二小姐,隻不是誤打誤撞的發現了這個事實!卻不想王爺竟惱羞成怒,把一切的過錯都推到本相的身上,這樣的遷怒於人,王爺的行為著實讓人心寒!”

此時楚飛揚的心情似乎十分的好,竟破天荒的說出這麽一長串的反問,繞得眾人頭腦發暈,卻讓江沐辰的眼中頓起殺氣,衣袖下的雙手不由得緊緊的握成拳,恨不能朝著楚飛揚此時的笑臉狠狠的打上一拳!

“楚飛揚,這件事情,除了你還會有誰?你以為僅憑你的幾句反駁就能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嗎?快說,你把夢兒藏到哪裏去了?”猛地上前一步,辰王與楚飛揚兩人麵對麵,一個麵色凶狠,一個麵若桃花,隻是兩雙同樣蘊含風暴的眸子卻是相互毫不躲閃的緊盯著對方,其中的較量,即便是身在喜堂之外的賓客亦是能夠強烈的感受得到,眾人見今日不但牽著出辰王娶錯了側妃,更是把楚飛揚、雲相府盡數的牽扯了進來,紛紛不約而同的起身,趁著主人家沒空搭理他們的空檔悄然無息的離開了辰王府!

麵對江沐辰的咄咄逼人,楚飛揚卻是冷笑一聲,隨即寒聲道“這正是本相想要問王爺的!在本相離開京都的這段時間,想不到王爺竟做了這麽多的事情,竟還想逼迫夢兒改嫁於你,當真是卑鄙的很呐!本相此次前來,便是向王爺討要我的未婚妻,若是王爺不給出個交代,那就不要怪本相翻臉不認人!長卿!”語畢,楚飛揚出聲朝著那立於辰王府外的曲長卿命令道“傳本相的命,立即包圍辰王府,我倒要看看,王爺能夠瞞到什麽時候!”

“楚飛揚,你敢!”而這時,元德太妃卻是猛然厲聲喝到!

看了半天的情景,又聽楚飛揚與自己兒子直接愛你的的對話,元德太妃早已是明白了過來,怕是自己兒子所做的一切,均是為了雲千夢!

這可真是奇恥大辱,當日是他們要求玉乾帝退婚,如今自己的兒子竟在雲千夢有婚約的情況下,想要強娶她,更是讓楚飛揚逼上門來要人!

這樣的恥辱已是讓元德太妃怒不可赦,如今一個左相竟敢派兵包圍親王府,此事若是傳出去,辰王一世的名譽盡毀不說,更是會頓時民心,於將來的大事萬般不利!

“太妃,除非王爺交出夢兒,否則您大可試一試,看我楚飛揚敢不敢!”長劍出鞘,楚飛揚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擋在所有人的麵前,隻見他麵沉如水、目光含怒,手中的長劍在陽光的照耀下竟散發出森森寒意,嚇得辰王府的婢女們紛紛躲了開去,就連元德太妃亦是麵色一白,萬沒有想到楚飛揚竟會如此的以下犯上!

“寧鋒!”而此時,辰王亦是出聲命令自己的侍衛,隻見半空中拋來一柄長劍,而寧鋒早已是掉出辰王府的侍衛,與曲長卿的人對峙於辰王府的大門口!

“聖旨到!”而這時,門口傳來一道尖細的聲音,不消一會,便見玉乾帝身邊的餘公公快步走進了辰王府!

當他看到楚飛揚與江沐辰兩人刀劍相向時,眼中頓時劃過一絲愕然,隨即轉目看向元德太妃,隻見她麵色陰沉、神色十分的震怒,便立即走上前,朝著幾人行禮“見過太妃、王爺、楚相!”

“餘公公今日怎麽有空來辰王府?難道也是聽說辰王要娶側妃,前來道賀的?”楚飛揚的麵色瞬間又陰轉晴,臉色轉換之快堪比翻書,就連向來深諳此道的元德太妃亦是為楚飛揚著瞬間的轉變而暗自吃驚,隻覺這楚飛揚當真是變幻莫測,讓人捉摸不透他心底到底在打什麽主意!

隻是他的話剛說話,便見江沐辰滿麵怒容的瞪向楚飛揚,似是在怪他多嘴多舌!

隻是,這京都之中發生的事情,又有多少能夠逃過玉乾帝的眼睛呢?

尤其江沐辰本就是親王,哪有親王成親,而皇帝卻不知曉的?

因此,餘公公聽到楚飛揚的問話後,麵色之中卻沒有太過的變化吃驚,隻是朝著辰王及元德太妃拱手道賀“恭喜太妃王爺!”

語畢,便又看向楚飛揚,笑道“皇上知道相爺從洛城回來,便命奴才傳口諭,請相爺帶領此次會試前三名的雲易珩、寒澈及孔凡前去宮中麵聖!”

聞言,楚飛揚挑眉,目色中帶著興味的掃向江沐辰,笑道“餘公公,這聖旨應該是對王爺說吧!據本相所知,此刻那寒澈與孔凡便在辰王府做客!至於那雲易珩,則是身在刑部大牢之中!怎麽皇上讓你傳口諭給本相呢?”

那餘公公看了眼麵色陰鷙的辰王,心頭微微發緊,便對楚飛揚開口“皇上的聖意,豈是奴才這等卑賤之人能夠揣測的!既然那寒進士與孔進士均在王府,還請王爺讓那兩人出來,隨奴才進宮麵聖!”

“皇上真是會選時間!本王與楚相正有話要談,皇上便派公公來了!”而江沐辰卻是冷瞥那滿麵堆笑的餘公公一眼,隨即極其諷刺的開口!

“還請王爺讓寒進士與孔進士速速出來吧,莫讓皇上等急了!”當作沒有聽明白江沐辰話中的譏諷,餘公公低頭開口,語氣中卻是帶著一絲強硬!

“寧鋒,把那兩人帶上來!”而此時江沐辰卻是沒有多餘的心思去管麵前的事情,他的腦海中不斷的浮現雲千夢的麵容,想不明白為何好端端的,一個大活人竟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見了,讓他心中惱火,可更為窩火的便是被楚飛揚看了這麽一場笑話!

直覺中,江沐辰依舊認為是楚飛揚在暗中動了手腳,在半路中把雲千夢與雲若雪兩人掉了包!

寧鋒見辰王下命,便收起手上的長劍,快速的走向北園,半盞茶的時間不到,便把寒澈與孔凡二人帶至餘公公的麵前!

“既如此,那老奴便告退了!相爺,咱們走吧,莫要讓皇上等急了!”精明的雙目淡淡的掃了眼麵前的寒澈與孔凡,餘公公暗自點了點頭,隨即對楚飛揚開口!

“公公且先帶他們上馬車,本相與王爺說幾句話便過來!”而楚飛揚的雙目卻是緊緊的盯著麵前的江沐辰,淡淡的吩咐那餘公公先行離開!

看了眼麵前兩人緊張的氣勢,餘公公點了點頭,領著寒澈與孔凡往辰王府門外走去!

而在擦肩而過時,寒澈卻是抬眸看了眼楚飛揚,隻覺這男子氣勢強勢,神情淡然深不可測的讓人心中發顫,卻也隻有這樣的男子,能夠一舉奪得文武雙狀元吧!

“王爺好生的回憶一番,到底是把我的夢兒藏到哪裏去了!長卿,你留下協助辰王,若是有了夢兒的下落,立即把她保護起來!記住,不可假借他人之手!”語畢,楚飛揚頓時轉身,朝著辰王府大門走去,留下滿麵肅穆的曲長卿,守在一片死寂的辰王府外!

“來人,關門!”看著楚飛揚絲毫不把辰王府眾人放在眼中,元德太妃的怒氣已是到達了頂端,見楚飛揚踏出辰王府的門檻,便立即喝聲命令道!

寧鋒見此時元德太妃動怒,而辰王亦是瀕臨發怒的邊緣,立即命人關上大門,自己則是守在門內,以防曲長卿會有其他的動作!

“你真是越發的出息了,為了一個雲千夢,把辰王府的臉麵盡數的丟光了!你可知今日有多少雙眼睛看到這場鬧劇?你居然背著我做出這樣的事情,竟然讓楚飛揚上門來討要他的未婚妻!江沐辰,你真是太讓母妃失望了,你別忘了,你可是先帝的皇子,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的是皇家,身為一個皇子,你什麽樣的女人不能擁有,居然為了一個雲千夢冒天下之大不韙,從刑部大牢之中放出雲千夢,還未她換了全新的身份!當真是我的好兒子啊,你難道忘記我們這些年的辛苦了嗎?你這麽做,是想讓玉乾帝來抓我們的把柄嗎?辰兒,那雲千夢有什麽好的?讓你失神至此,你可有為自己的前途好好的考慮過?你是不是想看到母妃死於太後等人之手,你才會醒悟過來?”元德太妃此時已是憤怒至極,隻是悲從心來,看著自己的兒子今日成了全天下的笑話,她的心何嚐不難受,強忍著的淚水終究還是沒有忍住,成串的往下滴落,這樣痛哭流淚的元德太妃,與往日那個高傲冰冷的皇妃完全是截然不同的!

一旁的蔣嬤嬤見元德太妃心中酸苦,立即上前扶住她,看著麵色依舊不改的辰王苦口婆心道“王爺,太妃是您的親母妃,她豈有害你之心?如今您做了這樣的事情,太妃並未責怪於你,而是關心您的處境,您怎能沒有半絲的動容呢?”

而辰王則隻是看了眼獨自落淚的元德太妃,眼中閃過一絲譏笑,這種宮中常見的把戲,他從小看到大,豈會分不清元德太妃的眼淚是真是假?

轉身便朝著大門走去,卻被人給拉住了衣擺,皺眉低頭看去,卻見麵色發白的雲若雪正苦苦的拉著他的衣擺,滿麵的淚光看著他!

“滾開!”此時看到冒充雲千夢的雲若雪,江沐辰便覺心頭一陣惡心,這樣的女子,當真是無恥至極,居然敢當著所有人的麵戲弄於他!他沒有立即殺了她,已是天大的恩情,居然還敢攔住他的去路!

而雲若雪卻是要緊下唇、忍著身上的劇痛跪在辰王的麵前,哭道“王爺,臣妾才是您的側妃,您怎能在新婚之日丟下臣妾!”

這話說的極其的大膽,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